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 55完 》全本完结版


                第五十五章 大团圆   单元门口我看见我那可怜的别克GL8,都不能叫满身灰尘了,叫它满身尘 土更贴切,妈的,真的是败家呀!好端端的新车就跟报废车一样,四个轮胎都有 点软了,看得我心疼!   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屋的一瞬间,美香坐在沙发上织毛衣,扭过头看着我愣 住了!迟疑了一下就大声喊了起来,佳芸,小兰快起来,你们看谁回来了!   美香问过我吃饭没有以后,何小兰穿着拖鞋,挺着个大肚子就出了卧室门,... [阅读最新章节]

革命老区抱得母女归 55完

                第五十五章 大团圆   单元门口我看见我那可怜的别克GL8,都不能叫满身灰尘了,叫它满身尘 土更贴切,妈的,真的是败家呀!好端端的新车就跟报废车一样,四个轮胎都有 点软了,看得我心疼!   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屋的一瞬间,美香坐在沙发上织毛衣,扭过头看着我愣 住了!迟疑了一下就大声喊了起来,佳芸,小兰快起来,你们看谁回来了!   美香问过我吃饭没有以后,何小兰穿着拖鞋,挺着个大肚子就出了卧室门, 妈的,怎么变这么胖了,可仔细一看,不对啊,这哪里是胖,明明是有点浮肿啊! 看她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我赶紧扶着她坐下,问她怎么了,她说她血糖偏高, 出现水肿是正常的。说完还演示给我看了,自己在小腿上一掐,出现了一个小坑, 老半天都没回弹上来!   小妮子也抱着米米飞快的跑了出来,小家伙满脸通红,估计是还在睡觉就被 叫醒了,所以满脸的不开心,撅着个小嘴,时不时还打个哈欠。小妮子也变了, 剪短了头发还染了发,变得洋气了。到是相比之下,以前洋气的何小兰变土气了。   小妮子兴奋的对米米说,快叫爸爸呀,昨天你不是爸爸爸爸叫个不停吗?米 米一脸茫然的看着我,扭头就又钻到了小妮子怀里打着哈欠不说话了。   半年多时间没见着米米了,他不认我也是很正常的,一家人就这样坐到了沙 发上,围着我谈起了我走了以后她们在这边的经历,我也简单的告诉了她们我在 那边的一些事情。当然也隐瞒了很多。快五点的时候美香问我想吃什么菜,我想 都没想就说,随便吧,只要是你做的就好,我都半年没尝过你的手艺了!   趁着美香跟小妮子做饭,小兰抱着米米戏耍的间隙,我拿着车钥匙下了楼, 妈的车门都遥控不开了,看样子电瓶亏电严重,拿钥匙打开车门,一股塑料味扑 面而来,插上钥匙一拧。啥灯都不亮,整个车都没动静,看样子只能明天找人来 搭火了。回到家以后,我还发现阳台上居然摆了一张机麻,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你们三个女人在家还打麻将?后来美香告诉我,是何小兰转街时遇到人家茶楼倒 闭,买回来的。我一猜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女人的麻将瘾犯了,呵呵,管她的,等 她生下孩子再陪她好好打上几天。不过你别说,我也半年多没碰麻将了,这小方 砖摸在手上都有股亲切感。   晚饭的时候我对小妮子说,米米马上一岁了,等他会走路了你就去学车,还 有我准备盘一个门面做生意,过些时候这事一谈成,你们就要辛苦了!   三个女人都奇怪地看着我说,你想做什么生意?在哪里?   我笑了一下说,不是我做生意,而是你们去做!就在东湖路那边,朋友介绍 的,卖婴儿用品!