《 灰淫 27 》全本完结版


               第二十七章   两手粗鲁的抓住小悦胸脯,膝盖顶其双腿间逼迫她靠在树上,脸蛋靠她咫尺, 眼睛死死盯住,盯得她脸蛋微微发红,「依我所见,那些混混来找我麻烦肯定是 你被逼这么干的,这点我可以谅解你,但后来的警察,职位不低,以林云的面子 是不可能叫的动的,要么他上了谁的当,要么是有幕后指使,不管哪一点,和你 肯定脱不了干系。」   「警察的事我真不知道!」小悦一脸真诚,「你刚刚也说了,林云的面子都 指使不... [阅读最新章节]

灰淫 27

               第二十七章   两手粗鲁的抓住小悦胸脯,膝盖顶其双腿间逼迫她靠在树上,脸蛋靠她咫尺, 眼睛死死盯住,盯得她脸蛋微微发红,「依我所见,那些混混来找我麻烦肯定是 你被逼这么干的,这点我可以谅解你,但后来的警察,职位不低,以林云的面子 是不可能叫的动的,要么他上了谁的当,要么是有幕后指使,不管哪一点,和你 肯定脱不了干系。」   「警察的事我真不知道!」小悦一脸真诚,「你刚刚也说了,林云的面子都 指使不了那家伙,更何况我这么个保镖呢?」   「好像有点道理!」我双手动了动,「不过我若就这么相信了你,也太对不 起观众了!所以……」   「看你笑的这么猥琐,想对我做啥?」小悦撅起嘴,「部队禁止对队员用刑, 小心我告诉老大!」   「嘿嘿!就算你告诉队长,也阻止不了今晚我要干你的事!」放过小悦胸脯 后,我右手环住她紧实的腰肢,左手托住她的下巴,嘴唇霸道吸住了她的嘴唇, 在她微弱的反抗中,撬开了牙关。   「好清甜的小嘴!」湿吻一会后我双眼炙热的望着她说道。   「哼!」小悦胸脯上下起伏吐了这么一个字。   「你说我们就这么打野战好呢?还是去找个隐蔽点的地方受刑?」我眉毛一   「我选后者!不过~我要你背!」   「小调皮!」   画面一转,我已带着小悦来到「叉叉酒店」开好房间,当然,我没钱,厚颜 无耻的要求小悦给的钱,进门便将她扔在床上,饿狼般扑上,却被她巧妙的翻身 躲过,「别急嘛,让我洗个澡先!」   「好吧!」我无奈摊摊手,反正今晚她是我的了,洗洗白白也不错,打开电 视看喜羊羊与灰太狼,没办法,动画片比较好看,加上这又是国产动画片的翘楚, 怎能不支持!看着看着浴室门打开,小悠出水芙蓉般站在门口对我勾勾手指, 「来帮我擦背!」   「遵命!」我行了个标准军礼,飞速脱光衣服,屁颠屁颠冲进卫生间,刚进 去看到小悦那美妙的身子,就闻到她身上特有的一股香味,反应过来的我一把抓 住她的手臂,可身体已一软瘫倒在地上。   虽然我体质特殊,解毒能力超强,但等醒过来时,自己已被绑在床上,双手 负于背后被优先单独绑紧,双腿弯曲在腹部,膝盖顶在胸口,然后在腿弯处直到 后面反绑着的手臂,被麻绳紧紧捆了至少有二十道,始作俑者却在一旁吃着苹果   「喂!」我冲小悦吼了声,「你这是什么意思?」   「哎呀!你这么快就醒啦!」小悦听我吼还吓了一跳,很快回神跳到我身边, 「我还特意对你多用了点药呢!」   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你到底啥意思?准备一直这样捆着我?等我自由 了,非在露天奸了你不可!」   「嘻嘻!」小悦露出很纯真的笑脸,「在那之前,你得面临先被我强奸的危   叮!我的神器猛烈开封,双眼放光望着小悦,这家伙是想要干嘛呢?   「哟!」