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包养亲侄女乔玲 1-2 》全本完结版


  一、见到援交的她,开始有想法   乔安坐在他的那辆黑色的宝马X5上,百无聊赖的等着红灯,自言自语的抱 怨着:「你说一个红绿灯搞得那么长时间,明明没车么。一个县级市,结果交通 系统总搞些没用的,什么倒计时,噪音提示,都毛用没有,就不能安个智能调节 系统,把红绿灯时间改成动态的么。」一边嘟囔着,他一边拧开杯子盖,喝了一 口请名家调配的滋阴补肾茶,回味起了昨天第一天回到老家后,享受的那个女服 务员的乳房按摩和香舌全身漫游,一对奶... [阅读最新章节]

包养亲侄女乔玲 1-2

  一、见到援交的她,开始有想法   乔安坐在他的那辆黑色的宝马X5上,百无聊赖的等着红灯,自言自语的抱 怨着:「你说一个红绿灯搞得那么长时间,明明没车么。一个县级市,结果交通 系统总搞些没用的,什么倒计时,噪音提示,都毛用没有,就不能安个智能调节 系统,把红绿灯时间改成动态的么。」一边嘟囔着,他一边拧开杯子盖,喝了一 口请名家调配的滋阴补肾茶,回味起了昨天第一天回到老家后,享受的那个女服 务员的乳房按摩和香舌全身漫游,一对奶子是又大又软。就是可惜岁数稍微的大 了那么一点,都二十八九了,而且干卖春这行的,衰老得都比较快,奶子已经开 始轻微下垂了。还是嫩的好啊,虽然说缺乏经验,不懂得伺候的诀窍,但是也就 是这种水嫩的青涩,才更符合有些男人的喜好。   正想到这里,交通信号灯已经变绿,乔安赶紧挂档起步,可是就在他抬头看 前面的时候,却突然注意到左前方路边有个年轻女孩子的身影看起来有点眼熟。   所以,他决定凑近一些去看准确一点。于是他改变主意,调过车头左转过去, 顺着路边慢慢开去。隔着贴膜的车窗,开到近前处,他略略吃了一惊。   这个穿着白色半袖透纱露肩,下缀有蕾丝花边的连衣裙,里边穿着蓝色平脚 底裤的少女看起来十六七岁,估计着应该是高一高二的学生。虽然这个小姑娘圆 圆的脸蛋儿陪上学生式的半短不长的头发,看起来很是清纯可爱,整个人都散发 着一种年轻女孩儿的青春活力。但是她并不是那种艳光四射的美女,甚至都算不 上是美女,只能说是个「好看」的女孩而已。   而且虽然小丫头在裙子下面地屁股鼓鼓翘翘的,看起来很有料的样子,但是 前胸几乎是扁平,估计连B罩杯都够呛能达到。再加上不是那种惊艳型的美女, 所以说,让乔安吃惊的原因自然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因为乔安认识她。这小个姑 娘正是乔安的亲侄女儿乔玲,他那位已经死了快有三年了的三哥的女儿。   「她在这儿干什么?今天是星期一啊,这才上午十点钟,她应该在学校上课 啊,怎么在这儿呢?」疑窦重重的乔安正想把车停在她身边,招呼她过来问个究 竟。可正在这个时候,看到一辆广本开了过来,脸上微微露出不耐烦神色的小姑 娘立刻露出了微微的笑容,然后就小跳着从人行道上赶到在路边停下的广本的旁 边,拉开车门坐进了后座上,然后这辆车就开走了。   乔安心里的疑问更重了,此时他已经有所怀疑自己的这个侄女儿是来搞所谓 的女学生「援助交际」——其实就是卖屄——的了,不过他只是换挡加速,把车 子跟在了那辆广州本田后面,看一看她要去的目的地是哪里。   车开出去不远,拐了两三个路口后,进了一条虽然很宽,但是比较僻静的街 道,那辆广本在一家规模不大的旅社门前停下了。看到这家旅社的招牌,再透过 玻璃墙看到里面前厅的装修风格样式,乔安已经心里有数了,这旅社搞的就是类 似情人旅馆、打炮房之类的生意,和那种高档的卖屄专用宾馆其实是一个套路。   看着乔玲从那辆本田车上下来,扭动着滚圆挺翘的小屁股跟着那个开车的男 人上了台阶,走进了旅社里面。乔安也转了一圈,从前边路口挑头转向开到了马 路对面车道上,把车停在了旅社对面的街边。他并没有摇下车窗,而是隔着贴膜 的玻璃继续观察情况。