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位女神的香乳榨精虐杀 》全本完结版


  「呜呜呜~!」哀嚎声从两位身材诱惑的美女的酥胸之间传出来,一个浑身 赤倮的瘦小男人的脑袋被深埋在美女的巨乳之中,完全看不到了,只有呜呜的低 鸣声还能证明男人在痛苦的挣扎。   这个男人名叫张山,今年十七岁,整天跟一帮混混游手好闲打架斗殴,结果 在前两天不长眼得罪了黑社会大佬苏妙月,就被抓到了这里。   苏妙月在当地很有势力,根本没人敢惹,可张山也没有主动惹她啊!那天她 将车钥匙扔在地上让张山捡起来,占山哪里敢不听啊,伸手... [阅读最新章节]

五位女神的香乳榨精虐杀

  「呜呜呜~!」哀嚎声从两位身材诱惑的美女的酥胸之间传出来,一个浑身 赤倮的瘦小男人的脑袋被深埋在美女的巨乳之中,完全看不到了,只有呜呜的低 鸣声还能证明男人在痛苦的挣扎。   这个男人名叫张山,今年十七岁,整天跟一帮混混游手好闲打架斗殴,结果 在前两天不长眼得罪了黑社会大佬苏妙月,就被抓到了这里。   苏妙月在当地很有势力,根本没人敢惹,可张山也没有主动惹她啊!那天她 将车钥匙扔在地上让张山捡起来,占山哪里敢不听啊,伸手去捡的时候却被她穿 着高跟鞋的玉足一脚踩住,非说张山的手硌到她的鞋底了,然后根本不管张山如 何求饶就命令手下把他抓了起来塞进车里!   张山被关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这两天苏妙月大佬和一位名叫水媚珊的中学 老师对着他轮番榨精,把他折腾的面容憔悴,她们每次都把张山压榨的几乎昏厥 才停手,然后把他扔在地上大笑着离开。   两位美女都非常漂亮,一双巨乳丰满挺翘,胯下的玉臀柔滑紧致,美腿晰长 性感,有一次她们正在榨精时,临时有事离开了,张山甚至在两位大佬留下的体 香余韵之中,幻想着在她们的巨乳美腿之下自己喷射了一次!   被两位美女榨精的感觉真是又痛苦又快乐,她们疯狂的玩弄、蹂躏,根本不 把张山当人看,他在她们眼中只是一个获取快感的自尉器罢了,又或者连自尉器 都不是,比起蜜穴对肉棒的撕咬,她们更喜欢看着张山无助的哭泣哀求的样子, 她们残忍起来的模样特别美,让张山既恐惧害怕又膜拜依恋。   两位美女总是变换着各种方式来玩弄张山,今天她们再次对他实行残忍的榨   她们的身材都很高挑,本就出众的身高再加上脚下的高跟鞋,都超过190 公分了!而张山只有160公分左右的样子,他的脸被塞进正面的水媚珊的双峰 沟壑,而后脑也被苏妙月的酥胸压住,两位美女紧紧的搂在一起,竟是用挺致的 胸脯夹着他的脑袋,将他的双脚生生的凌空抬起!   面颊上的温柔触感让张山的肉棒顿时就坚挺了,但窒息的感觉又让他无比难 受,他很想挣扎,但他的胳膊被她们夹住,完全无法动弹,他的双腿起初还蹬了 几下,但当水媚珊的美腿伸到他的胯下时,那两条腿顿时就软了……   滑腻柔顺的丝袜美腿在张山的肉棒上轻柔摩擦,伴随着她诱惑撩心的轻呓声, 张山的肉棒变的越来越大,窒息的痛苦让他的大脑嗡嗡作响,但他真的无法抵抗 美腿所带来的诱惑!   肉棒无法抑制的越来越坚挺,在水媚珊的丝腿蹂躏之下被挤压成各种形状, 张山的肉棒完全就是她的玩具,她想怎么玩弄使唤都完全服从于她的意愿!   「呜~!」张山发出一声哀嚎,鼻孔中塞满了嫩乳的阵阵清香,无法喘息的 痛苦令他的大脑混沌一片,而下体传来的酥痒又令他难以自持,水媚珊正在用美 丝膝盖对他的肉棒进行惨无人道的蹂躏!   「呜嗷~!」   「咯咯咯~!」   在一片戏虐的媚笑声中,张山惨嚎着激射出来,肉棒在膝盖的挤压下射的 「噗噗」作响,大量的粘液喷在水媚珊的美腿上,喷的她娇喘连连。   张山的窒息感与此同时也达到了顶峰,他拼命的在巨乳之间蠕动的脑袋缺无 济于事,最终在美女的玉体挤压之下失去了意识……   ………………………………………………………………………   「啊~!~!」   