小悦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箍住我的龟头,「我们的副组长听到要被强 奸,反应竟如此强烈,看来有受虐潜质的么!」   「嗯嗯嗯!」我使劲点点头,谁说没有呢,但!谁说我有受虐潜质来的?怎   「嘻嘻!」小悦爬到我身边,伸出双脚在我面前晃悠晃悠,「副组长,有没 有很想闻闻我脚丫的味道呀,哎!苦命的我今天可走了许多路,出了不少脚汗呢!   一直晾到现在才干的!「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望着她那脚上的肉色短丝,激动,却又不激动,毕竟 裤袜才是我的菜,可!在部队憋了多少年了,出来找小悠还没泻够火,她就走了, 眼下这个妞,早就心动多时啦!   当过兵的应该都晓得,部队刚出来那段日子,最重要的是什么,哈~~   「副组长真墨迹,想要就说嘛,我会给你的嘛!」   「好的~~」小悦坏笑着脱掉双脚上的短袜,「男人强奸女人嘛,无外乎喜 欢她们身上的洞,这相反的话,也是如此嘛!」   「你……」刚意识到有什么不妙,小悦已经将一双短袜分别塞入我鼻孔之中, 短袜上果然有着浓郁的脚汗味,这家伙真没骗人,一天的脚汗全捂在里边了,这 干了以后,味道还真浓!加上鼻孔中全是短袜,满满的全是臭味呀!   可!!男人都喜欢臭味,哈哈哈哈!   「那接下来~~」小悦扭臀对着我问道:「这条内裤,从上次被副组长强吻 后,就一直没脱下来,副组长要不要啊?」   !!!我除了点头还能干嘛!!!   「副组长果然变态!」小悦像个淫娃继续扭着屁股摘下那条小的可怜的丁字 裤,故意将那上面遗留的白浆对着我,缓缓塞入我的口内,有一点点咸,有点涩 嘴,有点腥骚,还有点~~~   「咯咯咯!」小悦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副组长的鼻孔和嘴,被我穿的袜子 和内裤强奸了,那耳朵和眼睛怎么办呢?」   额~~我鼻孔和嘴都被塞,已经不想说话了!   小悦淫笑着摘下胸罩,遮住了我的眼睛,耳朵里被塞入耳机,胸罩绕着我的 头紧紧扣好,我的脑袋被她的内衣强奸了!   「嗯!副组长的样子很不错!」小悦拍完手还继续用不知名物体套住了我的 脑袋,从那紧度上能感觉到,是男人们抢银行必备玩意——丝袜头套!「头活像 个木乃伊,真好看!」   我不理他,双手在后边缓慢动着,就晓得这家伙给我打的是活死结,待我解 开后,非干死你不可!   「这头好了,上身怎么办呢?」   上身……我一头雾水,上身还有洞么……还没想完,乳头上传来一阵痛,这 家伙,用什么玩意夹我乳头!!!我嘴里发出呜呜声,好想抗议道:「喂!你小 学生啊!那是乳头不是洞啊!」   可是,她邪笑着说抗议无效,然后在我另外个乳头上也夹了个东西,还淫笑 着边抚摸我的胸膛边掐两下,简直就坏到了极点!   不!还没到,因为那家伙居然还在我肚鸡眼里塞了个!!!跳蛋!!!用封 箱带贴上,然后打开开关!!!哎呀!这个死B女人,这才叫坏到极点了,我那 里根本没接受过训练,哪有过这样的体会,震的那里好难受,有种想吐的感觉, 而且还,又痒又恶心啊有木有!   「副组长果然很喜欢这样呢!身体不断扭动,是不是很期待接下来的事情啊?」   期待你妹!我绷紧腹肌,可无法阻挡震动的穿透性呀!   「哟!副组长的阴茎,怎么小下去啦,是不是被冷落了,所以不开心啊!」   小悦边说边捏住茎体根部,快速的晃来晃去,晃的我!!!