他才刚刚把车停好没几分钟,那个开车的瘦子就从旅社里 面推门走了出来,而乔玲并没有跟出来。   乔安心里明白,暗暗点头。他知道了,乔玲确实是在做所谓女学生「援助交 际」的卖屄生意。她们都是通过电话和帮她们联系卖春对象的所谓「经纪人」联 络的,而刚才开车把乔玲接来这里的男人,就是负责接她们的司机(有时还要负 责把她们送回去),同时也是负责收钱的人。乔玲要伺候的客人,此时已经在早 就开好了的房间里等着呢。   想到这里,看着开走远去的广本,乔安暗自思索了一会儿,脸上露出了一丝 淫荡的微笑。他也发动车子,开到前头路口再次掉头,把车开到旅社门前停下, 走进旅社,在前台的那个年轻男服务员面前低声说了几句话,跟他要了一张白纸 和笔,写下了一行字后,把那张纸折好还给了那个年轻人,在打开白纸看了一眼 后,那个年轻的男服务员就听着乔安的话连连点头,然后,乔安面带笑容地离开   乔安此次回到老家这个县级市来,除了享受一下老家这里在全省内都闻名遐 迩的卖屄群体——W市小姐之外,本来还是有正事的。他在大学刚刚毕业还没找 到工作的时候就中了彩票,大奖奖金刨除掉税后还有一千三百多万,除了把大头 存起来,再给自己留点儿花花以外,剩下的就给两个当年大学同学做了所谓的风 险投资,其中一个还是同寝室的哥们儿。   本来他就是拿这当是分给当年关系处得不错的同学的了,结果这两个小子一 个做网站,一个搞无烟无毒绿色蜡烛产业,做得风生水起,都从注册资本不过区 区一百多万,连个办公室都是租住宅房的小地方,弄成了中等规模的企业了。做 网站那位和他商量好了以后,把网站甩手卖给业界的龙头老大,光是乔安分到的 就有三千六百多多万,那位更是弄到了五千万以上。   而做蜡烛这位的则是垄断了省内五成以上的生日蜡烛市场不算,还进军了寺 庙道观的高级香烛和西餐厅的情调蜡烛产业,产品除了销售省内,还出口日本、 韩国。虽然年产值也就两个亿,在大企业家眼里里简直还是刚起步的娃娃,可是 也若是跟当初刚创业时候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个当初跟乔安住上下铺的哥们儿感恩图报,要让乔安跟他做公司的大小老 板,想让乔安来给他当老总。可是乔安知道自己不是这块料,连连推辞,于是就 只做了个挂名不管事儿的副总,公司董事会仅有的三个成员中另外一个投资人由 于证券市场亏了钱,急于抽调资金,把股份分着卖给了这哥俩。于是,公司就又 回到了他们俩完全说了算的局面了。   乔安每年除了拿着分红,还留着副总的一份近百万的年薪,觉得实在说有点 不好意思。所以,也总是帮着下去分公司或生产基地视察一番,同时也可以换换 口味,尝试一下各地不同风格的女人。   这次回到老家县城,实际上就是来这里的分公司进行例行巡视,顺便玩玩家 乡的妞儿。他并没有通知分公司他到达的时间和方式,倒不是要搞什么突击检查 之类的把戏,反正他也不懂金融相关知识,想查账也无从查起。他只是不满意分 公司安排的接待,并且也不太习惯于被人安排小姐伺候,他比较喜欢的是自己寻 欢,若是能猎艳就更好了,可惜没什么机会。   本来他曾经想过在省城包养女学生的,可惜普通学校的没人介绍根本就没有 什么机会,而艺术院校的学生有的眼界很高,有的自命清高留着处女身等着钓取 金龟婿,有的则只肯被老头包,还有些看他年纪轻轻,觉得是包装了自己来骗财 骗色的,根本就不予理睬,气得他干脆放弃了这个念头。   现在乔安看到了他自己的亲侄女,小时候抱过亲过,带过她玩,看过她尿尿 的小丫头,如今已经是高中女生了,曾经隐约的一丝对小侄女的性幻想,如今再 加上她是援助交际女学生的这个身份属性,便愈加的膨胀、增加,变得越来越大 越来越强,终究不可抑制了。   乔安一向是个想到就去做的人,在他已经确定了要玩自己的亲侄女儿,并且 最好能长期把她包下来之后,他立刻就下定了决心,并且设想了步骤,然后就是 认真去实施它们了。   