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秀足] 极乐园2 黎明之时 》全本完结版


一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泛着金光的玻璃辉映着夜晚的霓虹,散射着闪烁的灯光。绚丽的颜色交相充斥着人们的眼球,在漆黑的瞳孔中,添上一道道鲜艳的印痕。纵然夜色已深,街上仍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嘈杂的人声伴着鸣笛四起,分不清来自哪里。不论是身着西装坐上豪车的绅士,还是成群结队步街头的员工,都匆匆忙忙。在这个快节奏的地方,容不得半点耽误。这里,是上海经济的心脏,是中国经济的心脏。然而这栋楼的大门,却并没有人踏入。似乎与这繁华的街市格格不... [阅读最新章节]

[秀足] 极乐园2 黎明之时


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

泛着金光的玻璃辉映着夜晚的霓虹,散射着闪烁的灯光。绚丽的颜色交相充斥着人们的眼球,在漆黑的瞳孔中,添上一道道鲜艳的印痕。纵然夜色已深,街上仍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嘈杂的人声伴着鸣笛四起,分不清来自哪里。不论是身着西装坐上豪车的绅士,还是成群结队步街头的员工,都匆匆忙忙。在这个快节奏的地方,容不得半点耽误。

这里,是上海经济的心脏,是中国经济的心脏。

然而这栋楼的大门,却并没有人踏入。似乎与这繁华的街市格格不入。长久以来,很少有人知道那栋101层的大厦到底是谁建的,里面到底有什么。作为上海市仅次于上海中心的第二高楼,自建成那天起,就没有多少人看到里面人员的流动。能看到的,除了一直停在门口的几十辆豪车,就只有那几个镶嵌在门上的大字了:


西海大厦。


此刻,大厦的最顶层,一位男子身着西装,双手背于身后,右手握住左手的手腕,自然的弯曲。双腿亦是笔直的站在窗前,裤子上有着道道褶皱。宽阔的肩膀向下倾斜着,黑色的上衣都微微为其下的健壮肌肉所撑起。脑后的黑发捋的条条有致,略微带些水汽,保持住了形态。借着室内明晃晃的金光和洁净的玻璃,那张英俊的面容反射在了幕墙上。线条刚劲的瓜子脸折点凸显,眼神充满着坚毅,还有着些许忧愁地望向远方,望向楼下那一片璀璨的灯海。

“大哥,客户们都已经到齐了。”

“嗯,我这就去,告诉阿俊他们把少女带过去吧!”男子把手伸到了衣领前,整理了一下,让那光滑的黑色布料圈起来消掉褶皱。随即转过身来,大步走向了电梯,留下身后的一片璀璨金光充盈屋内。


楼下,西海大厦77层表演大厅,坐着七八十个人。打眼一看,尽是国内外大公司的老板以及一些具有不弱的社会地位的知名人物,甚至不乏一些外国的军火商。然而他们都面带憔悴,巨大的心理矛盾和遏制不住的欲望,使他们看起来有些颓废。完全没有了在社会上叱咤寰宇,翻江倒海的气质

两个月前极乐岛被军方攻击并占领,这些人都在场。只不过是各自在看各自的表演而已。虽然他们不曾动手杀过人,但是所面临的麻烦也是不小,给杀手钱买少女的命,可以算得上是佣人灭口了,也不知道掏了多少钱出去才摆平这件事,让各国军方将他们遣返回国。但还是遭受了一个月的密切监视。而极乐园的发现,军方并没有公之于世,并经这背后的谜团实在太大,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况且对于岛上少女的安置还是一个问题,因为他们家人的生死,仍掌握在柳西海的手中。军方不得不派人保护这些少女的家属,同时开始准备将少女带离岛上。当然,这没有那么简单,不仅要检查她们的身体上是否携带有生化病毒,还要走固定的手续,护照visa一项也都不能少。

如今柳西海逃脱,来到了上海西海公司的总部,继续他的事业。并联系世界各地的同盟和手下,准备夺回极乐园。大举迁移岛上的资源和设备。同时,召集原有的客户,商讨今后的事宜,不过因为极乐园的丢失,柳西海在世界各地的表演中心都有所收敛,以免牵扯进去,再一次付出沉重的代价。


“诸位。”嘹亮的声音响彻在灯火辉煌的大厅里,“两个月前的事情,我深感愧疚,是我的疏忽,致使携带定位芯片的S级少女上岛,最终,导致了极乐园的覆灭,也为诸位,添了数不清的麻烦。今日,幸与诸位重聚于此,一是商讨今后的事宜,二是手头尚有几位A级少女,今日赠予诸位表演!”