一点都不舒服啊!!   「嗯~~~副组长的阴茎,一点都不臭,好奇怪的说!」   「唔!」小悦话音刚落,便像舔雪糕一样舔着我的龟头,一下,一下,又一 下,肚脐眼上不爽的震动与龟头上强烈的快感,形成两股对喷气流,在我丹田中 旋转,纠缠,真是好奇怪的滋味!但就是这种滋味,令阴茎不自觉膨胀起来,膨   「哇塞!副组长的,好大呀!」小悦像发现新大陆似的露出兴奋的眼色,张 开将整个龟头含入口内,舔几下用牙齿啃啃,力道用的恰到好处,既疼又爽! 「副组长的鸡鸡,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点!!!   「哎呀!都忘记了,副组长这里还有个洞呢,忘记强奸他了!」   听着小悦激动的声音,我心一紧,那里有个洞,啥意思?「唔嗯~~~~」   还没想完,马眼里刺入了一根……嗯……不知名物体,圆圆的软软的……疼, 真的很疼,不是尿道被刮的疼,是尿道口被挤开的疼,很明显那物体的尺寸已经 接近尿道的尺寸,尿道紧紧包住那物体,不想他进入,可他愈战愈勇,越是这样 挤压越要往里去!   可是,好刺激!阴茎不自觉绷紧,前列腺液潺潺往外流,似一种自动保护机 制,一来想把那异物挤出去,二来有点润滑不会疼的厉害!   「唔~~」腹部肌肉臀部肌肉全部绷紧,却无法阻止那物体的挤入,纵然我 的阴茎尺寸够长,也长不过那根玩意,异物感冰凉感一直到达阴茎根部才停住, 与此同时耳朵内的耳机突然响了起来,女人,不止一个女人的呻吟,欢快的呻吟, 那是被插的很爽的呻吟,那声音还有点像……   小悦似乎在说话,但已无法听清,耳边女人的呻吟,已经完全将我耳蜗淹没, 乳头上的疼痛,肚脐眼处的难受,尿道内的异物,似乎都要被这呻吟盖过,身体 竟不自觉的兴奋起来,鼻内的空气再次变成袜子上多日的脚臭,嘴里内裤上的分 泌物也变得异常可口,好像~~好想~~得到更大的舒服!   小悦似乎看出我的变化,一丝冰凉的液体缓缓淤积在我抬高的屁眼周围,接 着,又一根粗大的异物插入,哦~~似乎并不难受,似乎是多年不曾尝试的快感, 似乎~~渴望他更加的深入!   我身上的洞,就这么被填满,我已经名副其实被小悦完全强奸!就连手上解 绳的动作也停止,我的身体我的心似乎都已经接受了小悦对我的强奸!   下身两个洞内的物体,开始缓慢的出入,耳边萦绕着的女人呻吟,令我产生 错觉,仿佛已完全置身于烟花巷之中,多个女人围绕着我,舔着我身体各个敏感   「怎么样?舒服么?」小悦的声音参杂在呻吟声中传来,我开心的点头,舒 服,怎么会不舒服呢!   「是不是很喜欢小悦强奸你呀?都说副组长是受了嘛,是不是想要我手中的 棒子再快点,再大力点插你呀!」   「呜呜!嗯嗯!」   「哦~~~」   快感真是一波接一波,两根棒子更快更准更猛更深,完全符合体育运动精神 般干我!令我完全沉醉在其中无法自拔,克制住射精的意志都变得有些薄弱!   次啦!猛烈的疼痛从腹部传来,肚脐眼上的胶带被快速撕开,我沉迷的心也 从迷茫快速转为清醒,但这只是第一波疼痛,乳尖上的夹子被拔开,下体尿道里 棒子快速抽出,就连包住脑袋的所有物体都被强烈扯开,唯独留下菊花内那巨根, 恢复视觉的我一脸迷茫望着小悦,只见她媚笑着拉高我的阴茎,扭捏着屁股坐了   这小妮子,想玩弄我,结果自己动情了!里面已湿润异常便是最好的证明!   