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将张山吵醒,他惊惧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被关在一 个铁笼之中,如同狗一样被囚禁起来,而在铁笼的外面空地上,一位没见过的陌 生美女正骑在一个瘦小的男人身上疯狂虐待,被脱光了衣服的男人身上布满了青 肿的痕迹,美女体型高大,面容英姿飒爽,双手在男人的身上用力的拧着,咬着 秀牙榨精的样子十分凶残,她骑在他的身上拼命的夹弄着肉棒,一双巨乳随着娇 躯的起伏而上下抖动,穿着军靴的美腿玉足将男人的下半身死死的盘住,让他完   好狠啊……又好美啊……被这样的美女蹂躏真是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啊… …张山跪在狗笼里望着美女的美腿酥胸,下体已经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   看别人受美女的虐待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但被虐待的当事人的感觉就没有那 么兴奋了。男人已经不知道被逼射过几次了,形容枯槁憔悴,他拼命的挣扎想要 逃离美女的控制,但他的两只手分别被水媚珊和苏妙月踩在脚下,而下体又被骑 在身上的美女紧紧的束缚住,除了乖乖的配合美女高潮之外,哪里还有其他的选   但美女可不只满足于榨取男人的精夜,她更大的乐趣在于欣赏男人的痛苦哀 嚎!她的玉手在男人的脸上身上胡乱的撕扯着,男人的惨叫声就是她最享受的快   这位美女名叫沈书妍,来自一个代号为蛇影、直属军区辖属的机密特种部队, 这个特种部队的成员全部为女性,而她正是女兵们的队长,女特种兵们对这位队 长都非常服气,因为她不仅拥有队中最强的战斗力,同时她的颜值也是队中最高 的,有一些在别的部队很自傲的女兵,当面对着沈书妍的时候,就会吓的不敢说 话,无论她的气质还是她的性格,都会给人带来非常强烈的压抑感,让人不知觉   而这位队长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虐杀奴隶,现在她胯下的这个男人就是在一 次行动中抓获的黑社会分子。   「贱货!给我硬起来!」沈书妍双手抠住男人的两只乳头,狠狠的抓挠起来, 男人因为过于痛苦和惧怕,下体竟在她的蜜穴之中逐渐萎缩起来。   「嗷~!」男人发出一声惨叫,沈书妍更加用力的用指甲掐住他的乳头狠狠 的提了起来,疼的男人的身体跟着向上拱起,胯下的那根肉棒也随着更深的插进   「哈哈哈哈哈~!」沈书妍狂荡的笑着,就这个男人的普通肉棒还远不能满 足她肆虐的性欲,肉棒在蜜穴之中的抽插只是让她亢奋的辅助条件,她真正兴奋 的来源是用凄惨的痛苦逼着男人遵从她的命令行事,男人越是痛苦,她就越是兴   太狠了!太狠了!为什么外表如此美貌的仙女,却拥有如此狠毒的内心?! 难道美女都应该具有对贱男人狠毒的特权吗?张山望着沈书妍,又望向正戏虐的 观摩受虐的男人痛苦惨叫的苏妙月和水媚珊,他激动的跪在地上,下体已经坚硬 的如同一根铁棒,几位美女的凶暴性格让他既恐惧又膜拜,忍不住的连呼吸都变   「嗷啊~!嗷啊~!嗷~!嗷~!」被沈书妍虐待的男人惨叫着扭动着身体, 肉棒在蜜穴的撕咬之下再一次喷射,「嗤嗤」的喷的沈书妍花枝乱颤。   「啊~!啊~!啊~!贱货!贱货!」沈书妍将男人的两只乳头拧紧上提, 几乎要把乳头撕碎了,而她的享受也在这一刻达到了最顶峰,胯下的蜜水汩汩的 流淌出来,将男人的肉棒滋润一片,受到滋润的肉棒战栗的侍奉着她的蜜穴,唯 恐惹到女神大人发火生气,一直射到抽搐扭曲也不敢停止!   「嘭!」男人的身体一阵剧烈的颤抖,突然摔在地上不动了,而那只插进蜜 穴的肉棒竟还在卑贱的吐着粘液,直到男人死去也不敢违抗沈书妍女神大人的命   「呸!」沈书妍一口痰液吐在男人的脸上,「真是经不起玩弄啊!这么容易 就死掉了!」