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纵欲的紫筠》外传篇雅惠 1-7 》全本完结版


                (1)   「不要啦!上次弄得人家好痛喔!」   我名字叫雅惠,今年18岁,刚考上位於新庄的一所大学. 躺在我身边的, 是我高中学长兼男友阿力,自从我18岁生日那天和他发生关系之后,每次约会 他都只想脱光我的衣服。   像是今天,外面明明阳光普照的,阿力偏偏要我陪他待在房间里. 像这种租 给学生的雅房,隔间超烂,连隔壁敲键盘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而且每次约会 他总要我穿着短裙、低胸这类暴露的衣服,... [阅读最新章节]

《纵欲的紫筠》外传篇雅惠 1-7

                (1)   「不要啦!上次弄得人家好痛喔!」   我名字叫雅惠,今年18岁,刚考上位於新庄的一所大学. 躺在我身边的, 是我高中学长兼男友阿力,自从我18岁生日那天和他发生关系之后,每次约会 他都只想脱光我的衣服。   像是今天,外面明明阳光普照的,阿力偏偏要我陪他待在房间里. 像这种租 给学生的雅房,隔间超烂,连隔壁敲键盘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而且每次约会 他总要我穿着短裙、低胸这类暴露的衣服,从大门进入他的房间,只要遇见阿力 的室友,每个都盯着我的胸部和大腿瞧,一点都不掩饰的。   喔,除了楼上的宏哥!据阿力说,宏哥已经是个上班族了,所以租了楼上一 整层的大套房,有一个很正的女朋友。(「很正吗?」当时我还不服气的质问阿 力,阿力这个呆子还一本正经的回答我:「对啊!超正!」直到发现我的脸色不 对,才赶紧住嘴。)   这个宏哥,每次看到我们都亲切的点点,露出微笑,但是从不会对我多看几 眼。(说真的,宏哥还挺帅的!嘻嘻~~)   「放心,这次我会很温柔的。」阿力锲而不舍的说服我。   「可是……好啦!」   不用一分钟,阿力就扒光我身上几件衣服,猴急的戴上套子……   说真的,以前大姐告诉我性爱有么美妙的时候,我心中还蛮期待的,可是和 阿力这几次经验之后,真的没有特别愉悦的感觉. 除了第一次破处的时候感觉很 痛,之后每次他急急忙忙的进入我的下体,我刚刚有一点点感觉,他就结束了。   「嗯……阿力……」我有感觉了,酥酥麻麻的。   「怎么样?舒服吧?」   「嗯……阿力……人家感觉麻麻的……」   「我用力啰!」阿力似乎受到鼓励。   「嗯……人家感觉怪怪的……啊……」我发出轻轻的呻吟。   「来了!」阿力大吼一声。   我知道,结束了!『或许做爱就是这样吧!』我想。                (2)卉姐   另外一个我不喜欢和阿力待在房间的原因就是,热死人了!   亲热完(算是吧)后,阿力陪着我端着盥洗用具,正要去浴室好好洗个澡, 才一开门就遇见一位打扮火辣的女子。说她打扮火辣可是一点都不过份,她穿着 一件连身的迷你裙套装,低胸的设计让她胸口的乳房几乎露出了一大半,虽然我 也有D罩杯,可是和眼前这个爆乳姐比起来,再加上开岔的设计,几乎快到肚脐 了。裙子也是短到不能再短了,从正面似乎都可以看到她的底裤了,而且细肩带 的款式显示出,她绝对没有穿胸罩。我都替她觉得害羞了。   而女子却似乎很享受男人的目光,胸部挺得高高的,似笑非笑的打量着我。   「卉姐!」阿力率先打了招呼。   「嗨!阿力,女朋友啊?」   「是啊!」阿力傻呼呼的应着,可是他的眼睛却一直停留在卉姐的胸口。我 狠狠地瞪了阿力一眼。   「妹妹要去洗澡?阿力啊,不是卉姐说你,这就是你不对了,怎么可以让美 女妹妹和你们这些臭男生用一样的浴室呢?来跟姐姐进房间洗吧!」   「这不好吧?」阿力先代替我回答着。   「干嘛,怕卉姐吃了你的小美女啊?除非小美女拒绝. 」   卉姐左一声又一声的称讚我,虽然同是女性,但是被称讚还是蛮开心的,让 我不禁对这个「卉姐」有了初步的好感。   「既然卉姐不介意,那……」   「这才对嘛,别更臭男生挤,美女该有美女的待遇。」   於是我跟在卉姐后面,没想到一进入房间,是一段玄关,只听到卉姐「啊」   的一声惊呼,突然消失在玄关后。   我紧张的跟过去一看,让我大吃一惊. 只见卉姐的衣服已经被拉下,一对丰 满的乳房完全暴露出来了,一名全身赤裸的男子(宏哥?)将卉姐压在墙上,嘴 对着嘴热吻着,卉姐一双手高举过头,被男子用一只手将也紧紧地压在墙上,而 宏哥的另一只手则抚摸着卉姐露出的乳房。   「喔……好哥哥……不要……等一下……」两人的嘴终於分开了,卉姐发出 蜜一般甜的呻吟。而宏哥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的嘴贴近卉姐的耳垂,伸出 舌头轻轻的舔着、咬着、吸着,手则从胸口滑向卉姐的私处。   「嗯……好哥哥……等一下……啊……这样……啊……不行……」卉姐持续   接下来的事,更让我吃惊:宏哥放开卉姐的手,双手透过卉姐的大腿,将她 整个人抬起来,紧接着,宏哥就把他胯下巨大的(真的好大,看起来是阿力的三 倍啊!)傢伙插入卉姐的私处了。   「啊……哥哥……啊……等……等一下……啊……好深……不行……我的亲 哥哥……太深了啦……到底了……」   天啊!他们完全无视於我的存在,在我眼前演起活春宫了!   眼见宏哥的阳具一次又一次猛烈地插入卉姐的私处,卉姐双手紧紧地抓住宏 哥的肩膀,摇晃她的长发,一边放荡的呻吟着:「喔……好哥哥……天啊……干 我……好爽……爽死了……亲哥哥……我的大鸡巴哥哥……干死我了……啊……   眼前的景像给我太大的震撼了,性爱真的这么过瘾,可以让一个女子发出如 此淫荡的叫床声?   