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 06 》全本完结版


                第六章 李书云|偷窥   「啊?!」当听到林乐诗说要陪一个大叔去日本,李书云惊讶得合不拢嘴。   「回来后就要专心应付模拟试和DSE了。」林乐诗一边吃着三文治一边说。   「但是…有没有问题的?安全嘛?」李书云真的很担心。虽然林乐诗钱是赚 多了,而且每周工作只是一到两次,但工作内容一次比一次夸张,手扣、绳绑、 吞精、中出、3P,李书云想想都觉得可怕。   「没问题,是熟人。他的性趣我都了解。而且... [阅读最新章节]

堕落花系列之母与女 06

                第六章 李书云|偷窥   「啊?!」当听到林乐诗说要陪一个大叔去日本,李书云惊讶得合不拢嘴。   「回来后就要专心应付模拟试和DSE了。」林乐诗一边吃着三文治一边说。   「但是…有没有问题的?安全嘛?」李书云真的很担心。虽然林乐诗钱是赚 多了,而且每周工作只是一到两次,但工作内容一次比一次夸张,手扣、绳绑、 吞精、中出、3P,李书云想想都觉得可怕。   「没问题,是熟人。他的性趣我都了解。而且,除了雄哥那份,这大叔答应 会额外给我一份,大的。最重要的是,我买东西,他结帐。快点写个购物清单, 呵呵呵!」   李书云知道已经劝不了林乐诗。   「小云,这个圣诞我就不陪你过啦,要不要试试约队长?我帮你!」林乐诗 秀眉一剔,动起坏脑筋来。   「不要呀!你别乱来。」李书云娇嗔着。   「小俊?他一定宅在家的。」   「不要不要不要。」李书云作势打向林乐诗的大腿。   「那个?」李书云随着林乐诗的视线望向球场,她们望着正站在中圈等候队 友走位的转校生向峰,林乐诗续道:「听说他已经十八、九岁,在之前的学校留 过级,转过来也只能是高二生。风评不好,不过超级帅。」   和队长不同,向峰是灵巧型的球员,正当林乐诗说「风评不好」时,向峰一 个闪身,拐过守在蓝板下的中锋,跃身投蓝,飕,进球,林乐诗正好说完「帅」 字。               *** *** ***   李书云跟家政科的张老师关系很好,许多时侯会义务帮忙张老师准备教材。 放学后,李书云向张老师取过整备室的钥匙,准备取出放在整备室深处的圣诞装 饰教材。   突然,李书云听到有人打开整备室的门,继而听到一把颇为耳熟的女声轻轻 道:「你好坏,整天避开我。我好想你。」   「我不是说我们只是玩玩吗?」   「对呀!你不想再玩玩吗?」李书云一边猜想那女生是谁,一边犹疑要不要 现在扬声,好让这对男女离开。   正当李书云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她从两重储物架的隙缝里看到那女生跪在男 生的胯下,从男生的裤裆掏出阴茎。李书云吓得站也不是,蹲也不是。   李书云看到女生的侧面,十之八九就是跟她同班的陈芷菲。让李书云更加震 撼的是那根活生生的男性阴茎,她终於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阳具。   李书云不能自已地凝神偷看,她看到陈芷菲用手轻轻套弄着男生的阴茎,伸 出小舌慢慢舔着龟头马眼。