台下传来一片赞叹的声音,显然,两个月的无冰生活已经使它们快要把持不住自己了。早已将那些烦心的事情抛之脑后,满足眼前的欲望才是最重要的。

“那么,诸位,表演,正式开始!”柳西海说着微微弯腰,左手伸了出去指向了斜放的一个被红布遮盖住的铁框框。两位壮汉见到了柳西海的手势,走上前去一左一右掀开了红布。

只见那红布一下子被撩开,一个框架上,有一个木板作为后墙,前面紧紧的绑着一位少女。少女两道耸起的锁骨间,纹有一个A字。少女瘦瘦的胳膊被平抬起来,皓腕上被紧紧的绑住,而那对玉兔丰盈的隆起了一片高地,俯视着下面线条缓缓向内收缩的的杨柳细腰。少女的脚腕上,也是被紧紧的束缚住,上面连接着对称修长的双腿,下面提携着一双青筋微起的白皙玉足,十只脚趾紧紧的向下扣着,足以体现出少女的紧张之情。她大腿上的丝丝嫩肉似乎都是在微微颤抖着,纤细的双腿彼此紧贴着对方,在他们的根部,簇拥着那早已除净杂毛的私处。

细密的汗珠早已经从她的额头上潸然而下。她的脸颊向前倾斜着,侧面被长发遮住了些许。显然他已经被放置在那里很久了,而且也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

正当众人疑惑的时候,另外两名身着泳装的少女走上了舞台,各自的酥胸之上,都有一个耀眼的字母——A。助手推来了两辆小车,上面铺着一块红毯,各自有着一大片空地和一个盘子。里面盛的,是几十把闪烁着银光的飞刀。刀体呈流线型的设计,完美的减小了空气阻力与插入肉体的摩擦力。就连刀把也几乎是与那锋利的刀刃融为一体。另一位大汉恭敬的搬来刀架,上面摆放的,赫然是那把曾经腰斩过蓝羽心的,散发着一股阴寒之气的名刃江雪。

柳西海看见布置好了,再一次从容的走上台前,满脸笑容的对大家说道。“诸位能猜到今天我要和大家玩什么呢?哎,猜对的同志,那个绑在墙上的少女的头就当作礼物送给你!当一个漂亮的摆设!不过每个人都只有一次回答机会哦!”

台下的嘉宾顿时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这些大佬们显然都不是行事鲁莽之人,一次机会还是得好好珍惜的。

“飞镖投掷,谁先杀死了那个少女谁就赢了,然后另一个少女就会被处死!”裕光集团的老总谷裕光说道。话音刚落,大家也都七嘴八舌的开始回答,然而柳西海却没有给予其中任何一个答案与肯定。

“规则是这样的,这的确是一场投掷比赛。只不过我们的两位少女,楚燕婷和于樱谁也不能在投标过程中杀死绑在墙上的少女,额,她叫…啊,她叫廖春雨。扔到不同的部位,会有不同的奖励或者处罚。如果说其中的一位扔出的飞刀不中,就是说没有插到少女的身体上,那么另一位就可以用江雪,来切断扔飞镖少女身上的一部分。如果一位少女击中了乳头或着私处或着是肚脐中央,那么她将获得砍另一位少女两刀的机会。如果只是插中了腰肢肚脐周围十厘米内的部分以及大腿或者是手腕脚腕的话,就会获得一次机会。这也就意味着飞刀插到少女身体上的其他部位是没有作用的。少女的身体切断的顺序是双脚双手,以及左手左胳膊,因为另一只手要用来扔飞镖,最后是腰、右手,右臂,以及头。先杀死对方的少女既获得胜利!当然,当一位少女的右手被切断后,就失去了扔飞镖的机会,只能祈祷另一位少女插空了,这时我将会替她切断另一位少女身体上的一部分。”

台下又是一阵赞叹声。显然这样的比赛已经激起了她们的欲望。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少女纤细的肢体被切断的样子了。

“好了,那么楚燕婷和于樱你们两个可以开始了。按照年龄的话,燕婷你18,所以让于樱先吧。好了,现在比赛正式开始!”

