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秀足] 品莲俱乐部 》全本完结版


                       (一)邓洪和郑斌是好朋友,经常一起打高尔夫。一天,邓洪在高尔夫练习场练球,郑斌和他的妻子李慧也来到练习场。见到郑斌夫妻,邓洪很高兴,热情地打了招呼。邓洪见过几次李慧,觉得她美丽、丰腴,很有吸引力,但有点高傲,不太易接近。由于是第一次在高尔夫练习场见到她,邓洪便说:“嫂子也打高尔夫?以前没见过。”李慧微笑没说什么,郑斌答道:“她没打... [阅读最新章节]

[秀色] 品莲俱乐部

                       (一)


邓洪和郑斌是好朋友,经常一起打高尔夫。

一天,邓洪在高尔夫练习场练球,郑斌和他的妻子李慧也来到练习场。见到郑斌夫妻,邓洪很高兴,热情地打了招呼。邓洪见过几次李慧,觉得她美丽、丰腴,很有吸引力,但有点高傲,不太易接近。

由于是第一次在高尔夫练习场见到她,邓洪便说:“嫂子也打高尔夫?以前没见过。”

李慧微笑没说什么,郑斌答道:“她没打过,我给她买一套球杆,让她也练练。”

说着话儿,夫妻俩坐在椅上换鞋。李慧一式新行头,新包、新杆、新鞋、新袜、新手套,当她脱了脚上鞋袜,准备穿高尔夫鞋时,露出的白嫩小脚可把邓洪的眼看直了。

邓洪是超级脚迷,对女人脚非常喜欢,特别是漂亮女人的嫩足,为此他没少花费功夫和金钱。今天见到李慧如此美足,邓洪心里一阵激动,口水直咽,没话找话地说:“嫂子的鞋袜都是新的呀,小心磨脚。”他想利用说话拖延李慧穿鞋的时间,以便多看看这双美脚。

李慧说:“不会磨,这袜挺软和的。再说我脚也不怕磨。”

“嫂子这脚这么嫩,水灵灵的,不怕磨才怪。”邓洪有点控制不住了。

李慧脸上一热,说:“邓洪你取笑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她把右脚伸出,左右看了一下,只见足形匀称,五趾不长不短,成自然弧形,个个像珍珠,后跟浑圆,白里透红,足面皮肤细腻,青筋隐现,足弓高拱,露出足底少许皱褶,真是小巧玲珑,又嫩又白。自己对此也很满意。

李慧的脚这么一伸,差点把邓洪的心给捅出来。面对如此接近的美脚,他有一种扑上去抱住就啃的冲动。好不容易克制住,但李慧美脚的倩影已深深留在了他的脑海里,一定要找机会品尝这个美味,他心中已打定主意。

从那以后,邓洪与郑斌在一起时,总会有意无意地打听李慧的情况,每次在一起打球时,没见到李慧,心中总有一丝遗憾。

有一次,一个同好朋友给邓洪透露了一个消息,告诉他本市有一家新的秘密俱乐部开张,专供品莲,为同好服务,客户都有一定身份或身价。邓洪问了详细情况,心中狂喜,眼里立即浮现了李慧那只伸到自己跟前的右脚,他要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使这只美脚成为自己嘴里的美餐。


                 (二)

按照计划,他多次邀请郑斌打球,但每次李慧都没跟来,郑斌说她怕晒。

终于到了深秋的一个星期六,阴天,天气凉爽,没什么太阳。邓洪再次邀请郑斌打球,并要其带夫人一起。郑斌答应了,但夫人去不去再说。

过了一会,郑斌回话说妻子一起去。这可把邓洪乐坏了,半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计划可以实施了。他马上开始准备,把计划详细想了一遍,各种细节都不放过,然后联系各方,提前打好招呼。

他们在球场集合,邓洪的眼光自然落在李慧的双脚上。今天李慧穿了一双鱼嘴黑凉鞋,每只鞋前两个精巧的脚趾头在鱼嘴里翘动,欠吮!后跟圆润白嫩,有细皱褶,欠舔。计划要是成功,这美味就到嘴了,邓洪心想。

换了衣服,他们下场开始打球。总共打了四个多小时,郑斌成绩不错,邓洪由于心思不在打球上,成绩一般,李慧下场不多,打得香汗淋漓。

冲洗后,李慧换上了大领小粉衬衫,白底大黑花裙,长发披肩,十足一白领丽人。脚穿鱼嘴黑凉鞋,套上了超薄长丝袜。郑斌建议吃了饭再走。

邓洪忙说到另外地方吃吧,嫂子好不容易一起打场球,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去吃。

李慧肚子也饿了,她也想好好吃一顿,就同意了,她哪知道这是邓洪计划的关键一步,目标就在她的那双美脚。

邓洪装模做样地给朋友打电话,问那里有新餐馆,能吃新鲜玩意儿。朋友告诉他有一个新俱乐部,提供的美味肯定他没尝过,去过的人没有不满意的,保证他终生难忘。

问清地址,他们三人来到城郊的一处别墅区,停好车后,他们走到大门前。门前站着两位保安,门上无任何标牌,周围也没有指示。

李慧有点怀疑:“这是什么地方,是吃饭的地方吗?”邓洪说:“我去问问。”

走近保安,邓洪问到:“这是品莲俱乐部吗”保安回答是的。

邓洪向郑斌夫妇招招手,要他们过来。三人便要保安开门,让他们进去。

保安拦住他们,问他们干什么的。

邓洪奇怪了:“我们来吃饭。”

保安说:“吃饭可以,但是要有条件。”

邓洪:“什么条件?”