不对,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影响我意志的东西已完全解除,得赶紧解 绳,手指在绳结上一摸,居然摸到一个豁口,这小妮子,早就做了被我强奸的准 备了嘛!淫笑一下的我指甲往豁口里一划!   额~~这不是神之小说!   还得二划,三划,四划……终于划出个大裂口,接着全身肌肉一紧用力一吼, 挣断绳索反身一跃压在了正尻我的小悦身上,被突如其来的事情打断的她,脸上 亦惊亦喜,亦乐亦愁!我可不管这些,提起阴茎大力干入其阴道之中。   「你!」小悦长叫一声后媚眼如丝望着我,「小心我告诉老大,说你欺负我!」   「切!」我继续活塞运动不屑说道:「我哪里欺负我了?」   「你!这个样子强奸我,还不是欺负我么?」   「废话!很明显我干的是你妹,跟你有屁个关系啊!」(男人那叫小弟弟, 女人那叫小妹妹嘛!)   「你!」小悦撅起嘴白我一眼,「尽会钻空子!」   「哼!我钻的不是空子,是屄!」   「蛇精病!」小悦捏下身子,「副组长你没吃饭啊!没力气,没速度,还没   「我草!居然敢这样说,小心我干死你!」   「切!你干的是我妹!」   「哈呀!」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注意力集中,开启一级状态的我,如同红 眼疯牛般卯足了劲,对身下这家伙开始了激烈抽插,直插的她欢叫连连,好不快   半小时过后,小悦有气没气的望着我,「副组长,我错了,也够了,放过我   「不好!」我一把翻过她的身子,「不给你点厉害尝尝,根本记不住我这个 副组长,刚刚胆敢对我不敬,岂能这么简单饶过你!」   「蛇精病啊!啊啊啊……」   小悦已不晓得是第几次泄身,穴内已微现干涸之意,我依然不打算放过她,   挖着挖着,里边又湿了,小悦已如一摊烂泥躺在那,嘴里有一声没一声哼哼 着!若是别人我可能还放过了,但神鹰团的就不能了,这种程度她肯定早经受过, 现在只不过暂时降低自己心率养精蓄锐罢了,待我气力花光时又可坐我身上嘲笑 我,「副组长,怎么才这会会功夫就不行啦!」壮如牦牛的我怎能让此事发生!!!   既然你装死,我就让你装不下去,屌绷紧,双脚蹬入床垫之中,趴在她身上 快速大力抽插,手掌毫不怜香惜玉拍在她屁股上,「叫你装死,叫你刚刚弄我,   「哎呀!」不晓得是屁股吃疼还是穴内吃爽!小悦果然来了精神大叫一声双 脚踢在我屁股上,「副组长你要死啦!插这么深!」   「嘘!我只是在干你妹!」差点被她踢开,我稳了稳身子,继续边插边打。   「蛇精病啊!」小悦昂起身子,「用力抓我奶子,快!」   大战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才停止,小悦也不是吃素的,阴道持续收缩配合我 的抽插,屁股不断扭捏迎合我的抽插,受过高等训练的我也无法坚持得住,硬是 在她体内射了两炮才赢得了这次战争!   不得不说,这家伙,实在太给力了!   天亮以后,小悦在我额头上留了个吻先起身走了,我反正没事,光着身子懒 洋洋躺在床上,该回小河了吧!   有运动就会有消耗,有消耗就必须补充,虽然已经很饿,但也坚持做了两百 个俯卧撑才洗澡穿衣,吃过午饭去火车站订票,口袋里恰好有50快钱够买到常 州,由于只有晚上7点多的车,我便找了个游戏厅消磨时光,为什么找游戏厅呢?   最便宜嘛!三国战记,1快钱玩一下午,嘿嘿!   和一帮小朋友快乐打了两个通关后,一个小女孩跑到我面前递给我一张纸条, 「叔叔,刚刚外面有个叔叔叫我把这个给你,他说他叫林云!」   