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畜母女 完 》全本完结版


  人来人往的市集里,繁荣依旧,但最多人的仍然是在市集的东南角的奴隶市 场了,这个奴隶市场历史悠久,可以说是国内奴隶市场的先驱了。高级的轿车停 在市集的地下室,奴隶市场的经理高田小姐,在车门外等候着这位贵客的到临, 司机下车后替这位高田眼中的贵客开门,车门一开,穿着高级套装的女士,优雅 的下车,她是国内相当有名的女艺术家,高岛清子,人称「清子夫人」。   「清子夫人,贵客光临,请这边走……」高田小姐有礼貌的鞠躬哈腰的欢迎 着。... [阅读最新章节]

家畜母女 完

  人来人往的市集里,繁荣依旧,但最多人的仍然是在市集的东南角的奴隶市 场了,这个奴隶市场历史悠久,可以说是国内奴隶市场的先驱了。高级的轿车停 在市集的地下室,奴隶市场的经理高田小姐,在车门外等候着这位贵客的到临, 司机下车后替这位高田眼中的贵客开门,车门一开,穿着高级套装的女士,优雅 的下车,她是国内相当有名的女艺术家,高岛清子,人称「清子夫人」。   「清子夫人,贵客光临,请这边走……」高田小姐有礼貌的鞠躬哈腰的欢迎 着。清子夫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奴隶市场挑选奴隶。这天的奴隶市场特别闭门 一日,就为了给清子夫人可以清静的挑选母女奴隶,而母女奴隶或母女家畜都是 少数,也只有像奴隶市场这样的家畜奴隶集散地才有可能汇集了。向来喜爱购买 母女家畜的清子夫人,也酷爱来市场亲自挑选。   在高田的带领下,来到贵宾室,室内有一高台,是让奴隶上台展示用的,客 人则是坐在台下挑选着台上戴着号码的奴隶。高田挥一挥手示意着属下可以开始 让奴隶上台了,一次是五名奴隶上台。这个历史悠久的奴隶市场,聚集了许多各 式各样的奴隶,有获罪下狱的奴隶,也有自愿放弃人权的奴隶。   「清子夫人」特别喜欢到奴隶市场亲自挑选奴隶,这是清子夫人的习惯,奴 隶市场的每一个人都是知道的,而每当有新奴隶进入奴隶市场时,高田也会礼貌 上的先行通知清子夫人,让清子夫人可以优先选择。   台上的奴隶来来回回好几批人了,但总是没有让清子夫人满意的。一旁的高 田开始着急了,这可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而就在这个时候,台上的一对奴 隶引起了清子夫人的注意,这也是对母女奴隶,三年前自愿放弃人权成为奴隶的, 而且母女都是高知识份子,后来辗转到奴隶市场中准备被交易。清子夫人点点头 就站起身来,走到这对母女奴隶的眼前,这对母女全身赤裸,脖子上都戴着项圈, 但乳房那美丽的乳头与乳形,却吸引了清子夫人的目光,阴毛已经被剃掉的家畜 母女,私处展现在众人面前,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羞耻的事啊?更何况是跟 自己的母亲、女儿一起展示自己的私畜,还要将自己当成商品一样的卖出去呢?   高田笑了笑,知道清子夫人已经看上这对母女了,旁边的属下已经带着高田 家的管家准备去办理手续了。清子夫人点点头,准备到另一间房间里,高田也已 经备好茶点,要好好款待这位贵客了。   「清子夫人,好眼光,这么快就挑上我们市场里刚进的新家畜奴隶了」高田   「高田经理,你这个奴隶市场办的不错,家畜奴隶换的速度很快」清子夫人 拿起一杯茶喝了几口后放回桌子上。   「谢谢清子夫人您的夸奖啊,多亏您常常光临了」高田经理稍微鞠躬的说着   清子夫人的家族曾经是贵族,传了数十代后,依旧富有,且清子夫人在艺术 界相当有名,她的艺术品鑑赏能力颇受肯定。   「好的,好的,清子夫人慢走」高田经理也跟着起身替清子夫人打开房间的 门,并一路护送到门口,看着清子夫人坐上车子离去。   等到回到家中,刚刚办完手续的母女家畜早已经送回到家中,清子夫人坐在 椅子上,看着跪坐在眼前的这对母女家畜。   「你们母女俩成为家畜已经有三年了?」清子夫人问道   「是的主人」母女奴隶中的母亲奴隶开口回答道。   「嗯嗯,你们当奴隶家畜高兴吗?」清子夫人问道   「是的,主人,我们当奴隶家畜很高兴很快乐的」母女奴隶中的女儿奴隶回   而在这个时候清子夫人的唯一女儿月希也回来了,月希简单的跟妈妈清子打 了招呼后,看着地上的这两位脖子上戴着项圈的家畜母女。   「妈,今天又去了奴隶市集了吧」月希问道   「是啊,我今天又去了,喜欢吗?挑一个去玩玩吧」清子夫人说道   「那,那个妈妈奴隶给我吧,我喜欢玩弄年纪比我大的」月希笑着回答着   「嗯嗯,好啊,那年轻的女儿就留给我吧!」清子夫人开心的说道,而月希 则是牵起了那位母亲奴隶的狗绳,往自己的屋子里走去,而家畜也跟着去了。   「你叫什么名字?」清子夫人问着这位留下的女儿奴隶   「我叫亚理沙,主人」家畜奴隶回答着   「好名字啊!成为奴隶前是作些什么的呢?」清子夫人继续问道,今晚的清 子似乎比平常更加的心情愉快,话也变的很多起来。   「主人,我是高中的准教师」亚理沙回答着清子夫人的问题。   「那你妈妈呢?」清子夫人继续问道「回禀主人,我妈妈礼子是高中教师」   「哦?你们母女俩都是高中教师啊」清子夫人问着   「是的,母亲礼子已经担任教师多年,我则是刚刚考上教师」亚里沙继续说   「那……怎么会想去放弃人权当家畜奴隶呢?」清子夫人继续说着   「回禀主人,您相不相信这是一种宿命?我的命中就是註定要成为家畜奴隶 的,这是一种很自然就有的感觉」亚理沙回答着。   「是吗?」清子夫人冷冷的回答道,其实清子夫人自己完全不相信这样的事 情,她认为天命已定,有点人就是只能当家畜,就算当了人也会去成为家畜的, 像她自己高贵的身份也会一直维持下去,什么家畜奴隶,对清子夫人来说只是她 的玩具与收藏品罢了。   另一方面,刚刚目送完艺术家清子夫人离去的奴隶市场高田经理,转身回到 市场内,一旁的属下,则拿了另一份文件让高田过目,是又有一批新奴隶家畜要 送过来了,高田带着几个工作人员来到新家畜的接收室,接收室内已经有六名新 进的家畜奴隶,两个英国人、一个美国人,剩下三个是本国的女孩,其中两个是 被法院判定加重诈欺罪后,剥夺人权十年成为家畜的姐妹花,另一个是年谨二十 岁的自愿成为家畜的女孩。   这些女人的衣服都已经被脱光,她们一丝不挂的站在接收室内,脖子上已经 戴上了钢制的项圈,只有奴隶市集的副理才有钥匙可以解开项圈。   「这些奴隶都多久没洗澡了?快快快,送去沖洗室洗洗,然后关进地牢吧! 快臭死了」高田经理摀着鼻子,不想再闻到这间房间内的汗臭味。挥挥手后,其 他的工作人员指挥着这些新进的家畜奴隶去到沖洗室。   沖洗室的沖洗官野田女士接过清单表,签名后,代表接收了这些家畜奴隶, 点完人数后,将人领进去室内,室内已经有四名工作人员,全是女姓工作人员, 这六名家畜奴隶被双手张开的固定在墙上,双脚也被打开的固定在两旁,沖洗官 野田拿着高压的沖洗水柱枪,按下开关,高压水重重的冲在这些家畜奴隶的肚子 上,其他工作人员则在旁边用水管浇水,而喷出来或浇出来的这些水都是冷水,   在这个任何人都可能成为奴隶家畜的时代,连清子夫人也不例外,在奴隶市 场经理高田的内心深处,其实有个渴望,就是把那位高高在上的夫人变成奴隶市 场的最低贱家畜,这是她内心最大的愿望,而她也正朝这个方向迈进着。   一个月后,司法单位大举搜索高岛清子家,理由是窝藏违法奴隶两名。这大 概是清子夫人这辈子最难堪的时候了吧!