所以,在离开了那家旅社后,他立刻就快速驱车赶往分公司所在地,在那里 跟分公司的管理群体见了个面,装模作样的简单谈了一小会儿,然后就说自己数 年没有回老家来了,此次回来想自己多走走多看看,看看老家县城的变化,不知 道这市里有没有什么人流稀少,僻静清幽的地方,最好还能有点自然景观。   分公司的人告诉他,老县城城北的那片原来的荒山土坡被改造成了果树种植 基地,而原来被撤销的动物园和北坡公园现在变成了园林绿化项目,周围的住宅 全都迁走了,现在上去不坐车就要走两公里多的山坡路,所以除了锻炼身体的长 跑者以外,就只有想要爬山和去后边果园玩摘果子旅游项目的游客才会去了。   知道了以后,他问好了路线省得自己还得用车载去查地图,然后就客套了几 句后告辞了,定好了晚上星星湖酒店接风宴,然后金城夜总会唱歌跳舞,接着是 桑拿按摩,最后再啪啪啪肉搏大战一番。从他到达分公司,到说完了话离开,总 共还没有用去四十五分钟。   在重新赶往那家旅社的半路上,他专门用来联系女人和」介绍人「,以及那 些「同路」的朋友的电话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可是他却很开心的笑了 笑,便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一个男青年的声音:   「先生,您让我看住的那个女孩儿,她离开房间,开始下楼了。我会看住她   「好了我知道了,你做得很好,我已经快要到你们店门口了,所以你不用再 盯她了。多谢。」   在关上电话后,乔安转动方向盘,拐过路口,车子前方不远处的路边,刚刚 走出那家旅社的女孩乔玲,才刚刚下了旅店门前的台阶。                 第二章   乔安看着乔玲走下台阶,向两边张望着有没有出租车过来,觉得她留着一头 半长发的小脑袋东张西望的看起来十分可爱,不由得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把车 往前开近了一些,「嘀嘀」的按响了喇叭,同时从打开的车窗大声招呼她:「玲   乔玲听到有人叫自己,十分意外的抬起头来四处张望了一番,很是找了一会 儿才在路对面发现了正在一边按响喇叭,一边挥手招呼自己的乔安,很是惊喜的 小跑着横穿了马路,一面跑到他的车跟前,一面开心的发出银铃般的少女笑声, 开心的叫道:「小叔!怎么是你呀!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儿了?你也该知道吧,你小叔叔我如今跟同学合作干着 『大』~~买卖!」乔安一脸调笑神色,用夸张的语气说话,「在W市有分公司 有厂子,当然要来视察视察了!反倒是我应该问你的,你怎么会在这儿?你来这 儿又是来干什么的?嗯~?」说完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乔玲,从上到下的打量着小   「我……我……」乔玲十分的意外,她完全没有想到小叔叔会突然间这么直 接的问她这个问题,而且语气语调跟眼神目光所透露出来的意思,分明是已经很 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了的感觉。她一时间语塞了,「我」了三、四声也没有 能「我」出一个所以然来,不但吞吞吐吐的,而且声音也越来越小了,到了第四 个「我」字,已经微弱得几乎都听不见了。   看到小丫头这样踌躇着,看起来好像讶然后又很害羞,一副完全不知道该说 什么好的样子,乔安觉得是又好笑、又开心。好笑的是觉得这小姑娘大周一的上 午就旷课卖屄来给男人肏,结果临了却又不好意思说了,开心的是,这小姑娘在 自己的面前还知道一点不好意思。若是她大大咧咧的开口就实话实说,而且毫不 避讳和害臊,那显然她要么是对此已经满不在乎,要么就是跟自己的关系已经没 有小时候那么亲了。现在她犹犹豫豫的不敢说也不好意思说,很显然这两者都不 是,那自己包养下来她,慢慢的玩,显然得到的乐趣会更多、更大。   「好了,算了,其实我心里都知道,但是现在我也不多问了。你饿了没有?   