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城名媛章小柔 04-06 》全本完结版


                   004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在清华园的生活有声有色而又似乎无忧无虑。   我搬出了学校宿舍,刘永强为我租了一处公寓,他在他需要的时候来「看望」   我,我也给予他所需要的。   我和高欣健的关系处在一个美妙的阶段,我们的双人舞日臻完美,参加了不 少京城的汇演,成功地获得了许多鲜花和掌声。我们似乎没有考虑太多未来,就 这样维持着激情的舞者和伴侣的关系。   有一天,我被清华的学生政治处主... [阅读最新章节]

京城名媛章小柔 04-06

                   004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在清华园的生活有声有色而又似乎无忧无虑。   我搬出了学校宿舍,刘永强为我租了一处公寓,他在他需要的时候来「看望」   我,我也给予他所需要的。   我和高欣健的关系处在一个美妙的阶段,我们的双人舞日臻完美,参加了不 少京城的汇演,成功地获得了许多鲜花和掌声。我们似乎没有考虑太多未来,就 这样维持着激情的舞者和伴侣的关系。   有一天,我被清华的学生政治处主任严家庆叫到了办公室。   高欣健的爱人吴雪梅把我告到了学校政治处,说我和高欣健乱搞师生关系, 败坏学校风气。   严家庆告诉我,学校对这种事情的一般处罚是开除校籍,而高欣健作为老师, 也要受处分,甚至被开除。   我这才知道,原来高是有老婆的,而且他老婆还是清华老校长的女儿。怪不 得他除了和我练舞,做爱,从来不邀请我去别的地方,也不和我聊天拉家常什么 的,我们根本没有谈情说爱过,我们有的,只是肉体上的关系。   想到我每次和他做爱时对他的依恋,我用身心投入和他跳舞,几乎对他意乱 情迷,可他竟然也只是利用我的肉体而已,我忍不住眼泪簌簌的流下来。   严家庆拉我坐到沙发上,扶住我的肩膀,安慰我说,小姑娘,被骗了吧?   我哭的更厉害了。我说,严主任,学校是不是要开除我啊?   我想到我要是被清华开除,就再也不能参加各种汇演,我已经喜欢上了这种 被鲜花和掌声环绕着的生活,要是离开了清华这个舞台,我都不知道以后要干什 么,一种对未来的恐惧笼罩了我。   严替我擦擦眼泪,说道,那要看你的表现了,你要是表现好,我就跟学校说 说情,念在你年少无知,还有积极参加舞蹈训练和演出,对学校有贡献的情况上, 争取宽大处理,让学校原谅你一次。   我迷惘地望着眼前的这个严主任,年龄有五十多岁了,一张四四方方的脸上 戴着一副四四方方的眼睛,身材倒也挺拔周正。   他正了正色,说道,高欣健说是你故意勾引他的?   我委屈地抬起头,说我怎么能勾引他呢,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勾引。   严主任打量着我,我还穿着薄薄的紧身练功衣,里面也没有穿文胸,薄薄的 紧身衣裹着我高耸的胸脯,鼓鼓的两个肉团随着我的一颦一笑就在胸前颤动着, 下身由於刚刚排练完被汗水湿透了,裤子就紧紧地贴着屁股,还在前面的两腿之 间勒出了一个三角形。   严主任咽了下口水,手从我的肩膀上滑到了腰间,捏了捏我的腰。   我的腰部非常敏感,男人的手一触摸我的腰部,那触电的感觉就会从腰传递 到胸,甚至传递到下半身,要是男人再抚摸我的腰,我的下面就会充满了水。   严主任见我没有反对的意思,他的手开始在我的腰部挪动,慢慢地游移到腋 下,背上。   我这时正遭受着情感的煎熬,他的抚摸对於我来说是一种安慰,我安静下来, 听到了严主任粗重的呼吸。