宏哥不停地摇晃着他的腰,双手捧着卉姐的臀部,依旧卖力地冲刺着。   「啊……鸡巴哥哥……插死我……干死我……小卉喜欢……喜欢被大鸡巴哥 哥干……干死我……干我的小穴……」   眼前的景像实在太震撼了,让我的目光完全无法移开,甚至原先躲在墙后偷 窥的我,忍不住往前多踏了一步。而我的脚步声引起了注意,使得两人的动作瞬 间停了下来,三个人,六对眼睛刹时如凝结般的看着彼此。   「你!你不是……怎么会?」宏哥依旧捧着卉姐的臀部一脸惊讶的问。   「嗯,宏哥,我叫雅惠,请多多指教!」(天啊!我在说什么啊?)   「原来小美女叫雅惠啊,对不起喔,都是人家的坏老公啦……他一进门就把 人家的衣服给扒光了……嗯……好哥哥,不要停啦……人家……快高潮了……」   这个时候,卉姐主动摇摆着自己的屁股迎合宏哥的阳具。两人似乎都在兴头 上,决定完全不理会在一旁的我,继续进行活塞运动。卉姐更是放荡的呻吟着: 「喔……对,就是这样……啊……用力干……操我的贱屄……干小卉的淫穴……   小卉好爽……啊……爽死了……用力操我……喔……不行了……小卉被干得 爽死了……来了……来了……」   显然卉姐极度的兴奋,让我也感染到这样的气氛。   宏哥终於放下卉姐后说道:「高潮了?先回房啦!」没料到卉姐居然丝毫没 有要停下的意思,主动将身体贴近宏哥,一边说:「嗯……我的亲哥哥……人家 现还要啦……还是哥哥看上雅惠妹妹啦……不管啦……亲哥哥……再来嘛……哥 哥不是还没发射……」   「小骚货,别乱讲啦!」宏哥略显尴尬的回应着。   「呵呵……」我一面只能傻笑的回应,一面偷瞄一眼宏哥的傢伙,居然还直 挺挺的翘立着,我估计至少比阿力的长三倍。   「好啦!先到房间啦~~」宏哥说完,就抱起卉姐进入房间内,原来这层是 间两房一厅的小公寓。   不一会儿,卉姐套上一件T恤从房内走出来,对我说:「对不起喔,漂亮妹 妹,浴室在左边。」此时宏哥也穿上衣服,从房间出来,对卉姐说:「我出去买 饮料,你招呼雅惠啰!」   「好啦……快点回来喔,人家还想呢!」卉姐娇声说着。   「哎呦,怎麼問人家這個啦,羞死人了。」   經過一段日子,我和卉姐漸漸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原來卉姐是我們學校   這一天中午,我和卉姐一起在學校餐廳用餐,忍不住向卉姐詢問為什麼和宏 哥做愛的時候可以這麼激烈的時候,卉姐這樣表示:「是嗎?之前叫床叫得這麼 淫蕩可是一點都不害羞啊!」   「好姐姐,告訴人家嘛!」我撒嬌的問著。   「難道妳和阿力都沒感覺嗎?」   「也不是啦,就是沒有很強烈啊!」這下子換我有點害羞了。   不知道為什麼,在上次目睹卉姐和宏哥做愛之後,對於做愛,我似乎有了更 強烈的慾望,只是每次阿力進入我的私處,似乎總是搔不到更深入的癢處。之前 阿力結束之後,我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可是現在,我的慾望總是在阿力發射之 後更加強烈,身體更加躁熱不說,私密的深處卻有一股難以止息的騷癢感。   甚至有時我會幻想,壓在我身上的是帥氣的宏哥。他的傢伙這麼大,可以塞 進我的私處嗎?甚至在睡夢中,我好多次夢見宏哥將他硬挺的傢伙塞進我的…… 我的小嫩穴裡。當我醒來,才發現內褲都濕透了,流出來的蜜汁比和阿力做愛的 時候還多,讓我忍不住搓揉自己的陰蒂,直到稍稍滿足之後才能睡著。   有一次我忍不住對阿力說:「嗯……阿力,人家還想要呢!」他卻一臉嚴肅 的說:「妳這樣太淫蕩了喔!」   『去你媽的!』我心中暗罵著:『你爽夠了,老娘可是才開始耶!』   「怎麼會呢?做愛……嘻嘻,真的超級過癮的喔!」卉姐笑嘻嘻的說著。   「可是當我有一點感覺的時候,他就……」我好像說得過火了。   「喔~~我懂了,小伙子總是特別快啦!除非他持久力夠強,像我的宏哥一 樣,不然前戲是很重要的。」   「對啊!不然女生也可以DIY啊!來,姐姐教妳。」   「姐姐是說……自慰嗎?」   「對啊,妳沒試過嗎?」   我尷尬的小聲回應著:「我……有用手指按摩自己的那裡啦!」我可不敢說 自己自慰的時候,心裡幻想著宏哥壓在自己身上。   「性愛這種事要放開一點才開心啊,反正開心就好,又不會害人。走吧!」 卉姐說完,拉著我衝進廁所,關上門,從包包裡掏出一個橢圓型的物體,約比拇 指長一些,還有一個遙控器。難道這就是……   「有玩過跳蛋嗎?」卉姐證實了我的猜測。   「來,把它塞進去。」卉姐一邊說一邊將跳蛋和遙控器塞給我,「放心啦, 我都有用酒精消毒過!」看我一臉驚訝的表情,卉姐又補上這一句。   『可是我擔心的不是這個啊!它比我的拇指還粗大,怎麼可能塞得進去啊? 而且下午還有兩節課耶!』   「這太大了吧?」我有些恐懼的說。   「妳真愛說笑,這個還不到宏哥的一半耶!」卉姐調侃的說。   『這是在炫耀嗎?我又不是沒看過,哼!』我心裡想著。   「這個遙控器很讚喔,只要搖晃遙控器就可以調整震動強度,拿去用吧!」   「現在用嗎?」   「對啊!好啦,我先出去等妳,慢慢享受喔!我偶而戴著上課,超刺激的, 妳也試試。」卉姐說完就逕自出去了。   接下來,我撩起自己的短裙,拉下底褲,依照「愛情動作片」上的內容,將 跳蛋的電源打開,靠近我的陰蒂。   一陣陣的跳動對我產生極大的震撼,我閉上眼,開始幻想著男人……不!我 幻想著宏哥正在挑逗著我的私處。他的手,他的舌頭,就像片子裡演的那般,挑   「喔……對……就是那裡……這樣弄……弄人家的小陰蒂……好舒服……好 美……」當我這樣幻想的時候,我感覺到自己的私處很快就濕潤了,淫水已經不 由自主的往外淌。   