叔叔我带你去吃午饭好了,随便吃什么你说了算。」乔安笑了一下,随口就 不再逼小姑娘自己说出来,而是要请她去吃饭,这换来了乔玲的一阵欢呼雀跃。 只是可惜她的胸部即使是与她这个年龄段的同龄人相比也是实在太小,即使露肩 连衣裙的胸口很低,可是连B都是靠胸罩勉强挤出来的小奶子,让人根本欣赏不 到乳波荡漾上下摇动的美景。   小姑娘蹦着跳着的绕过车子,从另一侧上了副驾驶的座位,开心的拉住了乔 安的手臂,可是乔安却转过来面向她,伸出了双手。这举动吓了乔玲一跳,可是 随后少女就发现乔安不过是来帮她拉出并系好安全带,不由得一阵腮红面热,可 是方才以为叔叔会突然亲过来,导致的心跳加速,却是怎么也平复不下去的。   随后,车子冲了出去,转过一个弯后,向偏东北方向的东山脚下驶去。不到 十分钟,就看到了进入东山范围的第一个上坡路段。乔安调过车头,把车子停在 了路北一家饺子火锅店的门前。虽然正是吃饭的点儿,但是这里的生意并不如何 的火爆,门前人行道上停着区区三五辆车而已。拉好手刹,乔安的手看似无意地 从乔玲的大腿侧面滑过,在光滑细腻的少女大腿上带来一阵温热的感觉,让才经 历过一次性交后,才恢复了平静的女孩不由得又是一惊地心加速跳了几下。   乔玲的所有反应,都落在了乔安的眼里,但是他却始终假装什么都没有注意 到的样子。非常自然的开口问她:「玲玲觉得怎么样,在这里吃行吗?」同时眼 睛对着她的眼睛,很认真的看着她。才被叔叔的手从大腿上擦过,弄得又有感觉 了的她被这种眼神搞得心慌意乱起来,慌张地说:「随便啊,只要叔叔给我吃的 东西都是好吃的,我都爱吃。」   听到她的回答,乔安「嗯」了一声之后,就说:「那好,就在这里吃了。你 可别忘记了你说的话哦,可不许到时候不吃。」说着一侧的嘴角诡秘地上扬了一 下。而没听出来他的潜台词的乔玲则是一边放开安全带、开车门,一边说:「怎 么会不吃呢,我都已经很饿了,我早饭就没吃。你给我吃什么我都吃得下去。」   乔安听到这句话,更是微笑了一下,在心里想象着一会饭后带她出去兜风时 候,在选定好的位置上,强行喂她吃下自己的精液时的场景,鸡巴几乎都要勃起 变硬了。但是他表面上无论表情动作还是语气声音却都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随 口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吃早饭啊。」同时自己也拉开安全带,开开自己这边的 车门下了车,抬手按了按钥匙,随手拉一下门把手确定锁上了,防止被人干扰电 子钥匙。虽说他一向不在车里放什么贵重物品,但是被人进了自己的车总归是不 好的,尤其是他还在车内放了一些「情趣用品」呢。   那边乔玲也已下了车,蹦蹦哒哒地跳过来,很自然地挽住了乔安的手臂,撒 娇地说道:「别提了。我妈她现在跟她的情人住一块,一星期能回来两次都是多 的了,俩人好得黏糊着呢,哪有心思管我啊。」说着小嘴儿就撅了起来,粉嫩嫩 的嘴唇看着如青春娇艳的花朵,表面还有些水润润的,让乔安直想立刻就亲将上 去,把舌头伸进两片唇瓣里搅动,让她咽下自己的唾液。   但是他却不动声色地一边被她挽着向店内走,里边做出认真倾听的样子来。   乔玲仍旧在撒娇地抱怨着:「家里主食不是挂面就是方便面、馒头,冰箱里 连根菜叶也没有,不是罐头就是火腿肠,再么就是袋装拌菜。我虽然不会做菜, 但是连菜都没有,我就是会,拿什么做啊。今年的头四个半月,她给我做饭的次 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那你妈就没有给你钱让你出去吃饭么?」乔安一边伸手拉开店面的玻璃门 一边问她,「她是给我的生活费就是吃饭钱。我要是在外头吃得稍微勤一点,那 就什么也甭买了,连一只最便宜的唇膏都买不起。她自己傍上了个搞建筑的,却 一点儿也不顾及我这个女儿。衣服、鞋,都是她来看我的时候带来的,根本没带 我去试过,更别说牌子、款式、颜色了。反正只要买了,就算她尽到心了,你说 这是亲妈吗?」