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羊之心 1-2 》全本完结版


  本不擅长写情色故事,很久之前就有一个跟职场相关的故事构思在脑中,此 次见论坛内征文,且又是有关职场的故事,便借此将构思化为文字,在感恩节以 感恩之心回馈论坛,谨请笑纳。              二○一四年感恩节                  一   一直以为自己理智,但是,在她面前,我的理智却被感情所征服。   玛雅碑文曾预言世界末日为2012年12月21日,虽被多数人证实为有 史以来最大的谎言和笑话,但我仍在这一... [阅读最新章节]

放羊之心 1-2

  本不擅长写情色故事,很久之前就有一个跟职场相关的故事构思在脑中,此 次见论坛内征文,且又是有关职场的故事,便借此将构思化为文字,在感恩节以 感恩之心回馈论坛,谨请笑纳。              二○一四年感恩节                  一   一直以为自己理智,但是,在她面前,我的理智却被感情所征服。   玛雅碑文曾预言世界末日为2012年12月21日,虽被多数人证实为有 史以来最大的谎言和笑话,但我仍在这一天到来的两个月前,做了一件自己都未   我从十七岁便出来混迹在这浮躁的社会当中,如今拥有了一间规模不小的进 出口贸易公司,靠的都是这些年的理智与奋斗,十几年来,所经过的风雨,流过 的泪水自己最清楚,而今终事业有点成就时,仍忘不了过去的泪水和汗水,就在 事业遇到瓶颈时,便将手中的所有的工作移交给助理去打理,暂时放下目前所拥 有的一切,让自己从一个十足的工作狂人变成一个无所事事的闲人,彻底休假一 个月,报名参加本市保安公司的新一期培训班,除了逃避事业瓶颈所带来的烦恼, 也想让自己再过一过汗流浃背的日子,体验一下另一种阳光灿烂的生活,让自己 觉得,其实人生还是很美好。   保安培训是在远离市区的公安干部学校内进行,地点是处在效区深山老林的 一个基地里,将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封闭式训练。为了彻底与外界联系,更加专注 于训练,在之前就被告知不准携带任何手机、平板、笔记本,一旦发现只能没收, 待结业后再交还到各位学员手中。   此次培训共有三个排,每排四个班共32个人,而我被分配到二排二班。二 排有一三排所有男学员都为之羡慕之事,便是有九个女学员,其中八个女学员被 安排在一班,还有一个女学员和七位男学员被安排在二班,对于已过三十而立的 我来说,是这群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当中较为独特的一位,也正是因为年龄的关系, 我被比我小三岁的教官任命为二班的班长,靠着这点独有的成熟沧桑感让我无形 中成为本班所有学员当中的老大哥。   保安公司招收女学员仅是近几年才发生的事,随着经济的大力发展,一些金 融单位为了顾及形象,便会招收女保安,还有个别是在宾馆看守一些女经济犯或 贪官的待审情妇时,警局往往会从保安公司外聘女保安24小时密切监视,毕竟 男保安会有所不便。这也是近几年来女保安逐渐开始吃香,不过碍于工作性质的 缘故,每次培训班招人时,并没能招多少女性进来,即便招到人,但经过一个月 的培训后,而真正能从事这项工作的也是寥寥无几,对更多的女性来说,制造业 的工厂或办公室的小文员才是她们的不二选择。   为了方便各个班的交流与沟通,每个班的八个人都会分配在同一间宿舍,而 我这个班的惟一女学员,就跟一班的八个女学员同挤在一间宿舍里,当然,为了 日常生活方便,是单独的一幢宿舍楼。  当每个女学员都穿上迷彩服盘起头发戴上作训帽后同这么一大群男学员站在   一起时,着实让人雌雄难分,不过,有一个女学员例外,她便是独自一人被 分配在我班上的杨欣。她穿戴上迷彩装后,仍掩饰不住她的俏丽俊逸,更为可恨 的是,站在我们这一群大老爷们当中,更平添一股飒爽英姿的美,有过之而无不   保安培训的课程相较于简单,周一至周五上午操练课,下午理论课,周六上 午思想道德课,下午和周日一整天都是个人的自由时间。