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职高手H 03 》全本完结版


                   第三章   「叮……叮……」   「恩……哈!」随手将手机闹钟关掉,乔一帆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虽然昨天晚上射了三四次,但年轻人就是本钱好,一觉睡醒依然生龙活虎的, 胯下那玩意准时晨勃了起来。   门外可以听到陈果已经起床了正在洗漱,想到昨晚陈果的丝袜美腿,乔一帆 只觉得自己身在天堂。   「咔!」屋外传来了开门声,是唐柔回来了。   「呜……小柔,回来了啊!」正在刷牙的陈果口齿不清的说道。... [阅读最新章节]

全职高手H 03

                   第三章   「叮……叮……」   「恩……哈!」随手将手机闹钟关掉,乔一帆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虽然昨天晚上射了三四次,但年轻人就是本钱好,一觉睡醒依然生龙活虎的, 胯下那玩意准时晨勃了起来。   门外可以听到陈果已经起床了正在洗漱,想到昨晚陈果的丝袜美腿,乔一帆 只觉得自己身在天堂。   「咔!」屋外传来了开门声,是唐柔回来了。   「呜……小柔,回来了啊!」正在刷牙的陈果口齿不清的说道。   「啊……!」唐柔打了个哈欠说道「:恩,昨晚连刷了两个野图BOSS, 和他们抢了一夜的BOSS。」   「呸!」吐掉口中的泡沫陈果说道「:你啊,好歹是个女孩子怎么能天天熬 夜呢?你都和他们连续熬了好几个通宵了,熬夜对皮肤不好,又是对着电脑。你 怎么能和他们那些男人比呢?」   「男人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能和他们比了?」唐柔不服输的说道。   「好!好!好!你巾帼不让须眉行了吧!死丫头这么要强,以后怎么嫁得出 啊!」陈果笑着骂道。   「好啦,我知道啦!果果大老板,你就饶了我吧!」唐柔说道「:对了,昨 天我拿的那瓶果汁是不是过期了?怎么感觉味道有点怪怪的?」   唐柔一个未经世事的大小姐哪里会知道那是男人精液的味道。   「有吗?不会啊!呵呵,可能是你熬夜了精神不太好的原因吧!还不干净去 睡觉?」唐柔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陈果可是一清二楚,慌张的说道。   「哦!可能吧,你这是又要出门吗?」见陈果这样说,唐柔也没有在意。   「对啊!今天要去和富华地产的张老板谈赞助的事情!」陈果一想到张老板 那恶心的面容就一阵厌烦。   「哦!好吧,那我先去睡觉了,好困!」   「恩,好的,记得多休息!」   「嗒嗒嗒」随着一阵高跟鞋的声音远去,陈果离开了房间。   又过了一会儿,一声关门声传来,唐柔也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呼……乔一帆深呼吸几口强行将心中的邪念和自己的小弟弟压了下去。   穿好衣服,乔一帆向战队训练室走去,虽然想尝尝唐柔的帆布鞋的味道,但 现在不是时候。   作为刚加入兴欣战队的新人,乔一帆知道要想在这里待下去,每天都能尝到 陈果的丝袜美腿的话,自己必须先证明自己有呆在这里的价值。   陈果今天依然是黑色的OL装扮,上身黑色小西装,下身工作裙外加一双黑 色丝袜和黑色的高跟鞋。   「富华地产。」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陈果向司机说道。   来到富华地产,陈果顺利的见到了富华地产的老板张福贵。   富华地产的老板张福贵本来是在建设局上班,后来看准形式离开建设局倒腾 房地产,通过以前在建设局的关系和手下的一群地痞流氓开发了几块市中心的地 皮,几年时间就一跃成为本市房地产的龙头企业。   有传言张福贵在拆迁的时候指使手下逼死过好几个钉子户,但后来通过关系 压了下来,陪了点钱了事。   