软绵绵的阴茎,在陈芷菲的指尖间,慢慢变成雄赳赳 的肉棒,和假阳具完全不同,那是充满生机,有血有肉的男性生殖器官。   年轻有力的阴茎在陈芷菲的小舌指尖逗弄下挺拔而起,陈芷菲妖媚地望向上 方:「怎样?我们要再玩玩吗?」   「你妈的小骚货,你欠操是吧?」   陈芷菲的小手握住完全勃起的阴茎,李书云登时想起林乐诗桃的穿戴式的假 阳具:「天啊!跟队长一样大的!」   陈芷菲伸出舌头,从根部舔上去,到达龟头后,再一次从根部往上舔。陈芷 菲反反覆覆地舔弄肉棒,直到躲在远处的李书云也能清楚看见整根肉棒沾满了口 水。   陈芷菲握起湿漉漉的肉棒,把整个龟头塞进嘴里吞吐。李书云看到陈芷菲闭 起双眼,好像很享受的模样,而且她深陷的双颊,显示出她有多卖力吸吮着那半 根肉棒。   一路看着陈芷菲忘情地吹着男生的大肉棒,李书云不经不觉间看得面颊绯红, 喉咙乾枯。她吞一下口水,轻轻地往后退了一步,慢慢跪在地上。一道垂直的隙 缝正好穿过一个个纸箱,直线看到男生的脸。   「啊!向峰!」李书云惊觉自己好像喊了出声。向峰警觉地望向李书云的方 向,李书云觉得和他对上眼了,心里正苦恼着如何是好,但向峰像却看不见一样, 继续享受陈芷菲的口舌服务。   李书云把头缩后躲着,过了一会,她感到气氛变了样。本来,房间里充斥着 陈芷菲有节奏又略带湿润的吞吐声,但现在她却听见急促的呼吸声,还有怪异的 「嗯嗯」声。   李书云忍不住探头往那垂直的隙缝看去,她看到向峰的头微微向着自己的方 向,但双眼垂下望着胯下的陈芷菲。而他的手正按着陈芷菲的头,下身不停前后 抽动,整根大肉棒插进陈芷菲的小嘴里。即使在这个距离,李书云也能清楚看见 肉棒在面颊下前后移动,一下一下的抽送使得陈芷菲的口水唾液不能自控地从嘴 角流出。   李书云忆起林乐诗也曾如此强奸着自己的嘴巴,她不自觉地双脚紧紧靠拢, 一双纤幼的大腿互相磨擦,并未发现阴户慢慢湿润起来。   向峰锐利的目光再度瞄向李书云的方向,他稍为推开陈芷菲,陈芷菲不顾挂 在嘴角的唾液阴精,大口大口吸入新鲜的空气。   向峰学着陈芷菲的语调:「怎样?我们要再玩玩吗?」   「讨厌鬼。」陈芷菲喘着气,伸手抹去挂在口角的黏液,握住向峰肉棒的根 部,重新把赤红色的肉棒吞进嘴里。   陈芷菲的小手娴熟地套弄着肉棒的根部,她的嘴唇完美地包裹着肉棒的茎部, 脑后的辫子随着节奏前后摇摆,每一下深吮也发出让人羞愧的吸吮声。陈芷菲好 像在品嚐难得一见的美食一样,吮到尽处,还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舔着通红的龟 头。   李书云定眼看着陈芷菲的动作,一路比较着自己吞吐小俊和队长的动作,但 她并没有发现自己正半张着小嘴,舌头不自觉地舔着上颔骨,粉颈也随着陈芷菲 的节奏微微摇动。   「好爽,阿菲你太会了。你的男友们能挺过几分钟?」   陈芷菲没有答话,一直卖力地命吞吐向峰的阳具,使得向峰终於闭上眼,按 实陈芷菲的头,改用下半身往陈芷菲的嘴巴抽送。陈芷菲用双臂拼命挡在向峰的 大腿前,但粗大的肉棒还是狠狠地捅往陈芷菲的小嘴里。向峰粗暴地奸淫了十多 下,最后在陈芷菲的喉咙深处喷出浓浓的精液。   「吞下它。不要吐出来。」   陈芷菲刚把一半白浊的精液吐到手里,听到向峰指示,她先吞下口里的精液, 然后妩媚地抬头望向向峰,伸出舌头,像小猫一样,一下一下地舔光手里捧着精 液。   