她不满的将蜜穴从已经开始萎缩的肉棒上抽出来,性欲没有发泄完 全的她又看向墙边的一排狗笼。   张山并不是唯一被关押在这里的奴隶,他所处的狗笼只是众多笼子中的一个, 而每一个狗笼中都关押着一个瘦小的男奴,他们一起胆颤心惊的观看了沈书妍的   当沈书妍的目光移向张山时,张山吓的身体剧烈的一颤,慌忙跪伏在地上不 敢与这位残忍的女魔头对视,沈书妍的残忍手段令他惧怕不已,但不知道为什么 他似乎又有点希望被女魔头点名拖出去榨精的冲动!   张山心里其实知道自己为什么暗暗希望被女神们拖出去榨精,因为女神们都 那么美,那么高贵,他在她们的脚下卑贱的就像一条虫子一样,根本就不配与女 神们相处,能接触到女神娇躯的唯一机会就是受她们的虐待了啊!   无论是外表,还是气质,又或是社会地位,张山与女神们的差别都是巨大的, 虽然苏妙月和水媚珊对他的榨精虐待非常残忍,但他不仅没有丝毫怨恨,反而是 越陷越深的爱上了她们,但他也配爱上女神?根本就不配!   他只能将自己内心的冲动埋在最深处,被女神虐待取乐,侍奉女神高潮,这 也是他唯一能讨好女神的方式了。但当看到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被女神们玩死 的时候,他终归还是产生了强烈的恐惧心理,他也终于明白自己在女神的眼中, 不过就是个刺激性欲的玩具罢了!   想明白自己在女神脚下所处的地位的张山,内心更加恐惧和卑贱,身体跪伏   沈书妍走向墙边的铁笼,对着一个笼子踢了一脚,「就这个吧!」她轻蔑的 看着笼子里已经吓瘫了的瘦小奴隶说道。   张山很幸运却又很不幸的没有被选中,沈书妍选择的是一个看上去年龄很小 的奴隶,张山后怕的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至少还能再多活一会儿了,心里却又 有些失落,如果能被这样狠毒而美貌的女神榨精,该是有多么幸福的事情啊!即 便最终是死在她的胯下,也是值得的!   被选中的那个小奴隶却没有他这么兴奋,而是被吓的一脸惶恐,在狗笼被打 开的那一刻,他手脚并用的爬到水媚珊的脚下拼命的磕着头,「老师我错了!老 师我错了!求求您放过我吧!呜呜~!」他哭泣的求饶起来,原来竟是水媚珊抓   这个学生名叫李峰,是个典型的社会混子,到处惹是生非,已经被多个学校 开除,他在水媚珊的班上再次惹事之后,原本以为自己不过最多在被开除一次, 却没想到竟然被抓到这里来成了奴隶!   不过以水媚珊自己的能力,可没有收拾这种刺头学生的本事,不过她有苏妙 月啊!水媚珊因为长相太过貌美妖艳,以前总是被许多人指指点点说她肯定是个 喜欢乱搞的女人,弄的她非常委屈却又没有办法,而学校里的几个色鬼老男人对 她更是垂涎已久,总是找机会动手动脚,不敢其扰的水媚珊几近崩溃,她甚至想 辞掉教师的工作离开学校,但即便是离开了又能怎样?她妖艳的长相就是她的原 罪,无论她走到哪里都会惹来非议,她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直到有一天她再一次被非礼之后,慌乱的开着车在路上直接撞在了一辆加长 版奔驰的屁股上,当豪车上走下四五名黑衣保镖时,她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知 道自己这次恐怕要以出卖身体来偿还坐在车上的大佬了。   她被保镖们架到车中,而令她意外的是坐在车上的大佬竟然是个气质冷魅高 贵的女人,对方的气质令她心里突然颤动了一下,俏脸忍不住红了起来。她正要 开口说自己愿意接受用身体偿还损失时,就已经被对方压在身下惨遭失身的厄运, 她的美貌足以令任何人垂涎,包括女人。   霸占了她的身体的女人正是苏妙月,从此她便成了苏妙月精心供养的小公主, 为了弥补当初强上了水媚珊而造成的委屈,苏妙月对水媚珊可谓是百依百顺,但 水媚珊仍旧是将苏妙月骑在身下好好羞辱了一番才算是出了心中的一口恶气。   