操练课除了军训时所学 的队列走步之外,还会教我们擒敌拳和警棍操,这两种只有在正规部队才有的技 术倒让我心满意足,只是最难熬的还是每天早晨五点半时就被吹哨叫醒集合,然 后从这个基地唯一一条通往镇上公路的水泥小路上跑个来回,五公里的路程要在 二十四分钟之内完成,这才是对我真正的考验,毕竟自从迈入社会后,有多个年 头没这么早起过。   杨欣看似弱不禁风,但同我们这些大老爷们一比,却一点也不逊色,同时, 因她的爽朗洒脱和乐观向上的态度,夹在我们这一群人男性当中,倒也混得如鱼 得水,同时也流露出霸气和傲慢。   而傲慢不逊只针对我而言,因一旦操练中间歇息时,同班的几个人都会众星 拱月围着她,毫无忌惮跟她开起些或荤或素的玩笑,而她,倒也大方,压根没把 自己当成是一个女生。只是在这群人当中,我是个例外,除了操练和点名,基本 上较少和她接触。毕竟这么多年来,我疯狂地工作,从不把感情当一回事,确切 的说,压根没想投入感情下去,只是放纵地流连于花丛之中,却从不逗留。此次 一时心血来潮报名培训班,是自我的一次流放,不想在此投入任何的情感,对我 而言,培圳一结束,我仍要返回自己原来的位置,继续放纵,继续生活在纸醉金   正因为我的不随波逐流,所以她用不屑的眼神看我时,便有了这股傲慢。我 知道,她打心眼里瞧不起我,也许跟我在这个年纪来当保安有关,倒是我觉得, 以她自身的条件和性格,而又正是青春年华,当个女保安岂不浪费。   前三天的五公里晨跑,我都是被比我年小的教官训话度过,因我们班几乎没 有准时集合过,对女学员班要求集合的时间通常会比男学员班多上一分钟,而我 们班因有一个女学员,但仍遵照男学员班的时间要求,而杨欣集合基本上会晚点, 但教官却从不因杨欣的迟到而对她指责过,相反,将矛头指向我这个不尽责的班 长。而这时,会从她看不起我的眼神当中多了几分怜悯,所幸后来杨欣倒是没再   上午操练课比较枯燥无味,机械性地重复着站姿、坐姿、走姿,最喧闹时也 只有在中间歇息的几分钟,原因只有一个,杨欣的存在,连教官都会被她逗得哈 哈大笑,相较之下,我的存在感很低。   下午理论课,讲台上的老师侃侃而谈,而在底下的我们,有一大半的人眼皮 都睁不开,毕竟在上午做了太多训练,午休一个小时都不到,实在没什么精神听 课,因此下午的课倒是给了我们一个偷闲的最好理由。   晚饭过后便是自由活动,有的打牌,有的打球,有的看电视,有的跑到后山 闲逛,也有的在操场上闲聊,而这其中,杨欣又成了最受欢迎的人,有她的场合, 必定喧哗。而我,依然是独自一人,躺在宿舍的床上,拿起一本《约翰·克利斯 朵夫》,从中寻求精神上的共鸣。   晚上九点前须全体回到宿舍,九点半准时熄灯,而教官此时又会担当起舍监 的工作。若再遇上教官当天心情不好时,会在半夜三更吹哨紧急集合,能让我们 稍微放松的心一刻都不得松懈,对我而言,也正是所需要。   如此日复一日,便迎来第一个周六,上午思想道德课讲完,接下来的一天半 时间便是自由时间,而也只有周六晚上十点半才熄灯,这算是给喜欢夜生活的都 市人一点福利。而这一天半的自由时间若想要走出基地大门,必须向教官请假, 同时为了安全考虑,只准结伴外出,活动范围也仅限基地外的小镇,并且熄灯前 必须返回,不得在外留宿,违者重罚。   通常别班的学员会联络感情结伴外出小聚一下,而身为班长的我,行事低调, 完全没有班长的作风,倒是杨欣做为班里唯一的女性,不费半刻功夫便先召集班 里的另外六人,最后再爱理不理地捎上我,说一同到镇上聚餐,理由是各自从天 南地北聚在一起,又分在同一个班,相识本不易,仅当联络一下感情。于是便向 教官请假,报备晚饭不在基地吃后,他们七人在前面有说有笑地走出,落下我一 个人在后面不缓不慢地跟着。   花了近半小时走出那条我们每天晨跑的小路,便找了镇上一家不大不小的餐 馆进去,点了些酒菜,一边喝酒一边述说着彼此堪忧的将来。   因杨欣的在场,几个男人刚开始还很小心翼翼,但几杯啤酒下肚之后,便暴 露本性,开始划拳赌酒,而杨欣也饶有兴趣地加入,只是她不会划拳,几个男人 为了配合她,改为猜骰子,只不过大家心照不宣,输的时候让她随性而饮,不用 像几个男人一样一口饮尽,而我,并不加入,一个人默默地看着他们玩,碰杯时   几个回合下来,猜骰子仍调动不了气氛,便有人出了个点子,提议玩转酒瓶, 让杨欣以女王的身份支配着我们喝酒的多寡。