保安:“必须要有女的,一个女的最多只能带两个男的。”

邓洪:“我们有女的,也只有两个男的。”

保安:“好,女的年纪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长得也不能不好。”

李慧的心被激了一下:“吃饭还有这条件。第一次听说。”

邓洪:“看我们这位美女,这条件不用说了吧?”李慧把头扬了一下。

保安仔细看了一下李慧,说:“条件很好!但我们还有一个关键条件,女的脚也要符合要求。”

李慧:“什么?脚要符合要求,符合什么要求,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吃饭还有这么多怪规矩。”

邓洪见火候已到,忙说:“嫂子你就把脚给他们看,你的脚又不是不好看。”把她的好胜心彻底激起来。

李慧脱了鞋袜,伸出脚给保安看。保安看了一下,示意她到门边一小棚子里,棚子里有一条椅子。保安让李慧坐在椅子上,把脚放在面前的一个瓷盘里,瓷盘上方有一水阀,脚放在瓷盘里后,水阀自动打开,给瓷盘注满水。

十秒钟后水被抽走,保安递给李慧一块毛巾,让她擦干脚上的水珠,穿上鞋袜。

整个过程邓洪目不转睛地看着李慧双脚,他有点迫不及待要尝尝这双脚了。他注意到保安似乎也对李慧脚感兴趣,因为从李慧手里接过毛巾时,保安有意无意地,用毛巾擦了一下舌头。

李慧问保安:“怎么样?我们可以进了吧。”

保安说:“应该没问题,稍等一下。”

不一会儿,棚子上方的显示屏上显示了“95”。保安哇了一声说:“进去吧!”

李慧问保安:“95是什么意思?”

保安说:“是您的脚很好的意思。”保安说话也客气了许多。

李慧骄傲地走在前头,仿佛说明跟在她后面的两个男的是她带进来的。


                   (三)
走到第二道门,有一个保安和一个女的拦住了他们。李慧咕噜了一句:“又有什么事,吃顿饭还这么麻烦。”
那女的把他们三位领进一间房,给每人一本手册,然后开始说明:“我是前台经理,你们是第一次来吧。我们这里叫品莲俱乐部,是为上层人士服务的专业美脚品尝俱乐部。我们供应世上最美味的菜肴——美女美足,······”
“哎,什么?你们供应美足,是不是要把我脚给剁下来给别人吃呀?”李慧急了。
“那倒不一定,我们这里有专门提供美足的美女,平时有30—40人,今天是周末,我们有80人。这些是我们的菜单成员,客人来可以点她们的脚,一拨客人只能点一双,也就是说一个女客人(加一个或两个男的)只能点一位菜单美女。如果客人太多,超过当晚菜单成员数,就要在女客人当中抽签来确定谁的脚成为客人的晚餐。比方说,今天菜单会员有80位,客人拨数如果达到90,那么就要抽出十位女客人,把她们的脚放进我们客人的餐盘。当然,这还有一个拍卖过程,抽中女客的脚将公开拍卖,谁出的价高谁得。这就是我们为什么需要女客带男客,女客要貌好脚好的原因。”
李慧:“你们这是真吃还是假吃脚?”
女经理:“当然是真吃!”
李慧:“难道不犯法吗?”
女经理:“我们有特许经营权。我们并不伤害美女,我们发明了一种再生法,美女的脚被吃掉后,一周内又会长出来,所以我们有这么多的固定菜单成员。她们提供一双脚会得到较高的报酬。我们的客户都是有实力的,吃过一次以后,基本都会成为回头客,因为美女的脚是其它山珍海味无法比拟的,他们愿以大价钱享受美足宴。”
“脚还可以再长,”李慧有点动心:“你刚才说女客人的脚在菜单成员不足时也会被拍卖,那拍卖的钱归谁?”
“当然归女客人,”女经理答道:“但我们会抽取15%—20%作为再生费用、烹调加工和服务费用。我再强调一点,只有被抽中的女客人,她的脚才会上餐桌。”
女经理接着打开DVD,放一些以前俱乐部餐会的一些情况,包括菜单成员的情况、经过蒸、煮、烤、红烧、炖等不同方式后端上客人餐桌各类美脚、脚再生过程、女客人的脚拍卖后被吃掉的情景等,画面中女客人似乎一点也不难过,甚至有点高兴。
郑斌问:“这女的还挺高兴的?”
女经理:“因为她的脚拍了一个好价钱,赚了一笔,反正一周以后,她的脚又完好如初。”
女经理问李慧:“怎么样?考虑清楚没有,如果没问题,你就签一下这份协议,然后在这里取一个号码,以备抽取。”
李慧看了一下郑斌,郑斌既想尝一尝描述得这么美味的美女足,又担心妻子的脚被别人吃掉,有点犹豫不决。
邓洪看这情景,怕他夫妻俩不同意,忙说:“我嫂子的脚在这里算好吗?”
女经理一听问这个,咽了一口水说:“没说的!刚才她在门口亮脚时,我们里面的人都通过视频看到了,绝对美味!再说几位品脚家一致给了高分,这不多见。”
李慧:“品脚家怎么给分,他们又没品我的脚?”
女经理:“你那盘泡脚水早已给专家尝了,不然分怎么打出来的。我们老板今天也在,他也喝了你的泡脚水,即使他见多识广,他也认为你的脚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一番话说得李慧心花怒放,心想这地方机关真多,没多大工夫自己的脚被这么多的人尝了。不过她是想尝试一下了,甚至想被抽中,反正没什么损害,还可赚一笔。另外心理也隐隐有一种自己的脚将被那么多男人争来抢去的刺激感。因此,她把眼光投向郑斌。
望着妻子热切的眼光,郑斌知道了妻子的想法。他问女经理:“你刚才说今晚有菜单成员80人,那有多少拨客人?”他是关心妻子是否被抽中。
女经理:“客人的准确数还不知道,因为还没到截止时间。现在来了50多拨,还有40多分钟,我们七点半截止。”
“那么说,如果七点还不到80拨客人,今天就不用抽了?”
“是这样。”
郑斌稍稍放心,对妻子说:“我没意见。”李慧假装不情愿:“那就签吧。”
邓洪一听,高兴极了,心想计划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就要吃到李慧美味的脚了。便对郑斌夫妻说:“今天我请客,你们来点菜,选一个像有嫂子这样美足的菜单成员炖着吃。”
女经理瞅了一眼邓洪:“很难!我们菜单会员中,相貌、脚形与这位女士的同样档次的不少,但加上气质、脚味都很好的就不多,有那么几位,可能会被先来的客人订下了。”
郑斌和妻子正仔细研究协议,确认无误后,李慧签了自己的名字。


