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 05 》全本完结版


              第五章 王蕙心|盛开的玫瑰   十二月份,王蕙心在公司的分区大会里,凭着惊人的业绩拿下分区第一,她 的区域总监已经预告王蕙心在来年的的香港总区年度大会可以晋身钻石级理财策 划顾问。   「听说她找到个大客户,甚么公司商业项目、个人项目都有。」   「她是哪个组的?之前怎么没发现,她的奶超大耶!」   「瞧她这对巨乳,捧着去见客,甚么金钻银钻都有啦,没准把奶捧上圆桌级 了。」   「明年钻石级去关岛哦... [阅读最新章节]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 05

              第五章 王蕙心|盛开的玫瑰   十二月份,王蕙心在公司的分区大会里,凭着惊人的业绩拿下分区第一,她 的区域总监已经预告王蕙心在来年的的香港总区年度大会可以晋身钻石级理财策 划顾问。   「听说她找到个大客户,甚么公司商业项目、个人项目都有。」   「她是哪个组的?之前怎么没发现,她的奶超大耶!」   「瞧她这对巨乳,捧着去见客,甚么金钻银钻都有啦,没准把奶捧上圆桌级 了。」   「明年钻石级去关岛哦,她要是穿个比坚尼,不得了!」   「别闹别扭啦,你懂我的,她的奶子太大了,你的长腿我才爱不释手。」   「你看她这个样子就知道她骚劲十足啦,我看她就像Linda姐那样,保 单都是骚回来。」   「应该是睡了个阿伯才拿下那么大的客户吧。这样的阿姨,色老头最爱。」   「是人妻吗?正哦!打个赌,三个月内把她弄到手。」   「哪里轮到你,要上都是大师兄先上,呵!」   一片掌声和欢呼中,混杂着台下同事们各种各样的耳语。   站在身旁的是百万圆桌会的分区总监戴兆兴,同事们都叫他大师兄。大师兄 礼貌地与她握手互相道贺,「恭喜您,今年你进步好快,明年也要努力啊。」   「都是因为大师兄你经常分享经验,我在你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以后还请你 多多指导我。」王蕙心先站到戴兆兴左边,面向台下的观众,微微侧着头,轻声 搭话。   「有时间的话,赏个面到我的酒窖品品酒,我可以介绍几个熟客给你认识哦。」 两人都面向台下,王蕙心看不到戴兆兴那点点见色心起的目光。   「好哦,但我不会品酒,希望我不会浪费你的美酒吧。」   跟叶文傑好上这几个月里,王蕙心的心境不知不觉间起了变化。不再以妻子 的身分等待李仕强回来共聚天伦。她用相当平常的心态去面对男女关系,不会像 以前那样避忌男女间的互动。   这点点改变扩阔了王蕙心的圈子。   两三个月前,叶文傑带王蕙心去酒吧,介绍几个兄弟给她认识,男人们都过 份色迷迷地打量着王蕙心。王蕙心被他们看得心里发毛,就算他们知道自己是叶 文傑的情妇、炮友,但这种程度的打量也太过火了。   叶文傑整晚古里古怪的,经常露出贼笑,好像很享受他的兄弟们视奸着王蕙 心,当中唯独陈森带着平常的目光看待她。   陈森是叶文傑的八拜兄弟,经营形形色色的生意。当陈森听到王蕙心是做个 人财务管理,也就是卖强积金、保险、基金之类的产品,他就大方地交换卡片, 着王蕙心联络他的助理。   叶文傑马上大力吹捧陈森的生意做得有多大,人有多大方阔绰,王蕙心听起 来觉得别扭,尤其是其他男人在一旁互通眼色,感觉份外奇怪。   