如今的张福贵已经五十多岁了,头上几缕头发堪堪将头顶遮住,一双三角眼 如同毒蛇一般,外形实在是谈不上好看。   「张老板您好!我是兴欣战队的负责人,我叫陈果,我们昨天见过的。」陈 果强行挤出微笑伸出手说道。   「陈小姐,我记得的,昨天晚上和陈小姐谈的很愉快。」张福贵握住陈果的 手根本没有放开的意思。   「张老板记得就好,那昨天和您谈的赞助的事情,您有兴趣吗?」陈果的手 被张福贵握住,只觉得像是被一套湿滑的毒蛇缠上了。   「有兴趣,当然有兴趣,现在电竞行业可是新兴产业,潜力无限啊!」张福 贵一边摸着陈果的小手一边打量着陈果的丝袜美腿。   「张老板有兴趣的话就太好了,我今天把企划书带来了,您看我们是不是找 个地方谈下具体事宜?」听着张福贵有兴趣赞助兴欣,陈果觉得自己的忍受是值 得的。   「不急!不急!陈小姐还没有吃早饭吧?这样吧,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个早饭, 然后再慢慢聊,怎么样?」似乎是摸够了张福贵收回了手,还在自己的鼻尖闻了 闻。   「不用,我们还是先谈下合作的事情吧!」陈果可不想和这个猥琐的色老头 一起吃早饭。   「诶!陈小姐这就是不给我张福贵面子咯?我这个人一般都是先交朋友后谈 生意的!」张福贵脸色一变说道。   「既然张老板这么说那,我们就先吃早餐吧!」虽然很不愿意,但陈果也只 能迁就对方。   「诶!这就对了嘛!我这个人最喜欢交朋友了,只要成为朋友,合作的事情 好说。」听到陈果答应张福贵马上换成了笑脸。   「陈小姐你稍等下,我公司这边交代下。然后我们就去吃早餐。」   「好的,张老板,您先忙,我就在这等你!」   张福贵转身离开了大厅确认陈果看不见自己后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说 道「:人和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都准备好了老板!」电话那头说道。   「好,这件事情办好了,你前面的那个副字就可以去掉了。」张福贵阴险的 笑道。   「多谢老板,老板放心,一定给您办的漂漂亮亮的!保证让那小娘皮对您服 服帖帖的!」电话那头兴奋的说道。   挂掉电话,张福贵望向坐在大堂沙发的陈果,三角眼中露出贪婪的目光。   「陈小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你一定饿了吧?我们这就出发!我知道 一个地方的早餐非常的好吃。你一定会喜欢的。」张福贵来到大堂对陈果说道。   「没关系,一切听张老板安排!」陈果礼貌性的微笑道。   二人驱车来到一个装修豪华的饭店。   张福贵显然是这里的熟客,接待的服务员熟练的将二人引导三楼的一件包间 内。   不一会菜就上齐了,慢慢一桌子的菜,甚至还有一个奶油蛋糕。   张福贵给陈果倒了一杯红酒说道「:陈小姐,来我敬你!」   「张老板,不好意思,那个我不会喝酒的。」陈果有些为难的说道。   「陈小姐,我说过,我这个人做生意之前喜欢先交朋友,你这是不把我当朋 友啊,看来这生意是没有办法谈下去了!」   张福贵摇晃着酒杯慢悠悠的说道。   「张老板,我的确是不会喝酒,这样吧,我陪您喝一杯算是表示诚意,您看 可以吗?」为了兴欣战队的赞助,陈果也只能服软了。   「诶!这就对了嘛!只要和我张某人成为了朋友,赞助的事情都好说。」说 完张福贵便和陈果碰了碰杯。   根本不会喝酒的陈果一杯红酒下肚,脸上就已经泛起了红晕「:张老板,这 就也喝了,我们能谈谈赞助的事情了吗?」   虽然张福贵今天表现还算正常,没有像昨天一样占自己便宜,但陈果实在是 再忍受不了了,再谈不成的话大不了自己再找其他赞助商,本地没有就到外地去 找,陈果不信除了富华地产就找不到其他赞助了。   「既然陈小姐这么心急,那好,我们就谈谈赞助的事情。据我所知,陈小姐 的兴欣战队是一支全新的战队,虽然有一个明星选手叶秋领队,但目前还毫无名 气,甚至连赛季的资格都还没有取得,我说的对吧?」张福贵又给自己和陈果倒 了一杯酒说道。   