(四)
女经理接过李慧签好的协议,盖好章,还一份给李慧,另一份放进文件柜。然后对李慧说:“你脚这么好吃,还不如做我们的菜单成员,收入会非常高,大家也会抢着点你的脚。”
邓洪一听,心想要是李慧是菜单成员,他会经常来光顾,那就能常吃李慧脚了。
不等李慧回答,郑斌就说:“等我们没钱生活再说吧。”
进入宴会大厅前,李慧在女经理那里抽了一个号,号是保密的,只有被抽中时,才会被大家知道。
进入大厅后,服务员把他们引导到36号台,这是一个三人台位,周围台位坐了一些客人。台上放着两本菜单,一本是普通菜肴,粤湘菜系为主,另一本是美莲菜肴,列出所有菜单成员的详细情况,包括年龄、身高体重、脚码,还有全身和脚部各个角度的照片,甚至有厨师推荐脚的烹饪方式和吃法以及食客的简评。李慧看入了迷,暗中将自己的脚与菜单成员相比,认为自己的不输给那些个菜单成员。
郑斌四处看看,发现两人台稍多,心想也是,两人吃双脚正好一人一只,三人还不好分。看这些女客人,个个容貌秀丽,气质不凡,想必是经过验证才得以进来,她们的脚都是后备食材。大部分食客一看就知道是常客,熟门熟路,几乎不看菜单,心中早已有数。他们的眼不停地在女客中寻找,希望猎新猎奇。李慧一进大厅就引来众多目光,她的脚已被注视了无数遍。虽然她穿着鱼嘴鞋,但由于穿了丝袜,只能隐约看到完美脚趾脚跟形状,朦朦胧胧更加诱人,因此盯她脚的时间较长。
李慧心里发毛,怎么这多人看我的脚,便拉了一下郑斌。郑斌顺着众人的眼光,看了看李慧的脚,说:“没事,你新来的,大家好奇。”又问:“今天怎么凉鞋套丝袜?”
李慧:“打球有点累,抹了护脚霜,穿丝袜保护一下。”
这时又来了十几拨客人,这些客人似乎都是常客,大家互相打招呼。很多女客人未经验脚就进来了,这使李慧产生了不满,她叫来服务员,质问为什么。服务员轻声解释说:“这些女客常来,她们的资料早已存在我们档案里了,有些还被拍卖,脚上过客人餐桌,因此不用再检。你是第一次来,现在脚的资料已经入档,下次来只要说出名字和相关信息,也就可以直接进来了。”
邓洪插道:“你们老板都说我嫂子的脚美味难得,你们是不是要给点特别待遇。”
服务员:“如果李小姐今晚被抽中,以后来就是贵宾待遇了。”
李慧问:“贵宾待遇有什么优惠?”
服务员:“可以优先点菜单成员,可以享受9折优惠,可以得到定期足部保养期刊和我们这里最新菜单成员情况,还可以一年四次到我们这里做足部保养。”
李慧:“你们这里足部保养与外面的有不同吗?”
服务员:“当然不同。外面的是为了健身,我们的是为了美足嫩足,还有调料润足,让脚看起来和吃起来更加美味可口。”
郑斌:“那你们的菜单成员是否经常要做足部保养?”
服务员:“也不是,因为大部分菜单成员的脚隔两、三周就会被吃掉一次,她们新长出来的脚又鲜又嫩,不用怎么保养。新加入的和休假时间比较长的菜单会员,才要做保养。 其实我们保养的对象大部分是像李小姐这样我们的女客人,她们的脚是我们的后备食材,她们是我们潜在的菜单成员。”
李慧看了半天菜单,觉得都差不多,不好选择,就把菜单递给郑斌,要他点。邓洪说不忙点,看今晚要不要抽再说。
服务员:“老顾客都这样,他们想拍女客人的脚吃,因为很难吃到,所以现在他们都不点,在等拍卖。”
郑斌:“今晚会拍卖吗?”
服务员:“肯定拍卖,多少而已。今天是周六啊,客人肯定多。”
郑斌心里有点打鼓,李慧则显得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不会抽到我吧。”
服务员:“李小姐的脚是今晚女客人中最美味的之一,如果被抽到,大家肯定抢拍。”
郑斌奇怪了:“你怎么知道她脚美味,难道那盘泡脚水你们都喝了?”
服务员:“我没喝,不是每个人都能喝得到的。你们来得时候我在视频监控室,听他们议论,老板和品脚师都这样认为。”
“完拉完啦,我的脚给他们都品了,今晚看来走不了啦。”李慧内心夹杂着紧张、害怕、自豪、期待等复杂心情。
服务员一语双关地说一声祝您好运,就忙别的去了。
邓洪问李慧:“嫂子,你是多少号?”
李慧悄悄告诉他083号。
七点到了,最后二十分钟进来一大群人,少说也有三十来拨,抽取女客人看来是无疑的了。
只听展示台上一声锣响,灯火齐亮,十来个大屏幕同时打开,播放菜单成员情况及其美脚烹法。主持人走到台中央,宣布今晚到客情况。今晚到客拨数102拨,菜单成员80,需要抽取女客人22位,众食客一阵欢呼,其中包括许多女客人。
李慧也有点紧张和激动。还有点不解:“他们明明知道今晚客人会多,为什么只安排80位菜单会员?”
“这就是他们的高明之处,让客人有新奇感和神秘感。”郑斌似乎很理解。
邓洪接着说:“刚才我上洗手间听他们说,今晚来得客人远不止这些,好多都在前门被挡了,老板怕客人太多,被抽取的女客人比例太大,失去了新奇感。也怕女客人有意见,拍卖价格上不去,损害女客人的利益。这是他们的规矩。”
“他们还挺人性的。”李慧对这里有了一丝好感。
主持人又介绍了今晚主厨和厨师团队。
“今天我们菜单成员也有不少优质美脚加入晚宴,奇怪的是······ ”主持人提高了声调,“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客人下单。你们可不要错过机会哟,有些成员可不常来啊!”
“颖儿怎么没在菜单上,我等吃她的脚已有好长时间了。”一食客喊道。
“彭总您上周没来,颖儿上周被一外地客点吃了,脚长好后她想休息一段时间,如果她来上班,我通知您。”
“什么休息一段时间,估计被那外地客留下了。不会再生法,没得吃,但把玩、泡茶、侍候吃喝总可以吧。”彭总嘟噜道。
“吃不到肉,就喝她的洗脚水吧。”旁边一人开他玩笑。
“哈!”大家都笑了。
主持人:“估计大家都饿了,既然大家都不点,我们早点开始抽签。现在有请罗老板。”
一身材不高,但很壮实的中年人走上展示台,他就是俱乐部老板罗广。
“他是老板?他尝过我的泡脚水,好像不起眼嘛。”李慧说道。
“别看他不起眼,他可神通广大,白道黑道通吃。而且是生物学家,掌握了再生法,又是品脚高手,知道哪类女脚品质高,怎样烹才味道好。”邻桌一山西口音的人解释道,说话时双眼就没离开过李慧双脚。


