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妻子与三个水兵 》全本完结版


      妻子与三个水兵 (MY WIFE & THREE SAILORS) 翻译:爪王(pkson) 2008/03/1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那天,我美丽的妻子劳拉和我决定在下午到沙滩,什麽也不做,只管好好的 放鬆和享受日光浴,我们因为这次旅程得到一些非常难忘的回忆。在我脑海中, 那次经验的记忆仍是如此生动,我仍能够清楚记得当中的每一个细节。   劳拉选择了一件暴露的比基尼丁字裤,严格来说,那根本只是一块小布,小 得仅仅足够掩盖她性感的身体上最神秘的地方。... [阅读最新章节]

妻子与三个水兵

      妻子与三个水兵 (MY WIFE & THREE SAILORS) 翻译:爪王(pkson) 2008/03/19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那天,我美丽的妻子劳拉和我决定在下午到沙滩,什麽也不做,只管好好的 放鬆和享受日光浴,我们因为这次旅程得到一些非常难忘的回忆。在我脑海中, 那次经验的记忆仍是如此生动,我仍能够清楚记得当中的每一个细节。   劳拉选择了一件暴露的比基尼丁字裤,严格来说,那根本只是一块小布,小 得仅仅足够掩盖她性感的身体上最神秘的地方。   当我们漫步在柔软的热沙上,无数的人纷纷注视着我们的方向,男士们色迷 迷地盯着我太太完美无瑕的身躯,女士们则妒忌地看着她。我知道在我们的脚趾 接触到湛蓝的海水以前,她已被数百名男子在思海中强姦了无数次。   我们在海滩的尽处找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好让劳拉可以脱下她的泳衣,甚至 把她小小的丁字泳裤也一併脱下,尽情享受暖和的阳光。   我打开两把太阳伞,又把两条大毛巾铺在地上。当一切都准备好,我从手提 冰箱拿了一罐冰冻的啤酒,法例是不允许我们在沙滩喝酒的,但天气那麽热,我   我的妻子把泳衣的繫带鬆脱,又圆又大的乳房立刻跳了出来。她的乳房十分 坚挺,完全没有因太大而呈下垂的迹像。   在炎夏的沙滩上,一个性感的美女半裸着站在我的面前,这个画面让我好兴 奋,而且足够让我兴奋一整天。   我真想跳过去把劳拉按在地上,然后把我的泳裤丢掉,一面用手搓她古铜色 的巨乳,一面要她为我乳交。我又幻想在我干她双乳的时候,会有一群男人聚集 观看,在他们的欢呼声中,我把乳白色的精液射在她的笑脸上。   每次在沙滩上,我总有这种幻想!现在我的阴茎主导了我的思想,我不得不   我跳进清凉的海水裡畅泳,大约半小时,我终于冷静下来,我硬得要命的阳 具已经软下来,像一个皱巴巴的蠕虫一般。   我回到劳拉和我的小天地,发现我们已不再独佔这裡了,三个年轻的小伙子 在距离我们几码的地方落脚。毫无疑问,他们是被我美丽的妻子所吸引,就像路 旁一群性飢渴的流浪狗嗅到发情的母狗般,所以我毫不奇怪为什麽当他们看到我 时,他们皱了皱眉,露出不满的表情。   我站在劳拉的身旁伸一伸懒腰,看到她在平和地打瞌睡。我很心急让她看看 她那些摇尾乞怜的仰慕者,我「意外地」推了她一把:「噢,对不起,亲爱的, 我不是故意吵醒妳的。」   她坐起来,打了个呵欠,那双可爱的乳房像成熟的果实般在她的胸前摇摆: 「亲爱的,帮我斟一杯『玛格丽特』吧!」   我从手提冰箱拿出了保温瓶的,把我妻子最喜爱的饮料倒进纸杯裡。   我一面把纸杯递给劳拉,一面对她说:「妳知道吗?亲爱的,那几个傢伙一 直在看着妳啊!」   「噢,他们看起来很可爱啊,不是吗?」她随即扭扭腰,让乳房前后摆动来   劳拉是一个小妖精,很善于用她性感的身体捉弄别人。