「哦?」我听到这个名字心一紧,但依然保持微笑摸摸小女孩的头,「谢谢   「不用谢!」   待小女孩走开后,我打开纸条快速看了一眼,「出门右拐,黑色奔驰,沪A 91342,小悦!」   「靠!」抓抓洗过的头发将纸条揉团塞入口袋内,「这小妮子,还没天黑呢, 就这么急!」笑骂着依照指示坐入车内,是辆S600,司机黑社会打扮,很客 气递给我一支烟,我也毫不客气点燃了他,车子左拐右拐上高架,开了半小时多 路程到郊区,下来还开了半小时才到一间豪华别墅前,在门口停好后,已站了几 个女佣迎接我的到来,望了望时间心中暗骂道:「臭小悦,找这么远的地方ha ppy,都快7点了,叫我怎么赶火车啊!」   入屋,装修极为奢华,庞大的大厅内林云身着睡衣大大咧咧坐在宽大靠椅上, 左右各一位爆乳美女伺候在旁,望着他惬意的样我心一惊,小悦给我摆了个鸿门 宴?亦或她遇到麻烦了?   「你胆子还挺大的么,很随意就让我司机接来啦!」林云边揉捏着左边的大 咪咪边友好说道。   「有什么呢!」我摊开手耸耸肩,「既来之则安之,给我两位美女享用,林 大少爷还真客气!」   「不不不!」林云摆摆手,「你昨晚刚跟小悦干的天昏地暗,现在肯定还没 恢复,再来这两位,肯定吃不消!」   「哦?」我皱起眉望着他,这是怎么回事?   「不用奇怪啦!」林云拍拍手,中间地板出现一个圆,缓缓朝两边打开,房 顶垂下两根细线,缓缓将里边的东西勾了上来,「我这人对谁都不放心,包括小 悦,所有我呆过的地方,都有我亲手设计的暗眼,你和小悦的事被我看的清清楚 楚,还有和小悠的事,我不喜欢看到我的女人被别人干,特别是我还没干过的女   随着林云话语,地板下面的东西逐渐浮了上来,小悦赤身裸体被绳索绑了结 结实实,双手被上边的细线吊住,绑着的双脚中间还有根圆柱形细细的不锈钢铁 棍,脚下则同样往上竖了两根粗钢针,尖刺在空气中闪着寒光,似乎随时能刺入 其脚掌之内,而吊着小悠双手的细线,居然还有两根更细的缠绕在其拳中,也就 是说,小悦现在是由顶上的细线吊着的,那两根线一松,全身的重量就会压在其 手掌内更细的两根线上,若无法承受住,整个人便会掉下,双脚踩在钢针之上, 更可怕的是双腿间那根更长的钢针,我丝毫不怀疑它会自阴道内进入,完全刺穿   「我除了喜欢女人,也喜欢研究古代刑罚,这个棍刑就是我最喜欢的刑罚之 一!」林云指着小悦解释道:「古代棍刑是削尖一根木棍,插入犯人屁眼之中, 令犯人全身重量加在木棍上,待木棍缓慢莫入犯人体内,洞穿全身器官,痛苦而 亡!啧啧!好艺术好美的场面,而我现在对他进行了改装,钢针自阴部插入,直 至洞穿整个人,当然,在此之前我还会给人活的希望,手中的细线,脚下同样的 钢针,都是她们活的希望,但若坚持不住的话,依然会死!这个刑罚我专门用来 惩治背叛我或者我没得到却被别人得到的女人!本来这一套刑具是专为小悠设计 的,可惜,她不知道去哪了,连我父亲都不允许我再寻找她!那只能给小悦用了!」   「混蛋!」我双手成拳恶狠狠望着林云,「你知道我的身份么?」   「没兴趣!」林云摊摊手,「你!搞了我的女人,不管你是谁,落我手上都   林云边说边笑着拍拍手,从屋子四周门内一下涌入几百个黑衣打扮手抓砍刀 的人,「你和小悦今晚死在这里,跟我没关系,我要带着这两位新出道的嫩模快 乐去了,我有不在场的证据哦!」   「操你妈!」