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令我烦恼的开放姊姊 》全本完结版


  我有个很令我烦恼的开放姊姊,大家不要想歪,我不是想搞什么乱伦。   我对我姐一点性幻想都没有,可能是从小一起长大姐姐身体我也都看过了, 大家不要误会我可不是那种喜欢偷窥姐姐洗澡的那种人,只是姊姊每当洗完澡都 会护肤自己的身体习惯,大家住在一个屋簷下,那么久的时间,难免会喵到几次 她的裸体,且每天都可以看到姊姊的素颜,姐姐化妆更是漂亮。   我对姊姊没兴趣,不代表她长得不好看,由於本家族基因还不错,姐姐有着 33C的好身材,... [阅读最新章节]

令我烦恼的开放姊姊

  我有个很令我烦恼的开放姊姊,大家不要想歪,我不是想搞什么乱伦。   我对我姐一点性幻想都没有,可能是从小一起长大姐姐身体我也都看过了, 大家不要误会我可不是那种喜欢偷窥姐姐洗澡的那种人,只是姊姊每当洗完澡都 会护肤自己的身体习惯,大家住在一个屋簷下,那么久的时间,难免会喵到几次 她的裸体,且每天都可以看到姊姊的素颜,姐姐化妆更是漂亮。   我对姊姊没兴趣,不代表她长得不好看,由於本家族基因还不错,姐姐有着 33C的好身材,皮肤白白嫩嫩的,身高约163,体重在48公斤左右,身材 就是有个曲线美,从国中发育就开始是学校的校花。   姐姐的开放,不是那种性飢渴的女生,天天都想要,会去找一夜情,我也从 来没撞见过姐姐在自卫,也没看到姐姐有高潮过,且我很怀疑姐姐做爱时,很爽 的样子是装出来的,为何我会这样说,请继续看就知道了。   而我指的开放,是指姊姊懂得男人,有时是个以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女人的 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姊姊会利用自己的身体,得到他想要的,想要的,不止是 金钱那么简单,而那些对他没有用的男人,他连看都不会看,只有少数重要的人, 才可以得到她,为何我会有这种感觉,主要是我看到某些事情。   记得小学五年级时,姐姐大我五岁,那时她刚好读高一,读一所北部超烂的 私立高中,且那时她正处於叛逆期,常常翘家不知去哪里,那时妈妈每天都被他 气到又哭又叫的,姊姊常常跟爸妈吵。   就在某一天的假日下午,爸妈都不在家,爸妈非常难得都不在,爸妈平常可 是盯我们姐弟很紧的,姐姐跟我说,给我一百元,等等她男友来,不准跟爸妈讲, 那时还小,看到有钱拿就超高兴的,后来真的来了一个男生。那个男生一来   姐:「你要喝点什么吗?」   男:「不用!你家还蛮大的麻!」   男:「第一次到你家!还没看过你房间说」   姐:「想看吗?走,到二楼去」,姐拉起男生的手,走向二楼   当时还小,只是想跟着姐姐走,我也跑去二楼,走近姐姐房间,看到男生正 在亲吻着姐姐,右手还伸到姐姐的上衣里,抓着姐的胸部,左手抓着姐姐的屁股   由於姐姐一开始是背对着我,那个男生好像有看到我,但也没鸟我的存在, 於是那个男生把姐姐压到床上,双手把姐双脚抱起来放在他屁股后面,这时姐姐 躺着,似乎看到我站在那里,推了男生几下。   姐:「我弟在,不要啦!」而我这时很气愤的,拿起姐桌上的铅笔盒,要往 那个男生身上打下去,当时只是觉得你怎么可以又亲又摸我亲爱的姐姐,可能我   男:「你弟很凶唷!」男抓着我右手,笑笑的说   姐:「他在生气啦!我等等跟他好好的说」   姐:「我们还是先下楼啦!」