她最喜欢挑逗男人, 直到人家快要在牛仔裤裡射精才停止。   「你想他们是不是已经硬起来?」劳拉问。   「我不知道他们怎样,但我肯定我已经硬了。」我回答:「我费了很多时间 才能把它平服,可是现在妳又把它弄硬了。」   我忽然感觉到一些令人兴奋的事可能会发生……   劳拉和我都已十分兴奋,而那三个年轻的小伙子正在不远处向她抛媚眼。我 需要做的就是设法把所有的材料聚在一起,那我们将会有一个美味的性爱大杂烩   「嗨,小兄弟,你们怎麽了?」儘管我的年纪几乎可以当他们的父亲,我试 图表现得很酷,但可能像个傻瓜。「你们这样很容易会晒伤的,在我们这裡可以 遮一遮阴。你们要喝点啤酒吗?」   他们犹疑了一会,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耸耸肩,并向我们走来。   「看看他们裤裆前的帐篷。」我低声对劳拉说。当她看到他们的泳裤前面满 满的胀了起来,她「咯咯」地笑着。   我已不记得他们的名字了,但为了方便起见,就称他们为添、雷和吉姆吧!   他们自我介绍,并礼貌地跟我们握手。   他们都来自海军,现在正在休假,难怪他们都蓄了短髮和十分健硕。   他们刚刚满18岁,正好是一半男孩、一半男人的阶段。   也许他们不知道,他们正处于生命中最精采的年头。强壮的身体上没有一点 多馀的脂肪,而且他们的性器也可以长时间保持坚硬!   我暗自庆幸自己多带了几罐啤酒。我把三罐冰冻的啤酒抛给他们,那并不是 完全出于慷慨的。   根据法例,这个年龄的人不能喝酒的,尤其是在酷热的沙滩上。只要我让他 们有点意醉,便可以尽快达成我的愿望──我想看其他男人操我可爱的妻子。   「你们会待在这裡多久?」劳拉问。   「我们明天便要回去了。」雷说。   「你们来到这裡是想找女孩的,对吗?」她讥讽他们。   「是啊!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女孩。我的意思是,我们没有遇上任何女孩。」   「来,小添,让我们试试水吧!」劳拉边说边握住那害羞的水兵的手,拉着 他走向蓝色的海水,我知道劳拉已经决定要干他了。   我尝试与雷和吉姆交谈,但我们之间并没有什麽话题。   他们说,他们刚刚完成了一个漫长的巡航任务回国,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好久 没有自慰,很客易便会被逗得慾火焚身了。   劳拉和添用水泼对方,像孩子一般作弄对方。劳拉站在他的旁边,由她手臂 的位置和男孩脸上的羞怯的表情,我知道她的手已握住了她的猎物。   他们只是刚刚认识,但这个小淫妇已经用手握住了他的肉棒,那可算是一个 纪录!我为自己妻子的淫荡感到非常自豪。   约莫五分钟左右,劳拉从海边回来了,脸上挂着满意的微笑。雷和吉姆极速 的跑到海边,跳进水裡,急于想知道刚才在水裡发生了什麽事,他们就像我一样   「老婆,妳刚才是不是帮他打枪?」我问。   劳拉坐在我旁边,像个调皮的女孩淘气地笑着,把刚才的事仔细地告诉我: 「我一开始便帮他打枪,但在他快要射精前便停下了,我可不想浪费那宝贵的精   我笑着说:「妳真是我的好老婆。他的阴茎有多大?」   「比你的大,我的好老公。」劳拉说着,身体不其然地抖颤起来。   我追问:「他有摸妳的小穴吗?」   劳拉淫荡地看着我说:「我让他摸了一把。你有没有看到他摸我的乳房?」   我摇摇头,说:「妳想要他们一起干妳吗?」语气充满了期待。   劳拉的呼吸开始有点急促,说:「如果我说是,你会介意吗?」   「那样刺激的事,我又怎会介意?但,宝宝,我从来没看过妳跟两个以上的 男人一起玩,你确定要这样做吗?」我慎重地说。   劳拉性感地回答:「你最近对我蛮不错,就当是我给你的奖励吧!」   「妳比那些小鬼年长多了,几乎可以当他们的母亲,妳真的要吃掉这些年轻 人吗?」我故意嘲弄她。   