他的手在我身上继续移动,我也被他的抚摸弄得呻吟 起来。   我的胸好涨,两个乳头早已挺立起来,顶着薄薄的紧身衣,两颗大奶呼之欲 出。我忘情地用胸部去蹭着他,他则用双手从我的后背捏我的屁股,那股上的肌 肉牵动着我的小穴穴,被他一捏一捏,下麵就涨满了水。   这时的我已经是卸下了防线,任他摆佈了。   他起身关熄了办公室的灯。回到沙发上,三下两下褪下了我还穿在身上的练 功服,我赤裸着全身,躺在沙发上,在他的抚摸下呻吟。   他回身脱下他自己身上的衣服,整个身体压将下来。   我张开双臂迎接他,我的两个大奶子被他紧紧的压住,近乎窒息,他下身的 肉棒似乎知道怎么找到我的穴穴,他屁股一挺,一条肉棒就从我两腿之间的花心 里直穿进去,一插到底。   我刹那之间又迎来了充满的感觉。失去了高欣健,我迎来了这个男人。他充 满了我的身体,我好像感觉我的生命又被承托住了。   他在我身上运动了有上百下,终於抽了出来,我的下身及腿间佈满了白色的 粘粘糊糊的浆体,我继续赤裸着身体,双腿微微叉开,仰面躺在沙发上,望着窗 外。   窗外透进来的是静谧的月光,在这美丽圣洁的清华园里,我仿佛背靠着大地, 赤裸地躺着,供一个男人享用我的多汁的肉体。   严家庆躺在我的身体上,继续抚摸着我,在我耳边说:还说你不知道勾引男 人?你这身子,男人见了都会没命!   我说,那你不要命了?   他说,为了你,我舍得!                 005   我喜欢男人的热乎乎的肉棒插在我身体里的感觉,很温暖很充实,只要是热 乎乎的涨得大大的坚硬的肉棒棒,放进我多汁而湿濡的穴穴里,甚至不需要抽插 运动,都会令我舒服到欲仙欲死。   我的淫荡,配上我娇美俏丽的脸庞,丰腴曼妙的身材和柔软无骨的腰肢,我 大约天生就是个放荡的小淫妇。   四月里的一天,我要到人民大会堂参加一个演出。这是一个全国优秀知识份 子的表彰大会,全国顶尖的学者都来参加,其中也有不少清华的老师。   我不凑巧没有赶上学校派出的车,只好一个人坐着公车到了会堂附近的车站, 拎着一个装满了演出服和道具的大包包,汗流浃背的步行到人民大会堂。   在门口的警卫处验关,我拿出了清华的学生证和演出证,这时身边驶过来一 辆黑色崭新的奥迪,车窗缓缓打开,一个英俊的男人朝我一笑,他拿出各种证件, 验关通过,就驶进了大门。   警卫验好我的证件,也放我进去,我转身拎起大背包,继续步行。这时已经 开到前面的奥迪车停了下来,那个英俊的男人放下车窗,朝我说道:你的东西很 重,我送你到前面去吧?   我停住脚步,望着他帅气而棱角分明的脸,他大约三十多岁,灿烂的笑容像 一缕阳光照进阴霾的天气。我的心不知为什么砰砰直跳起来。   从大门口走到演出的后台,大概还要三四百米,帅哥的笑容让我难以拒绝, 我坐上了他的奥迪车。我说我是清华的学生,来参加舞蹈演出的。   他告诉我他姓施,也是在清华工作,刚从美国回来才几个月。   我看着他的派头,聪明,睿智,英俊,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我想他应该不 是个一般的人物。后来才知道,年纪轻轻的他,刚从美国名校学成归来,已经是 博士生导师,现在任一个清华研究院的院长。   跳舞的时候,我依然是领舞,想着今天的观众里有一双帅哥的眼睛在关注着 我,别有一番感觉。   我不时用眼睛在观众席里寻找,果然看到他就坐在前面的几排之中,那不远 不近的距离,我竟然能感觉到他在朝我微笑。人家是什么身份,前途远大,也许 以后会是清华的校长。我想想我自己的出身和经历,我抑制住一颗砰砰而跳的心, 告诉自己别癡心妄想了。   会议结束,宾客散去,舞蹈队员们在后台卸了妆,换了衣服,等待校车来接 我们回校。   我正在和同伴无聊嬉闹着,这时,一张熟悉的英俊的脸突然出现门口,让我 眼前一亮。   