於是我们三人一起走下楼   姐姐一边下楼,一边安抚我的情绪,但我似乎有看到那个男生一直在摸姐的 屁股,我拿起书坐在沙发上,而那个男生,坐在玄关的椅子上,姐姐原本坐在我 旁边,陪我看书,后来姊姊走出去,跨坐在那个男生身上,面对着他,似乎在跟 他聊天,为何我看的到,是因为家里的门上有一面大镜子,而门又没合上,我坐 在沙发看过去,正好镜子是折射他们那个位置。   只见聊了十分钟,两个人开始舌吻,男生摸着姊姊的大腿,那天姊姊是穿条 热裤,姊姊屁股还不断地前后摇动,这时姊姊好像发现我在看他们,於是走进客 厅来,想近来跟我说话,安抚我情绪,但男生跟在后面,只见男生一把拉起姊姊 的手,姊姊还没跟我说到话,就被拉往到二楼上去。   我当然紧接着上去,只见到他们俩在走廊上,男生压着姊姊在墙壁,左手抱 住姐姐右腿,放在屁股后面,右手摸着姐姐胸部,热烈亲吻着,姐姐很快发现我, 跟着上来,傻傻站在那,推了男生一把,摇摇头,喵了我一下,这时男生右手又 抱起姐姐的左腿,迅速进入姐姐的房间,把门合上。   我也很想跟进去,当时并不是甚么性冲动,而只是好奇想知道他们在做甚么, 但门居然锁起来了,我用力一直拍打门,说姐姐我也要进去,里面始终没人出来 开门,於是我开始放声大哭,那时心态只是觉得姊姊不理我了,姊姊从小就很照 顾我的,这时姊姊开了门。   姊姊:「弟弟乖,姐姐在这」,我看见姊姊穿条内裤,蹲了下来跟我说   男:「哭什么哭!都几岁了,还哭」,男生坐在床上,上半身已经赤膊,胸 口还有赤青,很凶的对我说   我被那个男生吼,更是哭得更大声   姊姊:「弟弟乖,不要再哭了」,姐姐抱着我说   男:「干!哭沙小,你是没被人打过唷!」男的已经走到我附近,做势就是 要打我的样子。我的哭声更是没停止   姐:「他还小,你不要这样吓他啦!」   姐:「你还是先回家好了,我明天再去找你」,姐姐把他推出门口。   我只见那个男生瞪着我,很不爽的下楼,姐姐一直安慰我,拿一千块给我, 叫我不要把今天的事情讲出去,一千块那时对我10岁的小朋友来讲,真的好多, 我到现在还真的都没跟人提过。之后我才知道,那个男生是他们高三的学长,在 学校是出名的坏,是头头型的人物,姐姐跟着他,在学校三年都横行无阻。   就一直这样,到了我国三那一年,由於爸妈希望我能有好环境读书,就把我 迁户口,跨学区就读好国中。   而姊姊出社会就没那么叛逆,在某公司上班,担任总经理的秘书,而由於我 是跨学区就读,学校离我家有段距离,而姐姐公司离学校不远,妈妈就说我以后 下课,直接去姊姊公司等她下班,再跟姐姐一起回家,我年纪还小,当然没有太 多选择权,每次进姐姐公司,电梯一打开,就有个柜台,每次都要等姐姐出来带,   有一天姐姐跟我说,她已经跟总经理讲好,我以后可以直接走进去,要不然 她一直出来带好烦。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平常正常学生都4点下课,而我是有留晚自习读书,多 留一个小时,且放学后,还会找同学打打篮球,通常都快六点,才满头大汗的, 到姐姐公司去,但这一天,晚自习课突然取消,而全部学生都4点下课,操场上 篮球场,根本抢不到场地,於是我就走到姐姐公司。   我一样经过柜台,跟服务台大姐姐问声好,走进姐姐办公室,打开门发现, 姐姐不在位置上,姐姐一个人自己有个办公室,而在更里面,则是总经理办公室。   