眼看着自己最私密的空间都被这些陌生 的人来来去去的走着,她昂贵的羊毛地毯被踩的髒兮兮的,这让清子夫人非常生 气,但现在她有更严重的问题得解决,就是上个月买进的母女奴隶竟然是违法的, 这个可是奴隶法立法以来最为忌讳的犯罪了。在改革后的司法制度下,高岛家的 母女被判处剥夺人权终身的重刑。一瞬间从天堂掉到了地狱。   在人权署的房间内,高岛清子与女儿月希坐在两张椅子上,一旁的官员冷冷 的看着这对母女俩,笑了笑,然后继续板着脸。   「把衣服脱了!你以为你还是人吗?别忘了你们现在的身份」这个女人是奴 隶市场的第二负责人,是过来人权署支援的。   一旁两个女性的工作人员立刻靠了过来,将清子夫人架住,然后扯开了清子 夫人的昂贵衣服了,但这衣服对清子夫人来说早已经不重要了。   女儿月希在旁边口叫着,试图阻止母亲被这些人污辱,但月希自己都自身难 保了,还能顾的了母亲吗?一旁另外两位女性工作人员也靠了过来,押着月希跪 在地上,月希在尖叫中被脱光了衣服,从小都未被这样对待的月希,在房间里哭 了出来,一旁的母亲清子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脱光衣服污辱,自己也是 一样被强押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一旁的女人手里拿着人权署专用的家畜项圈靠了 过来,清子努力的摇着头,不想戴上那可怕的项圈,因为她知道,一旦戴上那个 项圈,意谓着自己的人生从此毁於一旦,也代表自己真的成为低贱的家畜奴隶了。 但自己那里还有反抗的能力了呢!   「喀」的一声,不鏽钢的项圈套在脖子上还上了锁,清子不再反抗,反而腿 软的跪坐在地上了,身上的衣物任由其他人脱去,直到自己的身体完全赤裸为止。   「现在宣读家畜身份确认,高岛清子,剥夺人权终身,为家畜奴隶,不得恢 复身份,由今日、今时,戴上项圈这一刻,正式生效」工作人员念完,一旁两位 女人,手里拿着狗绳,往清子与月希脖子上的项圈扣去,拉着狗绳,被狗绳拉着, 清子的命运全系在这条狗绳上了,只是自己再也无法拉住狗绳,只能被狗绳拉住。   清子与月希这对母女家畜,因为是新家畜,必须接受家畜的饲养训练,清晨 开始直到晚上6点的长时间劳动与训练,过往养尊处优的生活已经不复去,其中 「人形马车」是训练的项目之一,锁着脚镣的清子与月希母女,嘴巴里的咬着马 栓,后方牵着一马车,训练员坐在上面,用皮鞭挥打着清子与月希的背,驱使着 她们往前奔跑,每天训练奔跑十公里,这对清子与月希来说根本是地狱般的折磨。 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没得洗澡,满身汗臭与黏液,就被关入家畜小屋,这真的   「女儿,你说我们以后怎么办?」清子躺狗屋内的木板上对着隔壁狗屋的女   「妈,我们真的是家畜了吗?」月希并没有回答问题,而是反问了清子   「嗯,我也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但这是一场我们永远也醒不来的恶梦」 清子夫人回答着。清子看着自己脚上还锁着脚镣,想着过往在众人簇拥下,前往 奴隶市场的路上,那种受任尊敬的感觉,但那只是一种回忆罢了,因为现如今自 己也成为奴隶了。   「嗯嗯,妈,我们会去奴隶市场吗?」月希继续问道   「妈,现在也不知道了,但如果去了奴隶市场,那里的经理高田跟我很要好, 说不定有机会争取到些什么才对」清子夫人的内心里是还怀抱着希望的,那怕那 只是一丝丝的希望。   「回禀主人,您相不相信这是一种宿命?我的命中就是註定要成为家畜奴隶 的,这是一种很自然就有的感觉」亚理沙回答着。   清子夫人的内心里出现了这段回忆,也就是自己在奴隶市场里挑到的最后一 次母女奴隶,其中的年轻女儿奴隶这样跟自己说过,只是过往的回忆中,竟然出 现这段对话,这让清子自己百思不得其解。   才刚睡去,天就亮了,饲养员用脚踹了揣狗屋,叫醒狗屋里的这些家畜奴隶, 大家一只只被牵了出来,来到集合场,这里约有四十名新进训练家畜,有像清子 月希一样被判刑的家畜,也有自愿放弃人权的家畜,大家都齐聚在集合场上。家 畜们排排蹲坐在地上,身体是赤裸的,双手与小狗一样高举在胸口,手掌朝下, 舌头微微伸出嘴巴,嘴巴微微张开,尽量让口水从嘴交边流出来。   月希不愿意做出如此丢脸的事,饲养员的鞭子一鞭鞭的打在月希身上,但清 子已经顾不了自己的宝贝女儿了,只能维持自己现在的动作。没多久受不了鞭打 的月希就屈服了,完成了饲养员要求的动作。   集合场四周是有围栏的,并不太高,用铁丝网围住,但已经足够围住家畜们 了,围栏外聚集了许多参观的人潮,大家都是来看高岛清子的。毕竟像清子这样 的名人是很吸引众人目光的。   高岛清子母女沦文家畜奴隶的事已经上了全国新闻头条,成了家喻户晓的事 情,更是小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话题之一,人权署的家畜训练所当然不会放过这样 宣传的好机会,还办了公开参观的活动,并以高岛清子为广告的目标,吸引人好   工作人员搬来的高台,在众人的目光前,清子被牵上了高台,在工作人员的 指导下,半蹲式的清子,高举双手在胸口,手掌朝下,双腿打到最开,向众人展 示自己的阴户,清子羞愧的转过头去闭上眼睛,但立刻被工作人员制止,这名工 作人员叫小岛优子,是训练所的第一女训练师,有着严厉女王的封号,清子冷不 防的被赏了一巴掌,身体倒下的瞬间,却立刻恢复成标准的「犬蹲姿」,这个动 作立刻让观察给予热烈的掌声。   「那不是?织田小姐?」用着标准犬蹲姿的清子,在人群中看见了熟识的人, 织田小姐,是清子夫人艺廊里的常客,跟清子夫人是熟识多年的好友,想起过往, 清子也跟织田小姐相约一起到家畜训练所来观赏家畜表演与训练,想不到现在是 自己在里面被当成家畜训练着,而织田小姐依然在围栏外面,这种种错综複杂的 情感与情绪的交错,自己的眼角慢慢的流下眼泪,织田小姐似乎是看见了清子的 反应,微微的鞠躬给予回应,然后就转身离开了,清子与织田的朋友情谊也不复 存在了,剩下的也只有家畜与人的区隔了,而偏偏这区隔有是天差地远般的遥远。   而清子的宝贝女儿月希呢?则是在清子的旁边接受工作人员的公开「阴户玩 弄」,月希张开着自己的双腿,以蹲下的姿势向所有来参观的民众展示自己的阴 户。月希低着自己的头,丝毫不敢正视眼前的群众,但工作人员岂能让月希这么 随心所欲呢?硬是用手将她的头转向观众那边。   被强制张开双腿的月希,已经够羞耻了,人群中竟然又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那不是她在贵族学校里的帅气学长,也是她心目中心仪的对象,但如今自己的身 份是配不上他了,只能在他的眼前做出许多羞耻的事了。   「好丢脸啊!」月希这样子告诉自己。月希转头看了自己的母亲清子夫人, 她也没有比较好,清子夫人被架在一座木椅子上,双腿被麻绳紧紧的绑住,强制 的张开双腿,手也被拉高捆绑,清子不断的摇着头,恳求着工作人员停止这些动 作,但工作人员那会去理她呢?反而越绑越紧。另一个高壮的男子出现,在观众 的观赏之下,挥舞着鞭子,接着一鞭鞭的打在清子的身上,这不是玩具鞭子,而 是货真价实的家畜皮鞭,这是用来管教家畜人专用的鞭子,打在身上会更痛苦, 由於清子的身份特殊,所以需要特殊的家畜处罚教育。   