「喔……宏哥哥……人家好濕喔……這樣是不是很淫蕩……啊……人家是不 是太淫蕩了……啊……可是……啊……好舒服……啊……」我低聲的呻吟著,再 將跳蛋的震動調高。   「喔喔……好舒服……啊……啊……哥哥……啊……雅惠好興奮……好刺激 喔……哥哥這樣弄人家……妹妹好舒服……嗯……好哥哥……雅惠好想……哥哥 來愛我……妹妹想和哥哥愛愛……」   僅僅刺激妹妹的小陰蒂已經不能滿足我了,於是我終於鼓起勇氣將跳蛋塞進 自己的私處。原本以為很困難,沒想到在濕潤的淫水潤滑之下,一下子就進去了 一大半。持續跳動的玩具讓我感到更深處的騷癢,於是我更用力地往內塞,終於 整根都塞進去了。   「嗯……嗯……好深……終於……啊……這樣子……好……好美……啊…… 宏哥哥……進來了……啊……來愛妹妹嘛……愛深一點……」   我感覺到跳蛋給我阿力不曾達到的深度,使我升起從未有過的興奮和刺激。 或許真的如阿力說的,我骨子裡是個淫蕩的騷貨。這種羞辱自己的想法非但沒有 平息我的慾望,反而讓我更加興奮,禁不住內在的渴望,我用空下來的雙手褪去 上衣,脫去胸罩,對著自己胸前的雙乳搓揉著。   「嗯……這種感覺……啊……好舒服喔……啊……怎麼會這樣……人家的奶 頭……啊……好癢……啊……身體好熱喔……啊……不行了……人家要……要哥 哥愛我……愛雅惠的小穴穴……愛雅惠的奶子……」   「好了嗎?」卉姐在外面敲門問道。   「嗯……快了……再一下……」正沉浸在愉悅的興奮感中的我,不想就此停   「快出來啦,要遲到囉!」卉姐的催促讓我稍稍壓抑內心澎湃的慾火,只好 穿上衣裙,打開門。「我要去上課了,東西送妳好了,晚上見囉!」卉姐丟下這 句話就匆匆離開了。   我慌慌張張的從後門溜進教室,隨便找個位子坐下,發現老師已經到了。因 為我唸的是理科,所以班上男生佔了一大半,女生寥寥無幾。開學一段時間了, 但是之前習慣性的幾個女生都坐在一起,當我坐下後才發現,我的眾女伴都坐在 教室的前排,隔著一大群男生,我一個人孤伶伶的坐在最後,旁邊圍著一大群男   「雅惠,遲到囉~~」坐在我旁邊的小平開玩笑的對我說。   「嗯……」我輕哼了一聲,因為在我包包內的遙控器,似乎因為搖晃而使得 私處的跳蛋震動的越來越強。而且它的震動忽大忽小,讓我必須咬緊嘴唇才能避 免自己發出呻吟。   『可惡,早知道蹺課就好了……嗯……好強啊……不行了……我快暈了…… 喔……怎麼辦……死卉姐……害死人了……什麼很刺激……簡直太刺激了……不 行……喔……受不了……從來沒有感覺這麼強烈過……』   「妳怎麼了?不舒服嗎?」小平的關心讓我覺得心裡暖暖的。   「嗯,有一點。我……我趴一下,幫我把風喔!」我交叉雙手趴在桌上,張 開嘴,牙齒咬住自己的手臂,因為我很害怕自己會忍不住發出呻吟。   這個時候我的腦袋已經一片混亂,只知道私處的淫水已經潰堤了,我覺得底 褲一定已經完全濕透了,甚至覺得已經穿過裙子,如果現在站起來,位子上可能 會留下一灘水漬。   我用手指隔著上衣捏著自己挺立但是麻癢的乳頭,是的,我的胸罩忘在洗手 間了,所以現在我的上衣內是真空的。   『喔……不行了……太強烈了……喔……我……這是什麼感覺……不行…… 我要叫出來了……啊……啊……受不了了……怎麼這麼舒服……啊……好棒…… 太舒服了……啊……我不行了……』   我雙腿不聽使喚的顫抖了起來,似乎有一股電流從下體深處流經我酥麻的乳 頭,再直衝我的腦門。   「雅惠!妳還好吧?」小平突然將手放在我的肩上,這個簡簡單單的舉動卻 給我極大的刺激,「啊~~」我終於叫出來了。   在這個瞬間,我感覺到全身緊繃,腦中完全空白,下體的淫水完全解放了。 我終於知道,這才是高潮!   「好一點了嗎?」小平關心的問道。   經過我大叫一聲,當然引起一股騷動,於是小平自告奮勇陪我去健康中心, 但是被我拒絕了,只說自己鬧肚子,趕緊到廁所將那個羞死人的跳蛋給弄出來。   「嗯,沒事了!」只是不出我所料,裙子也濕了一些。   『應該不至於被發現吧?!』我心想。   「真的沒事了?」小平仍不死心的問著。   「真的啦!謝謝你喔!」我送給他一個誠心的笑容。   「那就好!」小平笑得很靦腆,而且臉都紅了。   其實我知道小平的心意,從一開學,小平就對我頻頻示好,只是我身邊已經 有了阿力,所以沒有接受他的追求,可是心裡深處其實對他頗有好感。   這個時候,兩人不免都有點尷尬,看著小平真誠的眼神,我也不禁心軟了。   「小平,閉上眼睛。」   「閉上就是了嘛!」   小平猶豫的閉上眼,我踮起腳,在他臉龐送上一個輕輕的吻,然後頭也不回   第二節課,我回到姊妹淘的身旁坐下,旁人似乎都沒有察覺任何異樣,只有 玉茹似笑非笑的瞧著我。   『難道她發現什麼了?』我心想:『應該不會吧!』   下課之後,今天我原本該去打工的,可是因為擺路邊攤的性質,因為下大雨 而休息了。這樣更好,我要去找我的阿力,讓他好好給我「安慰」一下,讓我躺 在他懷裡,好好享受他的愛撫、他的衝刺。這次一定要慢慢來,讓自己可以更充 份的享受性愛的刺激。   想到這裡,我不禁覺得下體已經開始瘙癢了起來,『或許我內心裡真的住著 一個淫蕩的騷貨,只是之前睡著了。』我想。   我不願抗拒這樣的念頭,因為我已經體驗過自慰的高潮,如果可以兩個人一 起,應該會有加倍的刺激吧?   於是我特地回宿舍洗個香噴噴的澡,再換上我最漂亮的粉紅色內衣,套上超 短的熱褲。上衣呢?我猶豫了一會兒,決定只穿一件薄襯衫,讓阿力一脫下我的 外套,就可以看見我內衣襯托起來的豐滿胸部,我可是有將近E罩杯的胸器呢!   我興沖沖的散步到阿力的租屋處,準備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可是我站在他 房門口,正準備敲門的時候,卻聽到裡頭傳來女生的聲音說著:「哎呦,阿力哥 哥,這是人家的初吻耶~~」   聽到這句話,我當場像是被澆了一桶冷水,憤怒、羞愧……種種複雜的情緒 在一瞬間爆開來。   