反正现在二胎政策已经放开,今后带小孩子的会越来越多,应 该会赚钱的。   美香若有所思的说,这主意好,可我们都没做过,连从哪里进货都不知道, 怎么做?   我头也没抬就告诉她们,这个不用你们操心,我会找人带你们,而且这个人 你们认识,就是去年跟你们一起被劫持的邱红!   话音一落,三个女人同时扭头盯着我看,但都没说话,最后小妮子有点生气 的说,你怎么跟她还有联系?我索性就说了,跟她一直有联系,这次这个生意就 是她介绍的,说是要报答我救命之恩。接着我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了,下次我把 人家请到市里来,你们好好跟她学一段时间,不是要你们挣多少钱,而是有点事 情做,生活都要充实些,我先把话说在前,赚钱了你们自己分,我一分不要,亏 本了就算我的,总行了吧?   还好小妮子没继续发作,几个人就商量起了这生意该怎么做。米米洗好澡了 就被美香抱到她屋里去了,何小兰也早早的进了屋,剩下我和小妮子,她招呼我 说,坐了这么久的车,累了吧,要不咱就早点歇息了?   歇息个屁,我还看不出你那点花花肠子?是想我了吧?当我在她耳边说出这 几句的时候,小妮子脸都不红的回答我,我就是想你日我了,怎么了,不应该吗? 我马上讪笑着说,应该应该,然后我学着电视里的腔调对她说,娘娘,小的给您 请安了,趁她哈哈一笑的时候,我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嬉闹着进了我们的卧室。   浴缸里的水放的很慢,我和小妮子在一旁脱得精光以后拥抱着亲吻了好久才 刚刚一半的热水,坐进去以后小妮子迫不及待的含住了我的阴茎,一阵吮吸之后 她抬起头对我说,咦,怎么味道变了?弄得我哭笑不得,一脸的黑线!这玩意儿 有变味的吗?   小妮子的双峰早已变得丰满了,比我刚接触她的时候大了至少一个罩杯,成 了一个实实在在的尤物,目测跟王琴的几乎一样大小,那么现在我就可以把我的 几个女人的胸围依次排出个顺序来了,小兰第一,王琴第二,小妮子第三,美香 第四,邱红最小,假如范围扩大一点,跟我有性关系的女人都排第一下的话,依 旧是小兰第一,肖潇第二,邱敏第三,王琴第四,小妮子第五,美香估计第六, 吕小丽那个假胸应该排第七,邱红第八,小凤垫底!   还在卫生间的浴缸里就跟小妮子美美的日了一场,回到床上以后又是一番鏖 战,射了两次过后,精疲力尽的我这才昏昏睡去。机关那边早就打电话说好了, 十二月再开始上班!所以我安心的睡到了第二天的上午十点。   然后就是找人修车,下午又开出去洗车,当人家以惊奇的目光看着我这满身 尘土的GL8开到了洗车场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笑,妈的,这车是从泥土里挖 出来的吗?   邱红那边还算顺利,周一的时候我去把她接上,到了市里,跟杜老板汇合以 后直接去办理,一番冗长的计算下来,林林总总的什么评估费,测绘费,税契, 工本费什么的,一一算清了过后,两个只有44年的产权的门面我花了近550 万,而杜老板只交了一点营业税差额。当我把剩余的钱打给杜老板以后,邱红她 们就正式成了老板娘了!   按照当初的约定,从现在起,两个门面所有的资产都是我的了,而且今天的 所有营业额也是我的了,我第一时间叫来了美香跟小妮子,略显尴尬的跟邱红打 了个招呼以后到了市里那家店铺,杜老板正在收拾他的私人用品,顺便向三个员 工介绍了新老板。   我依据邱红的建议,三个员工都留了下来,然后就让邱红跟小妮子还有那三 个女员工沟通去了,自己则坐到了收银台前数了一下,大半天了才一千多现金, 按30% 的利润算,四百块钱而已,给三个人发工资有多了,唉,看样子真的是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愿她们都别亏本!   