「如果不放下你过去人的身份,接受自己已经成为家畜的事实的话,这鞭子 就会时常出现在你的眼前」这个男子这样严厉的对清子说着。   只见清子夫人摇着头不断的用痛苦的表情在诉说着自己身上的皮肤之痛,但 鞭子仍然没有停止鞭打,今天这场表演就叫做「认识鞭子」,用自己的身体来认 识。清子这时才知道,原来之前她所挑选过的那些家畜,都是经历过这些才会去 到家畜奴隶市场,只是现在是自己要经历这些过程了。   「求求你,停下吧!我知道我是家畜了!我是家畜,只求求你别再打了」清 子不断的哀求着。随着人潮逐渐散去,医疗人员来做了些简单的药物涂抹后就离 开了,身为家畜,就是被打死了,也不会有人去注意的。   针对家畜设计的震动器,装在清子的乳头上与私处,强力的震动效果,配合 着皮鞭的鞭子,又痛又爽快的刺激感,清子已经几乎昏厥过去,一旁的女儿月希 尖叫着,想让这个正在折磨妈妈的男人停下手来,但却丝毫无法改变些什么,只 见到清子夫人不断地吼叫着渐渐地变成淫叫,再变成舒服的娇喘了,这样的转变 让月希吓了一跳。   面对自己转变的清子夫人,不可否认的瞭解自己是乐在其中的,似乎有些知 道身为家畜奴隶的快乐了,只是自己还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实。此时栅被工作人 员给打开了,许多观众进入到里面了,原因竟然是已经进入「家畜便器」服务时 间,身为知名人物的清子,当然是备受注目的,长长的人龙排在清子夫人与女儿 月希的后方,准备享用着便器服务。   「天啊,起码有四五十人,我要被这些人奸淫了吗?」女儿月希吼叫着   「女儿,没事的,忍忍就过去了」清子夫人说完便准备迎接自己的第一个   「你们母女俩若是认清自己便器的身份的话,就不会说出自己要被奸淫这样 的字眼了」说话的是其中一位工作人员,这句话引起了月希的注意。   男人的阳具已经插入了清子的阴户内,才刚刚被电动震动器攻击过后,全身 都很敏感的清子,对於这个男人的阳具已经不在排斥,开始享受这样的插入。   「身为便器,这是你们的工作,要认清这一点,也会是身为便器快乐的唯一 来源」这个工作人员继续说着,而一旁的清子已经开始淫叫着,这样的声音是女 儿月希从未听过的声音,月希这边也进来了第一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准 备要被奸淫了,身体却开始有反应了,当阳具插入后,月希享受的叫着,妈妈清 子夫人也叫着,母女俩正式认同了自己便器家畜的身份了。   过往的生活方式,离清子月希母女俩越来越远了,逐渐认同自己身份的清子 与月希,享受着被奸淫的娱悦,日日奸淫的生活方式,也养大了这对母女的性需 求,这里的工作人员都知道这对母女已经从过去的高贵夫人变成了下贱期待自己   「啊,月希,还有多久到五点钟?」清子对着隔壁笼子里的月希问着。   「嗯嗯快到了吧!妈妈你很期待吗?」月希问着「嗯嗯,很期待」清子夫人   下午五点钟的现在,是清子每日的受鞭时间,无论有没有犯错,都会接受十 下鞭子的处罚,这已经是例行公事了,却成为清子的最爱。而月希则是喜欢被当 成母狗一样的被牵着爬行,这明明是以前她最喜欢调教那些家畜的但现如今自己 成了被当成狗调教的爱好者,尽管旁边有她原本认识的人也是一样。   「矢原清治」,是高岛家过去家中一位长工,负责家中的水电修缮等等工作, 常常被清子夫人瞧不起,但他现今也出现在这里,依旧是负责水电方面的工作, 不过由於有多年的维修经验,所以已经算是这里的相关主管,而在他的心中,一 直想得到清子夫人的身体,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功夫,长相丑陋不已的清治,却有 着极为变态的性欲,这次他要得到的是清子夫人与女儿月希了。   这里的高阶主管阶有权利调动任何家畜来侍奉自己,也没有时间限制,也没 有人数限制,过去曾有主管调动5名家畜来侍奉自己,更没有人说话。   现如今,清治先生已经是高阶主管了,他的心愿终於如愿达成。   「好久不见啊,清子夫人与月希小姐」穿着便宜西装的矢原出现在调教室中, 清子与月希母女均全身赤裸的接待这位「高官」,脖子上都锁着项圈,脚上都锁 着脚镣,这是这里的规定。   「是……清治……哦不!!是主人」清子夫人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的修正自 己的言词,深怕再被处罚。   「嗯嗯,算你识相,爬过来,献上你自己的乳房让我摸吧」不愧是变态的矢 原,一开口的要求就是极期变态的,清子不敢不从,只能爬向这位她过去连正眼 不没瞧过一眼的水电工人,如今是自己高高在上的主人。矢原的皮鞋举高后,踏 在清子的额头上,阻止了清子的爬行。   「哈哈哈……」矢原开心的笑着   一旁的月希已经快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就快起身挥拳,但受限在自己的脚被 脚镣给束缚着,却也不能做些什么。   「月希也别闲着啊,快过来给你母亲的阴户舔舔吧」喜爱看母女家畜的矢原, 说出了更变态的要求,但这对月希来说不是要求,而是主人的命令了。   月希慢慢的爬向妈妈清子的身后,拖着脚上的脚镣,清子自动的把她的双脚 给张开,清子的嘴巴,也已经吞入矢原脱下裤子掏出来的性器了。月希伸出了她 的舌头,对着母亲清子的阴户舔着那粉嫩的肉缝与阴毛。喜爱这画面的矢原满意 的笑着,他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风水论流转,终於有他做主的那一天了。   月希成了他的私人性便器,清子则被丢在一旁,毕竟年轻女孩的肉体对他这 个中年男子来说才是最具有吸引力的吧。   「公众便器」是现在清子夫人在这里的职物,只要待满个四年,就有机会调 到奴隶市场进行分发,进入到私人宅第服务了,这样对家畜的未来来说也是相当 有保障的,这对清子来说是她这一生唯一的机会了。   日子过的很快,不到两年,月希已经替主人矢原生下两个女儿,这两个女儿 是直接编入家畜学校中的,这个学校是专门教导家畜奴隶教育与基本识字,想不 到拥有高学历的月希,生下两个女儿都只能读到小学,成年后也将成为父亲矢原 与矢原家的性奴隶了,毕竟月希也只是家畜而已。而清子夫人呢?她仍是这里的 公众便器,从一开始的名人光环到现在光环退去,就只是个人人嫌弃的性便器罢 了。但天天的性便器工作并没有让清子对性交感到厌恶,而是越来越喜爱这样的 工作,甚至可以用乐在其中来形容了。   变态的矢田,并没有因为这样就把清子给遗忘了,仍旧不定时的召唤清子前 来供他玩弄,还令月希戴上人工阳具,让月希从背后干着自己的母亲,月希的乳 房被自己的母亲给吸允着,背后有矢田的性器插了进来,她的手搓揉着清子的乳 房,月希早已经忘记自己是从前的千金大小姐,她也知道她不再是那位千金大小 姐了,现在的月希只是主人矢田的身边的一头家畜,也是性便器。   看着自己的女儿坐着矢田的车离开这里,清子有着无限感慨,矢田已经正式 的「领养」月希这头家畜,当然也因为月希已经为矢田诞下两位女儿家畜,这无 疑是立下一大功劳,更何况月希再次怀孕了,经过检查又是个女儿家畜,矢田相 当的开心,除了正式认养月希为矢田家的家畜之外,还破例解除她家畜的身份, 成为奴隶等级的女奴了,成为奴隶等级的女奴后,拥有了穿上衣服的权利,但仍 然是矢田家的公众便器,当然可以射精进入月希身体内的也只有矢田主人一人。   