直到选好了一个隔断处的座位坐下,乔玲依旧是在抱怨着。   「你妈妈跟你爸爸感情本来就不深,这一点就连我这个离他们比较远,很少 见着他们的人都看得出来。所以说你爸爸就是不没(『没了』、『老了』,『走 了』等等都是死了的意思),你妈妈早晚也得跟他离婚。她生里生得早,我没记 错的话,她是十六岁就怀上了你,十七岁就把你生下来了。现在她还年轻着呢, 不管是从居家过日子,还是追求感情、爱情的角度,又或者是因为性方面的生理 需要……」说到这里,乔安很自然的瞅了一眼对面的乔玲,看到她的小脸蛋儿上 略过一丝丝的尴尬表情但是立刻就消失了,而皮肤也没有变红,于是他心里更有   虽然说她是在「卖春」,作着所谓「援助交际」的事情。可是毕竟学校、家 里还是其他亲戚朋友们,都没有人知道的。所以说,如果她的本性还是比较害羞 的,尤其是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放不开谈论「性」方面的话题的话,等会吃晚饭 要在车里直接把她给肏了就会比较麻烦,或许还会遇到她的抗拒。可是现在看来 她对性方面的语言试探接受能力还可以,那一会直接又摸又亲的时候用淫荡色情 的话语来挑逗她就没问题了。   这时服务员已经走到了桌边,乔安跟乔玲也就停止了交谈专心点菜。毕竟家 里的事情怎么好当着饭店服务员的面大肆谈论呢。乔安在问了乔玲想吃什么之后 就点了三个炒菜、两碟凉菜、两盘饺子,没有选火锅,最后还要了两瓶啤酒。   菜上来一点儿后,啤酒就来了,在乔安的劝说跟诱导下,本来没有想要喝酒 的乔玲也拿着一个小号杯子一点点的喝起了啤酒。才三两的量,她的脸色就开始 有一点微微的变红了,乔安看到她娇艳的红脸蛋儿后,得意的露出了奸诈笑容。   他早就知道乔玲根本不能喝酒,可是她自己却不清楚。在她还很小的时候, 整个乔家家族年节大聚会,大家吃饱喝足后,有人就逗孩子玩,给还是一两岁幼 儿的乔玲喂桌子上的啤酒。才一个八钱容量的酒盅的一半,就把这孩子给当时就 苦得大哭了起来。但是哭闹一阵过后,她居然脸色微红,神态恍惚,仿佛成年人 喝了略微超过自己酒量的酒,却还没有大醉的样子。   人长大后五岁之前的记忆几乎没有,三岁前的则是完全没有,她自然是不会 有这件事情的记忆。而她因为还是学生,一直到现在也还没有试过真正的喝酒, 只有在开始「援助交际」后,一些客人带着易拉罐的啤酒或者是瓶装葡萄酒,来 搞一些情调,她大多是浅尝辄止,轻引少咽,喝个一口两口,就跟男人一起滚到 床上去了,根本就没有机会知道自己的酒量,顶多就是舌头适应了一点酒味儿而   而今天她的话匣子被打开了,一直抱怨母亲忽视自己,而她因为反感母亲只 知道跟情人相处忽略了她,于是对那个男人十分不满,时常说一些难听的话,结 果惹得她母亲更加的不快,于是跟她相处的关系也更加的恶劣,两个人之间就这 样恶性循环的越来越僵,越来越疏远。乔玲的心里其实也不好受,所以在被劝诱 着喝下了两杯啤酒后,上来了酒劲有一点点兴奋,就更是想说了。   其实她就是不说,乔安也知道她们两个关系肯定很差。父亲去世了,母女两 个人过,关系如果好的话,那简直可以说是相依为命,怎么在这只有两个人的家 庭里,女儿去「援助交际」了,母亲居然不知道。而她不知道也就罢了,毕竟也 有那虽然关心女儿但是心却比较粗的,可是当被乔安看到她旷课并从旅社出来, 乔玲也没有慌张失措,证明她根本不怕这事被乔安捅给她妈,由此可以想见,母 女两人的关系已经恶劣到了何种地步。   乔安注意到了乔玲的话已经越来越口无遮拦,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这家店 里的客人也多了起来。他干脆叫来服务员,声称要加一个菜,再上一个小火锅, 并且要搬进这家店仅有的两个包间里小的那个去吃。虽然他们只有两个客人,但 是现在包间无人,而且乔安还额外给了服务员一点儿小费,所以很顺利的就带着   在里面她的话不会再被外头的人听着了,火锅跟涮肉、菜都上齐之后,乔安 开始更加变本加厉的诱导着小玲玲跟自己一起喝酒。