「邱毅力!你給我出來!」我在門口大喊著。   我聽到裡頭「乒乒乓乓」的聲音,又聽見那個女子的聲音:「是誰啊?」   不一會兒,阿力開門出來,一臉尷尬的說:「妳今天不是要打工嗎?」   「那個女的是誰?」我繼續狂吼著。   見阿力不答話,我推開他,衝進房間內,見到一個面容清秀、身材纖細的女 子,身上還穿著高中制服。   女子一臉驚恐的看看我,又看看阿力,問道:「阿力哥哥,她是誰啊?」   「說啊!告訴她,我是誰!」我朝阿力咆哮著。   「她是雅惠,我高中學妹。」   聽到阿力的介紹,我整個人一陣昏眩:「對!我只是你學妹,一個把自己初 夜奉獻給你這個禽獸的笨學妹!」   「妳不要亂講,那一次妳又沒有流血。」阿力辯解著。   「我解釋過了,我國中騎腳踏車的時候……算了。」我死心了,對於一個混 蛋,說再多又有什麼用?   我狠狠的瞪了眼前這個男生,不!應該是眼前這個畜生一眼,「好,記住這 是你說的,那我們完了!還有……」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用盡我的力氣大喊: 「邱毅力!你的老二好小啊!」之後立刻轉身衝出去。   我狂奔到街上,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我很慶幸沒有在他面前掉   空中落下的大雨,將我全身淋得濕透,也洗去我臉上的淚。   「雅惠!妳怎麼在這淋雨?」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可是我沒有回頭,然後 一件寬大的雨衣就套在我的身上。小平突然出現在我眼前,只不過,現在換成他 在淋雨了,很顯然他將自己的雨衣給我穿了。   「雅惠!雅惠?」身後居然傳來阿力的聲音。   這時候聽到他的聲音只讓我覺得噁心,我抓著小平說:「帶我走,求你。」 小平也不多說,一把將我抱起,放上他的摩托車。   小平冒著雨將我帶回他家,進門之後,他幫我脫下雨衣。這時候他突然臉紅 了起來,我一時還在納悶,等我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襯衫已經完全透明,粉 紅色的內衣完全呈現在小平的眼前了。   「小平是色狼!」我嬌聲的抱怨著。   「哪有,是……」   「是什麼?」   「是雅惠太漂亮了,誰受得了啊?!」小平居然也跟我耍賴起來了。   小平這樣當面稱讚我,還是讓我非常心動,「壞蛋!」我向小平的胸口輕輕 捶了一下,沒想到小平居然抓住我的手,將我拉進他的懷裡。   「不要啦,人家全身都濕了。」   「我也是~~」小平回應著。   然後,他將頭低下來,『他要吻我?』我心想著,可是心中卻有一股竊喜, 於是我仰起頭,閉上自己的眼睛。沒想到,他卻只是在我的額頭輕輕啄了一下, 『就這樣?』我覺得糗死了。   「先洗澡吧!」小平在我耳邊輕聲說著。   「不准偷看喔!」進入浴室之後,我對外喊著。   「是喔,真的不行喔!」小平調皮的回應著。   洗完澡後,我穿上小平借我的T恤,他的衣服穿在我身上,下襬已經到膝蓋 上緣,簡直就像連身裙一樣,索性連短褲也不用了。   『反正小平說會幫我拿衣服去烘乾,先穿他的T恤應該還好吧!』我心裡這 樣想著。當然,我的內衣和底褲通通都濕透了,所以內在都是真空的!   等小平洗好澡,只聽他說:「我幫妳拿衣服去烘乾喔!」就準備出門了。   「我可以用你的電腦嗎?」   「喔,我的NB在包包裡,密碼是妳的生日喔!」小平說完就離開了。   我一個人坐在房間裡,打開小平的NB,準備上網隨便看看,只是在桌面的 角落看到一個「珍藏」的資料夾,一時好奇就將其點開來,沒想到裡頭居然是一 幅幅的裸女圖,還有許多影音檔,想當然爾,都是一堆「愛情動作片」。   我隨手點開來看,裡頭的內容五花八門,尤其其中「痴女」系列的女優,個 個像是飢渴的蕩婦,在工地、電車甚至男廁中和男人做愛,讓我感到異常刺激, 看著看著,我也覺得身體熱了起來。   於是,趁小平不在,我忍不住一手撩起T恤,對著自己的陰蒂按摩著,另一 隻手伸入衣服中,抓著自己的乳房。在A片和自慰的雙重的刺激之下,我的淫水 很快的流出來了,於是我將手指慢慢地插入自己的私處裡,讓我不禁呻吟起來。   「喔……這樣子……好……好淫蕩喔……這樣搞……太騷了……可是……好 刺激……啊……怎麼可以……啊……」我一邊自慰,一邊幻想自己是A片中的女 優,正在享受男人的陰莖。   「啊……啊……插進去了……啊……好猛喔……哥哥好厲害……插雅惠…… 啊……插得雅惠好舒服……啊……用力一點……這樣插……好舒服……啊……雅 惠這樣好淫蕩喔……是不是太騷了……嗯嗯……哥哥……來插雅惠……雅惠好癢   接下來,更多的男子加入,對著女優「騷貨、賤人」的亂罵一通。在這樣污 辱的言語中,卻讓我感到加倍的刺激。   「嗯……不是啦……雅惠不是騷貨……啊啊……這樣子……雅惠受不了…… 啊……不……不要輪姦我……不行……慢慢來嘛……這樣子……雅惠受不了…… 啊……人家不是騷貨啦……只是……只是哪裡好癢……喔……要哥哥……哥哥的 那個……快點……快點進來……啊……」   「雅惠哪裡很癢啊?」小平的聲音嚇得我心臟好像都停了幾秒。   「你……你……我……這個……我……你……」我已經語無倫次了,不知道 他已經回來多久了。   小平二話不說的將幾乎全裸的我抱起來,扒去我身上僅有的衣服,再將我放 在床上。接著小平也全身脫光,露出結實的胸膛和龐大的陽具。   「好大!」我脫口而出。   「喜歡嗎?」小平調侃的說。   「壞死了,人家不知道啦!你要幹嘛啦?」   「妳真的太性感了,我忍不住了……可以嗎?」小平很有風度的問著。   