「女奴月希,初次拜见矢田女主人」月希跪地向着这位过去在她们高岛家里 做女工的女人跪拜,这位女工是矢田早知子,粗俗的言语习惯很让过去的月希千 金大小姐所讨厌,没想到她现在已经是她的女主人了。   「唉呦,这不是我们的高岛家第一千金大小姐吗?」早知子冷言冷语的说着。   「不不不,女奴月希早已经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夫人您就当我是家中的一 条狗吧」月希毕恭毕敬的回答着。   「哈哈哈哈哈,好,教的好,你这下贱的母狗,果然下贱,跟她妈一样下贱, 我就暂且把你当成我矢田家的一条狗来看待好了,先爬过来替本女主人舔脚吧」 早知子大笑着后回答着。   「老婆,她现在已经是奴隶了,你让她换上这套衣服,你会玩弄的更开心的」 一旁的矢田先生,拿出了一套衣服,放在地上,命令月希穿上,但仍要戴着狗项 圈,象徵自己的身份。   月希爬了过去,拿起了这套衣服,她吓了一跳,因为这正是过去的月希在高 岛家中最爱的一套洋装,简单例落的线条,加上可爱的圆点图案,虽然不准穿上 内衣,但这是成为家畜奴隶以来,月希第一次穿上真正的衣物了。此时的月希已 经明白,矢田夫妇希望让月希穿上过去千金大小姐的衣服,美丽洋装,再来供他 们夫妇俩完弄,这才能让他们夫妇俩过去自卑的心态得到补偿,不愧是变态的矢   换上洋装的月希依旧跪在地上,舔着女主人早知子的脚,这让矢田夫妇开心 的大笑,他们正享受着开心与胜利的果实呢。   转眼间,两年又过去了,清子与其他家畜们坐上铁笼车,被载往奴隶市场, 准备交予奴隶市场,在奴隶市场等着清子的又是另一个开始。   经过四年时间,这是清子首次回到奴隶市场,这个她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只 是上次来这里的她,前呼后拥是个富家夫人,来这边是要挑选喜欢的家畜奴隶的, 现如今再次来到这里,已经成了家畜奴隶要被挑选的对象,清子深呼吸了一口气 后,随着其她家畜进到奴隶市场,只是自己曾经认识的人并没有出现在清子的眼 前,清子自己有点松了一口气,毕竟自己曾经是这里的客人,现如今却是这里的   一共六名女家畜,被拉到了公众浴室里,工作人员是个年轻女孩,丝毫不识 得清子夫人,她手拿的水管,对着这些家畜奴隶喷着温凉的水,替这些家畜清洗 着,这也是清子第一次被这样子的方式洗澡。   沖洗好的女家畜们被带入到房间里,分配暂时睡觉的地方,唯读只有清子被 带到另一间房间内,似乎在等待着某人的到来一样,这间方间的角落里放了张坐 垫,清子被带到这里坐下,再用铁炼锁在墙边的铁环上。   「我们又见面了,清子夫人」门被打开后,奴隶市场的经理高田走了进来   「高田经理,好久不见」清子跪坐在地上回答着   「想不到我们再见面竟然是这个场面了,清子夫人」高田经理说着   「高田经理就别在笑话我了,我已经不是什么清子夫人了,我现在只是一条 母狗而已。」清子夫人毕恭毕敬的说着。   「好,爽快,清子,我有意收你回奴隶市场的专用家畜,你若答应,好处就 是不用再担任公众便器,只需要服侍我就可以」高田经理多年来的愿望终於已经 实现。从第一眼遇见清子夫人时,高田就已经被清子高贵的气质所吸引。   在七年前的一场慈善募款餐会上,主办人正是清子夫人,迫於某种原因,清 子夫人寄了邀请函给奴隶市场的经理,邀请她来参加这场餐会。   那个晚上的清子夫人,穿着一身红色的长洋装,头发乌黑亮丽,一进场就是 全场注目的焦点,清子夫人在众人的掌声中进来到会场中,她主动的来到高田的   「你好,敝姓高岛」清子夫人伸出她细嫩皮肤的右手   「你好,敝姓高田,奴隶市场的经理主管」高田回礼的伸出她的左手与清子   「清子夫人如果有空欢迎来奴隶市场挑选奴隶哦」高田继续说着,但高田的 心理开始幻想着清子夫人全身赤裸的趴在地上,脖子上锁着项圈,像母狗一样趴 在地上的样子,这个画面烙印在自己心底的最深处,接下来的时间,便与清子夫 人变成了熟识的朋友,直到今天高田的经理实现了她的愿望。   高田的回忆又随着清子的出现回到了现实里,看着现在的清子,就跟真正的 母狗一样,趴在屋子里的角落。   「好,我听高田经理的,我愿意当奴隶市场的专用奴隶」清子想了想决定答   「很好,我马上会安排」说完高田经理就离开房间,留下安静的女子家畜清   在高田的安排下,清子拥有自己一间的母狗屋,也能定时洗澡,但是作为奴 隶市长的专用家畜当然是有工作与义务的。   奴隶市场在各间高中都有办活动,类似推广女孩放弃人权成为母犬的活动, 吸引了许多年轻女孩前来参加或是瞭解,而清子的工作与义务就是在活动会场担 任驻场的家畜母狗,当然,像清子这样角色的女孩家畜不只她一个,而是有很多 个。至於清子的义务,当然就是服侍奴隶市场经理高田小姐了,过去属下般的对 待方式与主客之间的关系早已经不复存在,剩下来的就只有主人与母狗的主从关 系了,这一点清子自己很清楚,也很明白当初想把希望寄託在高田是无意义的。 在奴隶市场的第一个晚上,高田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召唤清子前来服侍。清子被牵 出了她的狗屋,家畜A组组长藤原香手里握着狗炼,牵着清子在地上爬行着,在 藤原香的带领下,来到高田的私人住所,而她的私人住所正是在奴隶市场中最大 的一间房间,这间房间内也有调教室,更有地牢,可以用来处罚家畜奴隶。   清子在地上爬行着,这对她来说是最熟悉不过的动作了,膝盖的皮都已经变 硬,变的很适合犬爬行,所以很快地就来到高田的私人住所,高田已经在等候了, 她穿上了一件非常性感的睡衣,手里拿着一只小鞭子,在空气中挥舞着,而里面 还有另外两只母犬,这两头母犬正是清子被剥夺人权前所领养的最后一批母女家 畜,清子被法院判刑之前,这对母女犬被送回了奴隶市场,由高田一人负责饲养 着,一直到现在。   「清子,你就跟这对母女一起侍奉我吧」高田坐在沙发上说着,接着她拉开 了她性感内裤,露出了她的肉缝,而清子所看到的肉缝,四周竟然是没有任何阴 毛,一旁的母女家畜礼子与亚理沙,立刻靠了过来,抢着用舌头舔着高田的肉缝, 藤原将清子牵进房间后,就解开了狗炼,关上房门离开了。   「想不到我们又见面清子」母狗礼子停下了她的动作,将高田的阴唇交给了 女儿亚理沙「嗯嗯,礼子是吧」清子回答着「嗯嗯,作为家畜,记性好是一定要 的,恭喜你一定也可以成为一头好家畜的」礼子说着「不敢当,请多多指教」清 子回礼的说着「清子,主人也喜欢舔脚,就交给你吧」礼子说着,看了一眼高田 的右脚清子立刻靠了过来,趴在高田的脚边,用力的舔着高田的脚趾头,弄的高 田开心的大笑起来。   「礼子、亚理沙,今晚我就让清子一人侍奉我睡觉吧,你们到地牢去吧」高 田说话时,礼子与亚理沙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是的」这对母女家畜听到命令后立刻停下动作,用爬行的方式离开了这间 房间,自己爬进地牢。   高田从一旁拿起一条狗绳,系在清子的项圈上,拉着狗绳,将清子拉进了房 间内,这里面有张大床,清子被拉上了床铺上,高田也跟着上了床,清子的狗绳 被解开了,高田靠了过来,紧紧的将清子抱在怀里,清子很久没有这样被抱过了, 就算是成为母狗之前,也已经很多年没有了,不知怎么的,清子可以感受到被爱 的感觉,就算自己现在身为家畜也能感受到主人对自己的爱。   清子也紧紧的抱着高田,只是还有些尴与不适应,但高田很快的就吻了上来, 高田暂时将清子当成一个女人了,而不是一头家畜,在床上的是两个女人,清子 的乳房与乳头被高田用手指及手掌玩弄着,清子也渐渐大胆起来,抚摸着高田的 乳房与乳头。