「我已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嗅过年轻人的味道了,况且,他们已经是成年 人了。」劳拉呻吟着回答,声音就像一头春情勃发的野兽。   「妈的,我忘了带相机!」我痛恨自己的善忘。   劳拉连忙道:「你就把所有片段留在记忆裡吧!现在你去找一个好地方,让 我可以好好跟他们做爱。」   我独自往沙滩的尽头走,内心却是兴奋无比。   已经接近黄昏了,只有少数的人仍留在沙滩,争取最后的一分一秒去享受已 逐渐暗澹的阳光。也许劳拉可以利用太阳伞的遮掩,直接在那裡和他们做爱,不 过这始终是犯法的,如果有其它更好的地方,便不值得冒险了。   我发现不远处,有一个树木和杂草丛生的地方。我沿着那条破旧的小路往裡 面走,看到了一些已熄灭的篝火,证明最近有人曾经到过那裡。数以百计的安全 套,有些甚至看来是刚用过的,散落在週围的草丛。   这可说是一个完美的地方,可以让我的妻子尽情去做一个淫妇该做的事!我 想像着待会将要发生的事,那刺激实在令我兴奋得要命。我禁不住脱掉泳裤,用 手抚慰我的老二,那种感觉就像搔着痒处般爽!   我回到我们的小天地,只见添和雷在吮吸我的妻子的乳头,而吉姆的手指则 已插进她的小穴裡。当他们看到我,连忙停止了他们的动作。   「噢,请告诉我你已发现了一个好地方!」我飢渴的妻子用哀求的语气说。   「我已找到了一个完美的地方,来进行我们的性交派对。」我笑道。   「好了,小伙子,帮我收括东西吧!」我命令着。如果我们把东西留下来, 清道夫很可能会把它统统扔掉的。   三个年轻人看来是想尽快开始我们的派对,不消几秒钟便把一切都收拾好, 如果他们在船上也是同样有效率,那真是海军的福气了。   我带领着他们通过那树丛,男孩们揹起了我们所有的装备,在后面挣扎着跟 上来。我并没有帮助他们,能够有幸跟我美丽的劳拉做爱,拿些东西只算是一个 微不足道的代价。   「哇,好厉害,这个仍然是暖的。」劳拉拿着一个使用过的保险套说:「不 知道以前有没有女人在这裡跟三个男人一起玩过呢?如果这些树木可以说话,它 们便可以告诉我了。」   「好了,男孩们,把泳裤脱下吧!」劳拉命令道。   「我们要找人把风吗?」其中一人问道。   他们不约而同地望向我,显然他们不希望我看着他们干我的妻子,不过我想 他们必须要试着去习惯。   「我的老公并不会让我与其他人性交,除非他可以在一旁观看。」劳拉解释 着,「放心吧,被人偷窥那种感觉是很刺激的,它会令人更兴奋。」她补充道。   他们没有别的选择,于是便拉开泳裤的弹性腰带,释放那被紧缚的大肉棒。 看到了他们坚硬的肉棒在上下跳动,劳拉和我都不禁讚歎起来——他们的阴茎都 比我的更粗、更长、更硬。   劳拉急不及待要享受那三根大肉棒了!她立即跪下来,就像小女孩看见糖果 一样,狼吞虎嚥地把它们往嘴裡送。她要三人肩并肩的站在一起,在她的前面围 成一个小半圆,让她的头轻轻一转,就可以吸吮任何一根肉棒。   我喜欢看我可爱的妻子为男人口交,现在她正吸吮着三根肉棒,对我来说是 三倍的刺激和兴奋。我把我的泳裤脱下,开始安抚我那硬得生痛的阳具。   「你就是那些所谓的窥淫狂,对吗?」添问道。   在我有机会回答之前,他补充说:「妈的,我之前曾听说过这些变态的事, 但从来没有想过我会遇上它。」   肉棒还在我老婆的口中,嘴裡却对我说着带点鄙视意味的说话,这个小傢伙 也太不识趣了吧!不过这样反而令我更加兴奋,老二一下子变得更硬。   劳拉以「深喉咙」来好好招待每一个水兵。即使他们不说出口,从他们脸上 的表情,我知道他的肉棒从来没有被这麽吸吮过,我甚至怀疑这次可能是他们人 生中第一次口交。   劳拉知道这些年龄的傢伙很快就会洩出来,所以没有花太多时间在同一根肉 棒上,她不断切换肉棒来吸吮,使得那些在颤抖的年轻肉棒能有时间在被吸之前   「宝宝,我有一个提议。