在水媚珊成为了苏妙月的女人之后,所有说闲话的人都立刻闭嘴了,而曾经 非礼过水媚珊的那些老男人每次见到水媚珊都是急忙低下头匆匆而过,生怕遭到 报复,而有谁还不长眼敢惹到水媚珊的,那就是李峰现在的下场了!   「咯咯咯~!好呀~!只要你能让老师和朋友们玩的开心,老师就放了你!」 水媚珊戏弄的踩着李峰的脑袋,苏妙月从她的身后抱着她的纤腰,贪婪的嗅着她 后颈的香气,眼神迷醉不已。   对于敢得罪水媚珊的人,在苏妙月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呀~!我们来晚了呢!你们已经玩死一个奴隶了啊!」一个轻灵的声音响 起,一位身材极为惹火的公主气质的美女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大 美女,正是祺梦瑶,而这位公主则是个富家千金,名叫芊苡萱,她的胸器是几位 美女当中最大的。芊苡萱是一位富家千金,从小便刁蛮任性,稍有不如意便动辄 发脾气,但因为长相太可爱貌美,无论她怎么任性,周围的人都会以最大的宽容 来迎合她的爱好。   「人齐了呢!跟你们在一起,我总觉的自己好矮啊!」芊苡萱委屈的说道, 她净身高172公分,其实一点都不矮,但比起其他四位美女来就要差一点了, 所以她脚上穿的高跟鞋的鞋跟,就从来没有15厘米以下的!   「可你的胸是最大的呀!」祺梦瑶从她的身后扑上来,狠狠的抓了一把芊苡 萱的巨大胸器,逗的芊苡萱忍不住的咯咯直笑。   从外表上来看,祺梦瑶、芊苡萱、苏妙月、水媚珊和沈书妍,五位美女都可 谓是人间绝色,但谁又能想到五位美女此次聚在一起竟是为虐杀奴隶取乐而来, 而笼子里关押的那些瘦小的男奴,便是她们这次取乐的工具了!   要从五位美女当中选出最美的一位来,恐怕是极为困难的,她们各有自己的 优势,却又找不出缺点,祺梦瑶是身材最为高挑的,芊苡萱的胸器最恐怖,苏妙 月的气质高冷,最有女王范儿,水媚珊最为妖艳,而沈书妍则是手段最残忍狠毒   「既然小公主拖着沉重的胸部都已经到场了,我也不自己玩了,一起吧!」 沈书妍戏虐的笑了起来,芊苡萱则是傲娇的哼了一声。   「那好吧!」苏妙月是这里的主人,当然也就由她来宣布了,她一脚踢开跪 在地上的李峰,看向狗笼里的男奴,「都抬起头来!你们听着,现在给你们一个 活命的机会,你们总共是五个奴隶,我们也是五个女人,你们可以任选目标进行 一对一挑战,你们可以任选工具,」她指了指场边的桌子上放着的棍子、匕首、 铁链、拳套之类的东西,然后拍了拍系在腰间的假阳具,「我们呢,最多只有这 个!也许你们也可以征服我们,用你们的真阳具艹的我们求饶!」   五位美女齐齐的站在笼子边,高大的身影遮蔽了射进来的阳光,跪在地上的 五个奴隶都感到了极为恐惧的压抑。   征服女神?呵呵,别搞笑了,能有命逃出去就是万幸了!   「现在去挑选你们的战斗工具吧!」苏妙月将笼子打开,张山和其他三个人 畏畏缩缩的爬向桌子那里,而原本跪在笼子外面的李峰看到没有人在注意他,急 忙爬起来就向外冲去,他可不相信自己能够战胜这群魔女,所谓的战斗不过是一 边倒的虐杀而已!   「呜~!」正要逃跑的李峰突然发出一声哀嚎,他的眼前突然伸出一条美腿   「你不乖奥~!」魅惑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是水媚珊!   还不等李峰有什么反应,他就已经被压在了身下,「老师可是一直关注着你 呢!你可要好好的伺候老师啊!」   「老师……嗷~!」李峰话还没有说完,胯下的肉棒便被水媚珊握住,惊的 他惨叫起来,他们这些奴隶都是被脱光了衣服的,很方便美女们玩弄肉棒。   「哧~!」水媚珊媚眼含笑的将肉棒插进自己的蜜穴之中,「啊~!」她轻 轻的坐了下去,感受着肉棒插入体内的畅快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呜~!」