在女人与女人的做爱中,清子的心动了,她有点爱上眼前的这位女 主人了,这是她成为家畜以来最为让人感觉到幸福的时刻了。   回到自己的狗屋的清子,却怎么也忘不了昨晚与高田的那场床爱,充满了幸 福的满足感,甚至有点期待高田再次召唤,或是对她做任何玩弄她的事或命令。   「我特别准许你与礼子母女这两只家畜,互相爱爱,礼子家畜或是亚理沙家 畜对你有要求是你不能说不,当然你也可以要求她们,毕竟你们是地位相等的家 畜。」清子脑海中都是这段话,这真的是太棒了,这也是清子第一次有一种很高 兴身为家畜的幸福感。   人来人往的体育馆内,挤满了女孩与活动摊位,这是奴隶市场所主办的活动, 也是这个都市里最大场的一场活动。年轻的女孩们都带着自己的闺蜜来到这里参 观各种奴隶家畜的活动,做为名人家畜的清子当然也不能例外,清子精神抖擞的 在她的笼子里蹲坐着,用的是标准的家畜「犬蹲」的姿势,这让高田笑开怀。   「不错哦,今天有只母狗精神不错,看来晚点可以给点奖励」高田如此高兴   「好为难哦,要当那种家畜呢?」一旁的年轻女孩与她的朋友对谈着   「我想当便器家畜」她的朋友这样子回答她   「都可以哦,任何一种家畜都是幸福的」一旁在笼子里的清子对这想当家畜 的两位女孩说着。   「真的吗?那你呢?你幸福吗?你成为家畜前是什么职业啊?」女孩问着清   「我成为家畜后相当幸福呢,人生全权交给主人决定就好,身为家畜就是服 从主人的命令,我在成为家畜前是艺术家高岛清子」清子说着   「天啊!?你是艺术家高岛清子?我最喜欢你的画作了,你真的变成了家畜 了」女孩兴奋的说着。   女孩们手拉手结束与清子的会谈,往申请放弃人权处办理手续了。   「你是高岛清子?」一位有点年纪的女子对着笼子里的清子问着   「是的,我是高岛清子,现在是家畜清子」清子在笼子里对这位妈妈回答着   「女儿要出嫁了,我想去放弃人权跟着女儿一起嫁过去,你觉得这样好吗?」   「天啊!这是好到不能再好的想法了,这样嫁出去的女儿你就可以待在身边, 不过……?」清子欲言又止。   「不过?」这位妈妈问着   「不过就是当女儿怀念或是女儿的老公有性需求时,身为家畜也是要担任便 器的工作哦,这样可以吗?」清子继续说着   「嗯嗯,这个我也想过了,可以的,成为了家畜,当然就是要解决主人的任 何需求啊」这位妈妈说着「嗯嗯,看来你心中早有定见,快去办手续吧」清子对   「一定要幸福哦!」清子对着笼子外的这位妈妈说着   「嗯嗯」这位妈妈点点头,渐渐的消失在人群中了。   「父亲的生日礼物,要让自己成为家畜当成生日礼物吗?」一位站在笼子外 的女孩自己对自己问着   「好女孩你真孝顺,这是个好主意,欢迎加入我们家畜的行列哦」清子说着   「可是……要被关在笼子里,我可能不能习惯啊」女孩这样问着,显然对成 为家畜能有些疑问吧。   「放心,成为父亲的家畜,是很幸福的,或许可以跟父亲讨论一下,别把你 关在笼子里啊,不过……」清子又再次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过??」女孩问着   「不过……关在笼子里才能感受到成为家畜的幸福啊」清子继续说着   「真的吗?」女孩有点兴奋的问着   「被关在笼子里,反而有种安稳的感觉哦,这是身为家畜才有的幸福感呢!」 清子说着让那个女孩听到目不转睛的,最后那女孩就往放弃人权申请处的方向走   一旁的高田从头看到尾,她高兴的点点头,她相当的高兴自己挑对家畜留在 身边了,她对家畜的眼光是相当精准的。但是在高田的心中尚有一个不能确定的 事情,那就是高田的一个姪女,从她多年挑选家畜的眼光来看,这个姪女相当有 成为家畜的天份,无奈却是天生一股傲气,丝毫对成为家畜是一点也没有兴趣。 但是在高田的催促之下,这个姪女还是来到现场了而且是一整个臭脸的样子,这 让高田非常苦恼。   没多久一个身穿洋装,却是气质高尚的女孩,一看就是个好女孩,在清子的 眼中,她的确是个适合当家畜的女孩啊!   「阿姨,你这边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吗?没事我就要回家了哦」这个女孩 叫奈美,是奴隶市场高田的亲姪女。   「哦,奈美来了快过来」高田高兴的挥着手叫着姪女过来。   奈美慢慢的走了过来,有点无奈的跟阿姨高田打着招呼,然后边走过来,而 笼子里的清子引起了奈美的注意。   「你不是?艺术家高岛清子吗?」学习美术的奈美一眼就认出高岛清子了。   「是的,我就是,现在是家畜清子」清子回答着奈美的问题。   「我还记得你是几年前才变成家畜的」清子回答着   「太可惜了,我很喜欢你的作品」奈美有点无奈的说着。   「可惜?怎么说?」清子继续回答着   「因为你自从成为家畜后,已经看不到你的新画作了」奈美说着   「虽然……我不是自愿的,但我现在过的相当幸福,也不会再想回到过往的 生活方式了,或许你不相信吧?!有些人就是命中註定会成为家畜的」清子说着   「命中註定吗?」奈美有点疑虑的问着   「是的,当初我听到这句话时,我可是一点也不相信呢,但如今我对这句话 深信不疑了」清子继续的说着,而且越说越有自信了。   「是吗?那么我命中註定当家畜吗?」奈美说完还看了一眼高田经理,因为 奈美很清楚的知道高田的心思,所以故意说给高田听   「註不註定要成为家畜后,自己才能体会的到哦,你的阿姨就是奴隶市场的 经理,或许可以帮你安排短期的体验活动啊」清子的说法立刻说到了高田的心底   「这……我……」不知道为什么平时很会反驳的奈美在清子的眼前却词穷了   「清子说中了奈美心中所想吗?为何奈美的态度转变这么大」高田的心底这   「我才不要……什么戴着项圈、当母狗什么的,奈美最讨厌了」奈美胀着脸 说着,但是奈美看起来生气却没有离开这里。   「讨厌吗?试过说不定会喜欢哦」清子继续说着   「是……是吗?阿姨你怎么说?」奈美说着,还看了高田一眼   「阿姨可以帮你安排段期的一天或两天的短期体验啊,这可是别人没有的特 权哦」高田笑着说着。   「你看,你阿姨对你多好」清子有补了一句。   「好啦,看在清子你是我最爱的艺术家才给你一个面子啊」奈美把脸撇到另   「好的,阿姨立刻帮你安排,你若是来体验,我安排清子与你一起好吗?」 高田又开出了相当好的条件。   「真的吗?阿姨」奈美很高兴又惊讶的问着   「当然可以啊」高田一口就答应了。   等到奈美离去,高田才走了过来,向清子道谢,原来在奈美还在大学期间, 就对清子的绘画作品相当喜欢,也对清子相当崇拜,直到清子成了家畜后,奈美 转而对家畜奴隶感到讨厌,她一直认为是政府的制度让一个好的艺术家成了低贱 的家畜,现如今看到了清子本人的回答后,心中疑虑尽消了。   「后天,奈美就会过来了,清子你再好好安排一下」高田高兴的说着   「三天啊,奈美竟然答应要来体验三天,有体验就有机会啊」高田高兴的说   活动办的非常的成功,在清子的帮助之下,这次的报名率创下新高,清子俨 然成为奴隶市场的活招牌了,再次证明高田看家畜的眼光相当精准。   两天后,奈美果然依照约定来到了奴隶市场,当然体验这样的事,是不能公 开的,加上奈美要求的私密性,所以与其他家畜是隔开的,这也是奈美要求的条   清子被牵到房间内,奈美也已经到了,她正在阿姨高田的眼前脱下衣裤与鞋 子,高田亲自帮她戴上项圈,系好项圈上的扣环,再让奈美趴在地上,学一学当 母狗的样子。