我把门关上,书包放在地上,等着姐姐,到处在房间走动,走到总经理办公 室旁边,心想着姐姐会不会在里面,姐姐在里面,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她 是总经理秘书呀!但我是一个国中生,怎么可以没事开人家房门,这是一种礼貌, 於是我靠近窗口,发现百叶窗必没有完全密合,有一些空隙在,我眼睛往里头桥。   原本想说看姐姐有没有在里面,看到办公桌附近没有人,但桌上却有女性的 衬衫跟裙子,桌子左侧地上还有一件内裤跟胸罩,心想着不对劲,我稍微往右边 走一点,想看看里面的左侧。   这时看到总经理背对着我,光着下半身,在沙发上正在插着一个人,我那时 已经到达会打手枪的年纪,看到这种场景,心想着自己超幸运的,更是专注地看 着总经理,臀部努力上下摆动的桶着那个人。   后来总经理站了起来,我这时才发现,躺在沙发上,正在被总经理干的,居   姐姐被总经理拉了起来,转个了身,总经理双手扶着姐姐的腰,开始从后面 插着,这时我已经不像小学时的那样,要跑去敲门了,而是性奋看着这个画面。   过了几分钟,总经理把姊姊转身,姊姊迅速蹲了下来,射在姐姐脸上,姐姐 还像A片中的女生,舔了总经理的鸡巴,把鸡巴上的精液给舔乾净,后来我若无 其事的坐在姊姊位置上,当做甚么事都没发生过。   这时我才知道,为何我每天来公司,老闆居然没讲话,看到我,还会请我吃 饼乾、喝饮料。我内心已经不禁怀疑,平常在家跟妈妈一样,装出很保守的样子 的姐姐,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后来我高中之后,姐姐就去美国读大学。姐姐从小功课就不好,当然是读一 个很鸟的学校,我常常在想,姊姊在国外,没爸妈看管,应该过得很爽。   直到我大三那一年,姐姐回国到另一家公司工作,那时姐姐的男友,也就是 现在的姊夫,还在美国读研究所,他们都是越洋电话再联络。   某一天假日晚上,姐姐出去说要跟同事唱歌,可能要很晚回家,那时爸妈就 都很相信姊姊的话,叫他小心一点,就准他出去,而我那一天比姐姐晚走,原因 是要帮同学庆生,爸妈也知道我们同学庆生,都是玩通宵的,叫我少喝点酒,而 我一开始是在一家餐厅,帮同学庆生,后来转战钱柜要唱个通霄。   到了钱柜,钱柜服务生把我们带进823号房,这间包厢位置,是这层楼最 里面,而且走头近头,还要拐个弯,看到一面墙,左边是823号房,右边是8 24号房。到钱柜唱歌,对当时我学生族而言,是种稀松平常的事情,我很自然   这时同学们出去要拿东西吃,而824号房这时门也打开,就在两个房间门 打开的短暂2秒钟,我似乎隐约看到824号房,站在那唱歌的人,似乎是姊姊, 由於还有进出的人挡住我视线,我根本没把握,但这让我开始好奇起来,於是我 开始一直跑出去拿东西吃喝,就是希望能看到824房门可以再度打开。   终於被我等到了,出来是一个看似50多岁的中年男子,我看到里面茶几, 摆了很多酒瓶及台湾啤酒,而有个女生背对着我,跨坐在一个男子的身上,我更 加怀疑那个人是姐姐,因为她穿着蓝色衬衫,蓝色短牛仔裙,好像跟姐姐今天穿 得穿着,很类似,我也没百分之百的把握,谁会没事,记自己姊姊每天出门穿甚 么衣服,但我更加想知道那个女生是谁。   而后来我在外面,靠在墙壁打电话、抽菸,同学们问我为何一直在外面,我 只说里面太冷,我想在外多待一下,於是在外面时间比进包厢时间还多,就是在 等824房门能再度开启。   皇天不负苦心人,过了半小时,门又再度打开,一样是50多岁的男子走出 来,我靠着墙壁,手拿着电话,眼睛却斜视着里面。   