规则是她负责转酒瓶,只要瓶口对 着谁,谁便可以向女王问一个问题,若女王不想回答,那个人就要喝掉一杯啤酒, 反之,只须半杯便够。若瓶口对着女王,她可以随意问在场的任何人一个问题, 不论什么问题,那个人都必须回答,若不回答,自罚三杯。   关于这个女王支配游戏,初看之下,是为杨欣量身打造,但我却隐隐觉得, 这是在场的一些单身汉醉翁之意不在酒,只是想借此机会进一步了解杨欣的事情, 不过也考虑到尊重杨欣本人意愿,所以,提问时也须得有技巧,免得自食苦酒。   倒是杨欣,竟然没有半分矜持地答应,像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一样,没有任 何杂念地和我们玩起这个游戏。   只是这个游戏将本在旁观望的我也拉进战场中来。最初大家问的都相对保守, 无外乎年龄、出生日期,体重等一些不痛不痒的事,随着游戏进入白热化阶段,   也有人开始小心翼翼地问起她有没有男朋友、腰围、胸围等一些涉及个人隐私的   事。对于杨欣来说,答与不答各占一半。   而每次瓶口对着我时,我是什么也没问,就一口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虽 说有点扫了他们的兴致,但是却不违反规则。   倒是瓶口转到杨欣时,她竟然点名问我:「你为何不问我问题,你怎么知道   我憨笑道:「我怕问了也白搭。」   杨欣不以为然地笑道:「你先说说看,是什么问题,说不准我想回答呢?」   我利用游戏规则只准问一个问题来回应她:「这是第二个问题吧。」   杨欣是个明白人,就不再追问,便一言不发地重新转动着酒瓶。我并不是对 杨欣不感到好奇,只是,有点怕,毕竟目前的她和我以往碰到的各色女人都不相 同,她在我面前是毫无保留的性格和作风,正是以往那些略显做作的女子所不曾 拥有,我怕的是对她动心,眼下只有尽量跟她保持一点距离,虽说我不在乎感情, 一旦陷入,那将是彻底的癫狂。   陆续又转了几个回合,好不容易又轮到杨欣提问,可她好像对我不依不饶, 便重新问了刚才的问题。   看来若不回答,她是不会罢休,我只好傻傻地问:「你酒量好吗?」   话一出口,杨欣捧腹大笑,在座的其他人也都笑了,这算是什么问题,估计 杨欣也没想到我的问题是这么的木讷无趣,之后便较少来搭理我。只不过在最后 要散场时,她好像是有意要报复我一下,便不怀好意地说:「这一顿就让班长请   在场的各位当然是全体赞同,我也知道,杨欣是有意在报复我的无理,而我, 缓缓地站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掏出钱包。   「别磨磨蹭蹭的,都似你这般,怕是熄灯前也赶不回去。」杨欣话音一落, 倒是不客气地将钱包抢了过去,奔向柜台,结完账后,便将钱包还给我,还笑嘻 嘻地说:「没想到你钱包里还带不少钱,看来这顿让你请算是对了。」   回去时,他们几人仍然在前面谈笑风生,或许是喝了点小酒的缘故,勾肩搭 背不在话下,还齐声唱着我们每天用餐前必唱的军旅之歌,好不热闹,杨欣对于 他们这群人来说,是个开心果,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亲近她。而我,依旧在后 面不紧不慢地跟着,看着他们的疯狂,想着自己为了赚钱而流逝多少美好的岁月,   从第二个星期开始,上午的操练课便增加了格斗对练,教官会安排杨欣轮流 与同班几个男学员对练,而其他学员基于她是女性的缘故,会手下留情,舍不得 真正下手将她摔翻在地,一旦轮到和我对练时,我却是没有半点客气,会很认真 地将她往地上摔去,因为我知道,此时若对她有半点的特殊照顾,让她没有将真 正本领学好,往后她若真的做这一行业,吃亏的可是她,眼下小小的疼痛是为了 避免以后她最大的伤害。只是我在很认真地将她绊倒在地时,不时地引来教官和 其他学员鄙夷的眼神,但几次和我对练下来,她竟主动地向教官请求往后格斗对   一次闲谈我曾问她为何主动要求跟我一组,她倒是轻淡地说,因为我不懂得 怜香惜玉,才是她真正想要的。