快四点的时候,邱红跟小妮子介绍得差不多了,虽说很简单匆忙,但是以女 人特有的精明,我想美香她们能简单的应付了,再说还有三个营业员呢。于是我 让小妮子晚上收了钱自己打车回家,先送美香回去给家里的大人小孩做饭,自己 又开车送邱红回县上,因为那边的营业款今晚也得有人去收回家啊。   一天的劳累下来,邱红晚上都八点了才回到家,王琴已经做好了晚饭,刚坐 下准备吃,小妮子又打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没好气地说正在吃饭呢,晚 点回来!   吃完了饭邱红都没休息,拿出纸笔计划着明天两个门市需要进的货,在她的 计划里,月底正好盘点,清点一下物资,要拿出个总的资产表来让我过目。我一 看这么不行啊,两个店面都要你来操心,回家还要忙这忙那,累倒了怎么办?于 是我就对她说,明天你去找个靠得住的阿姨,一方面给你们做做饭,在家也带带 两兄妹,你和王琴都去门店吧。这样的话即使你去了市里帮小妮子她们,这边家 里也不用担心了。   王琴也觉得这个主意好,车不是问题,明天就去找崔秘书老婆再订一辆,只 是邱红几年没碰过车了,这个还真有点担心,王琴跟她差不多,有证没车,技术 生疏,一流的女杀手一个!   这时候小妮子又打来电话催促我,我一下就火了,说我忙正事呢,今天不回 来了,说完就啪的一声挂了!妈的,明天要陪邱红订车,我才不回去了了呢,这 都回来几天了,还没喂饱吗?   当天晚上,因为邱红太累了,我碰她,只是静静地抱着她睡去了,第二天就 到崔秘书老婆那里去了,邱红看上了红色的现代悦动,而我却选择了更安全更豪 华的奥迪A3,十天以后到货。   十二月一日,我开始上班,基本上是县里市里各住一天,邱红请了个阿姨, 每月1千5,就带孩子做饭。王琴更是每天打理好孩子交给阿姨就到门店上忙里 忙外的,尤其是邱红去市里或是进货去了的时候。9号邱红的奥迪也回来了,我 也不再偷着跑出来送邱红市上县上来回跑了。   小妮子那边也慢慢上手,辞退了一个营业员,每天小妮子一大早就亲自来开 门,美香则负责带米米,做饭,何小兰的预产期是12号,我都有点着急了,人 手一下就紧张了,谁来照顾她呢?   还是得夸奖一下美香,一个最忠诚的家庭成员,每天起来得最早,睡得最晚, 大人小孩都照顾得稳稳妥妥的,尤其是小兰进了医院,更是忙得不亦乐乎,米米 每天一大早就跟着小妮子去了门店,坐在学步车里到处走动,顺便营业员也好帮 照看。这段时间她们都自己解决午餐,美香就在医院陪着,而我呢,对不起,我 不敢请假,我总不可能说我二老婆生孩子吧!所以我还是觉得挺对不起小兰的。   12号是礼拜六,在我的同意下,下午小兰就剖腹生下一个7斤半的小公主, 啊,这下我心里的石头落地了,俩男俩女,这辈子都够了!   消息没多久就在几个女人之间传开了,王琴第一个发来一个红包,不一会儿 邱红也发来一个。晚上关门以后,小妮子抱着米米风风火火的来到医院,抱起小 兰的孩子就是一阵狂亲,我都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随即发生了更令我们惊喜的 事,没人注意的米米居然自己扶着墙壁走了几步,虽说摔倒了就是一阵哇哇大哭, 可我这心里呀,简直就乐得开了花!   还是邱红取的名字,宋圆圆,一周之后小兰出院,家里美香可就有点吃不消 了,可是我又不敢请人,我怕她发现我们这个特殊家庭的秘密。实在不行了以后 我听邱红的建议让小妮子又找了个营业员,叫她平时晚一点去,多在家照顾照顾 小兰,晚上我在市里的话我就去关门收营业款。   