这时我看到,两个人坐在正中央的沙发椅子上,男的坐右边,左手放在女的 肩膀上,女的坐左边,身体弯下去,头在那个男的鸡巴部位,似乎在帮那个男的 在含,我想确定是不是,但门这时又合上了。我继续拿着手机,装在玩游戏,过 了两分钟,那个50多岁的男的,端着一盘食物走回来,把门再度开启。   这时我则是终於看到那个女生的脸,果真是姐姐没错,姐姐坐在沙发上,衬 衫钮扣被解开了一半,右边的胸罩被剥开,男子的头,正贴着姐姐的右胸吸允着, 右手还放在姐姐的裙子里,似乎应该是在摸小穴,姐姐右手好像抓着那个男生的   这时门又要合上,我赶紧靠在824房这边的墙壁,伸出左手按住门内侧的 边缘,运用手指的力量,试着让门合上的速度减缓,门成功的被我停住了,且留 着三指宽的小缝,我偷看了一下,似乎都没有人发现,我左右移动,找出可以看 到姐姐的位置,终於站好到,可以看到的位置,但又不敢太靠近,怕同学出来看 到我在偷窥,所以我站的位置比较靠近墙壁,手还是拿着手机装样子。   50多岁的男子走进去,把食物放在茶几上,坐到我刚好看不到的位子。   於是我看到姐姐站了起来背对着我,男子则蹲下去双手伸到姐姐的裙子里, 把姊姊的内裤给脱下,然后站起来,斜背侧对着我。   这时我才发现另一个男子比较年轻,大约像是30几岁的中年人,姐姐左腿 踏在茶几上,男子右手伸到姊姊的裙子里,开始狂抠着小穴,我看姐姐右手还不 断抓着,那个男子露出在裤外的鸡巴,男生坐了下来,把姐姐转身,姊姊右手再 度抓住鸡巴,往自己小穴插下去。   姐姐坐在男子身上,面对着电视机,男子在姐姐的背后,手抓着胸部,但姐 姐衬衫并没有全脱,下半身还可以看的到一点阴毛,在吵杂的音乐声中,还可以 听到隐隐约约的淫叫声。   我看着姐姐摇摆的臀部,后来另一个男子站了起来,整个躺住我视线,我根 本只能看到那个男子的背影,於是我看见男子好像拉开自己西装裤的拉炼,走到 姊姊面前塞给她吃,男子右手还不断压着姐姐的头,但我根本看不到姊姊,只能 看的到那个男子的姿势在揣测。   后来,站的男子坐了下来,姊姊站了起来,往左边跨了一步,抓住另一个人 的鸡巴,往自己小穴放了进去,身体继续摇摆着,而30几岁的男子,站了起来, 抓住自己的鸡巴,准备要给姊姊舔的时候,他这时头往我这边看,好像发现门没 完全合上,外面好像有个人站在那,我赶紧走回自己的包厢,一分钟后打开门时, 824门房的门已经关上了。   隔天在家遇到姊姊,问他昨天是跟谁去唱歌,原来30几岁的男子是他副总, 50几岁的是他执行长,而后来姊姊在这家公司,每两个月就调加一次薪。现在 经济不景气,姐姐还不断提起说,她那时在外工作,能力多好,薪水拼命加,我 内心在想着,你是哪方面能力好了。后来随着姊夫回国,姊姊离开那个公司,嫁 到高雄去,姐姐就没在跟我们住了。   过了好几年之后,直到最近半年,我想休息一阵子,我可不是被裁员唷!我 在家里公司上班,爸妈看我工作了好几年很辛苦,就让我休息半年,於是我到高 雄长住姊姊家,姊夫也是自己在经营公司,每天都过着很忙碌的朝九晚五生活, 早上八点多出门,一直到晚上快10点才回家,除了生病,没有一天例外。   姐生了两个小孩,小的平常日跟着姊夫爸妈住,大的下课后到保母家,姐姐 在姊夫回来之前,才把小孩子接回家。   我认为自己休息半年,也不能在浪费时间,於是报名了英文补习班,早上都 去上课,一开始姊姊都会来接我,下午陪她出去逛逛,姐姐是个家庭贵妇,休闲 娱乐就是去血拼,没啥经济压力,我住他家半年,也没跟我收半毛钱,而姐姐逛 街好多天下来,我发现姊夫会不断地,打电话给姊姊,2、3个小时就打一次, 有时更密集,姐姐跟我说姊夫要做甚么事情、去哪里,都会跟她报备!   