于樱迟疑着拿起了一个银色的飞刀。那刀身握在手里的感觉是那么的冰冷,有种要从手中滑落的感觉。她站在了划定的红线上,一双光着的脚丫紧紧的扣着地面,玉足的微微拱起还是留出了一小点空隙。小腿肚上圆润的曲线微微向外凸起着,像是被那纤瘦的上身压的一行,颤抖着支撑着她的上身。心头一狠,纤细的手指上略微紧起了几道褶皱,白皙的指头紧紧的贴在了银色的刀把上,关节向下按压着。遂即她缓慢的抬起了轻盈的胳膊,扭动着皓腕使飞刀与地面平行,洁白的胳膊肘正对着绑在墙上的廖春雨。

深呼吸~~

于樱的臂膀猛然向前摆动,手腕同时极力向前扣去,在那纤细玉手快要与地面平行的时候,松开了紧握的手指,明晃晃的飞刀顺势破空而出,划裂了空气向前极速飞去。诸位宾客都紧张兴奋的紧握拳头看着第一刀究竟能插到哪里去。

此刻,廖春雨早已经是满头汗珠,猜测着第一抹红艳究竟会来自哪里。而那楚燕婷也是异常紧张,因为她知道,这一刀中了,那么自己就会失去至少一只脚。那么自己的第一次投刀就只能跪着了,这意味着高度的下降与准确率的下降。无可奈何,这第一刀异常关键,因为这是主动权的争夺。

在众人焦灼的目光下,飞刀抵近了廖春雨光滑的肌肤。于樱长叹一口气,至少自己这第一刀从后面看是逼中了,这也就意味着自己至少不用被砍断双脚。刀尖像个顽皮的小孩一样,接触了光滑的肌肤,好像是知道里面有什么一样,紧带着刀刃和把柄扎了进去。与此同时,扎入的皮肤也是带动着周围的冰肌向内凹陷着,形成一个洼地。而与使劲内钻的飞刀不同,少女的鲜血则是有几丝喷射而出,随即就被那深深嵌入的飞刀给堵住了。只剩下几滴能够沿着刀刃低落。柳西海走了过去,满脸微笑的说道,“于小姐的这一刀,扎在了……"

此刻,要数谁最紧张,当然是楚燕婷了。而于樱也是看见了那飞刀扎在了廖春雨的身上。

“肚脐左侧!属于规定范围!”此刻,廖春雨的小腹正剧烈的起伏收缩着,她深深的感到了那冰冷的寒意快要贯穿自己的肚子了。她小腹上润滑肌肤的端口一涨一收的摩擦着飞刀嵌入的地方,不停的从里面涌出更多的鲜血。

“恭喜于樱,你可以砍掉楚燕婷的一只脚,左右任你选!”说着,走过来将江雪递给了于樱。

楚燕婷此时已经是面色苍白的坐在了地上,伸出了自己的双脚,等待着于樱的斩断。

“右脚。”于樱简短的说道,随即坐在地上的楚燕婷收回了自己的左脚,弯曲在了自己屁股的后面。于樱双手拿起江雪,两条纤细修长的玉腿微微张开以做支撑,可是砍放在地下的脚腕有些太低了。柳西海急忙又布置了一张桌子,让楚燕婷坐了上去。于樱高高的举起了她的胳膊,不盈一握的柳腰顿时毫无遮掩的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收缩有致的曲线,紧紧绷起。于樱的刀猛然落下,在楚燕婷的一声娇喝中扎进了她纤细的脚腕,径直切到了桌子上。巨大的震动令得于樱的发丝都是微微震颤。楚燕婷?那时她就是觉得脚腕间顿时涌进了一股凉风,麻痹了痛意,就看见自己原本直立的脚背,向着内侧歪倒而去,大拇指连接着脚背和一小截脚腕侧着贴在了桌子上,上面微微耸起的筋骨不在暴露,收缩了回去,从新变成了一个光滑的脚背。脚踝上的关节依旧圆滑白皙,没有突兀的凸起。柳西海走了过去,拿起了她的右脚,紧握着光滑的脚掌,将她放在了那个放有飞刀的桌子上。

“楚燕婷,该你了!”