妳一直替他们口交,直到其中一人射在妳的嘴裡, 然后妳让另外两个还没有射的男孩一起操妳,妳说这样好吗?」   劳拉没有理睬我,我知道她已经决定要这样做。   那些在崩溃边缘的男孩在努力控制自己,他们之中没有人想要成为第一个射 精的人,因为他们知道那麽回到舰上,自己将会沦为别人毕生的笑柄。   在劳拉一流的吹奏技巧下,添终于忍不住,率先引爆第一团浓稠的白液。我 知道他射了很多,因为劳拉通常不会因为男人在她的嘴裡射精而作呕的,但她却 被添黏煳煳的精液弄得快要吐出来。   当添精完后,劳拉把口中的肉棒抽出来,故意让一些汁液由嘴角流出,沿着 她的下巴滴下。这个小淫妇知道,我喜欢看见精液由她的下巴滴下来的情景!劳 拉向我展露一个灿烂的微笑,我看到她美白的牙齿正因那水兵的精华而闪亮。   「天,你有多久没有射过?你几乎把我淹死了!」劳拉说。添羞愧得满脸通 红,并倒塌在沙子上。   「好了,男孩们,我喜欢在同一时间内被两个男人干,其中一个要干我的小 穴,另一个要干我的屁眼。如果你不想这样做,那麽派对就要结束了。」劳拉嘟   「放心吧,什麽我们会依妳的。我以前在A片看过这些情节,我一直想试试 看。」雷带点邪恶地说。   「是啊,劳拉,我们实在不能再等了。」吉姆补充。   「那是值得等的。好了,谁想干我的屁眼?」劳拉用诱人的语气说。   他们两人都没有肛交的经验,但都显得跃跃欲试。   我把一枝树枝折断,藏到我的手中,并伸向他们,「抽到短的一根的人可以 干她的屁屁。」我说。   雷打从心底笑出来,并骄傲地举起了短小的枝条。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他 有最粗壮的肉棒。一根粗壮的大肉棒插进我太太的小菊花,那景像一定很诱人。   劳拉命令吉姆躺在地上,接着骑在他的身上,但仍未让他的老二插进小穴。   我知道劳拉在想什麽。   数年前,劳拉知道我喜欢看,所以开始同意在我面前与其他男人做爱,那时 她想出了一个令我们都感到很刺激的点子──没有肉棒可以进入她的蜜穴,除非 是我用手握住的肉棒。   当我亲手握住别人坚硬无比的阳具插到她的阴户时,我有一种异样的快感。 我做梦也没有想过,我竟然会用自己的手导引别人肮髒污秽的肉棒进入那原本属 于我的小穴。自些,我便爱上这令我感到又下流又兴奋的玩意。   劳拉已向那些男生解释了我们的玩法,他们并不反对,事实上任何条件他们 都会同意的,因为他们已经急不及待要享用劳拉甜美的身体了。   我在他们身边跪下,用拇指和和食指套住了吉姆的肉棒。当我轻轻的握住它 时,它便不由自主地跳动。   我用一隻手拨开劳拉的阴唇,另一隻手则引导着那水兵的老二到那神秘的狭 缝:「好了,老婆,现在可以让它滑进去了。」   当我看到吉姆的傢伙被我妻子贪婪的小穴吞噬时,我的心砰砰地跳动着,兴 奋得几乎跳出来。   当吉姆和劳拉开始性交后,雷也急于要分一杯羹了,但我阻止了他。   大家都知道,干菊门的人常常都抵受不住那又紧又窄的感触,很快便会射出 来,所以给吉姆多插几分钟,便有更大的机会让大家同时达到高潮。   「亲爱的,你为什麽不找找看那支太阳油?」劳拉呻吟着问。   我聪明的妻子永远比我有先见之明,我完全忘记了要找润滑剂。我像疯了似 的仔细搜查我们的装备,终于在背囊的底部找到了那支太阳油。   我把它抛给雷,并告诉他不要吝啬。当他把油彻底地涂满整根阴茎后,我着 他跪在劳拉的背后。我挤了一些太阳油在劳拉的菊花上,并用我的手指插进去, 大约一两分钟,我想劳拉已准备好。   接着我引导雷的肉棒对准目标,「放心,慢慢的、好好的干。」我叮嘱他。   雷的大龟头把劳拉小小的屁眼撑开的同时,劳拉忍不住狂野地浪叫。   「比起小穴,我喜欢干这裡多一点。」雷一面说,一面不停用他粗壮的阴茎 塞进我太太紧窄的屁眼。   雷把他的肉棒插到尽头,整根肉棒埋藏在我太太的菊花,并立即射精了。我 感到很失望,因为他还没开始抽送便洩了出来。