但除了接电话,我也发现姐姐会不断地传简讯,也常常听到收到简讯的电话 铃声,姐姐跟我说都是姊夫传的啦!且跟姊姊与姊夫一起出去,也就没看到姊姊 在狂传简讯,於是我相信姐姐的话,只觉得这对夫妻,到现在居然还那么恩爱。   但隔几天自己躺在床上时,越想越不可能,姊夫打电话都那么频繁了,假如 那些简讯还是他传的,那姊夫根本不用上班了麻!一直拿着手机就好了,於是我 好奇地偷偷打开姐姐手机,开启简讯信箱,里面居然都是空的,这跟我之前那个 劈腿的女友好像,收到简讯回传之后,都会马上删除简讯,我心想着事不单纯,   就这样我在高雄待了几个月,由於我渐渐已经对高雄熟了,下课都自己到处 乱跑,老姊就打一把钥匙,让我自己回家。   直到某有一天我肚子怪怪的,就早早回家休息去,在老姐家,我跟往常一样, 上上网、看看电视,然后再看书,本人有看书不太喜欢在书桌上看,喜欢到处坐 在地板上看书的癖好,今天我坐在床旁边的地板上,看着看着不知睡着了,等我 醒来,天色已经昏暗,看看手錶,已经快六点了,这时我听到外面走廊有声音,   我看见姐姐穿着一条贴身的长棉裤,上衣是件小洋装,往厨房走去。姐姐家 门口一近来,是一个还蛮大的客厅,右手边是厨房兼饭厅,厨房右上方跟左下方, 各有一个门,一个面对着客厅,另一个则是连接到房间外的走廊,所以要从客厅 走到房间,是必须经过厨房才行。   我没有叫姐姐,只是跟着走进厨房,走进厨房才发现,灯全都没开,只有客 厅有开灯,且客厅传来一个男生跟姐姐对话的声音,我停止不动,站在门口用偷 窥的方式看是谁,原来是龙哥站在客厅,龙哥是一个40岁出头的中年男子,家 里非常有钱,自己开个公司,我只听过姐夫说过,龙哥是他公司里非常重要的客 户,对龙哥我并不了解的太多。   龙哥:「好热唷!你没开冷气唷!」   姐:「废话,我们才刚进屋耶!不是要出去吗?」   龙哥:「先休息一下啦!真的好热唷!」於是姐姐帮龙哥把西装外套脱掉, 挂在衣帽架上,龙哥自己也松开领带,把领带拖掉,丢在沙发上。   我看到姐姐帮龙哥脱外套,就知道应该不单纯,且早就怀疑姐姐很久了,就 没想离开厨房的意思,我站的厨房门口,正好面对着客厅,且由於天色暗了,从 客厅看厨房是一片黑漆漆,且我皮肤本身就比较黑,况且我只露出一颗头来,也 没很靠近客厅,他们俩似乎没发现我的存在。   姐:「我帮你开个冷气好了」,於是姐姐走到冷气边,开了冷气   龙哥:「你弟不在唷!」   姐:「不在,我刚刚去他房间看过了」,可能是我躺在地上睡觉吧!刚好被 双人床给躺住姐姐视线吧!   龙哥:「至从你弟一来高雄,我跟你都好难得才能见上一面唷!」   姐:「怎样,有想人家吗?」   龙哥:「当然有呀!」龙哥这时走在姐姐身边,抱着姐姐开始热吻   姐:「不要啦!等等我弟回来怎么办?」龙哥不管姐说的话,继续亲着姐, 姐似乎知道龙哥不想收手,也就没继续说话   看到这个画面,除了兴奋还是兴奋,由於我知道姐姐有出轨的前科,在加上 我怀疑姐姐很久了,对这样的场景,我一点都不吃惊。   只见龙哥亲吻着姐姐,右手抓着姐姐的大胸部,左手抚摸着姐姐的棉裤,姐 姐慢慢地开始解开龙哥衬衫的钮扣,把衬衫给脱掉,姐姐这时离开龙哥的嘴巴, 开始亲吻着龙哥的身体上的每一吋肌肤,双手还不断地,用手指细细的抚摸着龙   姐:「听说你最近跟我家老公签了一个大案子」   龙哥:「对呀!