此时的楚燕婷失去了右脚,行动起来是非常的不方便。跪在地上,挪动着圆滑的膝盖跪到了红色投掷处的位置。右侧小腿末端的断口里,血液不断的流出,划过了一道印痕。那断口处,森然的白骨裸露着,黄色的肌腱在殷红的遮掩下也不时抽搐着。
楚燕婷举起右手,把手腕向后微微翻着,瞄准了廖春雨的肚脐。显然她这一次是想要扳回本来。
“既然肚脐周围和大腿只要打中了,就可以切掉对方的至少一只脚,廖春雨的两条纤细的大腿现在还是紧紧的贴在一块,失误的可能性很小。而前在这片区域里,还有着阴部和肚脐两个打中了就可以砍两刀的宝地。所以打这里才是最稳妥的选择……”楚燕婷皱皱眉头,私下里却是已经算计好了。
楚燕婷纤细的小小腿两侧的线条各自向外微微凸起着,再向内缓缓的收缩,到了脚腕处便戛然而止,只是一片殷红。疼痛的刺激对于她来说足够搅得她心神不定。咬着牙,楚燕婷投出了自己的第一把飞刀。
反射着大厅里灯光的银刀似乎并没有向着肚脐飞去,而是一点一点的向下沉,划过一个抛物线。反射的金光在众人的眼里错乱飞舞,闪烁着的光辉遮掩住了众人的视野。暗自庆幸的于樱揣测着那把飞刀的去向。如果自己也被砍掉一只脚的话,还是处于领先地位的。
“千万不要插到那里,千万不要……”廖春雨此刻紧张无比,她只敢抬起头来微微一瞥那飞来的银刃。“我会失禁的……”她使劲的夹紧阴唇,生怕那不长眼的飞刀插进去狠狠的刺激自己。
飞刀没有像于樱想的那样插到廖春雨的修长双腿上。而是向下偏斜,瞄准了那个早已被除干净杂毛的三角地带。尖尖的银色刀尖就像一个英勇的先遣队员那样,从那一丝狭窄的缝隙中,扒开了两片原本紧闭的红唇,紧接着,输送着自己的整个刀身要进入那深深的洞谷。而那两瓣阴唇,则是在接触冰冷银刃的一瞬间颤抖了起来。
“完了……”于樱心里一凉。自己的领先优势就这样没了!那可是要被斩断两只脚啊!看来这下子自己是要大出血了……"
“啊~~”廖春雨的阴唇在接受刺激的一瞬间,兴奋就已经传递到了大脑。那粉嫩的阴户在刀头刚进去一瞬间就使劲的收缩夹紧,使那两篇嫩肉毫无缝隙的包裹住那银色的飞刀,然而那微弱的摩擦力不足以让飞刀停下来。巨大的惯性使那银色的飞刀使劲的摩擦着左右两半阴唇继续插入。
“啊——"少女撕心裂肺的喊了起来“凉~~我的私处好凉啊~~"后面的音节却是颤抖着说出来的。飞刀破开大门进入洞内后没有向上深入,而是继续勇往直前的冲向了面前柔软的洞壁。鲜嫩的阴肉还没来得及反应收缩,银刃就直接活生生的插了进去。这下子少女的肉体终于是阻挡住了飞刀的继续前进。血液顺着刀刃流淌而下,血挂不住刀刃上,随即流了下来堆积在少女的阴户内。此刻廖春雨使劲的夹紧两瓣阴唇以求减缓来自自己阴道内部因背破坏而产生的巨大疼痛,越紧越凉。银色飞刀不断的刺激着少女的阴唇,用那消失不尽的凉意。
“凉……好像……要……不要啊………”
少女的腹腔内猛然传来一股汹涌的刺激,像是洪水浦泻而来一样,迅速的从阴道内的四面八方分泌出来向下汇集。
“舒…舒服……不……不能……"少女此刻已经能感受到自己的高潮来临了,巨量的淫水已经囤积在了紧闭阴户的内侧,时刻准备着汹涌而出。那参杂着血液和爱液的液体越来越多,几乎要淹没了插在里面的飞刀。
“不能,台下这么多人……我要是射了……那多丢人啊……不能……”廖春雨想着,随即更加使劲的用自己的阴唇夹紧刀刃,不让里面的液体射出。粉嫩的阴唇此刻已经被刺激的带着些许殷红,颤抖地越来越剧烈了。
随着液体的堆积,压力越来越大,廖春雨感觉到阴户里对自己阴唇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几丝润滑的液体已经顺着刀柄慢慢地渗透了出来。悄然无声的减少了刀柄和廖春雨阴户间的摩擦。
“不要……不要……”廖春雨几乎是哭泣着小声嘀咕的。此刻,那微微渗出的液体更多了,已经快要成合流之势了。越来越多的液体从微小的缝隙里钻了出来,不断的沿着刀把滴淌而下。
此刻台下的观众们都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廖春雨的阴唇看了两三分钟了。那两瓣阴唇随着液体越来越多的渗出抖动的更加厉害了。廖春雨感觉到自己快控制不住了,终于是不由自主的张开了两片紧紧夹合的阴唇。参杂着血液的殷红液体顿时喷射而出,射出去了将近一米远。啪啪啪拍的砸响在地上,刀柄上顿时占满了液体。那粉嫩的阴唇就像一扇大门一样,一打开,后面藏匿的东西就飞快的出来了。刀子仍然插在阴道的嫩肉上,只是不再被廖春雨的阴唇包裹。
“舒服…舒服……可……”
廖春雨感到下身一轻,顿时减少了些许压力,无力的望着自己面前的一滩淫水,两瓣阴唇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显然刚才的阻拦已经使他们累坏了。
而此时面色最惨白的,还要数于樱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将一下子失去两只脚了。神经一紧,白皙的玉足猛地收缩了一下脚趾,随即舒展开来。她抬起头来可怜兮兮的望着柳西海,而柳西海此时则是请着一个带着厨师帽的胖嘟嘟的人走上了舞台。那人脸上堆满横肉,笑的嘴巴大咧,倒是给人一种温和亲切之感。
“这是要……把我的脚做成……不是吧!?”于樱紧张的想到。
此时柳西海已经拿起了话筒,再一次站在众人面前。说到:“由于楚燕婷小姐射中了廖春雨的私处,于樱小姐将会被砍掉双脚,所以在此,为了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我隆重的向大家介绍,我们的郝厨师!”
那个胖胖的厨师笑的更加灿烂了,接过话筒,满脸嘻哈的说道,“鄙人技艺不精,受大哥邀请来为诸位展现我鄙陋的厨艺,实在是在下的荣幸,荣幸……”
“好了,”柳西海接着说道,“那么就让我们用特有的制作方式来为大家展现,少女的双脚,是怎样变成盘中的美食的!”