但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够把肉棒 插到最底才射,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   一个很久没有宣洩的年轻水手,从漫长的任务回来后就干上他人生的第一个 屁眼,在生理和心理的极度刺激下,又哪会有持久的可能?   添,那个刚才曾把劳拉的嘴灌满精液的小伙子,已被他人生第一场观看的活 春宫刺激得在疯狂自慰了。充满生气的年轻阴茎正好派上用场,我着他去取代雷   在引导添那胖嘟嘟的的阴茎进入我妻子的菊门后,我安躺下来,一面欣赏眼 前两个年轻人在我飢渴的妻子两个肉穴出出入入的壮观景像,一面拿着自己的肉   由于经验不足,两名船员起初显得很生硬,但随着劳拉的指导下,他们很快 便能掌握抽插的技巧。他们轮流把老二插进去,当一根肉棒退出来,另一根便乘   劳拉用行动对他们的技巧表示讚赏,添插她时,她会把屁股迎向他,好让他 冲刺;当吉姆干进去时,她便会把身体紧贴他,好让他一插到底。   他们忘我地干着,就像一部永不言休的双活塞性交机器。   刚才在劳拉屁屁裡射精的雷,正像我一般在无耻地打着手枪,让肉棒再次昂   「她的身上只有一个洞是没有塞住肉棒的。」我对他说:「你为什麽不去把   雷于是轻轻捧住劳拉的头,并把他那粗大的老二塞进她爽得合拢不来的嘴唇 之间,正好在她兴奋得要忘我放声浪叫的时候塞住了她的嘴。   不知是有心或是无意,两个水手的速度开始变得一致了,他们用力地抽、狠 狠地插,两个鸡蛋般的阴囊随着每一下插入而碰在一起。很明显,他们已经快要   我希望跟他们一起高潮,所以我打枪的手也加快速度,以配合他们的抽插。   最后,他们四人像串炮竹般不停扭动身体和颤抖,一起高潮了。   在年轻健康的精液注满劳拉的阴道、肛门和嘴巴的同一时间,我也抵受不住 眼前的淫秽画面了,像水般稀薄的精液喷射出来,洒满在我的身上。   这个淫乱的派对尚未结束,劳拉想要不同的人干她不同的肉洞,她想嚐遍每 一个可能的组合。我和她都知道,她那三个十八岁的小姦夫的体力足以应付这疯   日落后,我们生了火,在闪烁的火光掩映下,这个在森林中肮髒的空地变成 了惬意的的性爱空间。   当所有啤酒喝光了,我赶紧买回来,发现他们仍然未满足。我喝着啤酒,看 守着营火不让它熄灭,一面欣赏三个壮男跟我老婆的淫乱表演,一面自慰。除了 要引导肉棒插到我妻子的小穴或菊花外,我甘于当一个观众。   这天,我一共打了五次枪,这是我一生都没有试过的,我想那三个年轻人也 会为这难忘的回忆而自渎好几百次!我当然也会!                 【完】 ===================================   蛮喜欢这个故事,虽然性爱方面的描写不太细緻,但给我很刺激的感觉,特 别是「老公握住别人的肉棒插自己的老婆」,真的很下流,但同时让人很兴奋, 所以译得很起劲。 金币 这次算了,下次注意字体的颜色。 2008-3-31 08:39 精彩,真是太精彩了啊 有没有更精彩啊,我还要啊 应该是外文翻译的吧,没看完,支持一下!! 男人当到这种程度,我对他已经无话可说了   我宁愿我是那三个男人之一 恩,国外的作品一般都比国内的作品好一些。 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人搞,自己在旁边打手枪,外国人太开放了。 外国人的作品看得很刺激,但总觉得不如自己人的过瘾。支持楼住 国外的作品一惯都是非常变态和刺激的。我喜欢。感谢楼主发贴。 自己的老婆被别人插穴,自己在旁邊打飛機,你們頂得順嗎?變態! 看国外的作品没有真实感,让人兴奋不起来,还是写我们自己好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