看来在她的眼里,我不仅木讷无趣,还不懂怜香   培训日程过半,总教官出人意料地发起人性的一面,说周日放假一天,基地 不会备餐,想回市区的就可以回去,只须在晚上熄灯前返回便可。周六晚上杨欣 依然和我们几人混在一起,仍去小餐馆聚餐,玩着不伤大雅的酒游戏。至于杨欣 为何没与另外八位女生一起,反倒是和我们这一群大男人混在一起,主要还是因 为她个性张扬,受到男人们的欢迎,却被女人们排挤。   周日一到,大多数人早上都回市区去,从小镇的公路上搭车返回那个尘嚣的 都市,有女友的无外乎找女友慰藉寂寞和排解欲望,没女友的估计也有自己的解 决办法,毕竟压抑了十五天的欲望。   一大清早,整个基地几乎空荡荡,不似往常的喧闹,我没有准备要回去,回 去后也不知要做什么,既然流放,就是要彻底的清静,同时又怕回到那个纸醉金 迷的世界后,就不想再回来。独自一人坐在石椅上晒着清晨的阳光,呼吸着没有 雾霾的空气。脑中想的竟然是杨欣,在得知她也没有回去之后,我便一直心神不 宁地想着她,开始对她有点好奇,想问她为何没回去,但理智制止了我,因为我 清楚地知道,一旦我回去之后,我们便是不同世界的人,所以,趁感情还末萌芽   可人是这样,越怕什么偏偏会来什么,就在我纠结之余,远远见到杨欣朝我               (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很Q的电鱼 于 2014-12-6 11:27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4-11-28 13:25 thread-9256247-1-1.html                  二   杨欣的到来,让我有些紧张,而她却无顾忌和我坐在同一张石椅上,爽朗地 问:「你也不回去?」   我只「嗯」的应了一声。   「不会想念老婆孩子吗?」   我笑而不语,杨欣似乎明白过来,恍然大悟道:「原来你还没结婚啊。」   我苦笑道:「我的样子看起来像结过婚的人吗?」   杨欣又一脸疑惑地问:「那女朋友总该有吧?」   女朋友,对我来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名词,这些年来,我身边换过不少女 伴,跟她们在一起时,彼此间存在的也只有发泄欲望而已,但从没往女朋友这方 面去想,只要能过灯红酒绿的日子,谁先付出真情,谁就输了。   见我若有所思,杨欣倒不再诧异,便说:「你人倒也不差,按说在这个岁数, 没结婚也该有一个稳定的女朋友。」临了还取笑道:「当今佛教界泰斗有一个圆 智法师,而你名叫方智,难不成你以后也想当法师,连法号事先都取好了。」   被她这么一取笑,我却不缓不慢地问:「你看过步步惊心吗?」   我突然这么无逻辑地问她这个问题,杨欣倒不意外,在她眼里,我向来没有 逻辑可言,便答:「看了,怎么了?」   步步惊心是去年热门的电视,是不少女孩的最爱,杨欣说看过,我倒不意外, 于是便笑道:「想必四爷晚年住在养心殿,不是为了若曦,而是因为你,你或许 可以考虑一下,以后搬到养心殿去住。」   杨欣忽然醒悟过来,我这是绕了一圈反讥她,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见自己的名字也被我取笑,杨欣反而笑道:「瞧你一付爱理不理,不善说话 的样子,倒也油嘴滑舌。」   我故意抹了下嘴道:「早餐好像没有油条。」   这倒把杨欣逗得哈哈大笑,只是我暗自惭愧,不知不觉把多年前的风流本性   如此相谈甚欢了一会,杨欣站了起来笑道:「走吧,看你的样子估计这辈子 都没和女孩约会过,本姑娘今儿大发慈悲,教教你怎么约会。」   对于杨欣的邀约,我倒大吃一惊,或许真的是在可怜我,也罢,反正一个人 闲着也是闲着,陪她逛上一逛又有何妨,看她能整什么花样出来。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们便一同走出基地。   