他竟然到后台来看我了!我情不自禁地脸红心跳起来。   他笑吟吟走过来说,我送你回家吧,我也住在清华,顺路。我回头看看同伴 的女孩儿们,她们都不认识他,只道是个帅哥。他的阳光般的笑容有一种魔力, 照着我会让我心跳加速,我心里悄悄燃起了一丝渴望,是许久没有感觉到的温暖。   我竟然像一只柔顺的小绵羊,坐上了他的车。   很快就到了清华的校门口。他突然说,咱们去溜个弯再回来吧。   北京的春天里,晚风微微熏人,我也不想这么快回家。奥迪车兜了个弯,向 郊外驶去,车子在公路上风驰电掣,我坐在他身边,望着他,他偶尔转头望着我, 四目相投,目光像夜空里璀璨的星星,闪闪发亮。我们都有点陶醉在春风里。   「我没有女朋友。」他突然说。   「哦……」我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男朋友。其他人当然是不算的,可刘永强算不算呢?我刹 那间很后悔和刘永强之间的一切。   他把车停在一个树林处,我们下了车。郊外的夜里,冷风依旧飕飕,我缩了 缩肩膀。   他拉过我的手,我们都瑟瑟发抖。他索性把我揽入怀里。我们籍着彼此的体 温取暖。他的身躯强劲而有力,强壮的胸膛象一堵墙一样让我依靠着,而我的身 体柔软而温暖,此刻像一只小兔子一样依偎在他的胸前。   他抚摸着我的头发,我的脸蛋,我们在彼此的耳边低语呢喃。他的手指滑过 我的双唇,我好想他来吻我啊。我想吻他,我想和他做爱!   我闭上双眼,他吻了吻我的额头,又在我的唇上轻轻的点过。我微微张开双 唇迎接他。他的舌头搅进我的樱桃小嘴,我用舌头迎合着他,互相纠缠。他紧紧 地搂着我,仿佛要把我捏碎,我的胸部紧紧的顶着他,让他感觉我的无尽缠绵。   这时他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我们回去吧。                 006   走回到车上,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的热吻和抚摸让我心潮澎湃,我几 乎不能自已。我偷眼望他,他脸上依旧挂着微笑,望着前路开车的眼神温柔愉悦 清澈,很明显他也很享受刚才的温柔缠绵。   很快车就到了我的单身寓所,那是刘永强为我在清华附近租住的地方,当然, 施瑞龙并不知情。   我下了车,走到车门旁边和他道别。他拉住我,温柔地吻了我的手,又吻了 我的唇。我感觉我醉的厉害,虽然并没有喝酒。我的天哪!我想我是爱上他了! 他的车子调了个头开走了。望着他远去,我心里空落落的。今晚发生的一切,象 一个梦,但愿,这不是一场梦。   第二天,我期待着他的出现,一直等到了傍晚,才收到他发来的信息:亲爱 的柔,多想现在就过来找你!但我有个重要学术研讨会要开,不能够分心,我结 束后和你联系,大概一个星期左右。好想你好想你!吻你。龙   我继续着我的生活,还是上课,练功,排练,演出等等。渐渐的,我也会收 到一些社会活动或者商务活动的请柬。刘永强还是经常来找我,现在我们对外以 兄妹相称,可实际上,他迷上了我的身体,他太喜欢操我,每次来都揉着我的两 个大奶子不停地插我,直到他自己精疲力尽,而我也在他的大鸡巴的猛烈攻击下 得到了满足。   这天下午我正在练舞,手机响了,是施瑞龙。他终于结束了工作,约我去他 宿舍找他,然后带我去吃饭。我顾不上回宿舍换洗打扮,穿着被汗水浸透的练功 衣就去找他了。他住在学校为他安排的老式小洋楼里,我按了门铃,他打开门, 一把将我拉进怀里。   他一边拥抱着我,一边在我的耳边低语:小柔,对不起我隔了这么长时间才 找你,小柔,我太想你了!你有没有想我?   我没想到我的施大学者是这么缠绵多情的人,我的心又砰砰地跳起来,因为 刚刚练完舞蹈而红扑扑的脸上泛起红云,我娇羞地点点头。