转眼到了元旦节,一个月的经营下来,第二天邱红就告诉我,县上那个门面 尽赚了2万2,小妮子那个尽赚了1万7 .这倒是令我很吃惊的,我笑着说,赚 了钱你们告诉我干什么?该怎么分就自己去分,亏本了再来找我!   小妮子心真狠,一个人留了一万三起来,给了美香四千,而邱红跟王琴一人 一半,王琴说要不了那么多,邱红却说自己经常不在门面上,还是王琴辛苦些, 听了这些我感到很欣慰!反过来一想,我前后给了邱红80万,她确实不缺钱, 再说还有辆20多万的车呢!不过迟早也会给王琴配个车的。这都是后话了!   能挣钱了什么都好办了,小妮子慢慢的对邱红没有了敌意,四号是米米一周 岁生日,小妮子下午早早地就回来了,吃饭的时候她开玩笑的说邱红姐姐真的是 好,要是跟我们是一家人就更好了!此言一出,我心里一下就有了点小激动,不 一会儿,小兰抱着圆圆出来了,于是在沙发上,我趁着酒劲坦白了一切。当然只 是跟邱红的一切,顺便也告诉她们,前妻王琴也来了,在县上帮邱红,而且生了 一对龙凤胎。   小妮子砰地一声摔门不理我了,何小兰恨了我一眼,抱着圆圆也进了屋,美 香看都没看我,一个人默默地收拾起碗筷。时不时还叹口气!   四天时间小妮子没理我,美香也很不高兴,何小兰更是不许我碰圆圆,我一 直都睡在书房里的小床上!   元月9号,我坐机关司机小孙开的车从012基地回来,因为避让一个横穿 马路的小狗,我们的车撞到了路边大树上,副驾的我因为忘了系上安全带,一头 就撞到了挡风玻璃上,当时就昏了过去,醒来后已经在救护车里躺着了。后来才 知道,小孙系了安全带,一点事都没有,唉,真他妈倒霉。   后来就是美香母女心急火燎的来到了病床前,我额头上不知道缝了几针,晚 上很晚的时候,邱红带着王琴又来到了医院,四个女人终于碰面了,反正我是挂 着盐水动弹不得,就是她们要开撕我也制止不了了。只好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听 天由命吧!   奇怪的是,真的面对面了又没有吵起来,病房外出奇的平静,就这样,住院 四天,身边的女人一长串,除了月子里的何小兰没到,其他四个打着转来看我, 也没引起什么怀疑,毕竟谁没有几个女性亲戚啊,人家才懒得来管你们这些斩不 断理还乱的事情呢!最后出院那天,邱红开我的GL8送我们回的市里,也第一 次进到了我在市里的家里看到了圆圆。米米小时候到她上班的地方买过东西,应 该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可她还是一人给了一千二的见面礼。   尽管都在留她吃了晚饭再回家,可邱红说门面上还有事,不敢耽搁,叫了个 滴滴就回县上了。   晚上我和小妮子好好的谈了一次,我对她说,我不会离开她和米米的,我们 活着就是为了好好的把米米养大成人。所以我才选择了留下来,又才搬到了市里 面。对何小兰也是一样,今后最重要的事就是把圆圆带大!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 和你妈妈,可我跟王琴那纯属意外,但是生都生下来了,换了是你,你会不会置 之不理?   我看小妮子一言不发,于是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担心什么,你是怕家里 已经有了个米米,现在又有了圆圆,再加上王琴那两个,怕今后米米长大了会吃 亏,怕我把财产分给了她们了,对吗?   小妮子依旧是不说话,我告诉她这个你放心,米米始终是我的孩子,也是我 第一个孩子,我绝不会让他吃亏,再说了,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少钱吗?小妮子疑 惑的看了看我说哪儿知道!