在路上,她细细打量着我后说:「如今的女孩务实,以你当下的现状,倒是   我很想知道杨欣是怎么看我的,便问:「那你说说,我的现状是什么?」   「唉……」杨欣叹了一口气笑道:「我怕说了,伤了你的自尊。」   我却笑道:「放心,我的自尊早被我卖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约翰·克利斯朵夫》中有这么一段话:「人从出生到他变成成年的时候, 被灌满了各种谎言,到了成年的第一件事是呕吐,把这些谎言吐出来,自己思考 认识一个真实的世界。」而所谓的自尊心,在我看来,正是这些谎言之一。   杨欣却故作神秘道:「那我可真说了。」   我有点不耐烦道:「你什么时候也变得婆婆妈妈的。」   被我将了一军,杨欣马上说道:「年龄偏大,赚钱不多,长相一般。」   说完后,还偷偷地看我会有什么难堪的表情,只是,我未能让她如愿,不以 为然地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年龄偏大,说明成熟,赚钱不多,不会变坏,长 相一般,代表安全。」   杨欣听我言罢后道:「你倒真懂得安慰自己。」   我却说:「没人安慰自己,只能自己安慰一下,反正也不花钱。」   可能是最后「不花钱」三个字激起了杨欣对我恶作剧的心理,在我们到镇上 的街道闲逛了一会后,她便驻足在一家花店外对我说:「刚开始约会见面,首要 的条件便是要送点小礼物。」   眼神同时往花店瞄了瞄又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哪有不明白的之理,鲜花永远是女人无法抗拒的礼物,只是,我有意和她 开个玩笑,在她迷惑地注视下,走进与花店相邻的福利彩票店,从里面买了一注   她接过彩票微笑道:「这就是你的礼物,方智啊方智,你是真呆还是假傻, 难道你不知道鲜花是女人的最爱吗?」   我却笑道:「可别小看这小小的一注彩票,它可是承载着梦想与希望,这也 正是我送给你的。」   听完她哈哈大笑道:「梦想和希望,有趣,亏你想得出来,好吧,鲜花会凋 谢,梦想和希望永不过期,收下这张彩票了。」   她看了看彩票后又「咦」的一声道:「你还真有心,彩票号码有今天的日期, 还有我的生日,02和04,是你的生日吧?」   我笑而不答,算是默认,她又奇怪地问道:「不过,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 呢?」接下来恍然大悟般笑道:「我还以为你从不好奇,赌酒游戏当中别人问我 的你都给记住了。」   杨欣说得没错,她的生日是我在赌酒游戏当中记了下来,其实和杨欣一起出 来后,我不避讳地在杨欣面前暴露本性,是有意想让她知道,我一直有在注意她, 那是我的心里已悄然变化,感情和理智的对战,感情占据了上风。   接近午饭时,杨欣见我丝毫没有要请她吃饭之意,便抱怨道:「葛老爷子, 本姑娘走累了,难不成你小气得连一顿饭也舍不得请吧,要知道,约会请女孩子 吃饭是最基本的礼仪。」   自从我花两元买了张彩票给送她后,再加上一路上我连半杯饮料都没买给她, 她就趁我们在路上谈论小说时,讲了葛朗台吝啬的故事,后便顺口叫我葛老爷子 来。既然如此,那我就索性将葛老爷子进行到底,便不慌不忙地道:「累了,那 就到前面的公交站台上坐上一会。」   她嘴上虽然抱怨,但仍跟着我走到公交站台内的躺椅上坐了下来。   我道:「我也饿了,既然你叫我葛老爷子,我可不能丢他老人家的脸,这样 吧,不妨我们在这先等着,来猜下一班从公交车上下来的人数。」   见我提议,她觉得有趣,便问:「怎么个猜法?」   我道:「我们猜单双,你先说,要单还是双?」   她答道:「那就双好了。」   我道:「那好,下一班下车的人数若是双数的话,我请客,若是单数,你请 客,若没有人下车,就打平,如何?」   听完后她觉得好玩,马上表示赞同。终盼来一辆公交车,见下车的只有一个 人,她便耍起赖来,要以三局两胜制定输赢。不过,最终仍然是她输,无奈之下, 只好愤愤不平地请我吃午饭。在附近的奶茶店,用一个汉堡和一杯奶茶打发了我, 反正我们也没规定输了要在哪请吃午饭。   