       此时,几个助手搬上来了一个器具,像是个断头台。不过这个台子的制作有些不同于一般的断头台,它的立柱不高,不仅没有刀刃,而且下方没有钳住脖子的圆洞,空空如也,刀片的一侧是躺人的地方,另一侧却不是空的用来在地下放篮子接住头颅的,而是又有一个稍微低了一两厘米的台子。而这台器具的最大特点,就是除了两根立柱以外,全部由透明的玻璃制成。
       正当大家疑惑的时候,柳西海引导着紧张的于樱坐了上去。于樱小心的挪动着纤细修长的玉腿,光着脚丫走了过去。孱弱的胳膊微微支撑,提起屁股坐了上去。一双玉足伸到了两根立柱的中央,柳西海让她躺下,随即从透明的玻璃台下翻出一条长长的皮带,从于樱纤细的腰肢上绑过,将她的上半身固定住,一动也动不得。紧接着,他走到了于樱纤细的脚腕前,在稍微往上一点的地方又翻出一条皮带,彻底固定住了于樱。于樱此时也是略微平静勒些,呆呆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紧接着一个助手抱来了一个玻璃箱子,有一端开口,柳西海接过箱子,小心谨慎的把箱子从于樱的脚后跟下穿过,一直到包裹住了一整双嫩脚,随即拿来了另外两块各有两个半圆孔的玻璃片,好像是有磁铁吸引一样,一下子合在了一块。
   这下子,于樱的玉足完全的被包裹在了那个玻璃箱子里。感受着冰冷的玻璃紧贴自己脚腕而产生的麻意,于樱不仅心里一哆嗦。
   “这下子完了,丢失了优势,还失去了双脚,看来不挂彩终究是不可能的啊。”
   柳西海布置完后,就拿起话筒,站在台前,开始介绍。
   “这个呢,是自动的斩断机,非常的好使,激光切割,迅速麻利,不拖泥带水,而这个玻璃罩呢,是待会方便我们的郝厨师烹饪的操作。那么,我就要按下按钮了。”说这,柳西海走到了机器边上,在立柱靠下的位置上,按了一下,只不过于樱只听得见声音,并看不见人,因为她眼前是天花板,可谓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之听得柳西海说他要开始了,心里顿时变得很紧张。
   “我的脚还能动几下?”心里想着,她下意识的弯曲了一下脚趾,嗯嗯,至少现在还在……
  话说柳西海按下按钮,原本漆黑的立柱的根部,一下子有一道绿色的光芒陡然而上。一瞬间充满了整个立柱。紧接着,绿色的光屏应然而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划了过去,打在了另一侧的立柱上。
    “再动一下吧……”于樱心里想到,毕竟在他看来过一会那双玉足就不再属于她了。“哎!?”想要再一次活动脚趾的于樱却感觉什么东西好像已经消失了一样。“难道……”这时,迟滞的疼痛才猛地传到了于樱的大脑,脚腕处灼热的疼痛一下子令她不知所措。只得继续忍痛躺着。
   却说那一双被罩在玻璃罩内的玉足,紧扣了一下,带动着青筋凸起,十只白皙的脚趾刚刚松弛,绿色的光屏便在下一刻无声无息地从那纤细白净的脚腕间划过。绿色激光在接触那细嫩皮肤的一瞬间,似乎只是滋滋响了一声,随即便穿射而过,只一瞬间就连成了一道光屏,消失不见。而白皙的脚腕却只是多了一条红线,两只粉嫩的玉足依然脚后跟抵着玻璃箱,没有倒下。因为激光穿过的速度太快了,只是完全地切断,一瞬间的事。
   于樱感觉到了来自自己脚腕处的剧烈疼痛,下意识的两条小腿一缩,想要弯曲膝盖,虽然两条修长的腿被绑住了,但是微微的收缩还是可以完成的,这也意味着那被切断的玉足与脚腕之间的缝隙也被拉大了。
   失去了最后的粘合力,两只被斩断的玉足同时歪向了左侧。左脚的外侧最先着地,侧翻了过去,使得那隐约被包裹的踝骨露在了上面,玉足侧面起伏有致的线条瞬间呈现。紧接着,右脚随之而来,大拇指的侧面贴到了倒下的左脚上,微微晃动了一下。脚的断面处鲜血顿时散射而出,偶尔有几丝血压高的波动,将几丝血液射到了小腿下端的断面上。两只脚掌泛着红光,面朝着观众们。
   柳西海走上前去,将箱子立了起来,一双叠放的玉足顿时滑到了玻璃箱子底部,留下了一道血红的印记,正好立在了箱子底部。柳西海将它端到了临时搭建好的厨台上。两只玲珑的玉足静静的立在那里,十只脚趾轻盈整齐的贴合着地面,因为它们的上面无需再承受身体的重压,大拇指微微上翘,指甲都是被修理的整整齐齐,没有涂抹什么红艳的色彩。向着脚腕,洁白的脚背一点一点向上隆起,不时有几丝血液流淌其上,此刻的脚背上找不到暴露的青筋,有的只是光滑白净的肌肤。脚掌白皙的曲线显得更是无比诱人,线条圆滑的凹进去,又微微舒张,再一次圆滑的勾勒出那泛着些许红晕的脚后跟。断面处平滑而又整齐,斩断的韧带和香肌清晰可见,于樱脚腕纤细,断面自然不是很大,优雅的足线和平整的断面,使得那一双玉足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
   郝厨师双手接过盛有于樱双脚的玻璃箱子,准备开始制作。
   “那么,诸位,”柳西海拿起话筒,继续说道,“玉足的烹饪需要一段时间,所以,这段时间内我们的飞刀比赛还将继续,您也可以选择一边观看比赛,一边欣赏烹饪玉足的整个过程,那么接下来比赛继续……”
   郝厨师将玻璃箱子正放,拿去了盖在顶上的有两个圆孔的盖子,将一桶冰水倒了进去。冰水一接触血液,立刻被浸染成红色。
   “呃……这个冰水啊……”郝厨师开始介绍道。“是用来细腻肌肤润滑度的,在这个地方来讲呢,这个冰水啊,在接触皮肤后……”
   说着,郝厨师摇晃了几下箱子,倒掉了冰水,又灌上了一桶,只不过这次玻璃箱子里的颜色不是那么浓郁了。
   “接下来的步骤呢,俺管他叫冰泉沐足,所谓冰泉沐足呢,就是在,这个这个……在这个冰水的环境中啊,清洗玉足,以达到这个短时冰冻,长时舒血,保证肌肤光滑,口感细腻的目的哈!”
   说着,郝厨师将那双粗糙的大手伸进了玻璃箱里,先一手握住了左脚,抖动了起来,只见这时又有几丝血液被晃了出来,白皙的玉足在血色的冰水中显得无比妖艳,在粗糙大手的摸索下,微微飘浮着。趾间关节微微摆动着,时刻显隐着条条微小的皱纹。冰水从脚趾缝隙间渗过流淌,而在水中前后摇摆的玉足,似乎完美的复合了流线型减小阻力的原则,水流紧贴着玉足各侧的曲线优柔而过,紧密的接触着玉滑的冰肌,无声的滋养着每一丝嫩肉。
   “啊,在这个地方来讲呢,我们现在这个洗足啊,是已经完成了。”说着,郝厨师从玻璃箱子里捏着脚腕拿出了那双玉足,放置在了旁边的玻璃盘子里。
   “好了,那么我们接下来要干的事是……”
   “啊~~~~~”
   一声尖叫从舞台的另一侧传来。大家急忙吧目光投向那边,显然声音来自廖春雨,而郝厨师此时也掏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透明锅,准备开始正式的制作。