反正能买门面的肯定少不了!   我想了想,觉得告诉她也无妨,就说到,这次我到深圳,无意间得到了3千 多万,你说我们都这么多钱了,米米今后用得完吗?就算他们四个一人留500 万,我们都还剩一千多万,还不够吗?再说了,我们现在做起了小生意,每个月 收入一两万不是轻轻松松的?何必为了钱为难自己呢?听得小妮子眼睛都瞪大了。   我也谈起了独自王琴带着俩个孩子时的艰辛,总之经过半夜的交流,小妮子 终于松口了,答应我暂时跟邱红王琴好好相处,但是坚持让我当她们的面确认她 老大的地位,我心里一想,妈的,年龄最小还想摆资格老,算了,先答应着糊弄 一下再说!   何小兰那边我早就想好了,除了金钱收买以外,再告诉她多几个人好凑齐一 桌人打麻将,我就不信这个牌迷不屈服!   美香那边我觉得金钱承诺什么的都不起作用,一天晚上直接到她房里,好好 地触动了一下她的母爱,第二天就点头答应过年的时候把习雯习武她们都带回来 看看。   元月26号,农历腊月28中午,俩个门店同一天放假了,邱红开车带着王 琴和习雯习武俩姐弟一起到了市里,俩个孩子都很乖,会简单的叫几句爸爸妈妈 奶奶了,三孩子在一块很亲热,美香在一旁不停的说,到底是有血缘关系呀,咱 家米米在这个小区是出了名的,谁家的孩子跟他都玩不到一块!圆圆也被几个人 轮流抱着逗得不停地笑!   满满一桌子人,五个女人终于坐到了一起,从最开始的拘束,到随后的慢慢 放开,最后居然叽叽喳喳聊个不停。无论是聊生意上的事情,还是对对方穿着的 评头论足,反正我这个主心骨倒是插不上话了。算了,只要她们之间好相处,我 就是当哑巴也没关系。   当美香端上最后一份大菜,红烧鲤鱼的时候,团圆饭终于开始了,有说有笑 的吃了起来,邱红在桌子上告诉大家,这个月县上那家铺子赚了2万8,市里则 赚了2万1,妈的一个月就差点五万了!真小看这几个女人了!   随后就是大惊喜,邱红给每一个人都发了红包,王琴也跟着发,看来是早有 预谋的啊!大人小孩都有,襁褓里的圆圆也收到了!小妮子没准备,直接数钱, 可当我伸手要的时候只白了我一眼就转身了走了!   何小兰没办法,自己和圆圆收了那么多,不可能不发呀,于是也回寝室拿钱 去了,美香在我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后,我眼睛都直了,心里一个劲的夸她想得周 到。然后美香也进了她的卧室。   等何小兰把过年钱分发了以后,美香抱着一包东西出来了,轻轻的咳嗽了一 声过后说,我来说句话,宋* 的父母都不在了,又看了看邱红和王琴,听说你们 俩个的父母也不在了,最后看着小兰说,你家里也只有个老母亲了,我呢,今天 在这里倚老卖老!说完四个女人都看着了她,美香继续说道,既然咱们坐到了一 起,也算我们前世有缘,俗话说得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今天在这里只 希望你们四个人和睦相处,大家一起把这几个孩子带大成人!毕竟这几个都是宋 家屋里的后代!   说完以后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我也说你几句,希望你不要再给这个家里 带来惊喜了!我们真的都怕了!弄得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第一次被美香这么 委婉的指责,还是有点脸红红的,不敢正视几个女人的眼睛。   我只好喏喏的回答道,不敢了,不敢了!刚说完,就听到小妮子恶狠狠的说 到,再有,再有我就剪了她的鸡鸡拿去喂狗,再撵出家门!此言一出,四座皆惊, 美香赶紧瞪了她一眼说,大过年的,不许乱说。倒是何小兰第一个出言支持小妮 子,说她也同意她的意见,只要我敢再在外面胡来,第一个上来帮小妮子剪我的 鸡鸡,并且还威胁我要剁成八块!   