「张老板,您可能不了解,我们……」陈果以为张福贵又要想其他赞助商一 样压赞助费。   「可是,没关系!」张福贵摆了摆手说道,「既然陈小姐已经成为了我的朋 友,我可以每年提供一千万的赞助费!」   「真的?张老板您真的愿意提供每年一千万的赞助费?」陈果惊喜的说道。   「当然,我张某人既然开口了就一定做到,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 张福贵的三角眼中露出淫邪的光芒盯着陈果的腿说道。   「什么条件?」陈果警惕的问道。   「陈小姐不用担心,这个条件对你来说很简单,我这人没有什么爱好,就是 喜欢漂亮女人的丝袜美腿高跟,只要你用你那小骚蹄子把我伺候的舒服了,钱不 是问题。」   「你……下流!」陈果气愤的将杯中的红酒直接泼在的张富贵的脸上,转身 就要走。   被陈果泼了一脸,张福贵却一点都不生气,还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的红酒。   「陈小姐,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了再走!」说完陈福贵拍了拍手。   包间的门被人打开,三个染着黄毛,流里流气的混混走了进来。   三个混混一进来就对张福贵点头哈腰「:老板,我们来了,您要的东西我们 也带来了!」   「恩!很好!」张福贵转头对陈果说道「:不知道陈小姐还记得他们三个人 吗?」   陈果看了看那三人,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陈小姐不记得的话我来帮陈小姐回忆下吧。」陈福贵说完对其中一个混混 挥了挥手。   那个混混上前交给了陈果一个手机,手机上正在播放一个视频。   虽然视频拍摄的不是很清晰,但陈果只要看一眼就瞬间明白了这拍的是什么, 那段被陈果深埋在记忆深处的耻辱回忆一下就充斥着陈果的脑海。   那是八年前,自己高中刚毕业,作为家中顶梁柱的父亲病重,再无力经营网 吧的生意。   兴欣网吧作为家中唯一的收入来源,顿时面临关门的风险,没有办法,陈果 只能放弃读大学的机会一边照顾病重的父亲,一边照看网吧的生意。   那时的兴欣网吧还是一个很小很破的网吧,只有十几台机器,环境也很差。   为了支付父亲的医药费,陈果根本请不起人帮忙,只能一个人24小时的守 着网吧,困了只能趁晚上别人包通宵的机会在前台睡一会。   陈果依然记得那天晚上雪下的很大,整个网吧只有两三个翻墙出来包通宵的 学生。   网吧内充斥着劣质香烟、泡面以及汗臭味,闷热的环境让几天没合眼的陈果 昏昏欲睡。   就在陈果要睡着的时候,门口一阵冷风吹来,三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混混进 入网吧。   「哟!美女啊!一个人看网吧啊,要不要哥哥们陪你啊?」为首的一个混混 对陈果说道。   从小就在网吧长大的陈果见多了这些自以为是的混混,根本不想理他们「: 通宵10块,到早上6点下机,上不上?不上滚蛋!」   「上,当然上,上通宵10块,那美女上你要多少钱呢?」说完混混便想去 抓陈果的手。   「啪!」一把扇开混混的手,陈果说道「:拿开你的脏手,敢闹事的话,我 现在就报警了!」   听到陈果要报警,混混不敢再调戏陈果,扔了30块钱在桌上说道:「通宵, 3台机器。」   陈果给他们开了三台机器,三个混混便各自上机去了。   几个上机的学生看到这三个混混都下意识的缩了缩头,不想被他们缠上。   不过三个混混似乎是被陈果吓到了,只是在那边打游戏,并没有去找几个学 生的麻烦。   看到几个混混老老实实的在那打游戏,陈果也慢慢放松的警惕,倦意阵阵袭 来,不知不觉便趴在前台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陈果只觉得胸前一阵凉意,似乎还有一双手在揉搓着自己 的胸部。   陈果一下就被惊醒了,猛的睁开眼,眼前的景象让陈果都被吓傻了。   只见陈果的面前一个混混脱了裤子张开双腿坐在自己面前的吧台上对着自己 打飞机,那鲜红的龟头离自己的脸只有不到5公分的距离。   