你不知道我部属多少人在反对」   龙哥:「说这个案子,对我公司没啥利润」   姐:「你是生意人,赔本生意干嘛还要做」,姐这时亲吻着龙公的奶头   龙哥:「当然是为了你呀!最近景气那么差,倒了不少公司」   龙哥:「你老公签了这个案子,至少可以撑一年以上」   姐:「那我可要好好谢谢龙哥了唷!」   於是姐姐脱下龙哥的裤子及内裤,跪在地上,吸舔着龙哥鸡巴,龙哥一副很 想受的样子,站在那双眼闭起来,头微微的朝上看,只见龙哥:「我受不了了,   龙哥把姐拉起,推倒老姐在沙发上,快速的把姐裤子给脱了,把姐两脚张开, 头迅速往姐小穴舔了下去,舔了几下,把自己鸡巴插进姐的小穴里,姐姐双脚夹 住在龙哥的屁股后,双手抱着龙哥的头   姐:「啊!龙哥,好爽唷」   龙哥:「这么久没被我插了,是不是很有快感呀!」   姐:「嗯!嗯!对,好爽,用力点插我」   龙哥:「插用力点是吧!我花了好多钱,才久久干你一次」,龙哥使力的桶   这时龙哥把姐姐抬了起来,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把姐姐的上衣给脱去,双手 解开姐姐的胸罩,顺手把胸罩丢到沙发后面,双手捏着姐姐的胸部,头还不时地 趴下,吸一下乳头,龙哥把姐姐翻身,姐姐趴在茶几上,身体趴在姐的身上,龙 哥从后面正继续桶着姐姐   龙哥:「最近有没有想我呀!」   姐:「嗯!嗯!嗯!有!我每天都好像龙哥」   龙哥:「你想我甚么呀!想我的钱是吗?」   姐:「恩!不是,我想着是龙哥的鸡巴」   龙哥:「想我着鸡巴做啥呀!」   姐:「嗯!嗯!当然是希望龙哥每天都干我。」   龙哥听了似乎很开心,臀部更是摇动的更厉害,龙哥这时把姐拉了起来,两 人都跪在地上,十指交扣着,龙哥从后面桶着姐姐   姐:「啊!啊!好爽!」   龙哥:「可是我有工作家庭要顾,不能每天干你耶」   姐:「不要,我要龙哥每天都能干我,啊!啊!」   龙哥:「小宝贝,我不是在干你了吗?」   姐:「啊!啊!那快用力的干我」   龙哥努力的顶着姐,这时龙哥鸡巴离开了小穴,随即把姐姐拉了起来,把姐 右脚踏在茶几上,双手摸着姐的腰,再次用力挺近姐姐的小穴中,姐双手抓着龙 哥的屁股,似乎在帮龙哥加点力气。   龙哥:「平常都没在你家客厅做过,今天感觉特别的爽」   姐:「真的吗?那等我弟走,我们每天都在客厅做,啊!啊!」   龙哥:「你弟哪时走呀?」   姐:「快了,没剩几天了」   龙哥:「那到时,我们又可以常常见面啰!」   姐:「嗯!嗯!对,这样我就可以常常被龙哥干了,啊!啊!」   龙哥把姐带到沙发上躺下,鸡巴正插近小穴时,只见姐坐起来,把龙哥反压 到沙发上,自己扭动着臀部,微微的在淫叫,龙哥不断地伸出手来,挑逗着姐的 乳头,或者是把姐拉下来,抱着姐姐,亲吻着她,自己臀部一直往上顶,这时   龙哥:「你有看到我昨天传的简讯吗?」   姐:「嗯!嗯!嗯!有呀!」   姐:「那个女生怎么那么淫荡,嗯!嗯!」   龙哥:「你不觉的那个女主角很像你吗?」   姐:「嗯!嗯!嗯!哪有,一点都不像」,这时龙哥抱着姐姐,坐了起来把   龙哥:「真的不像你吗?你说呀!你说呀!」龙哥这时停住自己鸡巴,只有 在说出你说呀时,用力顶两下   姐:「就是我,你不要停下来麻!