『怎麼辦?小平想和我做愛,嗯……幹嘛這樣問,人家不知道啦……小平的 好大喔……如果插進來……可是……人家現在好想喔……怎麼會這樣……這麼隨 便會不會讓小平覺得人家很淫蕩……』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小平已經分開我的雙腿,將頭埋在我的雙腿之間, 「啊……啊……啊……小平……這樣……好奇怪喔……」沒想到小平居然在舔弄 我的私處,應該說舔弄我的陰蒂。   小平靈活的舌頭在我的陰蒂上滑動著,一會兒又用嘴吸吮它,兩隻手同時也 沒閒著,他的手指已經……已經溜進我的私處了。這樣的雙重「享受」讓我剛才 受到驚嚇而暫時壓抑的慾望,瞬間被提起到更高的層次。   在小平的挑逗之下,我忍不住呻吟起來:「嗯……小平……這樣……這樣弄 得人家……好……好奇怪喔……你……你怎麼可以舔人家那裡啦……啊……舔得 人家……人家好……好癢喔……壞小平……啊……不行啦……不能吸……啊……   沒想到小平不只舔我的私處,連人家私處流出來的淫水都吸進嘴裡了。   「嗯……小平……不可以啦……不能這樣……這樣子人家……好害羞喔…… 啊……這樣弄……人家……嗯嗯……人家感覺好奇怪喔……啊……壞小平……不   小平一面吸,一面攪動在我私處的手指,這樣一來讓我感到深處更加騷癢。   「平……這樣……這樣人家好……好奇怪……嗯……平……這樣……雅惠好 癢……裡面好癢喔……不要啦……人家不行了……啊……再深一點點……再裡面 一點……不行……人家……人家……」   「那我要來囉!」小平終於起身。   「好……快點……不是……嗯……人家不知道啦……」我用雙手蒙著眼睛害 羞的不知該說什麼。   緊接著,小平挺起他胯下的大傢伙,對著我的私處緩緩地插進來了。雖然小 平的動作很溫柔,但是他的尺寸是我從來沒遇過的,還是讓我忍不住大叫出來。   「啊……小平……等一下……你的好……好大……」   「妳是第一次嗎?」小平一臉驚訝的望著我。   「不……不是啦……可是……阿力的沒有這麼大……」   「那他的是……」小平已經停止動作,溫柔的問著。   我翹起自己的拇指,說道:「大概這樣吧!」   「喔!」小平應了一聲。   我也不知道這一聲是什麼意思,只覺得小平似乎正慢慢退出去。   「嗯……不要……」我以為他要停了,沒想到我剛說完,他又再度插進來, 就這樣一進一出的緩緩抽插我的私處。   「可以嗎?」   「嗯……壞小平……人家不知道啦……啊……可以……」   「可以什麼?」小平問道。   漸漸地,我似乎可以適應小平的尺寸了,而且感覺到深處的騷癢也越來越強 烈,禁不住開口說:「可以……可以再深一點……人家……嗯……人家裡面…… 嗯……羞死人了……人家說不出口啦……小平……再……再進來一點……」   小平聞言,也加大擺動的力道,幾次之後,突然猛力一插,整根都插進我的 私處裡了,接下來就是一陣猛力的抽插。   「啊……壞蛋……啊……好深……小平……怎麼這麼厲害……小平……你的 好……好……好……好……啊……太深了……」   「親親雅惠,說出來嘛,不要隱藏才能真正享受啊!好什麼?」小平挑逗的   『沒想到小平這麼會弄,我真是小看他了。』我心想著:『可是,說出來真   「說嘛,乖~~」   「小平……嗯……羞死人了啦……人家……啊……說……說不出來啦……」   「好雅惠,說嘛,小平喜歡聽,拜託啦!」   「嗯……小平的……好……好大……插得好深喔……雅惠被插得好……好深   「喜歡嗎?」   「不要問啦……人家……人家不知道啦……啊……天啊……好舒服……」   「大聲說出來啊,雅惠的小穴喜歡被小平的雞巴插。」   「啊……不要啦……太色情了……人家說不出來……啊……」   小平動作慢了下來,露出一絲失望的表情。   「嗯……小平……不要啦……人家很害羞嘛……」   「沒關係啦!」小平說。   這時候我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心裡覺得應該安慰一下眼前的小平,畢竟,他 真的讓我好「滿足」。   「嗯……好啦……小平……雅惠說……說很淫蕩的給小平聽……你是第一個   「真的?!」   「嗯……那小平要好好的……嗯……你知道的……要努力……努力的……」 我深深的吸一口氣,接著大聲說:「努力的幹雅惠……幹雅惠的小穴……啊…… 對……就是這樣……啊……小平……小平好厲害……啊……好深喔……雅惠從來 沒有被幹得這麼深……幹雅惠的小……小……小淫穴……小平哥哥的雞巴……幹 得雅惠的小淫穴……好……好爽……雅惠愛上哥哥了……愛上哥哥的大雞巴…… 啊……幹死我了……操死雅惠妹妹了……」   我把平常看過、聽過的淫蕩言語都一瀉而出,只是沒想到,原來只是想討好 小平的句子,從我自己的嘴裡說出來,卻也給自己帶來更高的刺激。   聽到我的加碼演出,小平更是賣力衝刺,弄得我淫水四溢,自己都不知道經   「啊……小平哥哥……大雞巴的小平哥哥……不行了……雅惠受不了了…… 啊……又來了……妹妹高潮停不下來了……」在一連串高潮之後,我的腦中已經   蓮蓬頭將熱水噴灑在我身上,這已經是我今天洗的第三次澡了,雖然三次之 間僅僅相隔了兩個多小時吧,可是這中間我卻經歷了好多事:第一次失戀、第一 次穿男子的衣服、第一次享受真正的性高潮。經過這一場大戰,我居然覺得連腳   原本小平要扶著我一起進浴室洗澡的,「不要啦,人家自己會走。」我因為 太害羞,所以還是拒絕了。   出了浴室,發現小平提著大袋小袋的進門,接著將一袋袋的食物放了滿滿一 大桌,甚至還有啤酒。   「你餵豬啊,買這麼多幹嘛?」我質疑的問著。   「嗯,因為不知道妳喜歡吃什麼,所以就都買了一些。呵呵!」小平孩子氣   當我們坐下來享用小平買回來的食物後,突然雙方都沉默了,我突然覺得該   「謝謝!」