怒吼一声的我脚下发力,一个爆歩冲到小悦面前准备解救她, 突然一把砍刀横在我面前,逼得我硬生生横移两步躲开了他,只见小悦身后缓缓 踏出一位身穿肉色紧身衣,不对,应该说浑身都被肉色紧身衣包裹只留下一双眼 睛,手抓砍刀的男人。   「喂!忘了告诉你了,前不久你杀死的那位警察,他有个弟弟,是上海青帮 头号打手,也就是你眼前这位,他可是特种兵退伍的哦,而且还精通各种拳术, 你是很能打,但同时对这么多人呢?哈哈哈哈!」望着林云猖狂的笑着抱着两个 大咪咪妞离开的样子,我又气又怒,但眼前这人散发出来的气息,令我又无法从 他身上分开,只能眼睁睁看着林云的离开!   「喂!你的对手是我!」那紧身肉衣男喊了声,「能杀我哥,在上海你是第 一人,死前留个名!」   「南天云!」吼完我便一拳朝紧身肉衣男挥了过去,肉拳敲在砍刀上仿佛铁 碰铁般发出清脆的响声,肉衣男被打飞出去后我快速抱住小悦的身子,由于下边 钢针够长,我双手只能勉强够到她屁股,将其提起一点能减轻她的痛苦,她很平 静的看着我,「副组长,你快走,别管我,我被抓之前已经通知了老大,他会赶   「等他来你都死了!」我一手扯住她身上的绳子,但不晓得这是什么材料做 的绳子,居然没扯断。   小悦话音刚落,背后传来一阵剧痛,一个路人甲手持砍刀将我背部开了一口 子,我手一松,小悦往下一掉,只见她手上细绳一紧,两条血口出现,脚下也被 钢针插入了一点点,深吸一口气的我一个转身,一拳将偷袭我那家伙连人带刀轰 了出去,此时肉衣男已经站了起来,怒吼一声,「兄弟们上,砍死他,砍他一刀 赏十万块,砍死了他,活着的人全部赏一百万!」   「吼!」黑压压的人快速围了上来,见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我打起了 十二分的精神,冲入其中和他们展开了厮杀,我可不想因为战斗误伤了小悦,力 量爆发,拳拳到肉,完全不留手!但这些人也都是些不怕死的家伙,打飞再多依 然不断冲上来,半响过后,倒了小半数的黑衣人依然数量众多围着大口喘气的我, 虽然倒着的已经生死不明,但我身上也被划开多道口子,惨不忍睹!   「喂!你不是很能打么,不给力啊!」肉衣男的刀拍了拍小悦脚下的钢针, 「再不快点,这美人就吃不消啦!」   「我草你个妹!」拎起拳头的我再次冲了上去,十几分钟后,肉衣男踩着我 的脑袋,砍刀拍打着我的脸,虽然黑衣人倒了半数,但我也鲜血淋漓,大口大口 吐着气望着小悦双腿间,她手掌上的血已滑落到脚掌上,和脚掌上的混在一起, 穴口的钢针深入了半尺,细小的血流沿着针体滑了下来。   呼吸好几口气,终于集中了点力量,猛的起身推开了肉衣男,血红的眼睛望 着那些围过来的人,默默从腰间紧绷着的布内掏出一颗药丸,一见到他小悦便吼 了出声,「副组长,别,不要为了我,浪费这颗药丸!」   「不!」我继续深呼几口气,「这药丸再精贵,也不及你!」   「副组长,不要,这药丸,就我们神鹰团都不多,别浪费在我身上啊!」   咕嘟!药丸已经被我吞下,我才不管这东西多么值钱,我才不管这东西多么 稀有,我才不管这东西会对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小悦,我要你活!   轰!力量!无法言喻的力量自丹田内爆发,热流快速涌至全身,骨头格格作 响,肌肉快速膨胀,就连那被划开的血管都被绷紧止血,如同蝼蚁般瞟了下周身 的人群,捡起掉落在地的两把沾满鲜血的刀,疯子一般冲入黑衣人之中!   