人家还要,」姐嘟着小嘴,摇摆着身体,   龙哥:「不干你,我真的舍不得」,龙哥又继续插着姐姐,过了一分钟   龙哥:「要出来了,要出来了」   只见姐姐迅速爬起来,含住龙哥的鸡巴,龙哥爽到紧紧抓住姐的头,射进里 面,射出来时,还全身抖了几下   姐:「你这次怎么射出来的精液比较多」,姐姐把精液吐在手中   姐:「人家刚刚好像把精液吞了一点进去」,姐姐把手中精液拿给龙哥看   龙哥:「至从知道今天能见到你,我这几天故意没跟老婆做,」   姐:「你这个大坏蛋,还故意不跟老婆做唷!」姐姐一副笑嘻嘻的,指着龙   龙哥:「跟你做,可是比跟我老婆做,爽上好几十倍了」   姐:「是唷!那你可要好好照顾我老公唷!」   姐:「小心哪一天,你就见不到我了」   龙哥:「好,我一定会让你老公生意兴荣的」   姐:「这是你说的唷!等等陪我去牵车,我要去接我儿子了」,姐这时含情 脉脉的看着龙哥,龙哥这是用淫荡的笑容,回应姐姐   我这时看手錶还不到七点,想说一定又是要去车上搞一翻了,於是,我看见 两人,各自穿好衣服,姐姐把冷气电灯关掉,两人离开了房子。   后来晚上我看到姐夫辛苦的回家,突然有种对不起姐夫的感觉,但我又说不 出口,我今天看到的事情,没过几天,我提早离开高雄,回到了台北,提早开始   我真不知怎么面对姐夫。现在,每当家庭聚会,聊起姐姐,爸妈认为姐是个 很懂事的乖女儿,姐夫认为姐姐是个好老婆、好妈妈,我也认为姐姐是个好姐姐, 从小就非常照顾我,现在还会不断的买东西给我,但每当听到爸妈说,姐姐是个 遵守着三从四德的传统保守的女生,问我意见,我总是摇摇的头说,我可能跟你 们角度不一样,有点认知差距,但我只能说姐姐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全部人认知的姐姐都是同一种人,只有我不一样,爸妈说是我固执,不愿意 改变自己的想法,说这是我的缺点,但我相信自己所了解的姐姐,才是姐姐真正 的个性,我也相信姐姐是为了姐夫的公司,而跟龙哥发生关系。   但我总是有种罪恶感在,但每当看到大家都和乐融融,姐姐在姐夫心目中是 那么的完美,我就不忍心当坏人,说出来的,把快乐的关系给破坏掉,大家可能 还会认为我怎么在诬陷姐姐,这个坏人我承受不起,但我这个开放姐姐,直到现 在,还真的让我挺烦恼的. 请注意:这是转帖区。不要把这当作是楼主的经历! 本帖最后由 土贼王 于 2009-6-14 16:03 编辑 金币 2009-6-12 11:56 美文啊,主要是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去写,很有偷窥的代入感 高手写的,真的是入木三分呀!写的很详细,也很精彩! 换个角度来说,也许你姐姐是被逼和你姐夫的客户上床?也许你就不会这么跟跟于怀。 楼上的,那不是我姐姐!! 记住这里是转帖区! 转帖!知道不?! 你都是论坛老账户了,咋还分不清楚什么是转帖?! 文章中这个姐姐做家庭主妇太亏了,应该去做公关部长。在作者的成长中,姐姐和多个男人进行过性关系。真是太开放了。并且弟弟还有偷窥的爱好呢。 感觉 文章没有原来写的好  没有好文章问世了  是否是原来的作者太慢 还是无利可图? 这姐姐也太开放了  这当弟弟的偷窥什么啊 付出越多當然代價越高,文章中的姐姐她雖然看起來很淫蕩 可是他都是為了公司,家裡在賺錢的 所以直能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好文章啊!!加油希望再见这样的好文章!! 金币 2009-6-12 22:27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