我開口說道。   「不用客氣啦,這些沒多少錢。」   「我不是說這個啦!」   「喔?那……那應該是我向妳說謝謝才對啊!」   「為什麼?」我疑惑的問。   「能和雅惠大美女『那個』,當然應該謝天謝地啊!」小平調皮的說。   「要死啦!」   「好啦!到底要謝什麼?」   「謝謝你那時候把我帶走。」我低聲的說。   「喔?那更不用謝,反正我暗戀妳很久了,再說,能和大美女……」   小平嘻嘻一笑,沒再說什麼。   過一會兒,我忍不住低下頭又問道:「你會不會覺得我很隨便?」沒聽到小 平的回應,我抬起頭,只看見小平指著自己的嘴猛搖頭。看他這副滑稽的模樣, 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啦,你可以說話啦!」   「呼……快悶死了!」小平搞笑的說著。   「快說啦!」   「當然不會啊!什麼叫『很隨便』,雅惠這麼性感,可是男人心目中的女神   「騙人,也不知道騙過幾個女生了。」   「冤枉啊,嚴格說起來,我還沒交過女朋友呢!」   「鬼才信你,這麼會逗人家,弄得我……」說到這裡,我驚覺說溜嘴了。   「真的!我發誓!」   「那你告訴我,你怎麼這麼會逗女孩子?」   接下來,小平開始向我訴說他的經歷。   原來高中時,不愛讀書的他,父母幫他找了一個家教老師,是個來台灣工作 的ABC,雖然外表看起來普普通通,可是身材卻是一級棒。沒想到,這名老師 居然用自己的身體來獎勵小平,親吻、摸乳,到最後當然是上床了。   家教老師不僅教小平學業上的問題,同時也教他性愛的技巧,讓他學會怎麼 挑起女人的慾望,探索女性的敏感帶。而且他們不僅在房間做愛,包含陽台、百 貨公司的廁所、樓梯間,甚至夜間的公園都試過。   聽到這裡,我腦袋都快炸開了,不禁覺得既刺激又荒唐:「騙誰啊?」這個 故事太荒謬了,簡直就是A片的劇情嘛!   「是真的!」小平認真的說:「只是她最後才告訴我,其實她對性的慾望很 強,像我這樣的家教學生她就有三個。其實她根本不缺這個外快,只是想和年輕 的高中生做愛,所以她不是我女友,我也不是她的男友。」   「那你不是很受傷?」   「一開始有一點啦,後來Casey說她知道這樣很自私,可是希望我原諒 她,因為她無法只守著一個男人的。」   「她叫Casey?」   「那你們現在還有聯絡嗎?」   「沒有,她回美國了,畢竟她只是來工作的。所以啦,Casey給我的觀 念就是,性愛這檔子事,只要雙方開心就好,反正又不害人。重要的是,要雙方 都放得開,能愉悅地享受。」   「喔!」我無言了,照這樣的說法似乎也沒什麼錯,本來嘛,為什麼女人一   這時候,我突然想到,剛才小平好像沒有……可是這種事太害羞了,我怎麼   「所以,雅惠剛才還滿意嗎?」小平笑笑著問。   「討厭啦,怎麼問人家這個?」我臉紅的不知該如何回答。   「說嘛!說嘛!」小平苦苦的追問。   「嗯,」我緩緩的點點頭,接著說:「那小平呢?你剛才是不是還沒……」   「喔!呵呵,沒關係啦……」   小平越是這樣講,我就越是覺得有些愧疚,好像都是他在服務我似的。『不 行!』我心想著:『總要給小平一點回饋吧!』   「真的沒關係嗎?我……我可以……可以再……再陪你……嗯……你知道的 啦……」我小聲的說。   「可以什麼?」小平也不知是裝的還是怎的。   「嗯……你壞啦……就是……今天晚上我都是你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 的勇氣說出這些。   「真的?」小平一臉驚喜的表情。   「嗯……」我點點頭,只是覺得臉熱得發燙。   之後小平心情似乎特別好,我們兩人就這樣吃著桌上的各式滷味、小菜,幾 瓶啤酒下肚之後,我開始覺得有點昏沉沉的了,漸漸地膽子也大了起來。   「小平,你的那個真的好大喔!」我大膽的說。   「嘻嘻,謝謝妳不嫌棄啦!Casey也說我是她見過的台灣男孩中下面最   「哼,不准你還記得她,現在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   我們收拾完桌面之後,小平並沒有急著拉我上床,反而是抱著我看一些情色 小說和「愛情動作片」,其中的內容荒謬又離奇,有3P的、戶外的,甚至還有 亂倫的。而其中最讓我吃驚的,是女孩的叫床更是風騷又淫蕩,什麼「賤屄」、 「淫穴」啦,還有「哥哥的大雞巴」、「肏我」、「欠幹的賤貨」、「淫蕩的騷   我躺在小平的懷裡,看著這些內容,小平的手則不安份的在我身上愛撫著, 一會兒用手指捏我的乳頭,一會兒又撫摸我的陰蒂,這樣弄著,不禁又讓我的慾   另一個讓我好奇的就是女優的口交,在女優的吸吮下,似乎每個男子都又硬 又挺,一副很享受的模樣。阿力曾要求我幫他吹喇叭,可是我都只是應付兩下。   「男生都很喜歡口交嗎?」我低聲的問。   「那雅惠喜歡嗎?」小平反咬我一口。   「討厭啦,是人家先問的。」   「當然喜歡啊,有一種優越的征服感,呵呵。那換雅惠說了,喜歡嗎?」   「嗯……」想起剛剛被小平舔著小陰蒂的感覺,真的是從來沒有過的。而且 在小平的挑弄之下,我的……嗯……我的小穴已經開始濕潤了。   「那我來服侍雅惠女神吧!」小平說完,就將我抱起來,放在床上。   「嗯……不,這次換雅惠來服侍我的好哥哥,」或許是酒精的作用,我的言 詞也越來越大膽了。於是我讓小平躺在床上,用我所能想到的最淫蕩表情對小平 說:「哥哥,妹妹來吸你的大雞巴囉!」緊接著,我張開嘴靠近小平的大傢伙。   雖然小平剛洗過澡,可是還是有一股淡淡的氣味傳入我的鼻子中。之前阿力 要求我口交的時候,一些怪味總是讓我卻步,可是這次小平的味道,卻讓我感到 更加興奮。