手起刀落,毫不留情,气力根本用不光,连小悦身下的钢针都被一刀整齐划 断的力量,顷刻之间,整个房间已汇成一片血海,就在肉衣男双腿被砍断匍匐挣 扎时,别墅的门被撞开,但已杀红眼的我根本看不到第一个进来的是谁,一刀将 肉衣男的身体劈成两半,那惨叫着想冲出门去的最后个黑衣人,亦被我一刀挥去, 齐刷刷将头颅割开,最后我已不记得身上中了几下麻醉针,这才头一晕倒了下去。   很久很久以后,我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非常熟悉的部队医院环 境,小悠正坐睡在我旁边,小悦则躺在另外一张床上输液,看来老大还蛮用心的, 特意将这两人安排在我身边让我安心。   想动下身子,无奈一点力气都没有,张嘴想说话,鄂下强烈的痛楚让我倒吸 一口凉气,紧随而来的是全身的痛,如针扎般痛,钻心的疼,疼的我发出呜呜低   听到声音的小悠吸了下口水,睁开眼与我对视一会便摸着我的脸,「小云, 你醒啦!医生说你这次受伤严重,需要好好休养,别乱动了!」   我轻微点点头表示同意。   望着小悠的脸,一阵幸福感袭来,我又安心闭上了眼睛,再次醒来时痛感已 减轻不少,老大也来了病房看着我,我想张口说什么却有不知道从何说起,倒是 他先开了口,「这次你的表现,很不错!」   这话说的我愣在那,感情冲动还做好事了?   不管了,休养身子重要,后来小悦也能下床走路,她跟我说这次我惹了大麻 烦,在上海落了个私闯民宅并杀死三百多人的大罪名,即便是我国安局的,也保 不了要被枪毙,此事小悦拿出市委书记的罪证,牵连到大大小小一百多号官员做 威胁,他们才放过了我!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事呢,主要是要换届选举了,中国政府内部有帮派之分, 像上海市委书记这票人,加上几个大家伙组成的是「上海帮」,听说还有「山西 帮」「红二帮」「北京帮」等等,换总书记就是这几个帮派斗争的直接体现,而 我所在的国安代表的是红二帮,虽说权力很大,但在其他帮派愈发厉害的情况下, 若出现大的乱子,还是会被削弱实力的,这样一看也能明白为什么那个市委书记 会纵容自己的儿子对付我,可见他早就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故意把我当枪使,若我 这把枪自爆了,那对于红二来说损失一员大将不说,还能借此说红二帮管太宽, 若我没死,就像现在这样捅出这么大一个篓子,也等于往红二帮身上扣一大屎盆 子,苦不堪言,但老大为什么说我干的好呢?   我将疑问跟小悦交流了下,她说原本此事是没什么,但那间屋子里装满了远 程监控,我吃了那颗药后的异常表现让上海帮眼前一红,提出红二帮交出药的配 料才能放过此事,却不知这药乃是国家最高机密,无论内部有何分裂都不能触碰 那个信息,因此总书记与常委讨论后认为,上海帮意欲窥视国家机密做法太过分, 要给与处罚!上海帮自认多此一举酿成祸害,赶紧龟缩养息,低头认错,保证不 再打这药品的主意,并不再追究我的责任,吃了个警告处分后平息了此事,也就 是说若我没吃那颗药,他们不会起贪念,不起贪念不会搬石头砸自己脚,那免不 了自己要吃亏收场,如此说来,我还是对的了!……   「对你个头啊!」老大啪的给了我一拳,「你知道那药花了多少精力多少钱 才能提炼出一颗么?那对于国家来说比航母还要珍贵,那可是我们国安A组的秘 密武器,若不是因为你体质特殊,还不舍得给你颗试用呢,结果你倒好,为了救 小悦就吃掉,暴殄天物啊你懂不懂!」   