但王蕙心当下无暇细想,她只计算要是陈森真的把他旗下一两家公司的强积 金和保险全都转过来,然后可以向公司里的员工逐一推销产品,她年终奖金应该 蛮不错。   想到这里,王蕙心觉得应该好好感谢陈森。               *** *** ***   「好多行外人以为法国红酒一定是最有名、最优美、最好喝,其实很多新世 界的都非常有特色。无论品质、性价比、保值能力都不下於传统酒区。」王蕙心 认真看着酒窖上的澳洲红酒,而戴兆兴则刻意收慢脚步,保持三个身位的距离, 仔细欣赏王蕙心成熟丰满的曲线。   胸前的两颗肉球快要撑破女恤的钮扣,及膝洋裙紧紧包裹住稍微宽阔的下盆 和肉感的大腿,从侧面看来,王蕙心变得非常凹凸有致。戴兆兴光是看着这副成 熟丰盈的身体,已经引来无限暇想。   「大师兄,我真的不懂,不如你替我选吧!一瓶红酒,一瓶香槟,不能太贵 哦,我买不起。」王蕙心的语调不像那些女生般撒娇造作,但她刚好把头转过来, 在柔黄的灯光下,一头曲发挂在肩膊,两片朱唇微动,那成熟的语气对戴兆兴正 是最诱惑的挑逗。   「嗯,那好。我挑几款一起嚐嚐,对口味的我就送给你。」戴兆兴借故要与 王蕙心喝上两杯。   「不不不,不要你送,我一定会付钱的。」戴兆兴像听不见一样,迳自去交 代伙计取出几瓶红酒香槟。   当夜,戴兆兴开车送王蕙心回家,王蕙心不胜酒力,在途中睡着了。一路上, 戴兆兴不住偷瞇王蕙心起伏有致的胸脯,松开了的钮扣间露出紧紧包裹着巨乳的 紫色胸围,还有那半截的雪白丰盈的大腿,他恨不得马上把车驶到汽车旅馆,但 他知道这美妇人不是那些易哄的小职员,这种风韵犹存的女人玩法是不一样的。 下车时,他试探性质轻轻托着王蕙心的后腰,打算扶她走到大厦门口。王蕙心整 个人软靠在戴兆兴怀中,右边的乳房紧紧贴在戴兆兴的胸膛上。   「这个触感,靠,最少是E了吧。」戴兆兴开始考虑不如现在就上了王蕙心。   王蕙心跌跌撞撞地走到大厦门口,从戴兆兴手中接过两瓶洋酒,她没有马上 离开戴兆兴的胸膛,反而想起甚么似的,突然紧紧拥了戴兆兴一下。   「大师兄,谢谢你这两瓶酒啦,下次我请你吃好的吧。」撇除心中淫念,一 直的相处加上今晚把酒谈心,戴兆兴清楚知道王蕙心很着紧自己的工作,也知道 王蕙心是真心感激戴兆兴对自己的提携。   看着王蕙心迟钝地转身,满步蹒跚地走向电梯,那一丝发香,那个真诚的拥 抱,还有那对巨乳的饱满的触感,戴兆兴暗暗决定一定要把王蕙心弄到手。               *** *** ***   王蕙心趴在叶文傑身上,有如着魔般疯狂地吸啜着叶文傑的肉棒。   「唔唔,嗯嗯。咕嘟。唔唔。」整个房间只剩下王蕙心淫瀎的吸啜声。叶文 傑拿起遥控器,把塞在王蕙心阴户里的电动阳具调到最大。   「哗!不要,我要丢了,呀呀呀。」阴户的震动有如一股热流涌上王蕙心的 大脑,她完全地发情了。   「我要哦,快操我!傑哥,操我哦,呀呀!」   叶文傑没有搭话,直接拉起王蕙心,伸手取出电动阳具。刹那淘空的感觉勾 起王蕙心更大的淫意,她发出销魂的叫喊,手已经在摸索叶文傑的肉棒,调整好 位置,然后慢慢用阴户套住整根肉棒。王蕙心不等叶文傑的抽插,就经已拼命上 下左右扭摆下身,迳自追求快感。   叶文傑换过另一个转动模式才把湿漉漉的电动阳具塞进王蕙心的口里,王蕙 心闭上眼,嘴巴彷彿吞吐着真的肉棒般,认真地吸啜淫具。叶文傑躺在床上,从 下而上欣赏王蕙心的痴态,不时看到王蕙心伸尽舌尖,舔弄电动阳具的底部,他 心想:「难怪被她吹得特别爽,原来深喉时,她会用舌头这样逗弄,技巧也太好 了吧!」   