跟杨欣一起闲逛,虽然她才比我小几岁,可是从她身上明显看到我未曾有过 的朝气与阳光,和她混在一起,我也变得幼稚起来。而这个猜单双就是我的幼稚 之一,说实话,猜单双我赢得却不光明。知道杨欣好玩,便提议起这个猜人数的 游戏,多数女孩在猜单双时会选择双,在大中午,而且又是偏僻的小镇上,能有 一个人下车已算不错,当杨欣选择双时,那时,我就知道,我赢的机率很高。只 是,我马上为自己的小聪明付出了代价。   本就没有目的闲逛,下午两人竟走到远离小镇的一条铁轨边,这铁轨只给火 车运货使用。由于中午输掉猜下车人数的游戏,杨欣竟要求和我比赛踩铁轨,沿 着铁轨两边的平行轨道,各自往前走一百米,输了就要请晚餐,必须是烛光晚餐。   我本不同意,可杨欣却指出中午我耍的小聪明,迫我同意。   结果可想而知,这本就是一场不公平的比赛,她在轨道上地大摇大摆和我地 蹑手蹑脚形成了落差,我输得相当彻底,事实证明,女人天生会走台步。   初冬的夕阳落得较早,在杨欣满怀期许的眼光中,我却将她带到了以往我们 班曾去过两次的那家小餐馆,找了角落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等待着上菜。   杨欣落坐下后,便不满道:「烛光呢,说好的烛光晚餐呢?」   我站了起来道:「稍等下。」   当我从附近超市花了五元钱买了一包蜡烛回来,杨欣笑得合不拢嘴,我再向 老板借了打火机并征得允许后,便将八根蜡烛分粘在餐桌周围点了起来。   看着摇曳的烛光,杨欣若有所思,但却损道:「葛老爷子果然不是盖的。」   我却笑道:「普通的烛光晚餐也只不过两三点烛光,我一下子给你点燃了八 根,你还有啥不满意的。」   「得,你都不怕丢人,我有什么好怕的。」确实,四周的食客都用一种异样 的眼神朝我们这边看来,餐桌虽然在角落,却是如此醒目。估计那些人心里还在 暗笑碰到两个疯子。   不过,我还笑道:「要不要再来点红酒什么的啊?」   杨欣倒是不吭声,她知道,胡闹一次就够,再胡闹就有点过了。几口饭下肚, 我们倒是慢慢适应了被摇曳的烛光和异样的眼光环绕。只是每当有新的食客一进 来就向我们这个角落投来异样的目光时,杨欣洒脱地一一笑着解释:「这家伙穷, 请不起烛光晚餐,可别见笑。」   我倒不以为意,别人的眼光只是他们衡量的标准,他们世俗,我又何须在意, 这顿所谓的烛光晚餐是在欢快与异样的气氛下进行的,倒也吃了近一个小时。   晚餐之后,我和杨欣并排缓缓走着,忽然,她勾着我的手臂,此举却让我一 阵悸动,平常她和其他学员勾手搭肩惯了,却从未勾着我的手,此次不知葫芦里   杨欣见我一脸疑惑,便笑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能跟你约会一整天,说明 对你还是有好感,晚上人多易散,可以借保护的名义,牵着她的手。」   我却诚恳地道:「那你今也是跟我约会一整天。」言下之意是说她和我约会, 莫不是对我也有好感。   杨欣见我说得诚恳,先是愣了一下,同时听出我的话中话,便马上反应过来 说:「本姑娘可是在教你约会,坦白讲,今天你的约会遭透了,多数女孩不喜欢。」   我不依不饶地问:「那你是属于多数还是少数?」   杨欣却狡黠地道:「偏不告诉你。」   逛了一圈后,眼看不早,我的眼神只是在写有「旅馆」的霓虹灯上多瞟了几 眼,便被杨欣发觉,她猛地用力敲了一下我的额头:「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其实我只是在想以往的约会,最终的目的地都是那个地方,至少对于杨欣, 我目前没有这个想法,便反问道:「那你觉得我在乱想些什么?」   杨欣一改嘻皮笑脸,「哼」的一声道:「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随后马上换了一付笑脸道:「不过,这是人之常情,以后你若约会到这个点 时,若真的爱她,接下来自己惦量该不该做那种事。」   我似乎有意挑战她的底线,便道:「你说的是哪种事?」   杨欣明知我故意装傻,但还是清清楚说出「性爱」两字。   