一双酥软的胸脯压在了李峰的脸上,将他想说的话憋会肚子,张 山看着李峰的遭遇,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从五位美女的性格上看,水媚珊应该是 相对最温柔的一个了,现在被李峰占了去,他就只能从另外四位美女之中挑选了, 但就在他挑选武器的时候,另外三个人早已拿着随手抢到的武器冲向自己的目标 了,他这才恍然反应过来,拿到什么武器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抢到哪个对手啊! 因为他已经看到被另外三人刻意饶过的那位美女媚笑着朝自己走过来了!   望着自己的对手,张山双腿打颤,几乎要跪在地上了,但他已经别无选择, 只能硬着头皮拼命了!   「啊~!」张山大喊着冲向沈书妍,手中的铁棍向着对方甩下!   「哼!」沈书妍冷冷一笑,抬起美腿横扫出去,靴底踢在张山的手上,疼的 他顿时撒手,铁棍也随着飞了出去,但张山还没来得及喊疼,对方的靴底便顺着 气势印在了他的脸上!   「嘭!」张山被这一脚踹的七荤八素,大脑眩晕的转着身子,视线中只看见 沈书妍的一双巨乳,他竟是一个站立不稳直接扑了上去!   「呜~!」摔进酥胸之中的张山发出一声哀嚎,他想要抬起头来,脑袋却被 紧紧的搂住,将他的脸更深的埋进巨乳之中,氤氲的体味和微醺的体汗顿时冲入 他的鼻孔,让他的大脑迷乱悸颤,沈书妍突的一挺身子,将张山的双脚完全抬离 地面,两只有力的胳膊紧紧的将他箍起,张山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脑袋咔咔作响的   「呜~!」张山拼命的挣扎,但他的反抗对沈书妍来说毫无用处,他的双脚 发麻,根本踢腾不了几下,他自以为很用力的拍打沈书妍的胳膊,但其实没发出 多少力气,让沈书妍感觉就像是在按摩一样,张山使劲摇晃着脑袋,结果却只能 嗅到更多的巨乳香气,反而让沈书妍更加舒爽了!   「啊~!」沈书妍惬意的轻叹一声,怀中男奴的徒劳挣扎让她极为享受,两 只胳膊如同蟒蛇一般将张山勒的死死的。张山急迫的张开嘴巴想要呼吸,但吞进 嘴里的只有沈书妍的汗液,汗液湿湿润润滑滑腻腻的,带着沈书妍的体温被他吸   「咕~!」张山迫不得已将嘴里的汗液咽了下去,「咯咯咯~!」耳边传来 沈书妍的媚笑声,硕大的酥胸在他的嘴上蠕动起来,将汗液全部抹进他的嘴里, 逼着他全部吃下去!   「呜~!」温酥如玉的酥胸扯动着张山的神经,将下体催发的直挺起来,一 只骚动的蜜穴不失时机的将他的肉棒吞了进去,含在口里惬意的咀嚼起来!   「呜~!」张山的身体发出阵阵颤动,下体被蜜穴套住,嘴巴被酥胸堵住, 他被迫吃下去的汗液越多,蜜穴里流淌出来的阴水也就越多,他现在完全就是沈 书妍的玩物,他越是挣扎,沈书妍玩的就越是开心!   「吭吭、咳咳……」张山脑子里混沌一片,沈书妍剧烈的骚动流淌出大量的 汗液,他有一口没来得及咽下,堵在嗓子里呛得他不住的咳嗽起来,沈书妍的两 只胳膊勒的越来越紧,胯下的蜜穴含着肉棒残忍的摩擦吞噬,仿佛要将肉棒咬断 似的,他感到无比痛苦,自己的身子就像是要被挤爆了一般!   「呜~!」蜜穴撕扯着他的肉棒,将肉棒硬生生的扯大,张山无助的拍打着 沈书妍的胳膊,却是丝毫用处也没有。他身上的关节传来咔咔的声音,肉棒在蜜 穴中扭曲挣扎,整个人几乎都要被夹碎了!   「快射!」沈书妍用蜜穴狠狠的夹了一下张山的肉棒。   「呜~!」张山哀鸣一声,胯下的那根肉棒被狠咬一口之后立刻亢奋起来, 对着蜜穴内壁狂喷而出,一直射了一二十秒才萎缩下来!   被压榨之后的肉棒飞快的缩短,从蜜穴中败退出来。   「啊~!」享受过后的沈书妍放开双手,「嘭!」张山颓然的后仰着摔倒在 地上,竭尽全力的大口呼吸着,他知道这只是中场休息,在他恢复元气之后,还 会有更加残忍的暴风骤雨在等着他!   虐杀一个奴隶,又玩射一个奴隶之后,沈书妍也微微有些累了,她需要恢复 一下体力,才能最极致的享受虐杀的乐趣,所以就让张山再多活一会儿好了。她 无聊的找了个椅子坐下,欣赏起其他女王的玩弄来。   「呜~!」