「不懂!」我义正言辞,「像小悦这样的女子,死了才暴殄天物呢,那药没 了再提炼便是,小悦没了,你还能弄个出来不成?」   「娘希匹!」老大又挥手给了我一拳,「你若不跟小悦干什么,人家会找你 麻烦么?不找你麻烦,会要吃掉那颗药么?这一切都是你的错你还赖?」   「我才不管呢,反正……反正……总之我也是受害者,都是上海帮的错!」   「混蛋!」老大噼里啪啦把我狠狠打了一通才过瘾,「既然你已经吃了那颗 药了,就在部队先待两个越,待那帮老家伙把你身体研究透再走!」   「啥?」我一脸茫然,「研究我的身体?」   「废话!」老大说道:「那药是强效兴奋剂,一般人吃下去当时很疯,日后 死亡率极高,就算活下来的,最快也得躺个一年才能下床,而且会全身肌肉萎缩, 器官衰竭,你不但几天就能下床了,身体还比以前更棒,当然得研究了,说不定 再给你吃几颗能变成超人哦!」   「额~~」我脑子浮现出带着小若,小悠,小晴,小悦在天上飞的场景,貌   「别胡思乱想啦!」老大又啪给了我一下,「呐!再拿颗去吃吃,然后10 0公斤负重跑,跑到你倒下为止!」   「啊?老大你这……」   「这是命令!」   「是!」我行了个军礼,接过那药吃了下去,然后跑步去咯!   接下来就是抽血化验乱七八糟的事,用老大的话说,这是为自己犯下的错误 买单,没办法,谁叫自己这么乱来的呢,就这么着吧!后来的日子里,检查做了 许多也没什么突破,小悦因为上海的身份暴露,去了A组接了个国外任务,小悠 觉得我应该回小河,我自己也这么认为,就回小河啦!当然,这次问老大要了点 钱,谁叫他没收我的银行卡的!   到常州已经晚上8点多,想着给老婆个惊喜就打的回小河,10点,望着自 己把关建造的熟悉的建筑,老泪忍不住的流哇!   深吸口气掏出珍藏了五年的钥匙,啪哒!居然把门打开了,蹑手蹑脚在建筑 内逛一圈,喊一圈,居然一个人都没有,莫非她们不住在这里了?去哪找她们呢?   手机!手机掏出来打电话,以前的号码都变成了空号,妈?妈那?如是而想 的我正准备出门,恰好撞见两人进来,我心想,肯定是小若与小晴,找个地方藏 给她们个惊喜,便赶紧的往自己屋内衣橱一躲,嘿嘿嘿嘿!   啪哒,房门打开,只听见一男一女对话:「咦!今天出门我没锁门么?怎么 回来时门还是开着的?」   我心一惊,身为全国最牛B组织的一员,居然忘记锁门了,被人家看出了破   男:「锁了,肯定锁了,我还特意拉了拉门呢!」   女:「难道?家里进贼了?」   男:「有可能,要不我们四处看看?」   女:「走!」   几分钟过后,那两人声音又响起,女:「家里没什么事啊,肯定是我们没注 意锁好,下次得注意好了!」   男:「嗯!」   女:「哎哟!今天忙了一天好累呀,我要你伺候我洗澡!」   男:「遵命,我的女王大人!」   「女王?」「大人?」这两人…… 金币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 2015-4-11 12:19

澳门威尼斯人 68818.com 注册即送28元+首存10送18更多优惠享不停 电子天天返水3.0%

新葡京娱乐城 8A88.com 注册自动送28元 真人百家乐 棋牌 彩票游戏 电子天天返水3.0%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