不知是酒精的作用還是所謂的賀爾蒙,總之,這股氣味讓我的性慾快   我學著A片中女優的動作,吸吮著小平的雞巴,很快地感覺到他的傢伙在我 的口中漲大,很快地就塞滿了我的嘴。我聽到小平的喘息聲越來越沉重,我知道 自己的表現還不算太差。   我吐出小平的傢伙,用既風騷又熱情的語氣對他說:「小平哥哥,人家吹喇 叭的技術還可以嗎?小平哥哥舒不舒服啊?雅惠妹妹服務得還可以嗎?」   「嗯,很棒!」小平笑嘻嘻的說。   「可是……現在換人家也……也……嗯……你知道的嘛!」越是這樣嗲聲嗲 氣的說話,似乎也喚醒了我體內的惡魔,激起身體的渴望。   「小穴癢了嗎?」小平單刀直入的問道。   「嗯……壞哥哥……怎麼這麼直接啦……妹妹才沒這麼淫蕩呢!人家只是覺 得那邊好像濕濕的……該怎麼辦啊?好像也有一點癢癢的……」   「那雅惠要不要來自己試試看啊?」   「自己怎麼試啊?」   「就是張開腿跨在我身上,然後……嘿嘿……」   「喔,妹妹試試看。」於是我依照小平的說法,跨在他的身上,將自己其實 已經癢得難受的小穴對準小平挺立的雞巴緩緩地套進去,充實的滿足感讓我忍不 住呻吟起來:「啊……好……好大喔……啊……好……好滿……」   我緩緩地上下套弄著,終於將小平整根雞巴給吞進自己的小穴裡:「啊…… 都……都進來了……頂到底了……啊……」   「雅惠自己說,妳在做什麼?」小平戲謔的口氣問著。   「我……我在……在套哥哥的……套哥哥的大雞巴……啊……」   「雅惠是不是很淫蕩啊?」   「嗯……壞哥哥……人家只是想服侍哥哥嘛!啊……」   這時候小平突然往上一頂,接著又說:「雅惠是淫蕩的騷貨,快說!哥哥最 喜歡幹騷貨了。」   在小平這樣侮辱的言詞之下,反而讓我更加興奮了:「嗯……不要啦……人 家才不是騷貨呢……啊……好哥哥……輕一點……你的好大喔……大雞巴頂到底 了……不行了……好哥哥……你頂得人家……好……好舒服……妹妹……妹妹要   「好妹妹大聲說出來吧,說給哥哥聽,雅惠是欠幹的騷貨。」小平再次的鼓   「啊……雅惠……這樣好色情喔……雅惠是欠……欠幹……欠幹的騷貨…… 欠男人幹的騷貨……」這樣無恥的言語一脫口而出,彷彿解除了我心中的魔鬼, 擺脫了最後一道道德的枷鎖。   小平此時似乎也受不了刺激,從床上爬起來,反身從背後將我壓在床上,接 著抱住我的腰,將我的屁股給抬高,我順從地翹起自己的屁股,往小平的下半身 貼近。小平此時再也不客氣,挺起他堅硬的雞巴,從後面再度插進我的小穴裡。   「啊……好哥哥……這樣子……這種姿勢……太……太色了……小平好變態 喔……這樣插……啊……插得好深……」   「雅惠像不像小母狗在被幹啊?」   「啊……壞哥哥……壞狗狗幹淫蕩的壞母狗……啊……用力……幹得小母狗 好爽……壞狗狗……幹死我吧……」   「我要插死妳的賤屄!」小平粗暴的衝刺著。   「啊……好哥哥……插我……插雅惠的小穴……雅惠好爽……爽死了……雅 惠喜歡被哥哥插……插母狗的賤屄……母狗的賤屄好爽……啊……爽死了……不 行了……雅惠高潮了……啊……好哥哥……喜歡淫蕩的小母狗嗎……小母狗是不 是很騷……很淫蕩……啊……羞死人了啦……人家變得好淫蕩喔……都是哥哥的 大雞巴害的啦……」   此時我已經完全不顧羞恥了,只想滿足自己的慾望。而小平似乎對我的表現 也非常滿意,因為我可以感覺到他的力道不斷加強,似乎也到了最後階段了。   「啊……不行了……雅惠……不……騷狗狗要高潮了……雅惠是淫蕩的騷母 狗……又……又高潮了……」   「我也要來了,我要內射給母狗。」   「好……親哥哥……內射給我……不要拔出去……母狗今天要被內射……都 射給雅惠……啊……來了……雅惠被內射了……啊……好多喔……啊……啊……   站在街頭,望著天空中的豔陽,我有點不知所措。   在這個週末的日子裡,我穿上性感的低胸裝,大概露出我一半乳房,因為有 點害羞,所以先外面披了一件罩衫;下半身則配上顯示出我美腿的超短迷你裙, 而且內在還搭了第一次嘗試的丁字褲。   原本想給小平一個驚喜,和他瘋狂做愛,沒想到到了他門口,才知道他今天 被媽媽叫回台中了。電話中,他母親還埋怨小平怎麼沒有約我一起回去。這下好 了,滿腔的熱情(慾望)不知怎麼打發。而且從這裡坐車回宿舍,公車還不知要   「雅惠?」耳邊傳來熟悉的聲音,我尋找聲音的來源,「卉姐?」我看見卉 姐從車中露出頭來。   「去哪?」卉姐問著。   我聳聳肩說道:「我男朋友回家去了。我也不知道!」   「去我們那吧,下午我們要去唱歌,一起去吧!」卉姐提議。   「好啊!」我坐上後座,卉姐則坐在副駕駛座。   「宏哥。」我向宏哥打聲招呼,宏哥則向我點頭示意。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一路上宏哥似乎有意無意的從後視鏡看我,『宏哥在 偷瞄我?』我心想著,不禁有些自豪。   我低頭看著自己,裙子短得不像話,從我的角度,好像都快看到自己的底褲 了。低胸裝因為罩衫擋著,將我豐滿的乳房都遮住了,於是我壞心的脫去罩衫, 讓E罩杯的乳房暴露出一大半,這時候,我發現宏哥的眼睛好像瞬間睜大了。   『嘻嘻……宏哥也注意我了!』我心裡暗笑:『想看嗎?男人就是這麼壞, 讓你看個過癮。』我心想著,故意將身體前傾,假意和卉姐聊天,其實是讓宏哥 可以更清楚的窺視我的乳房。   『嘻嘻……宏哥哥……壞壞……偷看人家……卉姐姐在旁邊呢……雅惠現在 可是不一樣了喔……人家的奶子也很大吧……有沒有比卉姐姐的大啊……嗯…… 還看……都不專心開車……』   我一路上就這樣胡思亂想,而且在宏哥的窺視之下,我居然覺得私處燥熱了 起來。