清子也在一旁看着奈美,奈美则是不断的看着一旁的清子的神情。   「这就是奈美你晚上要待的笼子了,身为家畜,在狗笼过夜睡觉是相当正常」 一旁的高田经理努力解说着,奈美看着笼子却吞了一口口水。   「在里面会很有安全感的,奈美小姐」清子说着   「清子,奈美现在已经是实习家畜了,请去掉敬语再说一次哦」高田在一旁   「啊,是的,奈美,在笼子里家畜会很有安全感的」清子补充说明了一次, 当奈美听到高田阿姨所说的「奈美现在已经是实习家畜了」这句话时很明显感受 到奈美的兴奋与紧张,或许奈美根本不厌恶家畜制度,也或许事情可以比高田所 想的还要再简单一点。   想不到才隔三天,奈美就跟清子一样被锁上项圈,牵着在地上当母狗爬了, 这一点奈美自己也相当讶异,但戴上项圈后的奈美却很明显的对这样的方式是不   「好的,看来奈美已经逐渐习惯了,再加点东西了吧」清子在一旁说着,高 田则是点点头表示赞成,接着走出门去打了声招呼,门外的人立刻将东西递了过   「阿姨,这个好可怕,可以不要吗?」奈美有点惊孔的样子,因为这是副钢 制的脚镣,看起来相当沉重。   「试试吧,这是家畜必备的东西,请高田主人也替我锁上一副吧」清子这样   「好的」高田再走出门去打了声招呼,不到五分钟第二副脚镣也已经递了进 来,高田亲子为清子锁上脚镣。   看到清子也锁上脚镣的奈美似乎安心不少,也逐渐安静下来,乖乖的让阿姨 锁上脚镣了,被锁上脚镣的奈美好像有点不太适应,但没多久就好像它不存在一   「感觉如何?」高田紧张的问着   「好像还好啊」奈美轻松的说着,任由高田牵着狗绳到处乱爬。而高田的第 二步是拿出一条不算长的铁炼,就锁在奈美与清子的项圈上,这样就可以一起调 教了。而奈美跟清子锁在一块儿后,似乎也安定不少,甚至可以感受到奈美开心   「基本犬蹲姿训练到这里就先结束,奈美很有天份呢,真的很适合当家畜啊」 高田高兴的说道。   「不过……」高田话说了一半却有不错了   「不过?」奈美问着   「不过就是奈美你现在虽然是暂时性的家畜,但你的晚辈,应该要对你的前 辈家畜清子有尊称啊,可以修正一下吗?」高田继续把话给说完了。   「是的」奈美转了身以跪坐的姿势,向清子拜了一下   「新进家畜奈美,向前辈问好,请前辈清子教导我这个不知礼数的晚辈吧」   「嗯嗯,奈美真的很有礼貌呢!」清子也用跪坐的方式回礼,但清子迅速的 回到了犬蹲姿的标准姿势,一见到清子的标准犬蹲姿,奈美立刻也恢复了犬蹲姿   高田看了一眼现在的奈美,张开的双腿,微微的耻毛不算太多,看起来相当 乾净,年轻女孩的漂亮乳房与粉嫩色的乳头,脖子上鲜红色的皮革项圈,加上标 准的犬蹲姿,看起来是个相当适合当家畜的女孩。   但家畜的训练并不只是这样啊,接下来的四小时长时间的性刺激训练了,来 到调教室里,将要展开长达四小时的性训练,多达好几组的震动器,专门为家畜 开发强烈性欲而设计的,多段变速的乳头震荡器与阴蒂专用震动器,特殊的设计 可以长时间不断震动刺激或是间隔数秒震动的功能,将让家畜感觉到自己是幸福 的家畜也会心甘情愿的继续当家畜。   奈美从未看过这样的调教器,自己与前男友的性生活并不协调,男友爱理不 理的样子常让奈美得不到应有的满足,看到这样的机器,自己吞了口口水,被高 田阿姨扶到这个专用的椅子上,自己的双腿被张到最开,看到这些震荡器不断的 安装在自己的身上,奈美却没有任何一句话可说。   当电源开下去时,只听到奈美一声尖叫声,然后转变成了娇喘及淫叫「啊… …天啊……好舒服啊……我的天啊……啊……啊……快停下……快受不了了」奈 美娇喘的叫着「怎么可能停下,家畜要接受长达四小时的刺激训练与性欲开发呢」 高田阿姨在旁边说着   「啊……好难为情啊,脚张好开,阿姨放了我啊……啊……」奈美叫喊着   「是的……啊……啊……」清子也被架上了椅子,以同样的姿势接受长达四 小时的性欲开发训练。当奈美与清子被解开束缚时,两人都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奈美在迷迷糊湖中醒来,只见到自己躺在铁笼子里,脚上的脚镣还在,脖子上的   「这……这是那里?」奈美有气无力的说着   「这是你这三天两夜过夜的地方,也是身为家畜唯一可以待的地方」另一个 笼子里的清子对着奈美说道。   「原来如此,但是……有种好舒服的感觉呢」奈美说完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没想到最讨厌家畜的奈美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另一个铁笼里的清子则是露出了   「奈美其实不讨厌当家畜吧?甚至可以用喜欢来形容,我说的对吗?」清子   「嗯……可以这么说」奈美回答道   「那我可以用憧憬来形容你对於当家畜的喜爱吗?换句话说你梦想着想当家 畜,但是因为……?」清子欲言又止。   「因为?」奈美回答问道   「因为我的关系?」清子回答道   「是的,因为你当年的事情,让这个国家失去了一个艺术家」奈美说道   「是吗?但是你知道我在成为家畜前,都在做些什么事吗?」清子说道   「在创作?啊……我猜不到啊,清子……夫人」奈美说完,清子倒是抖了一 下,因为已经好久没有人叫她「清子夫人」了。   「不……我沉迷在奴隶市场内购买家畜,玩弄家畜,凭我的喜好在奴隶市场 内大肆挑选我喜欢看的上眼的家畜奴隶」清子淡淡的回答道   「我已经很久没有创作了」清子又继续说道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无论有没有成为家畜,这个艺术家早已经不存在的意 思吗?」奈美问道。   「是的……」清子回答道   「看来,我可以让阿姨放心了……」奈美自言自语的说道   「让我放心?放心什么?」此时的高田经理走了进来,刚好听到了奈美的这   「阿姨,我决定与其他家畜一起接受调教,既然是家畜就不应该有特权」奈   「真的吗?奈美」高田喜出望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但她的 确是真的发生了。   「奈美并不排斥成为家畜,或许可以说奈美喜爱当家畜」奈美又继续的说道。   「真的吗?阿姨太高兴了,我会将你收做我的私人家畜的」高田欢喜的说道   「但是……阿姨请告诉我,我的母亲在那里?是不是在你这里,这么多年了, 大家都不肯告诉我」在笼子里的奈美逐渐有体力了,她说完后就撑起身体坐了起   「想不到,今天竟然是要告诉你这件事的时候……是的,她还在这里。」高 田说完,便打开门叫了工作人员,没多久,门被打开,另一头女畜被牵了进来, 这是奈美失踪多年的母亲知佳子,也是高田的亲妹妹。   「奈美,想不到你也成了家畜」这个女畜对着笼子里的奈美说道   奈美起身想要走出笼子却又无能为力,只能隔着铁栏杆看着这个失踪多年的 母亲,如今已经是奴隶市场家畜的知佳子。   「我当年……自愿来到这里成为家畜,想不到我的女儿会跟上我的脚步,这 或许是命中註定要成为家畜的吗?」知佳子趴在地上说道。   「妈妈,女儿很快就来跟你做伴了,阿姨,我现在就要放弃人权,成为家畜, 可以吗?」奈美说完对着高田说着。想不到压垮奈美的最后一根稻草竟然是奈美   「当然可以,我就以知佳子主人的身份,正式收下奈美为我的私人家畜了」 高田说完,拿起手提电话,打了出去,没多久挂上电话,手续也已经完成了。   一旁的清子看的相当入神,但这件事毕竟清子也帮了大忙了,也是功臣之一, 高田也决定将清子与奈美一起收作自己的私人家畜。