(五)
展示台上罗广拿起话筒:“各位老总,各位美女,大家都很聪明,要我也会这么做。现在时间不早了,可大家都不急着点菜,不是大家不饿,是大家都想尝尝鲜,吃个新奇。不错,今晚我们这里女客人中,有几位是难得的极品脚,相信大家都看见了,这才是大家到现在还不点的原因。”
人群中发出了会意的笑声,邻桌有不少眼光扫向李慧的脚。李慧明显感受到了,脚往桌子底下挪了挪。郑斌抓住了她的小手。
罗广继续:“我没说错吧,你们也不要想得太美,就算您财大气粗,这些美女脚也不一定抽得到,有眼福,没口福哟。还不如赶紧点个菜单成员来得实在。”
“乌鸦嘴!”山西人笑骂道。
“好,闲话少说。我先抽一位让你们争去,练练手。”罗广说完就按动台前的按钮,屏幕上的数字开始翻滚,大家摒住呼吸注视屏幕。
“038!”罗广又按一次按钮时,屏幕上数字停住不动了。李慧他们这一桌前两排的24桌上的一个红灯亮起,这桌上的一位30岁左右的少妇被抽中了!
大厅一片欢呼。工作人员把少妇抬到展示台,十来个屏幕开始显示她的容貌特征和双脚各个角度的特写。主持人宣读她的基本资料:31岁、身高162、体重52、脚码37······脚的等级B级,评分80。
“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是我啦!”李慧小声说了一句。
“是你就好啦!”山西人笑着对她说,李慧白了她一眼。
邓洪心想,是她好是好,只是这个山西人看来也盯上了李慧脚,比较难缠。如果跟他竞拍,要吃李慧脚,可就得花大价钱了。
拍卖开始了,起价3万,这是一般菜单成员价格。经过一轮激烈竞拍后,以10万成交,被一对中年夫妇拍到,他们按照厨师的建议,选择炖吃。工作人员把少妇抬到他们餐桌上验货,他们摸了摸脚,又舔了舔,就吩咐厨师去加工了。
接下来抽第二位女客人,这次被抽中的是一位少女,二十二、三岁,人长得漂亮,但脚稍嫌不足,形状不完美,偏瘦,主持人介绍82分。与她一起来的是一位50岁左右的秃顶男人,估计是情人关系。她的脚被一三人台的客人以10万拍到,指定做法是煲汤吃,佐以鲜蘑和虫草。
山西人也举牌拍了,但到8万他就没跟下去。他对这三人所选定的烹饪方式深表赞同,认为这样的脚煲汤最佳。
李慧有点不解:“都是脚,会有什么不同。我们吃猪蹄,只有做法不同,跟它属于哪头猪有什么关系?”
"这你就不知道了,”山西人慢悠悠地点了一支烟:“脚的味道与人关系太大了。人长得好不好,什么年龄段,脚形美不美,嫩不嫩,白不白?对味道都有影响。甚至脚码大小不一,味道也不一样,极品是35、36,37也不错。你是35的吧?”他问李慧。
李慧不置可否,算是默认。
“不同的脚要配不同的做法,这样才能达到最佳效果,不要糟蹋美味。”山西人继续。
“一双臭脚丫还有这么多讲究,吃起来还不是和猪蹄一样。”李慧说着把右脚架到左腿上,用左手脱了鞋,揉了揉脚掌和脚趾,觉得没多少肉。
这一举动引来了周围好些贪婪的眼光,郑斌觉得不对劲,要李慧把鞋穿上。
山西人盯着李慧脚,咽了一下口水:“味道有天壤之别!像你这样的美脚,要是由我拍到,我会用···,算了,做法不说了,保密。那美味绝对终身难忘。”
“你怎知道我脚味道好,你看都没看过它们长什么样。”
“我当然看过。你们进来的时候,我正好在罗老板那里,你脚的不同部位通过视频显示在罗老板办公室八个高清晰的屏幕上,记录在他们的磁盘上,也记录在我的脑海里。凭我的的经验,这绝对是极品美味。专家评的美味指数达到95,跟我预料的一样,这并不多见。”
邓洪听他这么一说,心想坏了,精心策划的计划有可能要出事,到嘴的美餐会被别人抢走,这人太可恶。
李慧对因山西人不断奉承她的脚而对他有一丝好感,不像先前那样对他冷冰冰,但又觉得他以美食来赞美她的脚,有点荒唐。
她悄悄叫住一服务员,问这山西人情况。
服务员告诉她,这人姓张,原来是山西煤老板,现在做房地产,身价数十亿。他非常迷女人脚,自从发现这里提供女脚后,每周都得来两、三次,吃过的美足不下一百。你看他肥头肥脑、大腹便便,还不是吃脚吃成这样。不过他很豪爽,看中合意的脚一掷千金,不惜血本也要吃到,给我们小费也很多。今天我看他是看中你的脚了,以前他很少这样主动与女客人交流的,你的脚吊足了他的胃口。如果今天你被抽到,他肯定会死拍,拍到的话,我们又发财了,会有不少小费。你也会得到不少,除拍卖金外,他还会给你一笔可观营养费,这是他的规矩。他其实挺绅士的。
李慧心里真的活动开了,有了想被抽到的愿望。