邱红和王琴有点吃惊,没想到小妮子俩个人在桌子上说得如此毫不避讳,所 以只是略带诧异的微笑着不说话,估计是在看风向。见美香没说什么了,小妮子 得意忘形的问他俩,哎,俩位姐姐,你们也表个态呀!   王琴弱弱的点了点头说,我同意,而我最想不到的是邱红居然也说没意见! 搞得我很是狼狈,小妮子怒目一瞪,催促我说,表个态呀宋大老爷!我赶紧说, 四位夫人放心,我再也不敢了,如果再犯,用不着你们动手,我就自宫练葵花宝 典!   四个女人瞬时哄堂大笑,惹得三个大孩子也跟着一阵傻笑。剩下我一脸的黑 线,妈的,还真惹不起了!好在美香制止了她们的胡言乱语,示意她们都别笑了, 她还没讲完呢!   然后美香一层一层的打开那包东西,四块黄澄澄的金砖出现了,直接亮瞎了 几个人的眼!美香接着说,我现在把你们都当自己人,当女儿,这四块金砖是宋 家的传家宝,放我这里也没什么用,宋* 说了,你们一人一块,都好好收着吧! 说完一人一块递给了她们。   四个人都没见过金砖,都拿在手里仔仔细细的端详起来,一副爱不释手的样 子,而我的心里确是喜滋滋的!王琴的学历最高,很快就读懂了上面的所有信息, 嘴里止不住的说,原来清朝的金砖是这样子的啊!道光四年,康雍乾嘉道,这东 西有两三百年了吧,说完瞄了我一眼,那幽怨眼神,似乎是在质疑我,怎么当初 嫁给你时没听说过你家里有金砖呢?好小子,城府真深!   邱红第一个算出这块金砖的市值,说这段时间黄金卖3百多,估计回收的话 就300一克,这金砖差不多75万左右吧!惊得小妮子和何小兰睁大了双眼, 各自掏出手机算了起来。当两个人各自打出了结果,两个手机放一块,几个人都 伸出了头一看,嚯,都显示的是750000!   不过王琴却说,这个古代的一两是不是50克还不一定呢,到时候要拿去称 一下才知道,有的是十六两才一斤!   小妮子听了以后马上就说明天去买个好一点的秤称一下!美香此时严肃的的 问她,你缺钱用吗,这么急着就想卖了?都给你说了这是宋家的传家宝,幸好是 金的,要是给你一坨铁,那你不是明天就卖给收破烂的了?   一席话说得四个女人都不敢再说金砖的事情了,我一看,不能冷场呀,于是 就说,不说了,来,吃菜!一边给每一个人碗里夹菜,一边说,等会儿吃了饭咱 们一家人打打麻将,娱乐娱乐!   何小兰第一个叫好!,邱红跟王琴没出声,小妮子直截了当的向我伸出了手 说,要打牌呀,拿钱来呀!   我操,怎么又是我!小妮子不依不饶的说,全家人都发了过年钱,就你一毛 不拔,怎么的?大老板今晚不准备出点血吗?   美香赶紧制止住了自己的女儿,一个劲的责备她大过年的乱说话,什么出不 出血的,就不能说地点好听的!   小妮子吐了吐舌头后缩回了手,这下该我出场了!我从身后大衣的衣兜里拿 出五个大红包和四个小红包,一一分发给她们,然后豪情万丈地说,今晚打牌我 除了自摸,绝不胡你们的牌,而且你们输了的话都算我的,赢了呢就算你们自己 的了!   原本已而为会招来一阵叫好的,谁知何小兰一脸鄙夷的说,谁说要跟你打了? 今晚我们四个有金砖的玩儿,你呀,就负责添茶倒水给钱,哦,还有圆圆也交给 你了!说完四个女人会心的一笑,我却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剩下的事就简单了,王琴和何小兰照顾四个孩子,剩下的收拾厨房,完了他 们四个真的就坐到了牌桌前玩了起来,我一人给了两千。美香带着三个大一点的 在沙发上嬉戏,而我则抱着圆圆在一旁看她们打麻将。   最后美香过来安排今晚的住宿了,说她跟小妮子还有米米睡我那间屋,小兰 带圆圆睡,她那间屋子留给王琴和习雯习武,邱红则委屈一下,睡书房,说她已 经换好了被褥。