   于樱跪着扔出了飞刀,扎在了廖春雨的左胳膊上,是无效范围。只好悻悻的挪动着膝盖移动到一边,静静的跪坐在自己没有脚后跟支撑的纤细小腿上。此时有几位工作人员上台帮助他包扎断脚处的伤口,把双腿上纤细的曲线用白布做结尾,顺带着打上麻醉药,以免疼痛影响发挥。事实上那也没多大用处,只是止住流血,防止因失血过多而死罢了。
   郝厨师将锅放置到临时搭好的炉灶上,滴了几滴油,随即倒上了一桶水,撒上了点香菜,搅和了几下。又搭上了一个带着无数小孔的铁板,显然是用来渗透蒸汽的。
   此时于樱的一双玉足早已清洗干净,郝厨师用铲子小心翼翼的从脚底铲去,让冰凉的铲子,垫住还带着些许温度的,泛着片片红润的脚掌,生怕弄脏了刚刚清洗干净的美足,再抬起胳膊,依次将双脚放到了铁板上。玉足刚挪到锅的上方,蒸汽立刻包裹住了一对白皙的玉足,开始用温度,渗透柔软的肌肤和光滑肌肤下包裹的嫩肉了。那一双白嫩的玉足,在蒸汽的环绕下,犹如云雾中的仙子一样,变得若隐若现,没法让人清楚地望见圆滑的曲线和白皙的肌肤。那蒸汽时而遮盖住平整的断面,让人感觉到那好像是一双凭空伸出来的玉足;时而从脚背顺滑而过,留下淡淡水痕,无声的细腻着肌肤。稍稍停了一会儿,郝厨师随即拿过一杯熬好的糖浆,在弥漫的蒸汽中,认真的对准了玉足断面处清晰可见的血管和肌肉的缝隙,一点一点倾倒下去。只见那热乎乎的糖浆从杯口处连成一条金线,顺着流到断面上,一接触出去,立刻扩散开来,包裹住了整个断面,还有几丝迫不及待的向侧面,贴着光滑的肌肤滑落。那覆盖在断面上的糖浆,滞留了片刻,便开始一点一点的下渗,细细的钻进每一个没有生命的空隙,塞满每一支空空荡荡的血管。随即,郝厨师顺着将整个玉足都浇灌了一遍糖浆,让那糖浆晶莹的覆盖住了整个玉足的背面和侧面,只是雾气太重,台下看的不大真切。干完这些,他才心满意足的郝盖上了盖子,笑嘻嘻的转过头来。
   “那么剩下的就是等啦,等玉足蒸完呢,这个…这个我们还有一些后期加工,哈哈。”说着,转过身子去掏出一个橙子来,自顾自切了起来。