不知是高潮了还是被陈果猛的抬头吓到了,那个混混一阵低吼,龟头射出一 股股腥臭的精液,射的陈果脸上和头发上都是。   陈果粉色的乳罩被随意扔在了地上,胸前的毛衣也被翻了上来。   而另外两个混混,一个在吸吮揉搓着自己刚刚发育成型的奶子,一个则掏出 鸡巴在自己的臀部上摩擦着。   陈果刚想尖叫,背后那个混混一把就捂住了陈果的嘴巴。   「老三,去,吧网吧门锁了,瞧你那逼样,这么快就射了,真没用。」捂住 陈果嘴的混混对坐在吧台上的那人说到。   「好嘞,龙哥!」   「轰!轰!轰!」随着卷帘门被拉上,陈果的心也沉到了谷底。   「小婊子,你先前不是凶吗?还报警?老子今天就是要干死你,教教你怎么 做人!」说完,龙哥便将陈果拖出了吧台。   「老二,别他妈的吃奶子了,吧他内裤脱下来塞嘴里,别让他叫唤。」龙哥 一手捂着陈果的嘴,一手将陈果挣扎的手反剪在背后。   「还是龙哥会玩。」老二放开的陈果的一堆雪白的奶子,伸手去解陈果的腰 带。   陈果奋力的挣扎,两条笔直的双腿不停的乱踢,阻止老二去解自己的腰带。   「啪!」老二半天没有解开陈果的皮带,反而被踢了好几脚,恼羞成怒,一 耳光扇在陈果脸上。   「他妈的臭婊子,老实点,待会有你爽的时候!老三过来抱住着婊子的腿。」   双手双腿被制住,陈果根本挣脱不开几个男人的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二 解开自己的腰带露出里面粉色的卡通内裤。   「呜……呜……」陈果绝望的叫喊。   陈果望向一旁上机的几个学生,希望他们能帮忙报警,但那几个学生只是畏 缩的看着几个混混,根本不敢发声。   「看你妈逼看!再看,信不信我砍死你?」龙哥对着几个学生吼道。   几个学生吓了一跳,赶紧转过头去。   陈果的腿被老三抱着,内裤不好脱下来,老二干脆找来了一把剪刀将陈果的 内裤剪断,然后一把扯了下来塞到了陈果嘴里。   随着内裤的扯落,陈果那刚刚发育完全,还没有多少阴毛的小逼暴露在的几 个混混面前。   看着陈果那粉嫩的小逼,几个混混的眼中都闪烁着淫荡的光芒。   甚至那几个学生都忍不住瞄了几眼。   「哟!看来还是个雏,哥几个今天有的爽了!」龙哥兴奋的说道。   说完龙哥便一把把陈果按在了电脑桌上,一只手按住陈果的脑袋,一只手抓 住陈果的双手,也不管三七二十一鸡巴对准陈果的嫩逼就插了进去。   「呜……」下体一阵撕裂的疼痛直冲脑海,陈果的眼睛都开始翻白了。   「真他妈的紧啊!」龙哥的鸡巴在陈果的逼里面不停的抽插着。   抽插了一会,龙哥似乎是觉得少了点什么,对其中一名学生说道「:那个谁, 给老子过来!」   几个学生畏畏缩缩都不敢过来,不停的往后退。   「他妈的没听见是不是?给老子过来!」龙哥厉声吼道。   无奈最前面的那个学生只能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   「你,给老子放个黄色视频。要刺激的那种!」龙哥吼道,鸡巴还在不停的 插着陈果的小穴。   那个学生不敢违抗,颤抖的点开浏览器,输入网址,打开了一个视频。   只见视频里面一个岛国的年轻美女赤裸的倒在家中,旁边一XXXXX闻了闻 美女的两腿之间,胯间的那玩意慢慢变大。   XXX轻轻一跃两只XXX趴在美女的背上,下面那硕大的东西一下就插进了美 女的逼里面,XXX吐着舌头欢快的抽插着。   而XXX身下的美女不知道是被下了迷药还是怎么了,只能边呻吟边喊道「: 雅蠛蝶!」   这刺激的画面让龙哥更加性奋,加快着抽插陈果小逼的频率,龙哥还不忘对 那个学生说道「:可以啊!小子,这么刺激的片子都能找到。」   龙哥这边不停的抽插着陈果的小嫩逼,老二老三却没的爽,不禁有些急了说 道:「龙哥你快点啊!也让兄弟们爽爽啊!」   「急什么急?没看到老子正爽着吗?这小婊子不是还有嘴和脚吗?你们先解 解馋。」   听到龙哥的话两个混混顿时眼睛一亮。   老二将电脑显示器搬到一旁,然后抽出一把匕首抵在陈果脖子上恶狠狠的说 道:「臭婊子,敢咬的话老子做了你!」   