这时主持人又拍了几双脚,邓洪他们相邻两桌35、37号台的女客人都被抽到。这两桌都是三人台,一台是夫妇加姨妹,另一台是夫妇和小叔子,结果姨妹和另一台的妻子被抽到。被抽到的女客人也都是三十多岁的美少妇,脚也不错,都得了88分。巧的是,两台的女客人都被对方拍到,验脚时,只是女客人换了座位。虽然两台食客对验脚结果相当满意,但他们对放在对方台上餐盘里被品验的自己亲人双脚也有点恋恋不舍,毕竟他们这次来的目的都是享受妻子或姨妹脚的美味的,不想自己亲人的脚被别人吃了!
这一情景被张老板看到了,他建议两台合并,这样大家可以吃到两双脚了。两台人一听是个好主意,就把两台拼到一起,并商量将两双脚剁馅包了饺子,饺子中肉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分不清是谁的脚肉,但都能尝到两双脚的味道了。
俱乐部以前从没有用脚包过饺子,因为大家会认为是浪费,没想到这饺子异常美味,毕竟是双脚的味道互补了。从此以后,俱乐部多了一道招牌菜,用几十位菜单成员的脚剁馅包饺子,大年时和重要庆典时供应,食客趋之若鹜。
不一会儿,已拍了二十位女客人,众食客看希望不大了,纷纷开始挑选菜单成员。
罗广又开始按动电钮,“99!”屏幕上显示被抽中女客人的代号,第二台上的灯亮了,被抽中的是一位二十七、八岁的少妇,名叫张灵,面貌姣好,身材小巧,皮肤白皙,双脚白嫩水灵,形状标准,品脚师评分为92!已属极品脚了。
大厅一阵骚动,没点菜的客人都举牌竞拍。张老板看了一下李慧,又狠狠地瞥了一眼李慧的双脚,说:“吃不到你这双美味了,吃张灵的脚也还过得去。”他也认真开始拍了。
邓洪和郑斌也参加了竞拍,但价格一下突破三十万了,他们便退了下来,郑斌准备点菜单成员了。
张灵双脚最终以三十八万成交,果然被张老板拍到,这在俱乐部算是比较高的价格了。张灵被抬到张老板的餐桌上,张老板仔细品鉴白玉般嫩足,决定做刺身。
“张老板,恭喜你! 又有美味要进你的大肚子了,你这肚子装了这么多宝贝,快撑不下了。”一服务员过来奉承,讨要小费。
张老板给了她500元,一手握住一只张灵的脚,对服务员说:“饿了时,你的脚我也一样吃得下,何况这种美味脚。”说着舔了一下张灵的右大趾,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张小姐,不好意思,今天我要用你的脚祭我的五脏腑。”
“不要客气,希望你不要嫌它臭,我今天走了许多路,没洗脚。”张灵说。
“哪里嫌臭,这种美味可遇不可求,你走一天路,味道更好,正合吾意。”张老板还答应给张灵两万小费,然后吩咐厨师去加工。
罗广又上来了:“还有最后一位女客人,她的脚将成为今天的晚餐。还没有点菜的来宾要赶快点了,不然美味的菜单成员脚都端上了别人的餐桌。”
郑斌说那我们就赶紧点吧。邓洪嘴上答应,但是动作磨磨蹭蹭。
罗广最后一次按动电钮,显示屏开始滚动,“83!”
随着李慧他们桌上的灯亮起,大堂里“轰”地一声响起了一阵叫好。张老板一拍大腿,大叫:“可惜,可惜,没坚持住,到嘴的美味丢了,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呀。”
罗广笑着说:“看来大家的想法高度一致,这么多人到现在还不点菜,原来是等着竞吃李慧脚啊!但谁又有把握最后美味到手,一饱口福呢。老张,看来你还是没耐心,没等到最后。”
张老板:“斩愧,斩愧。”