一下子养了这么多家畜的高 田,也需要更换住所了,包括之前的礼子与亚理沙,后来的奈美与清子,还有奈 美的母亲知佳子,一下子养了5头女畜,这到那里找这样的大房子呢?高田的脑 海里却只出现一个地方,那就是清子的旧房子,自从被政府没收后,一直空着, 高田走了门路,想办法买到了这间房子,选了一个美好的日子,将五头女畜都接   昔日豪宅的贵气女主人重回旧宅却变成了女畜,低贱的家畜,高田当然入住 了当年清子的大型主卧室,清子则住到了过去的佣人房,其他人也都分到了该有 的房间,唯读清子被分配到最小间的,同时还宣布了五名家畜的身份高低,清子 是所有家畜的家畜,也就是身份最为卑贱的,但清子却觉得相当愉快,心中那股 被虐的欲火再次被燃起来了,心中渴望更严厉的处份,但毕竟是过去豪宅的女主 人,清子获得了可以穿上女仆装的权利,但一星期内只有两天可以穿,而穿上女 仆装的清子仍旧是家畜身份,只是可以暂时用两只脚走路了。   主卧的浴厕交给了清子来打扫,同时还要做些粗重的工作,但清子也已经习 以为常了,这已经比家畜好很多了。   在搬入新家后的一个月,高田举办了盛大的庆祝会,邀请了各家的名流绅士 与大家闺秀来参加新宅的入住庆祝会,这也代表着许多过往清子的朋友也都会到   庆祝会开始后,由高田手握五条狗绳,牵着五头母畜来到舞台上,五头母畜 都用标准的犬蹲姿向着各位宾客展开双腿,露出家畜的私密阴户。高田手拿酒杯 举高,台下宾客如云纷纷举高酒杯向高田祝贺新居乔迁。   「这不是清子夫人吗?好久不见啊」大通银行的副头取小林香子说着   「我只是这豪宅中的一条狗而已,请叫我清子吧」清子蹲坐在地上,头抬的 高高的望向过去的朋友小林女士。   「哦哦,清子家畜,你就麻烦你舔一下我的脚趾表示对我的尊敬吧」小林女   「是的」清子马上趴到了地上去,用舌头舔着那刚从高跟鞋里拿出来的脚掌   「哈哈哈,果然是下贱的家畜,名不虚传啊」小林手拿香槟的酒杯,穿好鞋 子后去跟另一家银行的人打招呼了。而小林女士她还不知道一个月后的自己将会 因为黑帐的关系被剥夺人权终身,也成为家畜了呢,当然这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奴隶市场的最高主管高田,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庆祝会,在会场内还是滔滔 不绝的说着成为家畜有多好,游说许多大家闺秀放弃人权成为家畜。   「请问,成为家畜真的有这么好吗?」语气相当温柔的女孩声音,她是音乐 家大谷平的掌上千金- 大谷晴子。她特别走过来找了高田在一间包箱内会谈,还 壁开了父亲大谷平的注意而来。   「当然了,这是适合女孩的一条路了」高田说道   「其实……我早有意要成为家畜,我在家还做了许多努力……」晴子说道   「许多努力?怎么说呢?」高田问道   「在我的房间内,我打造了一间小型的牢房,就藏在房间衣柜的里面,每当 我有心事时,就会把自己关在里面几天,甚至都不吃东西也没关系。」晴子继续   「这是真的吗?你喜欢被囚禁?失去自由的感觉吗?」高田问道   「嗯嗯」晴子点点头的说着   「这代表你完全是适合当家畜的啊」高田继续说道   「是吗?我就把你这句话当成恭维了,谢谢」晴子鞠躬继续说道   「那么过几天我也许可以去拜访你,可以吗?」高田问道   「当然可以啊,绝对欢迎的」晴子高兴的说道。   「不过,成为家畜,若是走上奴隶市场被拍卖,你很有可能会失去富家千金 的身份,成为某某工人家中的母狗或是某某娼妓家的便器,你会过着与现在绝然 不同的生活,会很辛苦的,这个你有想过吗?」高田继续说道   「嗯嗯,我早已经想过了,这样的生活说不定才是我想要的,被穷困人家收 养成母狗,吃着他们的剩菜剩饭,甚至被当成尿壶我也无所谓啊,因为这才是我 所想要的」晴子说道   「真是佩服啊」高田说道   「关於这一点,我也做了一些努力」晴子说道   「什么?这你也做了努力?可否说来听听」高田兴奋的问道   「嗯嗯,我曾经请管家帮忙,找来了五名粗俗的工人,到家里来施工,然后 我请他们这些工人在施工期间,就把我当成肉便器与家畜来使用,我用这样的方 式来当成付他们工资的办法,最后他们都提前完成了工作,这段期间内,我在他 们的面前都是吃他们吃剩下的餐盒,还要应付他们晚上的性需求,因为我想当他 们的肉便器啊而我也完全就是他们的肉便器了」晴子说完,高田已经惊讶到说不 出什么来了,这完全是个命中註定要当肉便器家畜的千金小姐啊。   「这……我太惊讶了,晴子小姐,那么……明天方边我过去拜访一下吗?」   「当然方便」晴子说完鞠躬回礼后便起身离开,看着晴子优雅的举止很难想 像她是个喜欢当工人肉便器家畜的女孩啊。   门再次被打开,这是进来的是东都银行的头取(社长)友田希子。   「好久不见啊,高田经理」希子很开心的跟高田打着招呼   「好久不见啊,友田社长,今天真是感谢呢,来参加寒舍的庆祝酒会」高田   「呵……客套话我想也就省起来吧,是这样的,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友田 社长搓揉着她的双手,感觉是有求於高田啊。   「哦哦,别客气啊友田社长请你说吧,我若办的到一定帮忙的」高田回答道   「好,很爽快,是这样的,我打算将位子交给我年轻的大儿子了……」友田 还没说完就被高田给打断了对话。   「什么?这是真的吗?」高田惊讶的问道   「是的,已经考虑五年多了,儿子也渐渐上手,该是时候把棒子交给年轻人 了……」友田说道「那里……我有什么我帮的上忙的呢?」高田问道   「嗯嗯……交棒后,我想成为公众便器家畜,想请你帮忙」高田问完,起身 走向房门,按下锁闭开关后,才继续完成对话,因为这样外人就进不来了。   「这个……其实也很简单,但是友田社长,这个公众肉便器家畜不是短期的, 而是终其一生都要担任的工作,会很辛苦的」高田说道。   「这个我知道,也很明白」友田说道   「是哦」高田回答道   「在想退休的这几年,我私底下就已经是公司里的肉便器了!」友田不急不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呢?」高田惊讶的说道   「我给全公司发了一人一封的密信,说公司从奴隶市场找来便器家畜,提供 服务,需要的就在下班后的两个小时后,到公司的某间会议室里来,而我则蒙上 头套,提供了公司社员这样的性服务,但是他们完全不知道我就是社长,只以为 是个年近半百的老女家畜」友田社长说道   「友田社长您千万别这么说啊」高田回答道   「那么就拜託高田经理了哦」友田社长回答道   「这样好了,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如何?今天就让你成为肉便器家畜,我 这边事务官也在,法律上的手续可以马上办,你交待一下公司的事后,就来办手 续吧,办完后,就请友田社长担任今天寒舍庆祝酒会的公众肉便器如何?」高田   「是吗?太好了,我答应……」友田社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高田给打断了   「不过……」高田说道   「不过?还有什么困难不成?」友田社长说道   「一旦成为肉便器家畜,友田社长您就不能蒙面,就要以真面目示人了,这 样真的可以吗?」高田问道   「当然,我很清楚知道肉便器的身份」友田回答道。   