王蕙心一边忘形地舔吮电动阳具,一边疯狂骑在叶文傑的肉棒上,丰满的奶 子不断上下晃动,看得叶文傑心痒痒。他伸手一抓,左边的大奶被掐至变形,然 后用力含住充血挺起的乳头。   「唔唔,啜啜……」叶文傑用力一吮,随之发出淫秽的声音,王蕙心先是一 痛,然后有若发情的母狗般,更用力地摇摆腰肢。   叶文傑从王蕙心口里抽出电动阳具,用力地将王蕙心压在身下,大力地插向 她的阴户,彷彿要刺穿她的子宫一样。   王蕙心受不了突如其来的奸淫,大声叫了出来:「呀…呀…呀…呀…呀…呀 …呀!」   「太吵了!」叶文傑用两根手指塞住王蕙心的嘴,王蕙心一样卖力地舔吮起 来。   「我操!你这淫妇,上下塞满鸡巴才让你爽透吧!」王蕙心竟然连连点头。   数十下冲刺后,叶文傑按捺不住在王蕙心阴户射出大量精液,王蕙心却无知 无觉,长腿仍然紧缠着叶文傑的腰,用力地扭动丰臀。   叶文傑推开王蕙心,一丝丝精液还连在双方的性器上。王蕙心还呢喃着: 「哥哥,我还要,不要停啊。」   叶文傑走到床下,把王蕙心拉到床边,他站在一旁抬起王蕙心的右脚,整个 阴户屁眼曝露在虚空中,叶文傑的精液从王蕙心的阴户徐徐流出,沾在王蕙心的 屁眼上。叶文傑拿起电动阳具在王蕙心的屁眼上打转,把精液抹到肛门口。电动 阳具一直在王蕙心的阴户和肛门之间游戈,最后叶文傑把电动阳具停在她的屁眼 上,肛门也隐隐被挤开。   「呀呀,不要这样,插我的阴户呀。嗯嗯,快操我啊。这里不要哦。」王蕙 心嘴里虽然抗拒,却主动扶起自己的左脚,不知廉耻地向叶文傑展露被操弄得一 塌胡涂的阴户。   「想要高潮就让我玩屁眼啰!」电动阳具在阴户口和菊花穴上下拖曳。   「快插进来,我好难受。」   「当你答应啦!」叶文傑握好电动阳具,往阴户一捅到底,然后整根拔出, 又再深深刺进阴户里。   「跟我讲!我是淫娃,我很淫荡!」   「呀…呀…呀…我是淫娃!呀!我很淫荡,呀!」   「继续讲!」   「我是淫娃,呀…我很淫荡呀!我很淫,呀…我很淫,呀!…淫娃,呀…淫 …淫…」叶文傑越插越快,王蕙心开始语无伦次。   叶文傑看到王蕙心下身开始抽搐,头向后仰,知道她要高潮了。他把电动阳 具抽出,把龟头的部份塞到她的屁眼里,然后打开震动功能。   「呀!不要停,呀!好爽,呀呀呀,我又要丢了。」一阵阵异样的骚麻激起 了王蕙心的快感,淫秽又愉悦的刺激麻痹着王蕙心的脑袋,她还来不及反应就喷 出一注阴精。               *** *** ***   王蕙心躺在叶文傑胸怀里,诉说自己的事业如何进步,如何高兴,但叶文傑 根本没在听,他心里只想着两件事。   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王蕙心的需求越来越大,玩起来也越见淫荡。尤其是 最近用了性玩具,他更觉单单一个男人一根肉棒根本满足不了她。   他还掂念着安装在文件包的偷拍摄影机。毕竟身处情侣宾馆,角度位置很难 赏握,他祈求一定要拍到刚才玩弄屁眼时潮吹的精彩画面。   「陈森?」叶文傑正想得入神,突然听到王蕙心想约陈森见面,马上回过神 来。   「你怎么啦?我是可以自己正式约他,但他是你的好兄弟,一起出来吃个饭, 喝几杯,这样大家都轻松点,不会太拘紧。」   王蕙心并没注意到叶文傑眼里突然泛起异样的光芒,彷彿看到一个千载难逢 的机会。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