芊苡萱怀中的奴隶遭受到的虐待与张山如出一辙,也是脑袋被埋 进了酥胸之中,然而他所遭受的痛苦却比张山更为惨烈,因为芊苡萱那双大到夸 张的巨乳已经将他的脑袋完全埋了起来,如果说另外四位美女的双乳之间是诱人 的乳沟的话,那芊苡萱的双乳之间就是幽深魅惑的沟壑!   她怀中的男奴被她的双乳挤压的看不到脑袋,而她则是兴奋的坐在男奴的跨 上浪叫着抽抽插插,瘦弱的男奴就像是一个奇怪的自尉器一样,比较细的肉棒插 在芊苡萱的蜜穴里,而比较粗的脖子则插在她的酥胸之间抽插摩擦,刺激的她的   「嗤嗤嗤!」当精夜狂喷进芊苡萱的身体中时,她的高潮也被催发到了极致, 狂暴的揽着怀中的奴隶疯狂抽插,完全不管瘦弱的奴隶其实已经在不停抽搐了!   「啪!」当男奴停止抽搐后,芊苡萱便把他扔在了地上,而那个瘦弱的男奴 已经没了生命迹象……   原来看似可爱活泼的芊苡萱竟然心肠如此狠毒,她刚才浪叫着享受的不是男 奴的激射,而是将对方的性命虐杀的快感!   「嗯~!」芊苡萱满足的用蜜穴在已经死去的男奴的肉棒上轻轻抽插,脸上 带着怡悦的笑容。   如果说芊苡萱的虐杀过程多少还有赏赐奴隶死在娇躯之下的补偿的话,那苏 妙月的虐杀便只剩残忍!   她将瘦弱的男奴的脸夹在腋下,脚上的高跟靴顶在他的腰部压在墙上,手里 拿着假阳具插进他的后庭剧烈的扯动着,听着男奴的惨叫声哈哈大笑!她为了更 加残忍的虐待奴隶,将原本穿在脚上的高跟鞋换成了有虐奴重武器之称的长筒过   男奴只能一边凄惨的闻着她腋汗的味道,一边坚挺着肉棒不住喷泄,而由于 是被面对着墙被顶住,他的肉棒只要一挺起来就会拍在墙上,每一次激射都会与 墙面产生剧烈的摩擦,疼的他哀嚎不止,而他叫的越惨,苏妙月就越兴奋,假阳 具在后庭中的抽插也会越剧烈,疼的男奴眼泪鼻涕乱淌,脸色已经扭曲的不成人   「舔我的腋汗!一边舔一边叫床!我要听到你爽爆了的声音!哈哈哈哈哈~!」 苏妙月紧紧的夹着男奴的脑袋,高跟靴在他的后腰上狠毒的碾踩着,晰长的靴跟 完全插进肉里,而插在后庭的粗壮假阳具更是抽插的男奴痛不欲生!   「呜呜~!嗷嗷~!啊~!」男奴就像一只卑微的虫子一般在苏妙月的虐待 之下扭曲挣扎,却不得不服从这个女魔头的命令,如果他敢不听从命令,他只会 遭到更加残忍的虐待!   他一边惨叫一边舔着腋汗讨好着苏妙月,肉棒在墙上都快磨烂了,但前列腺 的快感不同于肉棒的快感,前者是被逼着射经,只要还有一丝一毫的存量,都要 被强迫着射出来才算完!   「咔咔咔~!」男奴的脊柱在高跟靴的践踏下咔咔作响,竟是被生生的踩断 了!他的身体逐渐瘫软下来,当苏妙月的高跟靴抬起之后,他完全瘫在了地上, 而他的后庭上还插着一只粗壮的假阳具,就像一块墓碑一样将他的尸体耻辱的钉   与这三位美女的残忍比起来,水媚珊对奴隶的虐杀可就完全是一副香艳的场   「啊~!老师~!啊啊~!」李峰躺在地上不住呻吟,身上骑着水媚珊快活 的抽抽插插,「老师~!我要射了要射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股精夜「嗤嗤」的射进水媚珊的娇躯之中。   「爽不爽?嗯?」水媚珊将玉指伸进李峰的嘴里,轻柔的问道。   「嗯嗯!老师~我,我们休息一会儿吧……」李峰怯怯的问道,他已经在水 媚珊的胯下被诱惑着射了四次了,现在身体困乏不已,完全坚持不住了。   「不行呢!老师还没玩够呢!咯咯咯~!」随着水媚珊的一阵娇笑声,她的 玉胯再一次抽插起来,强逼着蜜穴中的肉棒止不住的跟着亢奋坚挺!   「呜呜~!不要~!老师~我真的不行了~!啊啊~!好爽~!老师~艹我~ 艹我~!啊啊啊~!」李峰只觉的被水媚珊艹的全身酥软,而肉棒则是越来越直 挺,一探一探的回应着水媚珊的撩拨。   「啊啊啊~!老师~!用力~!用力艹我啊~!」李峰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他很快被艹弄的又临近高潮!   「嗤嗤嗤~!」肉棒第五次喷发出来,爽的水媚珊浪叫连连。   「老师……这次真的要休息……啊~!老师不要啊~!啊啊啊~!奥奥~! 老师~!老师~!嗯嗯嗯嗯嗯~!」