李慧自从自己的号码被抽中,心中一片茫然,不知是喜是忧。直到工作人员将展示车推到她面前,她才回过神来。
工作人员请她上展示车,她还在犹豫。工作人员便说:“请不要犹豫了,你的脚现在是俱乐部的财产,今晚将被拍卖并被吃进某人的肚里。”
张老板马上训斥工作人员:“不要那么不礼貌,人家第一次来就被抽到,有一个适应过程。再说这么美味的脚能够来并被抽到的机会不多,我们要感谢她,我还想她今后再来,给大家多点机会呢,大家说是吧?”
“是啊!”大堂一阵喧哗。
李慧有点感激地看了张老板一眼,爬上展示车。工作人员给她脱鞋袜,慢慢将黑色鱼嘴高跟鞋脱了,并将肉色短丝袜剥掉,过程像剥荔枝。一双洁白无瑕又柔软粉嫩的玉足展现在大家面前,引起“啧啧”声不断。李慧从工作人员手里要过鞋袜,要将它们交给郑斌,被工作人员阻止了。罗广解释道:“按合同规定,你的脚及鞋袜属于俱乐部,我们将保存你的一只鞋和一只袜,这些都是你挡案的一部分,另一只鞋和袜归拍得者属有,作为纪念。”说完就指示工作人员将李慧右脚鞋袜收好,真空包装,原味入库。“你放心,只要你愿意,你今后的鞋袜我们包了,条件是穿过的鞋袜回收。”
展示车上有一支架,李慧双脚被工作人员安放在支架上,这双除掉鞋袜的白嫩玉足完全暴露在众食客前,诱得大家口水直流。展示车经过张老板跟前时,张老板用筷子点了一下李慧右大脚趾,感叹道:“这个美味今天不知要进那个幸运儿的嘴呀!”
大家目送李慧被推上展台,十来个大屏幕开始显示李慧脚的信息。
中间一个屏幕显示李慧的容貌特征,李慧很紧张,两只脚在支架上高高翘起,成为全场焦点,她想缩回来又被踝套卡住,只好用手盖住黑花裙,避免走光。几个周围屏幕显示李慧双脚各个角度的特写,有正面、侧面,也有脚面、脚掌、脚趾和脚后跟等,不断变换角度,有全景也有特写。屏幕上双脚白嫩红润,晶莹剔透,脚趾排列整齐,足弓高拱,后跟圆滑。
罗广宣读李慧资料:“38岁,身高1.60,体重52公斤,脚码35,······脚等级为A级,品脚师评分为95。”
“真是百里挑一的美味,大家要抓住机会啊。”罗广补充一句。
因如此美味并不多见,很多食客围在展台前,近距离观看这双脚,有些人不停拍照,张老板也在其中。有人打趣:“张总,你已经选了晚餐,还在这里凑什么热闹?”张老板边拍边答:“拍些照片拿回去仔细研究,与厨师认真琢磨一个菜谱,下次有机会时好好享受这双脚。”
拍卖开始,起拍价10万,两万一跳,很快就到了四十万。邓洪一直在举牌,志在必得,但随着价格节节升高,心里开始着急,脸上也渗出了细汗。张老板看在眼里,悄悄把他拉到一旁,耳语道:“你是不是很想吃她?”邓洪低声说:“当然,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她这双脚。”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朋友。”
“好!我可以帮你,让你低价拍到。”
“怎么帮?”
“这你不用管,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行。”
“什么条件?”
“让我以后也有吃她的机会。”
邓洪面露难色:“这有点难度,这次还是连哄带骗才把她弄来。”
张老板:“其实很容易,你只要告诉我她的基本信息,住哪,在那上班,电话号码,平时有什么爱好,创造一、两次机会让我碰上她就行。”
邓洪想了一下:“成交!”