她的大胆豪放令我不知所措,接着一本正经地说:「你以为我会不好意思说 出口,你也太小瞧我了。」   我有点不甘心,便道:「那又为何要惦量,性爱就是有别于庸俗和泄欲的肉 体占有,也算是爱的一种。」   杨欣却嘲笑道:「区别于庸俗和泄欲的肉体占有,这种自欺欺人的鬼话谁信, 男女间就是为了欢娱才有性爱,却偏偏以爱来当借口,太可笑了。」   杨欣最后的这句话让我无言反驳,的确,性爱就是纯粹为了发泄欲望,跟爱 完全没有关系。男人因性才爱,女人因爱而爱,杨欣对性爱理解得倒是很透彻。   回想起来,她在我们这一群大男人当中所暴露出的本性,至少是开朗乐观, 热情积极,每个男人也许都曾对她抱有龌龊的想法,但没有人会想要伤害她,能 和我们这群大老粗开着不分禁忌的玩笑,这正是她的魅力所在。   正由于这股魅力,让那些原本对杨欣抱有杂念的单身汉也收起了杂念,他们 认为,杨欣可以当朋友,兄弟,却不能当女朋友,但像这样率性又亲和的女性朋 友不是什么人都能驾驭。可在我却觉得,她并不像是毫无心机的单纯小女孩,相 反,从她的言谈举止当中,她更懂得隐藏和保护自己,至于我们这群人,完全不   之后的训练课还是跟以往一样,只有在格斗对练时,与她身体地每一次接触, 我们都没法再像以前的从容淡定。此后半个月她依旧亲和地穿梭于众位男学员当 中谈笑风生,只是,对我向她表现出不同以往的热情,好像多了一份逃避,不再   很快便到最后一天,各排各班之间进行作训竞赛,以此验收成果,比赛最后 的名次没有太多人去关注,彼此间所期望的是晚上的会餐,由于是在基地的最后 一个晚上,大家心情都较放松,一个月的相聚虽说短暂,但从今往后会各奔东西, 有的甚至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相见,而为了这最后的离别,基地特别加餐,也破天 荒弄了一些酒水。   整个会餐过程,教官是最忙碌的人,在每个班级轮番敬酒,说着一些离别伤 感的废话。而各班排之间也会轮番拼酒,同一桌的班也彼此间敬酒,如此几轮下 来,多数人喝得一塌糊涂,不堪入目,在场几乎没有不醉之人。   就连平常对酒浅尝辄止的杨欣也喝了不少,女人毕竟是感性的动物,一班的 的女人已有几人哭得稀里哗啦,个别感性的男人受到感染也成了泪人。而我,还 是第一次见到杨欣哭得梨花带雨,如此动容。   待她哭累了,我便拿出纸巾递给坐在身旁的她,杨欣接过拭干泪后,便忽然 醉眼迷茫地边打边骂我:「方智,你是个大坏蛋大坏蛋……」   杨欣每骂一次「大坏蛋」的同时便拍打我一下,被她这样无理取闹,我有点 莫名奇妙,所幸同班的几个学员都出去敬酒,没人看到,要不然会引起骚动和误 会,得罪了什么人都好说,一旦得罪杨欣的话,那就没好果子吃。   我不得不抓住她拍打我的手说:「你醉了,我送你回去?」   之后,便拉起杨欣,搀扶着不省人事的她走出餐厅,穿过餐厅外的走廊,来 到她的宿舍,打开灯,找到写有她名字的床位,将她缓缓地放倒在床上。   借着微弱的灯光看着醉卧床上的杨欣,泛红微嗔的艳容上双眼微闭,又长又 翘的睫毛微微颤动,挺直的粉鼻儿一张一翕。一袭绿黄迷彩衣掩盖不住她丰满的 轮廓,我不是圣人,我是个男人,心中冒出了一股正常的躁动。便弯腰低头想亲 一下红润的双唇,只是,在靠近她十厘米处,我的厚重鼻息惊扰了她,她微微睁 开了双眼,眼神迷离地看着我。   我暗骂该死,本想偷偷亲一下就走人,却被当场抓个现行,只能以尴尬的姿   只听她柔声细语地说:「你曾问我酒量好不好,现在可以告诉你,虽然没达 到千杯不醉,但还从没喝醉被人侵犯过。」   这是在斥问我吗,自认对待女人潇洒的我,在她眼中,竟成登徒子,我该怎                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很Q的电鱼 于 2014-11-29 01:00 编辑 金币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2014-11-29 08:37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