   “啊………”
   廖春雨感到自己身上的每一把刀都在向自己源源不断的传递着痛感,似乎永不停止,麻木着神经。她能感到鲜血流淌过肌肤的微微痒痛,能感到刀子在自己蠕动的肌肉内摩擦的凉意。
   这一次,楚燕婷的飞刀贴着脚腕上面插了上去,虽然切裂了廖春雨光滑的肌肤,但是被小腿上的骨头格了一下,弹到了地上,没能插进去。随着这样,被触碰骨头的廖春雨也好受不到哪去。想扭动脚腕缓解一下疼痛,却还是被死死的绑在墙上,动弹不得。
   “楚燕婷小姐,”柳西海走了过来,拿着话筒说到。“很遗憾你的飞刀没能停留在目标身上,所以你将被切掉左脚。”
   “噗……好吧”楚燕婷摊了摊手,知道自己也无可奈何,自觉的坐到了台子上,把左脚伸了过去。于樱则是被工作人员搀扶着,跪到了台子上,但是她圆滚滚的屁股却没有脚后跟可以依靠,只能轻轻的卡在被包扎的断口上。
   “燕婷姐…对不起啦。”于樱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啦,其实咱俩的结局肯定是一样的啦……”楚燕婷倒是显得很释然。“切吧。”
   于樱这一次用的是柳西海给的小型铡刀,看起来很方便,轻易的撕裂了肌肤,可是卡到骨头上不使劲就不行了,于樱之好手握着刀把,抬起屁股离开小腿,直起纤细的腰肢,将上半身所有的力量都压在刀上。血液更加汹涌的顺着白皙的肌肤流淌而下,堆积在桌面上。
   “真是……就不能用激光切嘛……”楚燕婷疼的有些受不了,刀刃挤压着骨头,更挤压着上面敏感的神经。贴着骨头,刀刃极力的想要寻找一个缝隙,一旦切入一个小口,剩下的立刻就轻松无比。
   于樱还是咯噔一下切断了骨头,把刀卡进了脚腕深处。楚燕婷的左脚随即向前一倾,失去了上半部分的连接,剩下的青筋肌肉肯定不如骨头那么坚硬,一触即溃。于樱感觉就像切到棉花上一样,很轻松,一下子切到了底。精致的玉足被完全的分离,侧翻了过来。脚的内侧贴在了地面上,就像一个盛满鲜血的容器一样,断口一倾斜,还未触底,血液就迫不急待的涌了出来。待到断口紧贴到地面上的时候,血液已经散落了一滩了。
    于樱切着的时候,柳西海又布置了俩桌子,一张放楚燕婷的肢体,另一张放于樱的,顺手把楚燕婷的右脚从放着飞刀的桌子上拿过来最先放了上去。现在于樱那桌子上面是空的,因为双脚拿去烹饪了,楚燕婷那里倒是将要摆上两只清洗干净的玉足了。
    包扎好伤口之后,又轮到于樱了。这下子两人又和开始一样了,又是于樱开始扔,优势还是属于她,只不过现在两人都已经失去双脚了,也只能跪着。或许待会连跪着的机会都没有了。
   “暂停一下。”柳西海挥了挥手。“厨师马上就要开始最后的制作了。你俩先跪坐在边上等一会。”
   听到这消息,最高兴的不是她俩,而是廖春雨,庆幸自己可以缓一会了。她低头看了看私处上的那把刀,湿润的阴唇竟是不由自主的张合了两下,蹭了蹭光滑的刀片。
   