(七)
此时拍卖价已到了68万,举牌的还有不少,看来大家不愿放弃品尝这一难得的美味机会。
这时张老板站起来说话了,他说:“李慧脚美味,大家都想吃,甚至不惜花大价钱。在座的老板很多身价不菲,为品珍味不会在乎钱财。但大家看到李慧的老公和朋友也一直没放弃,还在拍。我问了,他们还没尝过李慧的脚,甚至没尝过美脚,今天是第一次来这里,李慧也是刚知道有这么多的人对她的双脚垂涎到地、虎视眈眈,欲啖之还后快。如果继续拍下去,不知道要多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价,但李慧老公和朋友也一直不放弃的话,对他们不公平,因为他们吃自己妻子或朋友的脚还要给俱乐部交昂贵的手续费。你们是不是不想放弃?”他转头向郑斌和邓洪。
邓洪立即点头说是。郑斌很矛盾,其实他本来就不想妻子的脚被吃掉,特别是被别人吃掉,因为怕有闪失,但现在是骑虎难下。既然横竖被吃,拍个好价钱也不错,但这样显得自己太不男人,何况自己也想尝尝被这么多人疯狂追捧的妻子美味嫩脚,因此他微微点头。
张老板又问李慧:“您的意见呢?”
李慧心里同样矛盾,一方面她对这么多人不惜花大价钱要争吃她的脚感到有些骄傲和陶醉,也希望挣点钱。另一方面,她看到郑斌点头,心想老公是不是想尝尝自己的脚,不要把这机会给了别人。虽然有点担心脚被吃了会不会再长出来,事已至此,她只好说愿意给老公和朋友吃。
“好了,”张老板接着说:“既然他们都是这种意见,我提议,考虑到再生成本和相关费用,李慧双脚以今天平均价20万成交,俱乐部按此比例提取相关费用,李慧亲属不用支付其它费用。大家觉得如何?”
邓洪跟着说:“这样好,这20万我出了,除了交俱乐部的,其余给嫂子。”
大厅里鸦雀无声,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更多人盯着食品展台上的李慧双脚咽口水,不愿放弃这难得的机会。
这时罗广说话了:“价格高,俱乐部收益就高,我也希望这双宝贝拍个好价钱。”他指了指李慧的脚,“不过张老板说的也确实在理,客户利益是第一位的,特别是我们女客人的利益。由于俱乐部提供再生,有一部分客人带女人来这里是为了吃她们的脚,如果他们的女人总被各位财大气粗的老板抢了吃,那今后他们就不会来了。”
62桌的一位食客站了起来,他赞成罗广和张老板的意见,但提出一点修正,即这种情况只限于第一次,下次客人再带同一女人来时不受限制。这样可以让李慧这样的美脚被更多人品尝。
这点正中张老板下环,它极力赞成,其他人看到罗广也是这样说,就不坚持了,大家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食品展台。
李慧被抬到了郑斌和邓洪的桌上,让他们品鉴双脚。郑斌对李慧脚了如指掌,经常摸、玩、舔、吮,只是没吃过,所以也就不看了。邓洪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欣赏,心情异常激动,两手捻动玉趾,放进嘴里细品,心想自己精心策划、费尽心思所做的工作有了回报,李慧这双令自己朝思暮想的白嫩小脚终于成了自己的口中美味。他想起了半年前在高尔夫球场李慧右脚伸到自己跟前时的情景,当时他就打定主意要吃掉这只脚,现在美梦成真了!为掩饰自己的情绪,邓洪吩咐厨师去加工。他们打算整只清饨,一人一只。
他们的烹饪菜谱被张老板嘲笑,说这么美味的嫩脚,用清饨糟蹋了,不过他理解邓洪他们第一次的选择。
厨师按动电钮,支架慢慢落下,一只支架分开,带动李慧右脚一起移向一只大瓷盘。突然从支架旁伸出一把利刃,沿李慧右脚转一圈,“咚!”的一声,李慧右脚掉进盘里,刀真是无比锋利,大厅一片掌声。
李慧来不及反应,只觉脚腕一凉,右脚不见了,刚想惊叫,左脚又被支架带动,移向另一个方向。只见刀片一闪,转一圈,左脚也没了。两腿被支架分开,她又穿裙子,赶紧用手按住,弄得手忙脚失。
医师熟练地止血、清理切面,厨师端着两个盘子的玉足回厨房加工。