李峰根本就没有将肉棒从水媚珊的蜜穴中抽 出来的机会,他每次刚一射完,水媚珊的蜜穴便再次抽动起来,疯狂艹弄着他的 肉棒,一次又一次的逼着肉棒直挺起来,射出精夜供她享受!   在被压榨的整整射了十次之后,李峰再也没有发出求饶的声音,他整个人都 瘪了下去,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彻底没了生机!   「啊啊啊啊啊~!」虽然李峰已经死掉了,但水媚珊却仍旧没有停止她的榨 精行为,而在她的蜜穴的狂暴吮吸之下,那根肉棒竟是再一次立了起来,抽搐着 悲惨的吐着粘液,润滑着水媚珊的娇躯!哪怕是在死后,李峰都不得安宁!   而当水媚珊终于将蜜穴从李峰的胯下抬起来时,那只肉棒早已被她蹂躏的破   「残忍!」苏妙月也不得不承认水媚珊的虐奴手法是另一种形式的残忍。   「恶毒!」芊苡萱噘着嘴附和道。   「信不信我把你也吸干?!」水媚珊挺着酥胸站到芊苡萱的面前,乳房上的 晶莹汗珠令人垂涎不已。   「我错了我错了!」芊苡萱急忙揪着自己的耳朵躲到苏妙月的身后,她不敢 与水媚珊对峙,因为对方的长相实在是太妖艳了,对她怦然心动的不光是男人, 连女人也抵抗不住如此妖艳的诱惑!而水媚珊的榨精对象同样也不仅限于男人!   「嘭!」祺梦瑶将手中男奴的尸体扔在地上,「我已经很小心翼翼了,他怎 么还是死的这么快?」她不满的说道,显然心中的欲望还没有完全发泄出来。   「那边还有个活的哎!」芊苡萱指向躺在地上的张山,「书妍姐,让我们一   沈书妍向四位美女微微一笑,她们急忙便凑了上来,看向张山的眼神中透出 毫不掩饰的贪婪神色!   「你要一打五啊!可能会有点压力呢!」水媚珊戏虐的说着,五位美女围着 张山站成一圈,巨大的压迫感令张山恐惧的颤抖,他尝试了许多次才勉强的站起 身来,而当他抬起头时才发现,他的脑袋只能与美女们的双乳平齐。   一打五?别开玩笑了,张山现在只希望自己不要被美女们撕成五份就谢天谢   「嘭!」不知是谁推了张山一把,推的他踉跄的向后退去,脑袋一下撞在芊 苡萱富有弹性的巨乳上,被生生弹了回来,向水媚珊扑倒过去,水媚珊挺着酥胸 迎上来,「嘭」的一下又将他弹向别处!五位美女嬉笑着将张山的脑袋当成一个 球,用巨乳在圈子里弹来弹去。   「呜啊~!」张山被推的脚下踉跄,一个不小心直接「嘭」的平躺在了地上, 这一下摔得挺狠,他的那根肉棒也在随着左摇右晃,他的正对面就是水媚珊,而 祺梦瑶也毫不客气的直接骑坐在了张山的身上。   「咯咯咯~!」   「哈哈哈哈哈~!」   「呜呜~!不要~!啊~!啊~!」在美女们淫靡的笑声中,张山惨叫起来, 还没有玩够的祺梦瑶的蜜穴此时正是最饥渴的状态,面对送到嘴边的肥肉又怎么   张山挣扎的就要坐起身子,而此时却有一双大美腿将他盘了起来,像是两条 毒蛇一般死死绞住他的脖子,「咯咯咯~!姐姐的大腿香不香啊?」沈书妍诱惑 的声音随即传进了他的耳朵。   「呜呜呜~!不要啊~!咳咳咳~!」被祺梦瑶饥渴的蜜穴榨精,张山只觉 的自己的全身都在跟着剧烈颤抖,他拼命的挣扎起来,却被沈书妍的美腿绞的剧 烈的咳嗽不止,他的双手被苏妙月和水媚珊分别踩在了脚下,让他完全无法动弹, 而香臀丰满的芊苡萱则双腿叉立在他的头顶,蜜穴中向外滴着丝丝阴水,缓缓的   「啊~!嗷~!」张山现在除了能稍微挺一挺腰之外,什么都做不到了,只 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骚浪的蜜穴堵在了他的嘴上,飞快的蹂躏摩擦起来,「呜… …」在嘴巴被堵住之后,他连惨叫声都无法发出来了。   被五位美女同时戏弄虐待,张山很快便缴械投降,肉棒扑哧扑哧的在祺梦瑶 的蜜穴里挣扎喷吐,将近射了二十秒钟才瘫软下来。   美女们嬉笑着散开,而此时的张山几经摧残,已经是疲乏的连坐都坐不起来 了,五位美女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随意的虐待玩弄他,更何况是五个大美女一   然而美女们却没打算让张山有喘息的机会,苏妙月一把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把他的脸夹在腋窝之下,「给本美女用力的吸气,像狗一样的叫春!」   