李书云第一次看见暖呼呼、白浊、浓稠的精液,以往断断续续的幻想,林乐 诗覆述的经历,现在终於连成一线。   林乐诗所说的吞精、中出,李书云终於理解到当中淫浊的氛围。小俊和队长 不再是塑胶矽胶阳具,而是既软巴巴又会挺拔起来的肉棒。以往单纯在脑里幻想 的情节,刹那间跃然而出,平常跟随林乐诗调笑的小俊和队长,变成有血有肉的 男生,配合着与林乐诗的淫戏,李书云害羞得无处容身。   李书云情不自禁地把手指压在内裤上,才发现内裤早已湿透。她坐在地上, 松开紧紧夹着双腿,拨开内裤边沿,伸手轻轻按摩已微微挺起的阴核,手指慢慢 压在娇嫩的肉缝间。   李书云闭起双眼,脑内一遍混乱,一时见到向峰和陈芷菲,一时想起林乐诗、 小俊和队长。   「嗯。」李书云眉头一紧,头往后靠,手指终於滑进阴户里。               *** *** ***   李书云步履维艰地步出整备室,她想像不到自己竟然在校内偷偷自慰至高潮, 不禁羞愧得无地自容。   「嗨,小美女。」一个高大的身型伫立在走廊的转角处,吓得李书云差点尖 叫起来。   李书云赫然见到向峰的俊脸,先是呆了一呆,想起整备室的一幕,马上低头, 打算发足狂奔。向峰一跨步就挡在李书云面前。   「小美女,你看得过瘾嘛?你躲在里面干嘛?我等了你好久啊!」向峰弯下 腰,想看清李书云的脸。   「你好美哦!你是这学校的校花吧。噢,我想起来了,你常常来看蓝球的吧? 队长的铁粉?」向峰连珠炮地发问,李书云一直低着头没有回话。   「小美女,怎么不说话啦?我都免费让你看光光了,不喜欢也说句话。还是 看到我的大鸡巴爽过头了?」   「你胡说,让开!」这已是李书云最嬲怒的表达,但向峰听起来就是小女孩 撒娇一样。   「哟哟,你的声音很好听啊!」向峰瞇向李书云起伏不定的胸脯,他有足够 的经验可以想像到隐藏在毛衣下的乳房大小,不禁舔一舔嘴角。   「让开,不然我会告发你!」李书云终於抬起头,正眼望着向峰。   「告发?呵,你好坏,原来你拍了我的片,我好怕哦!阿菲也好怕哦!我们 以后不能见人了哦!」   「你…」李书云一时语塞。   「我我我甚么?要不要约过时间见过面,看看你要怎样勒索我们?」向峰一 脸委屈地说。   「谁要勒索你们,不知丑的傢伙。让开。」   「Okay,Okay。我让。」向峰侧身让开,正当李书云踏出一步时, 他把嘴凑到李书云耳边:「但我看到你自慰哦。」   李书云脚步一窒,红霞从粉颈,耳根,一直伸延到脸颊,然后头也不回跑往 家政室的方向。   向峰望着李书云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好正点的妹,怎么一直没发现呢? 对对对,我一直被阿菲这骚包缠着。哈!」               *** *** ***   晚上,李书云和林乐诗通电话,明明很想和林乐诗商量,但说到嘴边的话总 是硬生生吞回肚里。最后,李书云还是忍住并没有告诉林乐诗下午发生的事,虽 然她很害怕向峰真的看到自己自慰。李书云心想,林乐诗已经肩负了太多事情, 总不能还要她为自己忧心。   李书云想着想着就在沙发上沉沉睡去。她梦见自己回到整备室正准备偷看向 峰和陈芷菲口交。当李书云移到合适的位置,她赫然看到跪在向峰跟前的正是自 己。李书云清楚看见另一个自己吐出小舌忘形地舔着向峰的肉棒。