两小时后,李慧的清饨全脚被端了上来,肉香充满大厅,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到郑斌他们这桌,目光里包含羡慕和嫉妒。李慧已被送到再生实验室。
李慧的脚分装在两只大瓷盘里,现在摆在邓洪他们餐桌上,郑斌分到左脚,邓洪要吃右脚(这是他半年来埋在心底的愿望)。
看到盘里妻子的脚,郑斌食欲大开,用刀切了一片脚掌肉,放入口里,一种从未有过的香味直冲脑海,口中的脚肉也未嚼即化,真是极品享受,真想不到妻子的脚如此好吃!
邓洪则不忙于吃,他先拿起盘子,把脚放在鼻下仔细闻闻,陶醉在肉香里。然后用刀切下小脚趾及连着的一小块肉,放进嘴里,慢慢细品,肉味?脚味?清香?浓香?再加上吃漂亮女人脚的那种性感,使邓洪飘飘欲仙,他连已经软化的趾骨也一并嚼碎咽下。
为了配得上这双上等美味,邓洪还要了一瓶拉斐,美酒送美脚,皇位也不要。
由于太过美味,郑斌一开吃就停不下来,风卷残云,不一会儿,妻子的左脚就进了郑斌的肚子,盘里只剩下一堆脚骨。他咂咂嘴,似乎意犹未尽。
邓洪还在慢嚼细品,李慧右拇趾在他嘴里嚼得噶蹦直响,真是吃脚不吐骨头!脚汁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他就用舌头舔了舔,一点都部浪费。吃脚后跟时,他顾不上吃像了,拿起来就啃,把骨缝里肉也要舔吃干净,弄得满脸是油。
“真好吃!比我想象的还好吃。郑兄你有福啊!”邓洪终于吃完了,但明显没吃够。
“好是好吃,但也不能常吃,你嫂子的身体要紧啊。”郑斌其实也惊叹妻子脚的味道。
“没有关系,”张老板虽然在享受张灵的脚,但也留意郑斌这边的动静,“再生法提供了足够的营养补充你老婆的身体,只要不每周都剁,一年供应大家十几双美味脚一点问题都没有。平时你注意多给一些肉类给她吃,并补充一些钙就可以了。”
郑斌没答腔,但心里嫌他想得太美,你怎么不吧你老婆的脚拿来拍卖。
张老板看穿了他的心思,说:“老弟,你朋友说的没错,你是有福之人呀。这样的的美味可遇不可求,这世上人漂亮脚不一定好看,脚好看不一定白嫩,脚白嫩人气质又差点劲,最终都会反映到脚的味道上。我今天带来的女人是我的秘书,她的脚也算是中上品了,比不上弟妹的脚,她今天没被抽上。我为什么没带我老婆,她的脚没法吃,倒贴钱也没人吃,这就是区别,想你也明白。所以弟妹的脚的确值得珍惜,有机会也施舍一点给我们这些嘴搀弟妹脚的人,我们就感激不尽了。”说完看了一眼邓洪。
邓洪明白他的意思,说:“我大哥和嫂子不是小气之人,再说嫂子这等美味脚不提供给嗜好者吃,让其慢慢变老,不能吃了,那是多大的浪费呀。是吧,郑兄?”
“以后再说吧,还要看看你嫂子的意见。”郑斌未置可否,但已给张老板和邓洪留下了巨大的希望和想象空间。
脚宴到午夜才完,大家酒足饭饱,心满意足。张老板带走了李慧被吃后剩下的脚骨,说是回去喂狗,实际上是回去与厨师研究李慧脚的味道特色,好琢磨一套菜谱,用来专门烹饪李慧脚。他坚信终有一天,李慧的一双白嫩玉脚会摆上他大餐桌的餐盘里!
邓洪说还要跟俱乐部结帐,郑斌先走了。留着纪念的李慧的一只鞋袜自然由邓洪得到,他拿着鞋袜来到工作间,那里有他一个铁哥们在主管电脑。原来最后电脑抽签抽中李慧是有原因的,全靠这哥们做了手脚,这也是邓洪精心计划中关键一步。这哥们是冒了风险的,被发现可不是闹着玩的。
为报答哥们,邓洪把李慧的鞋袜留给了他,在这里工作自然也好这一口,还给了他一笔钱。接下来他就要考虑如何报答张老板,把李慧的下一双脚摆上张老板的餐桌!(这将在下一篇故事中叙述)



澳门威尼斯人 68818.com 注册即送28元+首存10送18更多优惠享不停 电子天天返水3.0%

新葡京娱乐城 8A88.com 注册自动送28元 真人百家乐 棋牌 彩票游戏 电子天天返水3.0%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