本來嘛,人家今天就想和小平大戰三百回合的,所以心裡早就期待被男人   『嗯……壞哥哥……看得這麼認真……真受不了……男人都這麼壞……人家 奶子都被你看光光了啦……嗯……壞死了……又看……好壞喔……人家的小穴穴 都……都濕了啦……淫水都流出來了……今天人家穿小丁丁呢……唉呀……不要 一直看嘛……人家的小丁丁都擠進雅惠的小淫穴裡了……』   我也偷瞄了一下宏哥,發現他下體的大傢伙也明顯的挺立起來了:『嗯…… 壞哥哥……翹得這麼大……是不是想……想……想插雅惠的小穴穴啊……嗯…… 不行喔……人家是小平的小母狗……不能給其他的公狗插……嗯……哥哥的好大 喔……不知道插進來有沒有比人家的小平哥哥大……嗯……羞死人了……』   就在我沉浸在宏哥的視姦和自己的幻想之下,終於到了。   一進門,宏哥說聲要上洗手間,就逕自走進廁所了,我心裡暗笑:『是要去 整理勃起的傢伙吧?』   「唉呦,我們雅惠越來越性感了呢!」卉姐調侃的說。   「怎麼沒有,大奶子都快跑出來見客了。」   我心裡驕傲著,可是嘴上卻說:「你幹嘛欺負人家啦?」   「哪有欺負妳,這樣才是欺負妳啦!」卉姐說完,伸出雙手往我的腰際對我   「不要啦!」我慌張的閃躲著,卉姐仍不死心的持續進攻,「卉姐……別鬧 啦……人家很怕癢……」在我躲避的過程中,一不小心(是真的!),一邊的乳 頭從衣服裡露出來了,而短裙也因為根本不能應付這麼激烈的動作,整個捲至腰 際,不用說,我只有小丁丁遮掩的私處和可以說毫無掩護的屁股也都露出來了。   這時候我也不客氣的反擊,卉姐穿著無肩帶彈性的緊身衣,我順勢一拉,將 卉姐的衣服給拉下來,再加上卉姐想站起來躲避,我硬是不放手,就這樣一扯, 卉姐整件衣服都被我扯下拉到大腿。只是沒想到,卉姐緊身衣內居然空無一物! 也就是說,卉姐沒有穿任何胸罩或是底褲,所以這樣一來,她幾乎就是全裸了。   「好啊!看我的~~」卉姐大喊一聲,再度向我攻擊,沒幾下,我的上衣被 解開,既細又薄的丁字褲被卉姐用力一扯給扯破了。這樣一來,我們兩個幾乎都 全裸的從沙發大戰到地毯上。   這時候,卉姐居然張開嘴,對著我的乳頭吸吮起來了,而且……而且,手指 居然也對著我的陰蒂愛撫起來了。   「卉姐……妳……妳在幹嘛啦……不要啦……」   卉姐抬起頭,對著我發出一個嫵媚又詭異的笑容。接下來,卉姐的手指輕易 地進入我濕漉漉的小穴裡,而且還不安份的攪動起來。   「卉姐……不要啦……這樣好奇怪喔……」   「那妳先老實對姐姐說,雅惠的小穴穴怎麼這麼濕啊?剛才是不是故意暴露 給人看啊?唉呦……都濕透了……雅惠是個壞妹妹……」   原來,剛才的一切都已經被卉姐發現了,可是她的態度又不像生氣的樣子。   「人家……人家才沒有呢……是……是不小心的啦!人家今天本來是要去陪 男朋友的嘛……啊……姐姐……不要再弄了……這樣……人家快叫出來了啦…… 啊……不要啦……好癢喔……」   「不小心的啊?可是雅惠的小穴都濕透了,淫水都流出來了耶~~」   「才……才沒有呢……那是汗水啦……啊……姐姐……妳怎麼舔人家啦…… 不行啦……這樣……這樣人家會受不了啦……啊……好……好癢喔……卉姐好會   卉姐的嘴已經湊上我的陰蒂了,一吸一舔的逗得我不能自己。   「那妳跟姐姐說,小穴裡的是汗水還是雅惠發浪的淫水啊?」卉姐一面問, 一面用手指對著我的小穴抽插起來了,而且對著我的陰蒂毫不客氣的逗弄起來。   「嗯……卉姐姐……不要問了嘛……啊……啊……不行……人家才沒有發浪 呢……是……是宏哥一直看人家……看得人家……嗯……看得人家心癢癢的…… 人家就……就好興奮……就……人家小穴……就……就濕了……」   「原來雅惠妹妹喜歡玩暴露啊?被男人看到奶子就這麼興奮,那還想不想被 男人幹啊?想不想被宏哥哥幹啊?」   「沒有,人家才沒有這麼淫蕩啦……壞姐姐……啊……妳怎麼這麼會逗…… 弄得人家好癢……好興奮喔……啊……不行了……我的好姐姐……」   「那雅惠的穴穴怎麼流這麼多淫水啊?唉呦!越來越多了,雅惠妹妹的淫水 都流出來了,雅惠好騷喔,簡直就是個小騷貨。」   「沒有……人家才不是騷貨……都是姐姐弄的啦……啊啊……再……再深一 點……這樣……好……好舒服……」   「雅惠好騷喔,這麼興奮啊!」   這個時候,我突然覺得自己也不能示弱,於是伸出手,對卉姐的私處展開攻 勢。沒想到,卉姐的私處居然光溜溜的一片,原來卉姐將自己的陰毛給剃掉了, 而且淫水四溢的小穴,讓我的手指輕易地插進去了。   「姐姐才是騷貨啦……連陰毛都剃光了……就跟AV女優一樣……姐姐想去   「對啊……姐姐是騷貨……妹妹也是騷貨……都是欠幹的騷貨……好啊…… 我們來去拍A片……拍A片給男人幹……給男人插賤屄……唉呦……好妹妹…… 妳也好會弄喔……嗯……插姐姐的騷屄……姐姐的騷屄好癢喔……」   「姐姐才淫蕩啦……啊……啊……壞姐姐……要拍A片自己去拍啦……插到 底了啦……姐姐太淫蕩了……啊……就是那裡……人家的小陰蒂……好……好舒 服……再……再深一點……」   「還要再深啊?可是姐姐的手指不夠長了,那怎麼辦?」   「嗯……壞姐姐……人家……人家不知道啦……」   「說嘛,要不要阿宏來幫忙啊?」   「不行啦……不行……人家有男朋友的,不能……不能隨便給別人插……」   「阿宏!來幫忙喔!」沒想到卉姐居然大叫起來。                 (待續)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5-6-4 12:25 楼主写的不错,剧情节奏都很不错,就是后面的繁体字看着太累啊,希望楼主后续用简体字啊! 金币 2015-6-4 21:44 这个去年5月都已经是1-7了。现在还是1-7。都没更新。 对人物心理变化得描写非常细腻,尤其是人物一步步变化的深入阐述非常贴切,期待续集。 金币 2015-6-7 22:30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