她看到自己像 小猫一样伸出舌头,从不同位置舔着向峰粗大的肉棒。为了舔弄阴茎的根部,另 一个自己竟然把脸紧紧靠在向峰浓密的阴毛上,舌头勾在阴茎的下方与大肉棒互 相撕磨着。   向峰对着李书云说:「小骚货,张开嘴,我们玩玩吧。」   李书云看见自己不知廉耻地张开小嘴,等候向峰的肉棒塞入嘴里。向峰拿着 肉棒停在李书云的嘴唇磨擦,李书云看到另一个自己识趣地伸出舌尖舔弄向峰的 马眼,然后仔细地舔着龟头的每一吋,连包茎的边沿也舔个乾净。当整个龟头被 舔得发亮,另一个李书云才开始吸吮向峰的龟头,然后慢慢地含下大半根肉棒。 向峰望一望储物架的方向,与架后的李书云四目交投,向着她微微一笑。然后他 一手抓起胯下那个李书云的头发,把粗大的阴茎一下一下地往她的嘴里抽送。   忽然间,李书云发现林乐诗站在自己身后,一起偷看向峰和另一个自己口交。   「小云,你很会含的哦。」林乐诗伸出两根手指放到李书云嘴里,另一只手 撩起校裙下,把手指压在李书云的阴户口上按摩打转,「小云好坏,都湿透了。」   李书云感到全身骚软,只好用手扶着铁架,翘高小屁股让林乐诗的手指娴熟 地挑逗着自己的阴户。   「小美人,我看见你了。」向峰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李书云转头看过去, 向峰的硕大的肉棒就伫立在自己眼前,「来,小美人,你一边自慰,一边含我。」   李书云一路往后退,跌坐在最后的储物架下。她学着当日的姿态,双腿微微 张开,把手伸进内裤里,两根纤细的手指滑进早已湿透的阴户里。   「嗯,怎会这样?为甚么看着向峰和陈芷菲会这样兴奋?讨厌!都湿透了, 怎么办?」「男生的阴茎是这样的吗?挺起来都这样粗大吗?」「陈芷菲好会含, 诗诗也会嘛?男生都喜欢这样吗?」「哦,好舒服,不行了,好痒,好热,诗诗, 我很想要队长啊!」「不行了,诗诗,不要停!」「向峰,你不要看!我停不了, 呀,哦,好舒服,向峰你不要看!」   李书云把腿完全分开,微微抬起屁股,向着向峰尽情展露自慰的痴态。   李书云闭上眼,彷彿闻到一阵肉棒独特的气味,她小嘴微张,感受到向峰的 肉棒正向自己的小嘴推送。她不能自己地张开口,吐出小舌,恭迎着向峰侵犯自 己的小嘴。   李书云学着另一个自己,握住向峰的阴茎忘形地吸,卖力地吮,直到整个面 颊深深凹进去。   「好粗,好暖。原来,肉棒的味道是这样的。嗯嗯、嗯嗯、嗯嗯。」她心里 不住讚叹着。淫秽的吸啜声,混杂着阴户传来的欢愉,李书云很快有了快感。   「小骚货,你含得太好了,我要射了!」李书云感到向峰一泡温暖白浊的精 液全往喉咙深处喷出,她甘之如饴地吞下所有精液。   「你们看,你们看,这贱B有多骚,竟然一边自慰,一边吞下我男人的精液。」 陈芷菲的声音突然响起,李书云睁开眼,身旁站满同班同学。   李书云吓得从沙发滚到地上,这已是第三晚发同一个梦,最可怕的是这个淫 梦还会继续层层推进。原本只是重看一遍陈芷菲与向峰口交,今晚她竟然梦到自 己切切实实地吞吐向峰的大肉棒。   想到这里,李书云的面颊在黑暗中泛起一抹绯红。她又一次不自觉地半张小 嘴,用舌头舔着上颔骨。她伸手摸摸自己湿了一大片的内裤,悄悄地拨开内裤边 沿,用手指沾上自己的淫水,然后放到舌尖嚐了一下,再轻轻把两根手指放到嘴 里吸吮,彷彿在延续未完的梦。

# 猜您喜欢 Most Favorites