说完老二便扯掉了塞在陈果嘴里的内裤。   内裤扯掉的一瞬间,陈果忍不住下体传来的阵阵舒爽发出了一声呻吟,虽然 竭力压制,可还是被几个混混听到了。   「老子就说这他妈的是个骚货,这下知道爽了吧?」   陈果只能死咬下嘴唇,竭力不发出声音。   「啪!」老二一个耳光扇在陈果脸上,让陈果本就因为性欲而酡红的脸蛋变 得更加红了。   一把捏开陈果的嘴,老二将那丑陋的鸡巴塞进了陈果的嘴里面。   陈果只觉得满嘴的腥臭,一阵反胃。   「给老子好好舔,老子知道你爸在哪里住院,不好好舔的话,你自己想想后 果!」老二说道。   陈果愤怒的望向老二,她不知道这个混混说的是真是假,但她不敢拿父亲的 安危做赌注,只能强忍着恶心笨拙的舔着老二的鸡巴。   见陈果屈服,老二也是放下心来享受陈果柔舌的服务,狠狠的将鸡巴全部插 进陈果的嘴里,一直插到了喉咙,引得陈果一阵干呕。   「连卵蛋一起舔!别光舔鸡巴。」老二一手拿着陈果的内裤闻,一手把玩着 陈果的奶子,不停的捏着陈果那粉嫩的乳头。   另一边老三将陈果的雪地靴和棉袜脱了下来,抓住陈果的两只小嫩脚摩擦着 自己的鸡巴和卵蛋。   「这小骚蹄子真是极品,又软又香!不行了,我要射了!」随着鸡巴的一阵 抖动,老三将精液全部射在了陈果的脚和小腿上。   陈果只觉得脚底被滚烫的精液包裹,被龙哥抽插了许久的小屄也是流出了股 股的淫水,滴落到了地板上。   看着这淫靡的画面,几个学生也忍不住了,刚刚开视频的那个学生捡起陈果 掉在地上的雪地靴,一只扣在脸上,一只套在鸡巴上打起了飞机。   另外两个学生见几个混混没有阻止,也大起胆子,一人捡了一只陈果粉色的 棉袜套在鸡巴上手淫。   龙哥看到几个学生这样只觉得更加性奋,不禁加快了抽插陈果小穴的速度, 陈果小穴也是涌出一股一股的淫水,滴落在地上,都积了一地了。   龙哥用力冲刺了几下,终于是在陈果小穴中内射了。   陈果只觉得自己的花心被股股滚烫的精液浇灌,忍不住发出了舒爽的呻吟。   龙哥将微软的鸡巴从陈果的小穴中抽出,顿时乳白色的精液混合着陈果的淫 水滴落在了地板上。   听到陈果的呻吟,老二也是忍不住了,抓住陈果的头发,死命的将鸡巴插进 陈果喉咙的最深处。   陈果的小嘴都包不下这么多的精液,不少的精液从嘴角流了出来。   「不准吐,给老子全部吃进去,一滴都不许剩。这个可是大补啊!哈哈哈!」   看着老二腰间别着的明晃晃的匕首,陈果只能讲腥臭的精液吞了进去,还将 嘴角的精液也舔来吃了。   几个混混这边射完,再看那三个学生也是纷纷缴枪。陈果的棉袜被射的一塌 糊涂,一只雪地靴也是射了一鞋的精液。   龙哥看了看几个学生,对他们招了招手说道「:哥几个,怎么样想不想干这 个骚婊子?」   几个学生听了之后,开始还有些害怕,不敢干。几个混混一番威胁之后,却 是爆发了本性,纷纷挺着还没有长毛的鸡巴对着陈果的小穴还有小嘴就是一番乱 插。   龙哥则是在旁边掏出手机拍摄起来。   老二老三也是一起加入了战团,一时间,陈果的小穴和小嘴都插了一根鸡巴, 手里也是握了一根鸡巴,连脚也没有闲着。   还是雏的陈果被几个男人这样除暴的狠操,小穴都肿成了馒头,全身上下也 是被射满了精液。   几个混混和学生爽完之后还分别向陈果身上尿了一泡又腥又臭的尿。   临走时,龙哥拿着手机威胁到「:你要是敢报警,我就把录像上传到网上, 还专门给你老爸寄一份,不知道你老爸看到录像之后鸡巴会不会硬呢,会不会也 想干你这个小骚货?」   说完龙哥等人便离开了网吧,只留下陈果一人和满地的狼藉。   沾满精液和尿液的陈果这时才留下痛苦的眼泪,无声的哭泣着,两腿间火辣 的疼痛感无视不在提醒她这一夜所遭受的屈辱。   由于网吧没有换洗的衣服,陈果只能忍着骚臭,穿上之前的衣服打扫网吧, 毕竟父亲每天住院所需要了医药费让陈果根本不能歇业一天。   在穿鞋的时候满鞋的精液还险些让陈果摔了一跤。   陈果没有选择报警,因为她无法想象重病的父亲知道之后会有什么反应,他 承担不起那种后果。   不过万幸的是,之后这几个混混再没有出现在网吧过。 []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