苏妙月虐奴时最大的爱好就是逼着对方闻舔她身上的汗液,她甚至有过多次 命令男奴伸着舌头给她从头舔到脚的经历,那种舌头在全身游走的感觉,让她欲   「呜……呜~!」张山的嘴巴被堵得死死的,他不得不遵从苏妙月的命令, 但当他刚舔了没几下,突然有一只粗大的假阳具直接从后庭插了进来,顶的他的 身子向前挺去,而他的肉棒也被艹的立刻挺了起来。   早已等待这一刻的美女们又怎么会放过这颗送到嘴边的糖果?水媚珊一把抓 住那根肉棒直接插进了自己的蜜穴之中,但她那两条大长腿的高度可不是张山这 种瘦小的男人站在地上就能够得到的,水媚珊于是便拽着张山的肉棒向上提拉, 生生的把张山的两腿提的离开地面,疼的他嗷嗷直叫,而在他身后用假阳具抽插 的祺梦瑶则是被逗的咯咯直笑,假阳具随着娇躯的颤动而在后庭之中乱颤,虐的   张山拼命的摇晃着身体却无济于事,一前一后的抽插让他痛不欲生,微微发 酸的腋汗被他舔进嘴里,袭人的体香飘进他的鼻孔,令他难以控制自己的欲望, 下体在来回激荡之间竟是「嗤嗤嗤」的喷射起来。   「哈哈哈哈哈~!」几位美女笑作一团,水媚珊和祺梦瑶更是大笑着一顶一 收的将张山插的既痛苦又亢奋,而张山在美女们的摧残之下条件反射的要张大嘴 巴呼吸,但他所能吸进体内的尽是苏妙月的腋汗和体香,更是撩弄的他春心荡漾, 肉棒被催发的坚挺笔直,不断的喷射不停,在这样的痛苦和亢奋中循环往复,直 到自己的最后一滴精夜也被榨干!   张山的痛苦激起了苏妙月的虐杀欲望,她放开张山的脑袋,用两只手环抱住 他的身体,用力的勒紧!   「啊~!咳咳~!嗷~!……呜呜~!」张山被勒的惨叫起来,而他只叫了 没几声,眼前便出现一双巨大的乳房,将他的声音完全淹没起来。   「叫的跟狗一样,真难听!」芊苡萱按住自己的巨乳不满的说道。   「呜呜呜……呜~!」张山的脸被埋进巨乳之中,身体被勒的咔咔作响,肉 棒被蜜穴夹住撕咬,后庭又被艹的痛不欲生,而他所能做的却只有无助的哭泣, 但他突然扯着嗓子拼命的呜嚎了一声,原来是沈书妍趴在他的胸上,对着他的乳 头狠狠的咬了一口!   他的身上每一处能刺激欲望的位置都被美女们所控制和蹂躏,巨大的痛苦和 巨大的刺激同时作用着他的躯体,残忍的强迫他射干自己的精血!   「哈哈哈~!」   「咯咯咯~!」   五位美女嬉笑打闹,玩弄着张山的身子,连他什么时候被玩死的都不知道, 当她们扔掉张山的身体时,他早已经变成了一个死人。   「又要去抓奴隶了啊!每次都不够玩的!」芊苡萱抱怨着说道,其他四位女 王有的点头,有的摊手,她们没法一直抓人杀人,事情闹的太大的话也不好收场。   「我知道有的男人就是喜欢被美女玩弄虐待,榨精一直到死呢!」苏妙月冷   「真的?在哪儿?妙月姐姐不要藏私啊!」祺梦瑶急忙眼馋的问道。   「不仅有,而且还很多呢!我们可以把刚才虐杀男奴的事情描述下来发到网 站上,自然就会有人乖乖的爬过来求着死在我们脚下的!」苏妙月抱起酥胸,一 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好啊好啊!我来写!」水媚珊自告奋勇,她就是一位语文老师,自然当仁 不让的抢下这份工作。   「记得写上联系方式啊!333333547!等着他们来找我们虐待玩弄 啊!」芊苡萱迫不及待的说道。   「咯咯咯咯咯~!」五位美女轻掩香唇嬉笑起来,如果她们能找到喜欢被美 女玩弄虐待的男人,以后就再也不用担心没有奴隶可杀了,即便那些男人也许并 不想死,但只要敢来,那他的命可就不是他自己说了算的了!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8-1-14 23:16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