唯独没提到我跟谁,于是我兴冲冲的问她,那我呢?   小妮子头也没回就说,恭喜你你升官了,今晚你就是客厅厅长喽!哎,等一 下,八万,碰!   完了,就这么被你们遗弃了吗?我的心呀,真的是瓦凉瓦凉的!   美香这回也没帮我说话了,而是抿嘴一笑,让我把圆圆放到婴儿车里,帮她 给三个孩子洗澡准备睡了!   我寝室里的那个大浴缸成了三个孩子的乐园,米米最喜欢在里面玩耍了,今 天习雯习武也坐到了浴缸里,三个孩子别提多高兴了,一直都打打闹闹不肯好好 洗澡,最后是王琴进来说了她们姐弟俩句这才让我们给她们洗起了澡。   然后美香就带着三个孩子在我床上又玩了很久,实在困极了这才一一睡去。 而我则拉着美香偷偷地进了卫生间,啥话也没说,撩起她的毛衣,从罩杯里掏出 她那对软绵绵的乳房就吮吸起来,手也拉下了她的睡裤,在她阴部一番揉捏,就 在我准备进入美香身体的时候,这该死的何小兰,大呼小叫的喊了起来,宋* , 快点来啊,圆圆拉粑粑咯!快点!   我操,真会选时候,没办法,我一脸无奈,而美香却一脸坏笑,她自己拉起 睡裤,把乳房放回罩杯里理了理毛衣,见我还不动,娇声说了句,还不快去!我 等你就是了!   我这才兴奋的跑了出去。晚上她们玩到了半夜,我跟美香云偷偷雨过一番后 她就睡了,而我刚在沙发上躺下,心里正盘算着是不是该换套再大一点的房子时, 邱红却对我说,要不你来玩会吧,我有点累了!于是我又坐到了邱红的位置上接 着打起了麻将。   最后,何小兰赢了个盆满钵满,其他三个都输。王琴从我们床上抱回了熟睡 中的习雯习武过后自顾自的睡去了,小妮子也是打着哈欠回屋倒头便睡,小兰赢 了钱,跟我和邱红还聊了一会儿,说她等圆圆断奶了就到门市去帮忙,到时候请 邱红多教教她!说完也抱着圆圆进了屋。   当我正想倒下睡觉时,邱红笑着问我真的想当厅长吗?要不跟我一起吧,我 睡不惯生床!   当两个人挤在一张一米二的小床上紧紧地搂抱着相拥而眠时,我却怎么也睡 不着,脑子里一直回放着这两年多来的点点滴滴,也想起了美香曾经对我说过的 那些话,属鸡和属兔的跟我最般配,美香75年的属兔,小妮子95年的属猪, 何小兰81年的属鸡,王琴83年的也属猪,邱红87年的属兔。这样一看,这 几个女人都跟我不相克。咱家都可以开动物园了!   当我看到熟睡中的邱红,伴随着匀净的呼吸,红扑扑的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 笑容,我猛然记起。打我从深圳回来以后,她好像就没来过月经,该不会又给我 怀上了吧?唉,看样子我还有一次当爸爸的惊喜啊!   书写到这里也差不多该结束了,很多人想知道我的名字,呵呵,说我一直在 卖关子,其实我的名字很响亮,也很好记!人称山东呼保义的宋江就是我,只可 惜我晚生了几百年,也没他那么黑,那么矮。要是我生在了他那个时代,说不定 就不会有梁山泊一百零八位好汉的传说了,取而代之则的是梁山泊一百零七女眷 跟随夫君替天行道的故事了!   迷糊中,一个个女人的影子进入了我的梦境,有娇媚的肖潇,任性的小妮子, 放荡的吕小丽,还有曾经弃我而去的王琴!在梦里,我买了好大一座庄园,女人 们跟随我下地劳作,耕田织布,放牧打渔,好不暇意。突然一个晴天霹雳吓醒了 我,我睁眼一看,天都亮了,身边的邱红早已起床,何小兰站在门口大声的喊着, 快点,圆圆又拉粑粑咯!还在这里睡,你以为爸爸是那么好当的吗?邱红也跟着 把习武抱了出来,说他尿床了,赶紧给洗洗!而沙发上的米米则是不好好喝牛奶, 被小妮子凶了一顿,哇哇的大哭起来。   啊,老天爷呀,女人多了也有女人多了的烦恼,这大过年的,你们就饶了我 吧!               【第一部完】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