   “好勒!”只间郝厨师关上了火,满脸期待。此时那锅里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蒸汽充斥着整个空间,根本看不到玉足的影子。
   “下面,”郝厨师神秘兮兮地说道,同时把手放到了锅盖头上,准备揭开。“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郝厨师一下子揭开了锅盖,满锅蒸汽失去了限制一下子四散开来,浓雾在空气中微弱气流的浮动下。渐渐变淡,开始隐约的勾勒出玉足的轮廓了。由断面处柔和扩张,再向由脚背向脚趾处逐渐收缩的曲线,微微向上凹陷的脚掌漏出的空隙,都是能大概看得出来了,郝厨师掏出扇子,扇了几下,雾气都是散尽了,只是还有几丝被余热蒸出的水汽冒出,偶尔滑过稚嫩的玉足。
    台下的观众此刻都是瞪大了眼睛,摄像机也是拉近了角度,扩大了后面大屏幕上直播的放大影像。
   玲珑的玉足依然可人,不过比起之前,那白皙的玉足上,似乎隐约的包裹了一层淡金色的晶莹的液体,薄薄地,均匀的分布在玉足的每一片肌肤上,突出的两侧的踝骨,斩断的半截脚腕,玲珑脚趾的缝隙间,都均匀地布满了闪着光彩的糖浆。令得那一层透明的液体,随着筋骨间的凹陷而凹陷,随着踝骨的凸起而凸起,在灯光下折射着金黄的颜色。那玉足上的血管也已经看不大清了,纤细断腕上的青筋也是柔和的收缩了起来。亮亮的指甲在覆盖了一层晶莹的糖浆之后,更是明亮照人,光滑无比。连接着玉足的脚腕自然的倾斜,令那断面也是有了一点斜度。郝厨师急忙拿来切成片的橙子,挑选了两片和切断的脚腕面积差不多大的,用夹子夹着,缓缓靠近断面。那橘黄橘黄的橙子刚接触断口表面的糖浆,就紧紧的粘合上了,郝厨师轻轻的抽出夹子,一松,整个橙子片儿便是紧紧的贴在了玉足的断面上。
   一旁的工作人员见状急忙端来了一个大盘子,恭候在一旁,郝厨师乐呵呵的用铲子铲着早已被蒸干了红润的脚底,将玉足依次挪动到了盘子上。

澳门威尼斯人 68818.com 注册即送28元+首存10送18更多优惠享不停 电子天天返水3.0%

新葡京娱乐城 8A88.com 注册自动送28元 真人百家乐 棋牌 彩票游戏 电子天天返水3.0%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