很快酒量是半瓶就脸红一瓶 就打晃的乔玲已经是两瓶下肚了,兴奋得大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凭什 么来管我?她自己跑去当人家的第三者,结果被人家的老婆带着好几个人来,找 到家里来堵着门是又骂又砸,她倒是躲出去了,吓得我哆哆嗦嗦的抱头躲在被窝 里头,那天晚上简直连觉都睡不着了,第二天白天却困得起不来床了,干脆旷课 一天。结果老师找到了她,她不说检讨自己的责任,反过来对我动起手来了,是 又骂又打,这是什么样的亲妈?」   说着说着,仅有十六岁的小姑娘眼中流下两行泪水,在嫩嫩的脸颊上划过, 流到了下巴上面,滴进了桌子上的酒杯里头,这少女珠泪图看得乔安是虚火上亢 鸡巴都抖了一下。小丫头却只是自顾自地端起玻璃杯再喝了一口啤酒,抽泣了一 下说道:「回头那个男人怕老婆,把她给蹬了。她自己心情不好,却一个月不怎 么跟我说话,我是她的女儿啊!不是她用来迁怒的出气筒!我都怀疑我到底是不 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   一边说着,乔玲一边大声地抽噎起来,进了包间后就一直紧挨着她坐下的乔 安一看,火候差不多了,立刻一把把小姑娘给揽在了怀里,用一只手的手背给她 擦着眼泪,一只手却是在她的腋下搂住她,手指的前端按在了她小小的乳房的边 缘。同时轻声地在她的耳边说道:「别哭了,再哭眼睛红了该不漂亮了。不管别 人喜欢不喜欢你,叔叔都是喜欢你的,叔叔是最喜欢你的人了,知道吗?」说着 就在她那已经被酒精搞得两团酡红的脸蛋儿上「啵」地亲了一口。   被小叔叔的手指按在了奶子的边缘上,即使是已经喝多了的小丫头而已是有 感觉的。但是喝醉了的人是怎么样呢?她好像是不舒服一般地扭动了一下身子, 然后再上下一抖动,没能让叔叔的手脱离开她的乳房,反而那只大手还更进一步 地向上向里深入了一些,她却反倒不再挣扎了。   乔安拭去了她脸上的眼泪,最后两滴甚至伸出舌头想要去舔舐掉,结果被喝 多了已经头脑晕晕乎乎,身体也全身散热,但是却还是害羞不已的小姑娘抬起两 手竭力抵抗,不得已只好用餐巾纸给她擦掉了。然后揽着她的身子,手的前端还 是放在她小巧的乳房上走出了包间,招呼了服务员结账。   拒绝了服务员抹去零头的提议后,他接过了服务员找回来的零钱,把这一把 子零钱都塞进了乔玲的裙子口袋里,说道:「这是叔叔给你买零食吃的零花钱, 回头再给你多点儿的大数去买别的。」嘴巴凑得特别的近,喷出的热气直钻到小 丫头的耳朵里面。不知道他们是亲叔叔跟亲侄女儿的服务员看到他似乎是灌醉泡 妞得手,瞅着他咧着嘴角偷偷笑着,乔安回头看了她一眼,也回了一个微笑,然 后就扶着小姑娘走出了饭店,到了停车的地方。   这一回他并没有让小姑娘坐在前坐的副驾驶位置,而是打开车门,扶她坐在 了后座上头。然后坐到驾驶座上,跟乔玲说道:「你好像有些喝醉了。」乔玲虽 然没有趴到在后座上,但是却是摸索着想要打开车窗,嘟囔着:「嗯,喝醉了,   乔安在面板操作打开了她那侧门的电控车窗,然后说:「那叔叔带你去原来 的北坡公园,现在的北山绿化林兜兜风吧,那里山林空气新鲜,人也少,是醒酒 的好地方。」说着也不等小姑娘的回答,直接就启动了车子开始挑头。乔玲则是 趴在打开的车窗位置,用白嫩的小手对着因酒酣而热气升腾的面部扇风,动作实 在是太过可爱了。等乔安把车开出去了百米,她才用「嗯,好。」两个字来回答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4-3-6 14:37

澳门威尼斯人 68818.com 注册即送28元+首存10送18更多优惠享不停 电子天天返水3.0%

新葡京娱乐城 8A88.com 注册自动送28元 真人百家乐 棋牌 彩票游戏 电子天天返水3.0%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