他还是那么帅,不同 的是他今天只穿着紧身短袖的T恤和运动裤,露出健壮的肌肉,修长的双腿,显 得随意性感却更迷人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抚摸我,湿热的嘴唇吻过来,我的嘴唇,耳根,颈脖都落满 了他狂热的吻。我没有穿乳罩,两个乳头早就矗立起来,顶着薄薄的练功衣,紧 身的练功衣毫无遮掩地把我浑圆的胸部线条勾勒出来。   他的吻落在我的颈脖,渐渐往下移,他把我的领口往下扯,就已经吻到了我 乳房的上半球。他又站到我身后,双手从背后袭上我的两个奶子揉搓抚摸着,虽 然隔着衣服,却因为我没有穿乳罩,感觉就像他已经触摸到肌肤一样。   他把我的衣服从套头上扯出去,我的两团白花花的大奶子跳将出来,在他的 眼前晃荡着。他一边亲吻着我的乳房,一边把我下身的薄薄的紧身裤子也全部褪 掉,我的迷人的翘臀也展现在他眼前。他一边揉搓一边吸吮着我的乳头,他抚摸 我的乳房,抚摸我的臀部,掐着我的细腰,就像要把我融化在掌心里。   我整个人都瘫软了,他把我托住,抱到了床上,然后脱下了他自己的衣服, 他那鼓鼓的胸膛和六块腹肌多么显眼,性感极了。他继续贪婪地揉搓我的乳房, 吸吮我的乳头,我的双乳涨的满满的,下面早已洪水泛滥,我有如进入了仙境, 似梦似真,等待着他更猛烈的进攻。   小柔,你的舞姿好美,我那天看你跳舞的时候就好想要你了……   真的吗?你想怎么要我?……我喜欢听耳边的情话,故作天真地问他。   我想脱掉你的衣服,看着你的奶子,摸你,咬你的乳头,摸你的屁股,还要 掰开你的逼……   原来大教授也会说下流情话的啊……在他这些话的刺激下,我感到害羞却莫 名地更兴奋起来。   他一边在我的耳边低语,手却没有停止抚摸,他的手指不停地捏我的乳尖, 又摸我的蜜穴,手指伸进我的蜜缝中,触摸到了我泛滥的洪水。我呻吟起来……   你下面好多水,你好骚啊……   嗯,嗯嗯……我已说不出话来,我只能呻吟着,表示我的极度愉悦……   小柔,你的奶子好大……   小柔,你要我吗?   嗯……嗯嗯……我已经回答不出来……   他一边用身体挤压着我,一边把膝盖顶到我的两腿之间,我的身体已经不由 自主地扭动起来。我张开双腿,他的大大的坚硬的肉棒在我的小穴口摩擦着,沾 着我流溢出来的淫水,他还要继续挑逗我,我已经开始求饶。   哥哥,快给我……嗯,嗯嗯……他虽然还没有进去,我却已大声呻吟。   你的叫床声好浪啊……   嗯……嗯……   叫我龙哥……   嗯,龙哥,嗯嗯……我要……   两具年轻而蓬勃的身躯,似两条蛟龙在海里翻腾戏水。他的大肉棒先是慢慢 从我的小穴口推插进去,我的嫩肉肉一点一点地把大肉棒吸卷进来,我蜜穴里面 一圈圈的细肉一点一点的被挤压着,似是后退,然后又一圈圈密密麻麻地反攻包 围着肉棒,肉肉们紧紧地挤压着摩擦着肉棒,瑞龙在我的身上似是触电一般,喘 息不停。   我只愿这一刻永远停留下来,大肉棒不要停,我的穴穴永远包含着瑞龙的肉 棒……温暖舒适,充实涨满……他永远是我的,在床上永远属于我……终于他开 始猛烈地抽插,我的蜜穴迎合着他的进攻,他在我的身上纵情翻跃,欲仙欲死。   翻腾了不知道多少个回合,我们终于心满意足而又疲惫地躺在一起,休息良 久,然后,一起起床淋浴梳洗更衣,他开车带我去附近的餐厅吃饭。   那是清华里面的一个餐厅,来吃饭的都是高校的老师同学。我们碰到了不少 熟人。其实清华里面认识我的人不多,可是认识施瑞龙的人可就太多了,他可是 大名鼎鼎的海归博导兼研究院院长。他一边吃饭一边和别人打着招呼,然后,那 些打招呼的人必定看着我把我上下打量一番。               【未完待续】 []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