高田起身叫了外面的仆人,没多久,事务官就进来了,请友田社长交出她的 社会福利证件与身份证等等文件,同时有多份的文件签名,签名完成,事务官退 了出去,另外两人推了一个木架子过来。   「手续完成了,友田」高田不再用敬语对待眼前的这个女人了   「是……是的,主人」友田低着头说道   「身为肉便器,快脱下你身上这套高贵的服饰,你已经不配穿上它了」高田   「是……是的」友田脱下了她身上高贵的外套与丝质的衣物,自己戴上了高 田给的狗项圈,正式成为肉便器了。友田赤裸的被架上的木架,以一种狗爬式的 方式,将阴户露在外面,绑上手铐后,就被抬了出去。   「各位宾客,今天高田提供了刚刚成为肉便器家畜的前东都银行的社长友田 希子,来为大家提供服务,请各为宾客尽情的使用,千万别客气哦」司仪大声的 透过麦克风向所有宾客说道,接着友田的附近开始出现排队的人龙,等着插入这 个新鲜的肉便器,而排第一位的就是友田希子的儿子也是新任的东都银行社长友   「欢迎使用肉便器,请多多指教,我是肉便器家畜友田希子」友田向着自己 儿子义太说道,而义太早已经掏出他的肉棒了,义太的手玩弄着自己母亲的乳头, 阳具在阴户口不断的摩擦但就是不插入,最后在狠狠的插入他的肉棒。   而这场庆祝酒会就在肉便器的服务之下,在半夜三点才正式结束了。这场庆 祝酒会太出高田意料之外,一个是东都银行的社长友田希子另一个当然就是大谷 晴子了,高田并没有忘记与晴子的约定,中午前便驱车出发,前往大谷家了。   「欢迎欢迎」大谷晴子在门口迎接着这位贵客   「大谷先生不在?」高田故意问道   「父亲今早的飞机,到德国去了」晴子说完,便领着高田往里面走,还支开   「请进」晴子领着高田来到自己的房间。   「打扰了」高田说道便走进了晴子的房间,她的房间其实与一般富家千金的 房间并没有什么不同。   「就是这里了……」晴子打开她的衣橱,里面还有个暗门,约一米高,一米 宽,打开门后,有间不大的小房间,进入后人是站不起来的,只能坐着。   「晴子就是在这里自我囚禁的?」高田对着晴子问道   「是的」晴子回答道   「可否让我进去一观?」高田问道   「当然欢迎」晴子一口答应了   高田爬了进去,果然是间不大的房间,不够高,关上门后只剩下一小灯,与 换气口,墙上有数个铁环,高田一看就知道那是用来干嘛的了。   「晴子,这镶在墙上的铁环是用来锁铁炼的对吧?」高田问道   「是的」晴子回答道。   高田忽然幻想着是自己被囚禁在这间小房间内,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短暂 的放风,也只能吃着主人剩下的剩菜剩饭,果然好不刺激啊,接着高田便爬了出   「果然是个好地牢啊,晴子小姐」高田称讚说道   「嗯嗯,谢谢你」晴子回答道   「啊……对,差点给忘了,有个礼物要送你」高田那起来刚刚进门放在桌上   「这是……?脚镣?」晴子兴奋的问道   「是的,这是我送给晴子的见面礼」高田说道   「真是太感谢你了」晴子高兴的说道   「这样子吧,你若想好了,就过来一趟,反正你也成年了,这事自己作主就 好,想透了,来找我吧,下田区……有个肉便器家畜的缺额,我为你保留三天, 如果过来了,我就给你办手续」高田说道   「下田区?」晴子问道   「下田区晴子应该没去过吧?」高田问道   「嗯嗯,没去过」晴子回答道   「下田区是码头工人居住的地方,是个贫穷的区域,你若想去,那里最是适 合你的」高田说道「好的,我知道了,我愿意去」晴子点点头   完成手续后的晴子,终於完成了她的愿望,成为下田区的肉便器家畜,当晴 子走下交通车的时候,眼前是栋破败的房子,屋子里有股霉味,里面住着四个人, 一对夫妻与两个女儿。   「这就是我以后的家了啊」晴子说道,而家畜中心的人交了签收单给这对夫 妻,由老公签收后完成了手续,高贵的音乐家之女晴子正式成为这家人的低贱家   另一方面高田已经听到了关於晴子怀孕的消息,高田相当的兴奋,因为家畜 怀孕这是天大的喜事,但自己又不断的想起那天在晴子家看到那间地牢的记忆。 高田支开了家中所有的家畜,包括清子,她将房门锁上后,一个人来到调教室, 里面有间地牢,是用来关押犯错家畜的,高田走了进去,一个人坐在地牢的地板 上,脑中却出现自己也变成了家畜,被囚禁的幻想画面。   「原来我也喜欢被囚禁啊」高田自言自语的说道   「不如锁上脚镣看看吧,反正钥匙就在自己的身上」高田说完便从地牢外拿 出一副脚镣往自己的脚上锁去。高田拖着脚镣在地板上走来走去,铁炼与地板摩 擦后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天啊!这太刺激了」高田这样子自己想着,但清子的出现让高田吓了一大   「高田主人,清子打扰了」清子爬了进来,一贯的犬爬行来到地牢的前面。   「我不是叫你别进来了吗?」高田有点生气的说道   「啊……这件事没有人跟我说啊!非常抱歉」清子低下头跟高田道歉。   「今天你看到的事可别多嘴啊」高田严厉的说道。   「是的,不过清子有个想法,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清子说道   「你说吧……」高田说道   「高田主人不妨把这个当成一场游戏如何?也是大家的秘密!毕竟我们不希 望你真的去当家畜,不然你一旦当了家畜,那我们怎么办呢?」清子说道   「游戏?」高田问道   「高田主人不可能放弃人权,因为要照顾我们这五头母狗对吧?」清子问道   「是啊……我怎么能放弃人权成为家畜呢?」高田回答道,而清子已经知道 高田找到了台阶下了。   「那就来玩游戏就好,也就是高田主人随时都可以在这里面当家畜,满足你 的愿望,这样如何?但只是游戏?暂时的,喊不喊停由高田主人决定」清子说道   「嗯嗯……继续说」高田说道   「你随时都可以恢复主人的身份,我们不能干涉,毕竟我们真的是家畜身份 的,但是……」清子说道   「但是?」高田问道   「但是……一旦高田主人你执行了游戏,那么……由我们其中一只母狗担任 暂时的主人,她也可以暂时恢复人的身份,而且……高田主人您一旦进入游戏, 那么身份可是比我们还低贱哦!如何呢?这个游戏」清子继续问道   「听起来不错……」高田说道   「那就由我来担任你的第一任主人可以吗?」清子问道   「好……好吧」高田说完时,清子已经进入了地牢,她解开了她脖子上的项 圈,套在了高田的脖子上,高田的衣物被剥光了,清子拉着狗绳,牵着高田爬出 了地牢,而其她的家畜都已经进来了,奈美、亚理沙、知佳子、礼子。   「我来跟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新姐妹家畜- 高田母狗」清子说完拉了一下   「我是母狗高田,请各位姐姐多多指教,请玩弄我的身体」高田说完便低头 鞠躬,在她心中所有的被虐欲望都在此刻发泄了出来。   一场变态的性游戏在高田的宅底展开了,身份互换,主奴交换,这场游戏高 田似乎不想暂停了,应该会想要继续下去吧。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6-6-22 19:13 这个剧情与家畜过度有些相似,但又比家畜国度细腻很多,看起来很有性欲!期待它的后续,尤其是高田的母狗样子!!!! 金币 2016-6-22 21:28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